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成了NPC还被弹幕围观-第013章 巴托里夜宴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高文玩味地问道,“且不说她抓走那些少女有什么用,要知道这种事情一旦暴露,她最好的下场也不过是被教会那群黑袍子绑在火刑架上活活烧死。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我可不认为子爵夫人会把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还是说——你就是她的心腹呢?”

    “我是那个女人的心腹?哼哼,我恨不得亲手将剑送进她的心脏!”原本沉默寡言的少年变得异常激动,垂落腰侧的双拳指节泛白,一副用力过猛的样子。

    “有天夜里我偷偷溜进城堡的地下室,在那里我亲眼看到那些所谓失踪了的少女,她们已经干瘪的尸体被肆意丢弃在角落里,她们的鲜血被抽空倒入最中央的大水池,而那个恶魔一般的女人却躺在里面用少女的鲜血沐浴!殿下,我向您发誓,我的话如有半点虚假,甘愿任凭殿下处置。”

    “那能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大半夜的你会出现在城堡的地下室吗?”高文总觉得有些可疑的地方。

    “……”高文的话如同向少年泼了一盆冷水,原本愤怒的情绪兀地好似无源之火瞬间被浇灭,雷克斯沉默着低下头,好半天采用略带沙哑的语调说出了真相。

    “我答应过史蒂芬妮等我成为正式骑士就要向她求婚的,结果突然有一天我无意间在仆人清扫出来的垃圾中发现了我送她的指环,那是我特地拜托铁匠铺的唐尼大叔打造的,我是绝对不会认错,我俩每人一只!”少年痛苦地捂住了脸,语无伦次地诉说着最深的悲伤。

    “虽然很同情你的遭遇,但如果你想要让真正的幕后黑手得到应有的惩罚,我希望你能认真思考后回答我接下来的几个问题。”

    “殿下,既然我今天站在这里,那已经意味着我的决心,还请您提问吧,我必然知无不言,只求您能允许我亲手将利剑刺进她的心脏。”有些手足无措地擦去脸上的泪痕,雷克斯语气坚决。

    最后一缕橘红色的光辉不知不觉已从山头落下,象征黑夜的月光清冷,似乎在预示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

    月亮已经高高挂在树梢枝头,宁静的夜,相比较王都贵族灯红酒绿的糜烂生活,生活在巴托里领的自由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灯烛供他们在夜间挥霍,或许唯一的乐趣就是搂着自家婆娘共商造人大业。

    就连他们的领主巴托里子爵一家,也不过最多点上两根蜡烛阅读一会儿王都日前流行的诗歌散文。

    然而今晚的巴托里堡,却一反常态的热闹非凡。

    “你动作轻点,要是把男爵大人托人从东煌王朝捎回来的陶瓷餐碟给打碎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子。”

    “还有你,去厨房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王子殿下和他的扈从们马上就要到了,怎么正餐到现在还没准备好!”

    “你,别看别人,说的就是你!赶紧把鼻涕弄干净,等会儿在客人面前丢了男爵大人的脸,别怪我不客气。”

    年逾半百的老管家仿佛此刻重新焕发青春,于厅堂间挥斥方遒,重新唤醒第一次成为贵族管家的激情。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过是高文半个多小时前嘱托扈从骑士送来的一份拜帖而已。

    “科洛弗管家,客人……客人已经快要到门口了!”突然,一个小仆人匆匆从正门口一路奔来,凑到老管家的耳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什么,客人已经到城堡外了?该死,怎么这么快,你去楼上把男爵大人还有子爵夫人都喊下来,还有……算了算了,你们!”老管家眼看着大厅里一派忙碌的景象,气急败坏地猛击三下掌,“现在所有人都给我加快动作,五分钟之内再做不完手里的活儿的,明天都给我到马厩喂马去!”

