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为君顾-第1章 百花生辰宴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今日阳光甚好,我摆了张塌在河边的竹林下,懒洋洋地打着盹儿,半梦半醒间忽闻似乎有人在唤我,我想许是阿竹又找到了新鲜玩意儿,便翻了个身不再理会。

    阿竹是这竹林里的地仙,千百年前,修得了一副仙身,因长在了南禺凤族之地,是以就拜了凤帝为君,又因我住在这竹林里,是以他便跟在了我的身边。

    阿竹见我没搭理他,急忙从河对面跑过来,着急道“殿下,殿下,君后今日腹痛难忍,怕是要生了”

    我灵台刹时一片清明,顿时就坐了起来“大嫂要生了?”

    我心中甚感激动,大哥大嫂成婚多年,奈何大嫂那肚子一直‘平平无奇’,好不容易有了动静,又生生将大嫂折腾了将近百年,甚为痛苦,叫我大哥一顿心疼,扬言待那小家伙出来定要好好收拾一番。

    我亦是担忧了好一阵,今日是终于是要出来了,我站起来,抚了抚微皱的衣裙,正准备过去迎接我那个小侄儿。

    阿竹连忙挡着我正要过桥的脚步“殿下留步,君上叫殿下莫要过去了”

    我甚是疑惑“这是为何?”

    “今日天族在九重天上设宴,说是最近百花园里的花开得正盛,又逢天君小儿子桑华的生辰,便设了百花生辰宴,请帖已经送到了梧桐宫,君上和君后本来是要赴宴,现如今这般,君上让殿下代为出席,还嘱咐说莫要失了凤族礼数”

    阿竹恭敬的垂首,把缘由都解释了一遍。

    说完才怯怯地抬眼瞄了我几眼。

    心想这四海八荒的众仙都晓得,凤族帝姬凤璃上仙从不出南禺,隐居在南禺凤族之地最深处的炎竹谷内,多年来竟没有一个人见过她的模样。

    阿竹知晓凤璃性懒好睡,在谷内多半都是在睡觉,为此君上也忧心了许久,正好借此机会让她出去走走,不过也不知殿下能否接受啊。

    我思量了半响“不能让别人去?”

    阿竹就知她会不愿,君上早已交代,无论如何都要劝得殿下出谷,其实君上除了让殿下出去走走之外,还有另一个心思。

    殿下如今已七万岁了,虽不算大,但也不小了,她那颗红鸾星却还在蒙尘中,丝毫没有动的痕迹,她不出谷又怎会有桃花开?

    是以,阿竹苦口婆心地道“殿下,这自是不能的,桑华皇子是天君最为宠爱的皇子,君上去不了,于情于礼都应由您去的”

    我叹了口气,这次怕是躲不过了“阿竹,你去挑件贺礼,让我一同带去”

    阿竹高兴地应了声是,便兴匆匆地跑去挑礼物去了,那速度怕是慢一步都怕我反悔了似的。

    我驾着祥云往九重天去时,亦见着不少同我一样去赴宴的仙家,因我未出过南禺,正怕找不着路,便跟在了他们身后,他们聊天聊得正起兴,也没注意到我,是以一路上听了不少八卦。

    什么这个男神仙和那个男神仙为了一个女神仙打了起来,什么西海水君又添了一名小妾等等,这一路我听得倒甚有滋味。

    又闻前面一青袍小仙略神秘地道“你可知容越上尊?”

    另一个蓝袍小仙一听,双手作了个揖,举过头顶,敬道“怎可不知?容越上尊乃我天族战神,最是受众仙敬仰的”

    青袍小仙又道“那你可知上尊今日会去赴宴?”

    蓝袍小仙震惊道“此事可是真的?听闻容越上尊千百年来都未曾出过重华宫了,今日又怎会出席宴会?”

    容越上尊?此人的威名我甚有耳闻,听闻他在天地初开,混沌时期,由天地间最为纯净的一缕真气幻化而来。

    远古时期并不像如今这般安定和谐,常年战争,十分混乱,其中以魔族为首最为凶猛,当时这四海八荒也并未有如今这样团结,很是散乱,是以当时各族损伤惨重,却仍未能阻挡魔族半分。

    就在魔族最为猖狂时,一墨衣男子现身,仅一人便把魔族打退,随后又把各族力量聚起,把魔族杀回魔界,最后更是把整个魔界都封印起来,那人便是容越。

    只要他在,魔族之人就永不能踏出魔界半步。

    当然这样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多数神族被灭亡,只剩当时龙族的天族,凤族,青丘白狐一族,这三大远古神族勉强活了下来,容越身受重伤,几乎把所有真气耗尽,大战结束后,容越授命天族接管打理当时散乱的世界,剩余的几个族也都各自安定下来,形成如今的仙界。

    安排妥当的容越也随即陷入了沉睡,这一睡便睡了十多万年,醒来后便直接住在了九重天上的重华宫里,平日里也甚少出行。

    现如今世界太平,是以容越已经很久没再出来,今日又怎会出来?

