听说我是渣男[反穿书]-派出所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一开始接到派出所电话的时候,宋明月还以为自己遇见电话诈骗,想都没想就呵呵冷笑一声挂断了。

    毕竟要是所谓的民警同志能换个话题她还能勉强相信,可听听对方跟她说什么了?

    她老公,裴嘉裕,据婆婆说,从五岁半上幼儿园开始,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统共加起来上学二十年,从来都是乖乖牌三好学生,获得的奖状能绕老公房间四面墙密密麻麻贴四圈。

    等到毕业后留校任教,到目前教书也有五年了,也从来都是脾气温和到没脾气的。

    想当初为了挣学费生活费,她老公再笨再皮的学生都教过,也从来没跟她抱怨过,只会埋头认真修改补课计划表。

    今年就快三十一了,这样业余爱好就是勤俭持家面团似的男人会因为跟人打架斗殴,被拘在派出所等着她去领?

    宋明月挂断电话,民警那边也是懵了,扭头看了看旁边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暗暗露出一点怜悯同情。

    裴嘉裕感受到了民警的目光,不明所以地回视。

    那清澈无辜的眼神让民警忍不住心软了软,咳嗽两声,民警笑着朝裴嘉裕摆摆手,“没事,刚才我抽空自己先打了个电话,现在就帮你给你老婆打电话!”

    如果跟对方说电话被他老婆毫不犹豫地挂断了,一定会很难过的吧。

    说起给老婆打电话,裴嘉裕耳朵红了,低垂着眼睫毛想了想,吭哧半晌,求助地看着民警,“民警同志,能不能我自己来打这个电话?”

    这么大一个人了,居然因为打架生平第一次进了局子,裴嘉裕想着要是让别人跟老婆说,肯定会让老婆感觉很没面子。

    民警拿着电话筒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干脆把座机转了个个儿推了过去,算了,反正这种事还是要大兄弟自己清楚,不管最后两夫妻感情怎么处理,总比糊里糊涂好。

    “我为什么要打他?他就是个渣男!在老家都已经有老婆孩子了,就是没扯结婚证那种!警察同志,他这是骗婚!这是重婚!”

    旁边办公桌那边又传来一阵高声吼叫,身材发福的民警摸着自己的肚子摇头叹气。

    这人也是有毛病,先不说这位裴嘉裕是不是真如他所说那样,这种事也不能一上来就打人啊,要真发现了这种情况,首先要找的不是裴嘉裕的妻子岳父吗?

    这个啊,就叫做越俎代庖,过界了。

    那年轻人充满愤怒的吼叫声一落下,接二连三就跟炸了锅的菜市场一样。

    “哎哟这个人乱说!裴老师哪里是那种人哦!”

    “就是就是,裴老师在我那里买菜买了三年了,他是哪样的人我们能不知道?”

    “当时就是这个人,冲上来就给裴老师一拳头,裴老师还想跟他讲道理,结果这个人出口就喊裴老师跟老婆离婚,肯定是偷偷喜欢裴老师的老婆。”

    “就是嘛,这年头撬人家墙角的人居然也能这么嚣张,看他开的车,好像还是个有钱人哟。”

    “啧啧啧,有钱就好牛逼了嘛?警察同志,这个事一定要好好处理,要不然我们就去找记者!”

    胖肚子民警摸着自己的肚皮,听着这些大爷大妈跟那个年轻男人吵架的内容,已经在脑袋里脑补出了八十集爱恨纠缠都市剧了。

    这边厢,裴嘉裕拿到电话,迟疑了瞬间,还是一下一下认真按着数字键,把老婆的电话号码给拨了出去。

    现在明月还在上班,可他爸妈在老家,岳父年纪大了,裴嘉裕也不想让岳父跑一趟。

    还好现在是上午,乐乐在幼儿园吃饭午睡,现在尽快解决,明月还能赶去上下午的班,他还能准时接乐乐放学……

    将这些日常生活捋清楚了,裴嘉裕思绪也渐渐有了条理,这会儿电话也拨通了。

    公司那边宋明月一看,发现又是刚才那个号码打过来的,要是按她结婚前的习惯,这会儿早就已经果断挂掉拉黑标记了。

    可结婚后有了喜欢用学校办公室座机给她打电话的老公,又有上幼儿园随时可能有突发情况需要联系家长的女儿乐乐,宋明月在对待这些陌生号码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多一分耐心。

    既然这个电话号码第二次打过来,宋明月抱着可能确实有什么事的心理抽空接了电话。

    “喂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裴嘉裕听着老婆有点儿冷淡的公式化问候,心里很不争气地跳了一下,而后清了清嗓子,喊了声“老婆”。

    宋明月愣住了,原本正在写东西的笔也停下了,“老公?”

    裴嘉裕“嗯”了一声,虽然很羞窘,还是把事儿给说了,“老婆,我现在在幸福路南段的民警派出所里,他们说需要有人来保释才能离开。”

    宋明月这回明白了,敢情刚才那位民警同志说的是真的?

