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成了NPC还被弹幕围观-第011章 滚开,外乡人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王都以外的城市都是这个样子吗?”策马漫步在巴托里领的乡间小道上,高文有些意味阑珊。

    本来穿越伊始,从前身在王都的府邸生活便利与奢华程度丝毫不逊于地球这一点来看,高文一直以为安戈洛不过是个仅仅挂着中世纪的外壳,实际里子与现代社会文明一般无二的世界。但这一路上来直到巴托里领的所见所闻,已经让高文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石头与木板胡乱拼凑的简陋住所,蜿蜒泥泞、随处可见人畜排泄物的乡间小道,还有田间依旧使用着最原始的手段耕作的自由民……这与炼金行业发达,各种黑科技丛生,终日有三座浮空城拱卫着的王都简直是两个时代的画风。

    “一位落魄子爵的领地而已,自然无法与王都的繁华相提并论。不过殿下,或许您猜的没错,这个地方确实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里昂皱了皱眉头,似乎发现什么端倪似的。不过对高文的疑惑倒是没有什么意外,毕竟他当初第一次离开王都也是这样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

    “有什么不对劲?难道这个地方落后的不正常吗?”高文一愣。

    “我不是这个意思,殿下。”里昂沉闷地摇了摇头,“这块地方虽然有点儿贫穷,但顶多只能算是巴托里家族他们自己的无能,毕竟这些年来像这样连自己领地都打理不好的无能贵族我也没少见。”

    “只是殿下,您不觉得现在这个点儿太阳都还没落山,田里就几乎已经快看不到耕作的人,是不是有些奇怪?”

    “或许是他们这里的风俗习惯呢。”高文耸了耸肩,打趣道。穿越前对中世纪历史一直很感兴趣的他也是下过一番苦心思研究过,对于精神生活极度贫瘠的中世纪平民而言,他们可没有贵族那么丰富的夜生活,天黑关门造娃似乎已经是他们唯一的乐趣。

    “不是的,殿下。我在加入红龙骑士团之前也在边境上服过一阵子兵役,当时我们闲暇里有功夫也常去旁边的小村子喝酒作乐。但是即便是西北那片不算肥沃的土地,临近傍晚那些自由民也都恨不得借着残余的余晖再耕作一会儿,哪会像这里太阳都还没落下就早早的歇息。”里昂仿佛没听出高文的玩笑话一般,自顾自地接着说了下去。

    “况且据我所知王都外面那些个贵族老爷收起田税来可是一个比一个狠啊!”

    “是这样吗?”要说刚才高文还有点不在意,但现在里昂说了这么多,再反应不过来他十足就是一个蠢蛋了。沉吟了一会儿,余光瞥过一间在一众危房中勉强有些鹤立鸡群的石头屋子,高文顿时有了主意。

    “既然初来乍的两眼抹黑,那我们找个了解情况的本地人问问不就是了。”说罢,便翻身下马朝着那件看起来最结实的屋子走去。

    身后,一众骑士面面相觑,没多时也很快就反应过来,纷纷从马上下来,牵着缰绳紧跟在高文的身后。

    “咚咚咚~有人在吗?”不算清脆的敲门声在微风中逸散开去,然而门内依然一片鸦雀无声。

    不知是不是错觉,高文只觉得貌似他一敲门,连带着周围几家亮着的灯光都倏忽一下子黯淡了下去。

    事情好像有点意思了!高文嘴角露出怪异的笑容,魔力强化过后,他很容易就能听到门背后猛地一阵斑驳杂乱的心跳声,隔着厚厚的石门依然清晰可辨。

    没有半点恼羞成怒的迹象,高文依旧是很有耐心地一下一下敲着门。

    “我们是从王都路过的旅者,恰巧临近傍晚经过这里,想讨一碗水喝,不知老伯能不能赏脸开个门?”

    又是一阵子沉默,好一会儿,就在高文背后的骑士都快要失去耐心,门里终于传来一个畏畏缩缩的声音,如同咬着牙一样喊道:“滚……滚远点,外乡人,这里不……不欢迎你们!”

