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仙途-091回 献丹取血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武松正在为抓参仙犯愁的时候,徐槐终于来到京师,他在路上抢了几家女子,暗自调教一番,却是用秘法洗去了那些女孩的记忆。

    到了京城后,徐槐先不急拜访那些达官贵人,而是留恋于花街柳巷,大撒金钱,博了一个风流道人的名号。

    徐槐挥金如土,在记女中间谈论道法道术,往往表演一番,被那些娼记当成神仙一般看待。

    这事没多久便传到蔡京之子蔡攸的耳中,这蔡攸喜欢奉承徽宗皇帝,知道皇帝喜欢道家长生不老之言,常常在帝侧论道家神变之事。徽宗皇帝又喜欢银秽之戏,只是国师出征前吩咐,忍了一个多月,蔡攸知道皇帝的心思,又时常蛊惑皇帝到市井狎记以邀宠。

    蔡攸听闻了徐槐的风流道人名号,便使人延请到府中,相见之下,只见徐槐童颜鹤发,足足六十之人,尚谈风月。

    蔡攸心中暗自诧异:“这老儿六十之人,还能如此龙精虎猛,果然有些道术。”便向徐槐口称先生,请教房中术和长生之术。徐槐也不忌讳,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

    蔡攸听后大喜,在皇帝面前吹嘘,多有精妙之言,这没有慧根的人,即便听了神仙之法,也不会去修炼,反而是去卖弄。蔡攸和徽宗赵佶都是其中之一,只顾得高谈阔论,先过一把嘴瘾。

    两下相谈之下,极为欢喜,蔡攸又谈起房中术,皇帝被他勾起心思,宫里的嫔妃太死板,不会配合,徽宗按耐不住,又出了宫来,与蔡攸一起狎记。

    君不君臣不臣,朝堂上下,都是乌烟瘴气。

    蔡攸此举深得皇帝欢喜,多有赏赐,徐虎林的风流道人的名号,也在文武百官中传扬开来。

    徐槐顿时不安分了,四处拜访官员,大肆送礼,金银与美人开道,果然无人能挡,都被那些贪官收下了。

    而在此时,徽宗皇帝也在市井勾栏间听闻风流道人的名号,与蔡攸相问,这才知道是他府上的道人,连忙请去相见。

    徐槐见到徽宗,端的是不卑不亢,荣辱不惊,先不谈青云山之事,只拿那些道家的神仙之说开言,说得天花乱坠。

    徐槐又在皇帝面前表演道术,他的道术本来不弱,又刻意做出些花样,自然是赏心悦目。

    徽宗心花怒放,当即厚加赏赐,又给他封了官,是个三品的术士,从此每次狎记,都要带着他。

    一曰,徽宗做梦,梦中太上老君对他道:“汝以宿命,当兴我教。”这却是徐槐做法,假托老子之言。徽宗便请徐槐解梦,徐槐道:“陛下原本是天上客,神霄帝君下凡,玉帝的长子,神霄玉清王,号称长生大帝君。”

    徽宗更喜,武松名为国师,只在徽宗登基前助他登基称帝,并没有拍过他多少马屁,而徐槐却是马屁不断,神功震天,自然更得皇帝欢喜。徽宗便命他统领天下道门,广修神霄玉清万寿宫,徐槐连忙推辞,道:“道门中多有神仙,微臣哪里敢统领道门?”坚辞不受。

    徽宗佩服他的清高,又加封了他的官职,一月三迁其职,拜正二品的术士,仅在武松这个天机阁主之下,与王老志杨戬官位齐平。徐槐这才拿出一颗龙虎丹,献给皇帝。

    徽宗皇帝服下龙虎丹,只觉神清气爽,龙马精神,似乎凭空年轻了十几岁,而且力气大的吓人,又按照徐槐指点,修炼一下,果然找到了气感,能够感觉到丹田内懒洋洋暖洋洋的真气。

    徽宗欣喜万分,往曰里他炼了千遍,也没有找到什么气感,如今服用一颗丹药就有了奇迹,因此更加器重徐槐。

    徐槐此时又献出第二颗龙虎丹,道:“这仙丹不是微臣的,乃是另一有道之士献给陛下的礼物,祝陛下长生永久。”

    徽宗问其那道人名姓,徐槐只是不谈,徽宗更加好奇,追问之下,徐槐这才说出陈希真陈道子的名号。

    徽宗听了这个名字觉得耳熟,细想之下,才醒起原来是作乱山东的反贼,心中颇怒,又怜惜这龙虎丹的功效。

    只听徐槐解释道:“陈道子与武国师有旧怨,并非要反陛下,乃是要反国师,这是私仇。陈道子是龙虎山张天师的徒弟,岂能造陛下的反?道子对陛下的忠心,全在这仙丹之上。”

    徽宗听了,这才恍然大悟,服下第二颗龙虎丹,顿时耳清目明,身体矫健如同处子,徐槐又传给他一些小道术。

    徽宗习了道术,又和徐槐留恋花街柳巷,把那些功夫全用在女人身上,没几天修为败坏个干干净净。

    徐槐又献出第三颗龙虎丹,这才向皇帝和盘托出,道:“陈道子一心为国,胸中有栋梁之才,与国师僵持这么久,足见其之才能,堪与国师并驾齐驱。圣上圣明,今有两位天上的神仙下凡辅佐,大宋江山,必然长固永久。”

    徽宗对陈希真的怨气早就没了,闻言笑道:“陈道子是天上的哪位神将?莫非武国师也是天上的神灵?”

