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成了NPC还被弹幕围观-第006章 离去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翌日清晨,当黎明与光辉之主的荣光还没有出现在安戈洛的天空中,奢华堂皇的书房已经早早地燃起了灯烛,老人静静倚在鹅绒编制的靠背上,双目微阖,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过多久,书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悄无声息地侍立在大公的背后。

    良久,才听老人开口问道:“阿尔福,老三那小子已经走了吗?”

    “是的,陛下,高文殿下已经启程了。”阿尔弗雷德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让里昂跟着老三去那个偏僻的小地方,委屈他了。”迟疑一会儿,大公感叹。

    里昂·狄克维多,现红龙骑士团副团长,仅仅历时三十余年就达到大骑士顶峰的天才,也是阿尔弗雷德唯一的子嗣。

    “能够为陛下分担,是那小子的荣幸。而且三王子天赋卓绝,作为三王子殿下的剑术导师,里昂这次跟过去也是不希望三王子在那个小地方荒废了技艺。”子爵笑着回道。

    “你说,等老三以后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埋怨我呢?”老人目光幽幽。

    “陛下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不列颠,我想日后三王子他一定可以理解您的良苦用心的。”几乎是同大公一起长大的阿尔弗雷德一眼便看出了老人心中的犹豫和彷徨,轻轻出声宽慰道。

    “是啊,这一切都是为了不列颠。”早已壮年不复的费恩长吁了一口气,像是在感慨,语气却又再度被铁与血的冰冷充溢,“既然是潘德拉贡家族的后裔,他也就应该担起这个名字传承的荣耀与命运!”

    那一瞬间刻,已经被衰老和病痛消磨去昔日锐气的大公猛然站起身来,过去那头震慑整个北方的铁血雄狮重新亮出了他的爪牙——

    “阿尔福,该去议事厅了,那群家伙真以为我老了吗,以为凭借那么幼稚的手段就能陷害一位高贵的王子?哼哼,也是时候让那群永远不会满足的豺狼搞清楚,到底谁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宰了!”

    “我想给,他们才能拿;我不想给,谁敢伸手我就剁了谁的爪子!”

    “您的意志。”子爵颔首,动作柔和地为大公披上一件丝绸与鹅羽编制而成的猩红披风。

    ……

    而另一边,已经走到王都北郊的高文则是坐在马车里仔细规划着行程。

    虽然说是被发配到边陲去,但是随行的仆人、扈从骑士,包括所有骑士一人两匹的战马以及整整三辆马车的物资,高文作为王子的供配一点儿也没被缩减,显然大公是在用这种形式警告那些看菜下碟的人别乱动心思。

    有了这些物资的存在,等高文抵达边陲领后的日子无疑会好过很多,不至于同其他穿越成领主的小伙伴们一样一穷二白的白手起家。

    但另一方面,这些仆人和物资也成了高文此行的束缚。原本若是一人二马的急行军,最多只要一个月,高文一行人就能抵达边陲领,但换做现在带着仆人和整只车队,等抵达目的地怕也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

    半年能做的事情可不少啊,户口登记、城市规划管理、树立领主的威严和法规……更何况现在还是初春,赶得及的话还能实地考察一下所谓冻土的耕种情况,要是拖上半年,那可什么都晚了。

    至于什么寸草难生、永恒冻土之类……笑话,在我大天朝人眼里就没有什么地方是搞不了基建的,君不见偌大一个毛乌素沙漠,不也在几代人的努力下成功穿上了绿衣吗?