    “放肆!你可知道被你拒之屋外的乃是当今不列颠大公的嫡子,即将赶赴封地的高文·潘德拉贡伯爵,你怎敢如此羞辱一名高贵的王子?!”一个脾气暴躁的随从瞬间如同炸开的炮仗,一言不合就欲用武力把这扇将他尊贵的主君拒之门外的破门给轰开,“再不开门,我就把这破玩意儿给你们拆了!”

    屋内登时噼里啪啦一阵物品破碎的杂声,里面的一家子人一听被他们拒在屋外的竟然是一位王子,顿时被吓得六神无主。再看这一言不合就要破门的架势,更是慌作一团,头脑一片空白,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

    “米尔修斯,退下!”苦恼地回头瞪了一眼自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扈从骑士,高文感觉心态有些炸裂。

    本来这群人看样子对外来者就一副很有戒心的样子,再给你来这么一嗓子,合着我之前做的那些准备功夫都白费了?

    “咳咳,正如我这位扈从所言,我们来自王都,在下正是不列颠公国的三王子,高文·潘德拉贡。这次路过宝地,听闻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不知老伯能不能赏脸开个门?”轻咳两声,高文索性不再隐瞒,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你……您真是……三王子殿……下?”门里那个苍老的有些颤抖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想,应该还没有人敢顶着一位王子的名号招摇撞骗吧?”高文风趣地笑了一声。

    犹豫了一会儿,在高文的耐心等待下,屋子的大门终于对高文打开了,一个看上去才到高文下巴,脸上写满了风霜的老人颤巍巍地从门口微微探出脑袋。

    “不知道殿下光……光临寒舍,屋子有点儿乱,还请殿下恕罪。”见高文的外貌璀璨宛如天人,而且随行皆是衣着华丽,不知不觉老人心里已是相信了大半,赶忙忐忑不安地把他们迎进来。

    “你们四个在屋子外面等候,里昂叔叔和我进去就可以了。”用眼神将扈从骑士们的话堵住,随即高文转过头,带着满面春风般的笑容,顺着老人的引导走进了石屋当中。

    “王都以外的城市都是这个样子吗?”策马漫步在巴托里领的乡间小道上,高文有些意味阑珊。

    本来穿越伊始,从前身在王都的府邸生活便利与奢华程度丝毫不逊于地球这一点来看,高文一直以为安戈洛不过是个仅仅挂着中世纪的外壳,实际里子与现代社会文明一般无二的世界。但这一路上来直到巴托里领的所见所闻,已经让高文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石头与木板胡乱拼凑的简陋住所,蜿蜒泥泞、随处可见人畜排泄物的乡间小道,还有田间依旧使用着最原始的手段耕作的自由民……这与炼金行业发达,各种黑科技丛生,终日有三座浮空城拱卫着的王都简直是两个时代的画风。

    “一位落魄子爵的领地而已,自然无法与王都的繁华相提并论。不过殿下,或许您猜的没错,这个地方确实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里昂皱了皱眉头,似乎发现什么端倪似的。不过对高文的疑惑倒是没有什么意外,毕竟他当初第一次离开王都也是这样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

    “有什么不对劲?难道这个地方落后的不正常吗?”高文一愣。

    “我不是这个意思,殿下。”里昂沉闷地摇了摇头,“这块地方虽然有点儿贫穷,但顶多只能算是巴托里家族他们自己的无能,毕竟这些年来像这样连自己领地都打理不好的无能贵族我也没少见。”

    “只是殿下,您不觉得现在这个点儿太阳都还没落山,田里就几乎已经快看不到耕作的人,是不是有些奇怪?”

    “或许是他们这里的风俗习惯呢。”高文耸了耸肩,打趣道。穿越前对中世纪历史一直很感兴趣的他也是下过一番苦心思研究过,对于精神生活极度贫瘠的中世纪平民而言,他们可没有贵族那么丰富的夜生活,天黑关门造娃似乎已经是他们唯一的乐趣。

    “不是的,殿下。我在加入红龙骑士团之前也在边境上服过一阵子兵役,当时我们闲暇里有功夫也常去旁边的小村子喝酒作乐。但是即便是西北那片不算肥沃的土地,临近傍晚那些自由民也都恨不得借着残余的余晖再耕作一会儿,哪会像这里太阳都还没落下就早早的歇息。”里昂仿佛没听出高文的玩笑话一般,自顾自地接着说了下去。

    “况且据我所知王都外面那些个贵族老爷收起田税来可是一个比一个狠啊!”