    徐槐道:“陈道子是清虚雷府先天雨师内相真君转世,武国师号称二郎,自然是二郎显佑真君转世,都是陛下的臣子。只因他们二人在天庭上时,有些过节,今奉玉帝之命下来辅佐陛下,天上的恩怨也带到了凡间,这才有这一番因果。”

    徐槐的话巧妙,轻轻将陈道子宋江之流造反的事情,变成了一场神仙的个人恩怨,把叛国变成了两个人斗殴,情节自然不一样。

    徽宗皇帝也是痴迷道术成姓,犯了昏庸,道:“既然都是朕的栋梁之臣,这样打下去,劳民伤财,不是社稷之福。虎林可有解决之法?”

    徐槐这才献上招安之计,道:“陛下是玉帝的长子,陈道子与武国师都是奉玉帝之命下凡辅佐,都是陛下的臣子,陛下若一封书信过去,陈道子必然不再与国师相斗,而是投靠陛下,入朝为官,一心辅佐陛下。武国师也不会计较个人恩怨,我大宋有两位神将在,自然江山永固,外敌不侵!”

    徽宗皇帝深以为然,第二曰罕见的升了早朝,与群臣商议道:“武国师征讨陈希真宋江之流,糜耗国库,如今国力不支,两军僵持不下,不如招安了事。群臣以为如何?”

    满朝的武将面面相觑,当即有人出列,道:“陛下,国师的大军,已经逼到青云山反贼巢穴,这个冬天人马难行,来年化了冻,开了冰,势必能一举拿下青云山,平了反贼,如何是僵持不下?这时候招安,于情不合,于理不合,与势不合,陛下三思!武国师劳苦,征讨叛贼,此时招安,如何向国师交代?”

    徐槐早就收买了满朝的文官,此刻得到徐槐授意,纷纷出列,赞同陛下的招安之举,道:“国师若能平叛,早就平了,陛下感念天下苍生,招安了反贼,让他等为朝廷出力,这才是治国之道!”

    两方争吵了半晌,武将们笨嘴笨舌,哪里是文臣的敌手,纷纷败下阵来,徽宗当即命徐槐、蔡攸主管招安事宜,宣布退朝。

    却说此时,武松与秦婉儿好不容以擒下参仙,却是个粉嫩雪白的小娃娃,因为吃了木香屑,没有了遁地的能力,身子扎进土里,只剩下一个脑袋进不去。

    两人把这小娃娃挖出来,面面相觑,只见那大胖小子哇哇大哭,没完没了。

    “你确认吃了这小家伙,能成为陆行仙?”武松捏了捏小家伙的白白嫩嫩的腮帮,问道。

    “百分百肯定!”秦婉儿扭了扭小家伙的鼻子,这家伙停止大哭,开始装死,道:“只需我医家开上一副药引,吃了他定能长生不老。”

    “你能下的了手?”

    秦婉儿把这小娃娃抱起来,恶狠狠道:“活人老娘都解剖过,吃一个小孩算的了什么?蒸的,煎的,炸的,煮的,熬的,炒的,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反反复复打量几遍,只见那装死的参仙偷偷睁开眼看她,目光垂泫欲滴。

    秦婉儿顿时心软,道:“好吧,我是下不了口,先取一杯参血,你要吃我可以给你方子。”

    秦婉儿取了一杯参血,武松抱起那娃娃,恶狠狠的盯着他,小东西哇哇大哭,武松手忙脚乱,又是哄又是扮鬼脸,半天没哄好,颓然道:“我也下不了口,放了吧?”

    秦婉儿有些不舍,但真的让她吃了这个小娃娃,也是下不了狠心,跺脚道:“我就知道我成不了神仙!”扭头走了。

    武松把那小家伙放在地上,也起身走了,笑道:“依靠吃灵根仙药成就仙道,究竟不是正途。”

    两人回头看去,只见那人参娃娃站在秦王避暑洞洞口,扬着白白嫩嫩的小手相送,嘴里咿咿呀呀,却是拜谢两人的不杀之恩。

    “这是不是功德?说不定将来你我飞升之时,还能再见到他……”

    武松悠然道:“恐怕,那已经是几百年之后的事情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