    “殿下,您的早茶。”女仆糯糯的嗓音将高文从联想中唤回高文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大早出门,到现在连饭都没吃上一口,早已是饥肠辘辘。

    “辛苦你了,克里斯汀,让其他人也都先停下来吃点东西吧,等会儿还要赶一个上午的路呢。”高文笑着随手拿起一块糕点,就着温度恰好的红茶吃了起来。

    然而没多久,克里斯汀从窗口伸出去的小脑袋又缩了回来,顺带着还有一个消息:

    “殿下,狄克维多男爵求见。”

    里昂要见自己?高文一愣,接着不顾手上还拿着东西,连忙亲手把马车的门打开。这可是他此行最粗的大腿啊,必须得抱紧。

    “里昂叔叔快进来,正好克里斯汀准备了早茶,一起吃吧。”高文脸上的笑容无可挑剔。

    “殿下贵安,”似乎是被高文的热情搞得措手不及,里昂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连连挥手谢绝,“不……不用了,殿下真是太客气了,吃饭的事情我和其他骑士一起就可以了,这次过来只是有些事情想和殿下禀告。”

    “哈哈哈,也不差这一口迟到,昂叔叔你不说我都忘了,”高文笑着把人拉了进来,同时还不忘朝小女仆吩咐,“克里斯汀,再准备些糕点给我的骑士们送去,可不能亏待了大家。”

    “我先替大家感谢殿下的慷慨!”里昂坐在高文对面,有些手足无措,不一会儿马车外传来了骑士们的欢呼。

    “好了,骑士们都已经开始享用早点来,里昂叔叔还和我客气什么。”抿了口红茶,高文的目光微微在里昂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又转移开来。

    基本上可以确定里昂不是父亲派来监视自己的人,毕竟这么一个老实人,要他来成天和自己耍小心眼还不被发现,真是太难为他了。高文也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家老爹这么看重里昂,却还是只让他当个副团长了,相比运筹帷幄的统帅,果然自己这位里昂叔叔还是更适合当一个以一敌百的战士。

    不过这么一来,高文也越来越不明白自己那个便宜老爹的用意。又是把他赶到边陲,又是送了个大高手来替他保驾护航,难不成……还真是像阿尔弗雷德说道是对自己的一场历练?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老宫相所说自己可能获得更多的机遇又在哪儿呢?

    高文若有所思。

    而在高文愣神的时候,里昂也开口说出了他所要禀告的事情。

    翌日清晨,当黎明与光辉之主的荣光还没有出现在安戈洛的天空中,奢华堂皇的书房已经早早地燃起了灯烛,老人静静倚在鹅绒编制的靠背上,双目微阖,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过多久,书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悄无声息地侍立在大公的背后。

    良久,才听老人开口问道:“阿尔福,老三那小子已经走了吗?”

    “是的,陛下,高文殿下已经启程了。”阿尔弗雷德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让里昂跟着老三去那个偏僻的小地方,委屈他了。”迟疑一会儿,大公感叹。

    里昂·狄克维多,现红龙骑士团副团长,仅仅历时三十余年就达到大骑士顶峰的天才,也是阿尔弗雷德唯一的子嗣。

    “能够为陛下分担,是那小子的荣幸。而且三王子天赋卓绝,作为三王子殿下的剑术导师,里昂这次跟过去也是不希望三王子在那个小地方荒废了技艺。”子爵笑着回道。

    “你说,等老三以后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埋怨我呢?”老人目光幽幽。

    “陛下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不列颠,我想日后三王子他一定可以理解您的良苦用心的。”几乎是同大公一起长大的阿尔弗雷德一眼便看出了老人心中的犹豫和彷徨,轻轻出声宽慰道。

    “是啊,这一切都是为了不列颠。”早已壮年不复的费恩长吁了一口气,像是在感慨,语气却又再度被铁与血的冰冷充溢,“既然是潘德拉贡家族的后裔,他也就应该担起这个名字传承的荣耀与命运!”

    那一瞬间刻,已经被衰老和病痛消磨去昔日锐气的大公猛然站起身来,过去那头震慑整个北方的铁血雄狮重新亮出了他的爪牙——

    “阿尔福,该去议事厅了,那群家伙真以为我老了吗,以为凭借那么幼稚的手段就能陷害一位高贵的王子?哼哼,也是时候让那群永远不会满足的豺狼搞清楚,到底谁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宰了!”