    客厅里的一众仆佣闻言,很明显地手头动作加快了不少。而老管家最后一遍确认穿着得体无误后,深吸一口气,脸上重新挂起得体的微笑,儒雅随和地朝着正门迎去。

    “鄙人科洛弗,忝为巴托里堡的管家,代表男爵大人欢迎王子殿下及一众贵客的到来。”

    看着恭恭敬敬吩咐门口守卫为自己一行人打开巴托里堡厚实包铁吊门的老管家,高文一脸古怪。要是这老小子知道自己今天是来砸场子的,等会儿怕不是得活活气死。

    “阁下无需客气,说起来这次还是我们上门叨扰了。对了,方才听闻你说男爵……难道贵府还未决定好由谁继承子爵的爵位吗?”

    话音刚落,满座寂然。

    “殿下,巴托里子爵是因为拥立有功而被大公赐予子爵爵位的,并非世袭贵族。”里昂很是尴尬地凑到高文耳边小声提示道。

    “这……我素来听闻巴托里子爵声望,一直觉得凭老子爵的功绩,完全足以获得世袭的勋贵。”高文大窘,干笑两声打岔道。

    “……”一众随从包括里昂在内,臊的两耳发热,你连人家是不是世袭贵族都没搞明白,还说什么久仰大名,我们做臣子的都替你不好意思。说来殿下这次被贬边陲领真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沉默寡言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现在撒起谎来脸都不红。

    可老管家像是没听出高文言语间的商业气息,反倒眼圈一红,感同身受地附和道:“老子爵要是能听到殿下您的夸奖,一定会倍感荣幸的。”

    你这么一来,让我很难接话啊!高文大汗。

    所幸科洛弗微怔一下很快就把注意力收了回来,再度笑着走到前面为高文引路。

    “巴托里堡虽然只有三十年的历史,但在老子爵大人的悉心打理下也有些独到之处……”一路下来,每到一处,科洛弗总会兴致勃勃地给高文一行人介绍上一会儿,就这样走走停停好一会儿才总算抵达了大厅的门口。

    而在那里,一高一矮两个看上去面容相近的胖子已经早早的侯在了那儿。

    当然,高文等人的注意力早已不在他俩身上,却见他们身后,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正亭亭而立,美目盼兮就连里昂这个已婚人士都不禁为其美貌一怔,赫然正是他们此行的目标——伊丽莎白?巴托里。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高文玩味地问道,“且不说她抓走那些少女有什么用,要知道这种事情一旦暴露,她最好的下场也不过是被教会那群黑袍子绑在火刑架上活活烧死。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我可不认为子爵夫人会把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还是说——你就是她的心腹呢?”

    “我是那个女人的心腹?哼哼,我恨不得亲手将剑送进她的心脏!”原本沉默寡言的少年变得异常激动,垂落腰侧的双拳指节泛白,一副用力过猛的样子。

    “有天夜里我偷偷溜进城堡的地下室,在那里我亲眼看到那些所谓失踪了的少女,她们已经干瘪的尸体被肆意丢弃在角落里,她们的鲜血被抽空倒入最中央的大水池,而那个恶魔一般的女人却躺在里面用少女的鲜血沐浴!殿下,我向您发誓,我的话如有半点虚假,甘愿任凭殿下处置。”

    “那能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大半夜的你会出现在城堡的地下室吗?”高文总觉得有些可疑的地方。

    “……”高文的话如同向少年泼了一盆冷水,原本愤怒的情绪兀地好似无源之火瞬间被浇灭,雷克斯沉默着低下头,好半天采用略带沙哑的语调说出了真相。

    “我答应过史蒂芬妮等我成为正式骑士就要向她求婚的,结果突然有一天我无意间在仆人清扫出来的垃圾中发现了我送她的指环,那是我特地拜托铁匠铺的唐尼大叔打造的,我是绝对不会认错,我俩每人一只!”少年痛苦地捂住了脸,语无伦次地诉说着最深的悲伤。

    “虽然很同情你的遭遇,但如果你想要让真正的幕后黑手得到应有的惩罚,我希望你能认真思考后回答我接下来的几个问题。”

    “殿下,既然我今天站在这里,那已经意味着我的决心,还请您提问吧,我必然知无不言,只求您能允许我亲手将利剑刺进她的心脏。”有些手足无措地擦去脸上的泪痕,雷克斯语气坚决。

