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这么种田-第5章 天价兰花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回到家,杨树先去看了一眼辣椒树。

    见没什么异常,这才放心回屋,打开电视,准备消磨剩下的时间。

    真要写网络小说,现在也没这个条件,此时的杨树,一没电脑,二没网络,三没手机,完全“与世隔绝”。

    家里的电视,是父亲花了不到一千块钱,买下的杂牌彩电,才17寸,也就比黑白电视大一点。

    勉强能看。

    未来几年,随着移动设备兴起,人们围在电视机前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像杨树,一年也难得看几回电视。

    但是在农村,在06年,看电视依旧是主要的娱乐消遣。

    《武林外传》、《亮剑》、《新白娘子传奇》、《西游记》、《家有儿女》以及《仙剑奇侠传》等电视剧,霸屏整个暑期档。

    尤其是《新白娘子传奇》,2006年央视重播创下收视率第一。

    这也算是一代人的记忆了。

    重温经典,杨树看得津津有味。

    转眼到了十一点,杨树切换到新闻频道,准备看一下新闻。

    虽然重生,但是对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杨树的很多记忆已经非常模糊。看新闻,或许能勾起一些回忆。

    正想着,电视下方突然闪过一道滚动字幕。

    “第十六届华夏(贵阳)兰花博览会,今天在gy市人民广场开幕。”

    “兰花展?天价兰花?”

    杨树的记忆,一下清晰起来。

    05、06年,正是兰花市场最疯狂的时候,天价兰花频频亮相。

    有人凭借一盘兰花,换来一套别墅。

    还有传闻,说一个人端着一盆兰花随意走进一家店里,店主看到,直接上前跟他说,“你把手里的兰花给我,我直接把这两间店面给你。”

    一夜暴富的故事,不断上演。

    正是在这届贵阳兰博会上,一株极品“天逸荷”的成交价高达1000万元。

    2006年,正是兰花热潮的顶峰,全国兰市有将近800万人,各地兰展盛况空前,兰花狂热蔓延全国。

    也正是2006年下半年,兰花泡沫开始破裂。

    导火索,正是央视2套“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的《半小时观察——天价兰花》节目,引用经济学中的“博傻理论”,揭露了兰花价格疯涨背后的心理战。

    大家都知道这个东西值不了这个价钱,只是看谁比谁更傻,看谁比谁胆子更大。

    击鼓传花,就看谁是最后的接盘侠。

    这样的套路,未来还将包装成各种“噱头”,继续在神州大地上演。

    由此,兰花价格疯狂跳水,价格300万元的兰花,一年之间跌到500块,原本能买一栋别墅的名贵品种,售价却不过1000元。

    杨树,或许能抓住这次泡沫的尾巴,赚到第一桶金。

    …………

    7月10日,村东头。

    天还没亮,母亲就起来做饭。

    今天是杨树离开的日子,按行程,他要先走四五里的山路,到镇汽车站,坐班车到乐平县。

    再从乐平县坐长途汽车到洪城,最后才是从洪城坐火车去鹏城。

    一路辗转颠簸。

    早饭很简单,一碗鸡蛋肉丝面。

    再撒上一点刚从菜地摘下的葱花,香气扑鼻。

    生怕杨树吃不饱一样,母亲在一碗面里,足足煨了三个土鸡蛋。

    趁杨树吃面的工夫,母亲还不忘,将一个个煮熟的鸡蛋塞进行李箱,一遍遍叮嘱:“搁路上吃,别饿着了。”

    父亲只在一旁,默默抽烟。

    昏黄的灯光下,杨树看不清父亲的脸。

    只是父亲,明显更沉默了。

    虽然重活一世,此情此景,杨树的眼角还是湿润了。

    “儿行千里母牵挂!”