    “是这样吗?”要说刚才高文还有点不在意,但现在里昂说了这么多,再反应不过来他十足就是一个蠢蛋了。沉吟了一会儿,余光瞥过一间在一众危房中勉强有些鹤立鸡群的石头屋子,高文顿时有了主意。

    “既然初来乍的两眼抹黑,那我们找个了解情况的本地人问问不就是了。”说罢,便翻身下马朝着那件看起来最结实的屋子走去。

    身后,一众骑士面面相觑,没多时也很快就反应过来,纷纷从马上下来,牵着缰绳紧跟在高文的身后。

    “咚咚咚~有人在吗?”不算清脆的敲门声在微风中逸散开去,然而门内依然一片鸦雀无声。

    不知是不是错觉,高文只觉得貌似他一敲门,连带着周围几家亮着的灯光都倏忽一下子黯淡了下去。

    事情好像有点意思了!高文嘴角露出怪异的笑容,魔力强化过后,他很容易就能听到门背后猛地一阵斑驳杂乱的心跳声,隔着厚厚的石门依然清晰可辨。

    没有半点恼羞成怒的迹象,高文依旧是很有耐心地一下一下敲着门。

    “我们是从王都路过的旅者,恰巧临近傍晚经过这里,想讨一碗水喝,不知老伯能不能赏脸开个门?”

    又是一阵子沉默,好一会儿,就在高文背后的骑士都快要失去耐心,门里终于传来一个畏畏缩缩的声音,如同咬着牙一样喊道:“滚……滚远点,外乡人,这里不……不欢迎你们!”

    “放肆!你可知道被你拒之屋外的乃是当今不列颠大公的嫡子,即将赶赴封地的高文·潘德拉贡伯爵,你怎敢如此羞辱一名高贵的王子?!”一个脾气暴躁的随从瞬间如同炸开的炮仗,一言不合就欲用武力把这扇将他尊贵的主君拒之门外的破门给轰开,“再不开门,我就把这破玩意儿给你们拆了!”

    屋内登时噼里啪啦一阵物品破碎的杂声,里面的一家子人一听被他们拒在屋外的竟然是一位王子,顿时被吓得六神无主。再看这一言不合就要破门的架势,更是慌作一团,头脑一片空白,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

    “米尔修斯,退下!”苦恼地回头瞪了一眼自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扈从骑士,高文感觉心态有些炸裂。

    本来这群人看样子对外来者就一副很有戒心的样子,再给你来这么一嗓子,合着我之前做的那些准备功夫都白费了?

    “咳咳,正如我这位扈从所言,我们来自王都,在下正是不列颠公国的三王子,高文·潘德拉贡。这次路过宝地,听闻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不知老伯能不能赏脸开个门?”轻咳两声,高文索性不再隐瞒,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你……您真是……三王子殿……下?”门里那个苍老的有些颤抖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想,应该还没有人敢顶着一位王子的名号招摇撞骗吧?”高文风趣地笑了一声。

    犹豫了一会儿,在高文的耐心等待下,屋子的大门终于对高文打开了,一个看上去才到高文下巴,脸上写满了风霜的老人颤巍巍地从门口微微探出脑袋。

    “不知道殿下光……光临寒舍,屋子有点儿乱,还请殿下恕罪。”见高文的外貌璀璨宛如天人,而且随行皆是衣着华丽,不知不觉老人心里已是相信了大半,赶忙忐忑不安地把他们迎进来。

    “你们四个在屋子外面等候,里昂叔叔和我进去就可以了。”用眼神将扈从骑士们的话堵住,随即高文转过头,带着满面春风般的笑容,顺着老人的引导走进了石屋当中。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