    我也甚是疑惑看着青袍小仙,只见那青袍小仙遗憾地摇了摇头,道“我也只是听那在重华宫当差的仙友说的”

    蓝袍小仙甚为激动“若此事无假,那我便能一睹容越上尊的尊容了”

    我对他们此番模样甚感不屑,容越确让人心生敬意,但只是见上一面,又能作何?

    我望了望前方,发现恢宏壮观的天界入口南天门就在不远处了,正想越过前面一众小仙,就听那青袍小仙话头一转“桑华皇子过了这次生辰也该八万岁了吧,天君此次似有意定下和凤族的婚约,不知今日凤璃上仙是否出席宴会”

    蓝袍小仙“此事已经传了多年,今日定下也不意外,倒是桩美事,只是不知凤族帝姬是何容颜,是否和桑华皇子般配?”

    这是在说我?我听得这话差点栽下云头,婚约?这事儿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我如今出现在九重天上,会不会叫人误会?

    我想着要不要折回,但这时已经到了南天门,若折返大哥怕是会怪罪。

    唉~罢了,议论便议论吧,左右不过几个时辰。

    正在思索间,已经入了天门,再抬头却发现前头再无半个身影,我对自己的方向感向来自信,奈何这天宫甚是广阔,每座宫殿又颇为相似,运气又略为不佳,我将将走了半个多时辰愣是没碰到一个人。

    叫我这不爱行动的人累得够呛,此时正好走到一处湖边,湖边搭有凉亭,我连忙走过去歇息。

    我略有些烦躁,再耽搁下去,怕是要错过宴会了,凤族要是因此失了礼数,惹了口闲,那真是罪过了。

    忽然不远处的一座宫殿中走出了一人,我看到了希望,赶忙过去叫住他“等等,这位仙友可是去往百花园?”

    因今日宴席在百花园举行,是以多数人都在百花园,这位仙友想来应该也是去那的。

    那人似听见了她的话,停下了脚步,待凤璃走近一看,只觉得这人长的委实好看了些,英挺剑眉,细长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墨发散散地束于身后,一身银色长袍,显得挺拔明净。

    没有任何作势,那一身华贵气息却彰露无疑。

    不知怎么,总觉着这人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男子只是眉头微皱,没有应话。

    “这位仙友,我们可曾见过?”

    说完,又觉着自己这话怕是多余了,自己都不曾离开过南禺,又怎么见过此人?何况此人是那种让人见着便忘不了的人……

    凤璃甩了甩脑袋,把那些奇怪的感觉甩开,微笑道“仙友见笑了,应是我搞错了,可否麻烦仙友指个路?我是来赴宴的,不过好像是迷路了”

    男子看着她,眸光微深,沉思片刻,手上一挥,掌上便多了一颗石子,微微发着亮光,他轻轻一挥那石子便飞到了她的跟前,只听他淡淡道“这石子施了术法,会把你带到地方的”

    说完,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我那声道谢都没来得及说出口,看了看手上的石子,笑了笑。

    真是个奇怪的人。

    又花了些时辰,终于在最后赶到了热闹的百花园,只在园外便能闻到浓浓花香。

    我将请帖交给守在园口的仙官“凤族凤璃前来贺喜”

    那仙官接过请帖的手明显一颤,然后盯着我的脸有些愣神。

    我虽懒惰,但凤族帝姬的气势还是作得出来的,我颇有气势,淡笑地回望着他。

    他自知失态,连忙向里喊道“南禺凤族帝姬凤璃上仙前来贺喜……”

    我听得里面瞬间静了下来,我甚为宽慰,然后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今日阿竹特地让我换上一套比较端庄的衣裳,里面是白色衣裙,一条金色腰带束着,外面再披一件白袍,上面用金色丝线绣着凤族的图腾,宽大的袖口处是凤族羽翼的设计,金色丝线勾勒出其形,因我平常也不爱戴些太过繁琐的饰物,是以我的妆容也较为简洁,是以整个人显得素雅却不失气度。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