    最后一缕橘红色的光辉不知不觉已从山头落下,象征黑夜的月光清冷,似乎在预示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

    月亮已经高高挂在树梢枝头,宁静的夜,相比较王都贵族灯红酒绿的糜烂生活,生活在巴托里领的自由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灯烛供他们在夜间挥霍,或许唯一的乐趣就是搂着自家婆娘共商造人大业。

    就连他们的领主巴托里子爵一家,也不过最多点上两根蜡烛阅读一会儿王都日前流行的诗歌散文。

    然而今晚的巴托里堡,却一反常态的热闹非凡。

    “你动作轻点,要是把男爵大人托人从东煌王朝捎回来的陶瓷餐碟给打碎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子。”

    “还有你,去厨房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王子殿下和他的扈从们马上就要到了,怎么正餐到现在还没准备好!”

    “你,别看别人,说的就是你!赶紧把鼻涕弄干净,等会儿在客人面前丢了男爵大人的脸,别怪我不客气。”

    年逾半百的老管家仿佛此刻重新焕发青春,于厅堂间挥斥方遒,重新唤醒第一次成为贵族管家的激情。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过是高文半个多小时前嘱托扈从骑士送来的一份拜帖而已。

    “科洛弗管家,客人……客人已经快要到门口了!”突然,一个小仆人匆匆从正门口一路奔来,凑到老管家的耳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什么,客人已经到城堡外了?该死,怎么这么快,你去楼上把男爵大人还有子爵夫人都喊下来,还有……算了算了,你们!”老管家眼看着大厅里一派忙碌的景象,气急败坏地猛击三下掌,“现在所有人都给我加快动作,五分钟之内再做不完手里的活儿的,明天都给我到马厩喂马去!”

    客厅里的一众仆佣闻言,很明显地手头动作加快了不少。而老管家最后一遍确认穿着得体无误后,深吸一口气,脸上重新挂起得体的微笑,儒雅随和地朝着正门迎去。

    “鄙人科洛弗,忝为巴托里堡的管家,代表男爵大人欢迎王子殿下及一众贵客的到来。”

    看着恭恭敬敬吩咐门口守卫为自己一行人打开巴托里堡厚实包铁吊门的老管家,高文一脸古怪。要是这老小子知道自己今天是来砸场子的,等会儿怕不是得活活气死。

    “阁下无需客气,说起来这次还是我们上门叨扰了。对了,方才听闻你说男爵……难道贵府还未决定好由谁继承子爵的爵位吗?”

    话音刚落,满座寂然。

    “殿下,巴托里子爵是因为拥立有功而被大公赐予子爵爵位的,并非世袭贵族。”里昂很是尴尬地凑到高文耳边小声提示道。

    “这……我素来听闻巴托里子爵声望,一直觉得凭老子爵的功绩,完全足以获得世袭的勋贵。”高文大窘,干笑两声打岔道。

    “……”一众随从包括里昂在内,臊的两耳发热,你连人家是不是世袭贵族都没搞明白,还说什么久仰大名,我们做臣子的都替你不好意思。说来殿下这次被贬边陲领真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沉默寡言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现在撒起谎来脸都不红。

    可老管家像是没听出高文言语间的商业气息,反倒眼圈一红,感同身受地附和道:“老子爵要是能听到殿下您的夸奖,一定会倍感荣幸的。”

    你这么一来,让我很难接话啊!高文大汗。

    所幸科洛弗微怔一下很快就把注意力收了回来,再度笑着走到前面为高文引路。

    “巴托里堡虽然只有三十年的历史,但在老子爵大人的悉心打理下也有些独到之处……”一路下来,每到一处,科洛弗总会兴致勃勃地给高文一行人介绍上一会儿,就这样走走停停好一会儿才总算抵达了大厅的门口。

    而在那里,一高一矮两个看上去面容相近的胖子已经早早的侯在了那儿。

    当然,高文等人的注意力早已不在他俩身上,却见他们身后,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正亭亭而立,美目盼兮就连里昂这个已婚人士都不禁为其美貌一怔,赫然正是他们此行的目标——伊丽莎白?巴托里。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