    “我想给,他们才能拿;我不想给,谁敢伸手我就剁了谁的爪子!”

    “您的意志。”子爵颔首,动作柔和地为大公披上一件丝绸与鹅羽编制而成的猩红披风。

    ……

    而另一边,已经走到王都北郊的高文则是坐在马车里仔细规划着行程。

    虽然说是被发配到边陲去,但是随行的仆人、扈从骑士,包括所有骑士一人两匹的战马以及整整三辆马车的物资,高文作为王子的供配一点儿也没被缩减,显然大公是在用这种形式警告那些看菜下碟的人别乱动心思。

    有了这些物资的存在,等高文抵达边陲领后的日子无疑会好过很多,不至于同其他穿越成领主的小伙伴们一样一穷二白的白手起家。

    但另一方面,这些仆人和物资也成了高文此行的束缚。原本若是一人二马的急行军,最多只要一个月,高文一行人就能抵达边陲领,但换做现在带着仆人和整只车队,等抵达目的地怕也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

    半年能做的事情可不少啊,户口登记、城市规划管理、树立领主的威严和法规……更何况现在还是初春,赶得及的话还能实地考察一下所谓冻土的耕种情况,要是拖上半年,那可什么都晚了。

    至于什么寸草难生、永恒冻土之类……笑话,在我大天朝人眼里就没有什么地方是搞不了基建的,君不见偌大一个毛乌素沙漠,不也在几代人的努力下成功穿上了绿衣吗?

    “殿下,您的早茶。”女仆糯糯的嗓音将高文从联想中唤回高文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大早出门,到现在连饭都没吃上一口,早已是饥肠辘辘。

    “辛苦你了,克里斯汀,让其他人也都先停下来吃点东西吧,等会儿还要赶一个上午的路呢。”高文笑着随手拿起一块糕点,就着温度恰好的红茶吃了起来。

    然而没多久,克里斯汀从窗口伸出去的小脑袋又缩了回来,顺带着还有一个消息:

    “殿下,狄克维多男爵求见。”

    里昂要见自己?高文一愣,接着不顾手上还拿着东西,连忙亲手把马车的门打开。这可是他此行最粗的大腿啊,必须得抱紧。

    “里昂叔叔快进来,正好克里斯汀准备了早茶,一起吃吧。”高文脸上的笑容无可挑剔。

    “殿下贵安,”似乎是被高文的热情搞得措手不及,里昂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连连挥手谢绝,“不……不用了,殿下真是太客气了,吃饭的事情我和其他骑士一起就可以了,这次过来只是有些事情想和殿下禀告。”

    “哈哈哈,也不差这一口迟到,昂叔叔你不说我都忘了,”高文笑着把人拉了进来,同时还不忘朝小女仆吩咐,“克里斯汀,再准备些糕点给我的骑士们送去,可不能亏待了大家。”

    “我先替大家感谢殿下的慷慨!”里昂坐在高文对面,有些手足无措,不一会儿马车外传来了骑士们的欢呼。

    “好了,骑士们都已经开始享用早点来,里昂叔叔还和我客气什么。”抿了口红茶,高文的目光微微在里昂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又转移开来。

    基本上可以确定里昂不是父亲派来监视自己的人,毕竟这么一个老实人,要他来成天和自己耍小心眼还不被发现,真是太难为他了。高文也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家老爹这么看重里昂,却还是只让他当个副团长了,相比运筹帷幄的统帅,果然自己这位里昂叔叔还是更适合当一个以一敌百的战士。

    不过这么一来,高文也越来越不明白自己那个便宜老爹的用意。又是把他赶到边陲,又是送了个大高手来替他保驾护航,难不成……还真是像阿尔弗雷德说道是对自己的一场历练?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老宫相所说自己可能获得更多的机遇又在哪儿呢?

    高文若有所思。

    而在高文愣神的时候,里昂也开口说出了他所要禀告的事情。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