    听老公的声音,宋明月就能想象出来对方有多不好意思,虽然一本正经很严肃,可言语生涩,中间还有干巴巴的断句。

    想到自家老公就坐在那里板着脸心里却惶然地盼着她去接他,宋明月心软又心疼,一边站起身麻利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一边在电话里柔声安抚裴嘉裕,也没问他为什么跟人打架。

    反正依老公的性子,肯定是别人太过分了他才会动手,关于这一点,宋明月无比自信。

    “有没有受伤?仔细感受一下身上有没有哪里痛……”

    因为裴嘉裕那边打电话的时间有限制,宋明月再担心也没办法,只能尽快赶过去。

    裴嘉裕那边挂断电话后宋明月又给上司周总打了个电话,说明自己要暂时请半天假。

    周总周泉是宋明月的学长,这家公司就是周泉家里的,当初周泉看中宋明月的能力,在宋明月刚从国外回来就一再邀请。

    恰好宋明月也想攒攒经验,为自己以后的创业打下基础,于是就在这家公司干了这么多年。

    两人交情颇深,耽误这么半天的时间处理家务事,周泉自然没有不应的,甚至听宋明月说是裴嘉裕出了事,周泉还关心了一下。

    宋明月没说自己老公是跟人打架进了派出所,虽然她不觉得这是什么丢人的事,可宋明月明白,自己老公那人即便不好面子,却很容易害羞。

    如果这事儿被周学长知道了,下次见面周学长肯定要用这个事打趣老公。

    不善交际的老公肯定会感觉不知所措,想着那个画面,宋明月就舍不得。

    “宋总监刚才是跟谁打电话?居然那么温柔,听得我直冒鸡皮疙瘩。”

    “嗨,你是新来的,以后习惯了就好了,电话那边肯定是宋总监家里那位田螺汉子。”

    宋明月身后的办公室里,有人看领导有事匆匆离开了,难免趁机开个小差。

    这里属下正在跟新人科普总监家那位二十四孝好老公,宋明月开车一路紧赶慢赶,总算在十几分钟后赶到了派出所见到了坐在走廊木椅上的裴嘉裕。

    刚送走了替他打抱不平的大爷大婶儿,裴嘉裕坐在木椅上正等得无聊在膝盖上弹手指玩儿,听见高跟鞋噔噔噔踩在地上格外铿锵的声音,抬头一看,果然是他老婆来了。

    裴嘉裕下意识抿唇弯眸朝自家老婆露出个温和中隐藏惊喜的笑,可转念想起这是什么地方,这个笑就在绽开一半的时候迅速收了,站起身扯了扯衬衣下摆,然后低头看着脚下,像个做错了事被请家长的少年。

    陪着宋明月进来的民警刚好就是之前负责给裴嘉裕做笔录的那个中年胖警察,别人都叫他老刘。

    老刘在进来的路上就跟宋明月大概性的说了一下这个情况。

    看宋明月一路冷着脸,还以为果然夫妻感情不咋滴,这会儿就站在旁边没走,想着一会儿或许能帮着解释解释。

    说实话,虽然这位裴老师是跟人打架打进来的,可不仅是老刘,其他同事对裴老师观感还是很好的。

    人裴老师长得温和好看,脾气也很好,给他做笔录的时候人家也格外配合,什么问题都认认真真地回答了,跟旁边那个拽兮兮还时不时叫嚣要投诉他们的富二代赵广茂一对比,谁都更偏向裴老师。

    “今天这个事裴老师纯粹是受害者,就算后来动手了那也是正当防御,对方太过分了,进了这里还敢当着我们的面对裴老师动手。”

    虽然最后结果是一招之下那富二代就被裴老师给解决了,这事儿老刘故意没说出来,假装裴老师在外受了委屈。

    别说,真没看出来,这样一个斯斯文文的人,打起架来能那么厉害,一只手就能把那样一个浑身还有点肌肉的大男人给按在桌子上动都动不了。

    要不是刚才那富二代被按着的桌子就是自己的办公桌,老刘也不敢相信。

    宋明月进来,看见裴嘉裕,第一时间上前捧着裴嘉裕的脑袋左右上下一番查看,确定裴嘉裕没别的伤痛,这才松了口气,“脸上疼不疼?打你的是谁?我已经联系上律师了,一会儿咱们去医院验伤。”

    宋明月说完,又回头朝老刘露出个职业性的笑容,“刘警官,这个事还要拜托你们受理一下,我们不接受金钱上的赔偿与调解。”

    老刘没想到人一来就这么强势,踌躇了一下,还是含糊应了,不过最后还是提醒了一下宋明月,“那人是赵氏恒河日化赵董的儿子,你们小心一点。”

    虽然恒河日化算不上什么龙头企业,可在本市还是能算上前二十,有钱人的手段,谁知道是什么样儿呢。

    宋明月果然愣了一下,而后皱眉,却不是担心得罪不起,而是有点疑惑。

    说起赵氏恒河日化赵董的儿子,宋明月总算想起来刚才老刘说的赵广茂是谁了。

    裴嘉裕在一边扯了扯老婆衣袖,“没事,我想可能是有什么误会,误会解除就好了。”

    裴嘉裕不是担心那什么恒河日化,只是不想老婆的时间被不相关的人跟事耽误了。

    最近老婆忙的事有点多,就这样了还要挤时间出来陪他跟乐乐,裴嘉裕想着少一点事也好省出点时间,无论是去忙工作还是休息都行。

    已经有律师过来保释过却不肯走,刚才去了趟厕所的赵广茂回来就听说宋明月过来了,顿时心情激动地跑了进来,第一眼就落在了宋明月脸上。

    看见心上人依旧如同年轻时那般面色红润眸光湛湛,一身傲骨挺拔铿锵,萦绕在周身无与伦比地斐然自信也如此明显,赵广茂眼眶一热,险些落下泪来。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