    这是人世间,最沉甸甸的一份情感。

    出门时,父亲用手电筒在前头带路,他要送杨树到汽车站。

    母亲依在门框上,眼中满是不舍。

    杨树拖着行李箱,临走之前,转头看了一眼母亲,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很快会回来的。”他只在心里默默发誓。

    …………

    崎岖的山路上,父子两人默默前行。

    父亲本就是寡言之人,此时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路上遇到低洼地,或者什么沟沟坎坎,父亲总会及时停下来,用手电筒替杨树引路。

    父爱如山。

    在杨树的记忆里,这条山路要到六年之后,国家的“村村通工程”才惠及偏远的樟树村,修通了村里的道路。

    父子两人的身影,在日渐清晰的晨光中,渐行渐远。

    到了汽车站,天已放亮。

    父亲没有久呆,转身准备离开,家里还有一大堆农活等着他呢。望着父亲有些佝偻的背影,杨树忍不住喊道:“爸,路上小心!”

    父亲明显顿了一下。

    终究没说什么,大步离开了。

    或许是错觉,杨树感觉,父亲的脚步,似乎不再像来时那么沉重了。

    “咣里~~咣当~~”

    一辆破旧不堪的班车,摇摇晃晃地停在站台前。

    车来了。 …………

    到了县城,杨树先到火车票代售网点,退了去鹏城的车票,跟着买了一张去贵阳的车票。

    杨树准备用父母给的三千块生活费,去兰博会上搏一搏。

    至于鹏城那边的工作,根本不用担心。

    他跟公司签的只是入职协议,还没签正式的劳动合同。

    不想去,可以直接不去。

    跟着,杨树又拖着行李箱,到农行办了一张银行卡。

    一切妥当,杨树踏上了去贵阳的路程。

    …………

    从贵阳火车站下车,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四点多。

    让国人骄傲的和谐号动车,要到明年,也就是2007年,才首次进入国人的生活。杨树现在坐的,是十年后基本被淘汰的绿皮火车。

    洪城到贵阳,杨树坐了近二十小时,屁股都坐疼了。

    高铁时代,估计只要四五个小时。

    这让杨树越发体会到,时代的滚滚洪流,是何等的迅猛,如果他不能抓住机会,十年的“远见”,很快就会化作乌有。

    刚下火车,就能嗅到兰博会的气息,车站到处都是兰博会的宣传广告。

    人们议论的,也都是兰花。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

    杨树顾不上这么多,随便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蒙头大睡。

    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兰博会为期五天,这才第二天,重量级的兰花交易活动,要等到后天才举行。

    时间还来得及。

    中午,杨树一觉醒来,精神十足。

    不知道兰花市场的行情,杨树不敢胡乱花钱,径直来到旅馆旁边的小面馆,点了一碗贵阳当地的特色小吃——肠旺面。

    劲道的鸡蛋面,搭配嫩猪血,猪大肠,豆芽以及脆哨,再撒上一点葱花,配上鲜美的面汤,油而不腻,香辣而不辛辣。

    “好吃不贵!”

    杨树不觉竖起大拇指。

    就在杨树吃的正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男子声音,“兄弟,你也是来参加兰博会的吧?”

    杨树回头,见一个镶着大金牙的男子,正冲着他笑。

    “没有,随便看看!”

    杨树不想沾事,他可是听说,因为兰花,可也出过惨案。

    蜀地,就发生过一起牵涉兰花的灭门惨案。

    不断攀升的兰花价格,让很多人起了邪念。

    犯罪嫌疑人伪装成执法人员,进入一个兰商家中,但因为兰花价格高昂,所以很多兰商家中标配藏獒、摄像头以及铁栅栏。

    无法打开栅栏的罪犯一怒之下,将兰商一家三口全部杀害。

    案件发生后,全国兰市风声鹤唳,大家都嗅到了兰花香中浓郁的血腥味。

    杨树想低调,大金牙却很热情,直接跑到杨树这一桌,笑着说道:“兄弟,你可别蒙我,在火车站,我就见到你。”

    “一下火车,就打听兰博会消息的,那还能有假。”

    杨树心中一沉。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