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成为小学生-第十九章伤员躺好就行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我还记得不少,总之先把我记得的讲给你。”

    陆缈碟点点头,她望着自己的书包一阵失神。

    “你的书包呢?”

    “作业写完了,感觉没有什么好复习的了,就放学校了。”

    市小学的校服主打颜色是蓝天蓝色,主要材料是百分之40的棉加百分之60的涤纶,这种混合材料有一种特性,就是一旦沾水。沾水位置的颜色会深于其它地方。

    看见陆元方肩膀上还残留着两道深蓝,陆缈碟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陆元方已经摊开了笔记和数学课本,看见陆缈碟欲言又止的样子,疑惑道“饿了么?要不我做点什么?”

    陆缈碟看着自己的习题册一木讷道“明天爸爸就要回来了,然后就是聚餐……”

    看见陆缈碟心情有点沮丧,陆元方打断道“别沮丧了,我原本就记不住什么东西。再耽误时间的话,我就把今天上课的内容忘干净了。”

    “噗……咳咳咳,刚刚没有笑,只是稍微有点呛到了。”

    陆缈碟“冷漠”的看着陆元方,示意他可以开始讲课了。

    “那我开始了,设未知数求解的定义式,已知某未知数通过一个常数四则运算后等于另外一个未知数,而两个未知数之间的之和或差等于一个常数的式子叫设未知数求解,也叫一元一次方程。打个比方,体育老师取来了……”

    陆缈碟震惊于陆元方有着不亚于数学老师的详细讲解,同时很多地方讲得通俗易懂,这明显是对这个知识点有着很深刻的理解才能讲解到这种地步。

    唯一不足的就是,陆元方没有当老师的经验,讲的太过僵硬和死板,如果不是一对一授课,学生恐怕会睡觉吧?

    “为什么是两个未知数的加减,而不涉及乘除?”

    “缈碟同学,问的好,如果涉及两个乘除,就不是一元一次方程了,而是一元二次方程,这种问题的求解超纲了。”

    闻言,陆缈碟点点头,但是上课习惯提问的她,下意识的问道“如果是一元二次方程,应该如何求解?”

    话刚出口,陆缈碟就后悔了“我在问什么?陆元方能记住今天上课的内容就很不容易了,我还这样问。”

    想着,陆缈碟准备开口收回刚刚那句话时,陆元方开口了。

    “一元二次方程的式子是这样求解的。”

    说着,陆元方再草稿纸上随手写了个一元二次方程式。

    “拿x方减x等于12为例,首先让等式一边等于零,等式两边同时加减一个数,等式依旧成立。接着,等式变成x平方减x减12等于零,然后根据十字相乘法,可以得出(x-4)*(x3)=0,可以求出x等于4和负3这两个答案。”

    当陆元方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陆缈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发现自己的失态后,陆缈碟恢复了平时冷漠的表情。

    “这些也是老师教的么?”

    看见陆缈碟眼中微微流露出不甘心的神色,陆元方点点头“也算是吧,这个是我课后问老师的,她给我讲得很详细。”

    陆缈碟将信将疑的看着陆元方。不过陆缈碟还是相信了,仔细想想,一个二年级小学生也不可能学到这么多超纲的东西,除非他是穿越过来的,但是怎么可能?

    看见陆缈碟怀疑自己了,陆元方立马岔开话题。

    “姐,我有点饿了,我去做点吃的……”

    看见陆元方走进厨房,陆缈碟小声道“谢……谢谢。”

    陆元方没有听清,探出头询问道“怎么了?有不懂的地方么?”

    “哼,没什么。”

    由于陆缈碟是病号,所以今天陆元方最大限度的按照陆缈碟的口味做菜,很少的青椒、很少的洋葱、很多的肉。

    陆元方将饭菜端上桌的时候,陆缈碟咽了咽口水,在自己盛饭的时候,听见了筷子掉地上的声音。

    “手合不拢……”

    饭菜就在陆缈碟眼前,看见她想吃又吃不到的样子,陆元方沉默了一阵,接着一碗饭走了过去。

    看见陆元方只端了一碗饭过来,陆缈碟还以为没有陆元方做自己的份,差点哭出来。

    结果,下一刻陆元方夹起一块厚实的肉伴着些许青椒丝一起,送到陆缈碟嘴边。

    “张嘴,还有青椒也要吃下去。”

    一顿累人的晚餐过后,陆缈碟准备睡觉了,虽然明天是星期六没有课,但是父亲一回来,早上的事情应该会比较多。

    陆元方刚刚洗完脸,站在洗漱台透毛巾时,陆缈碟将自己的毛巾甩给了陆元方。

    “帮我洗下脸。”

    知道陆缈碟的手不能沾水,陆元方正准备提议来着,结果陆缈碟倒是不客气,直接说出来了。

    “哦,好的。”

    将洗脸帕打湿,陆元方转身朝陆缈碟看过去。

    “……姐,稍微蹲下来一点,我有点够不到。”

    “……”

    接着陆缈碟手扶着墙,蹲到脸和陆元方的脸平齐的位置,为了保持平衡,陆缈碟的双手撑着墙。

    此时如果有第三者在的话,会看见,陆缈碟此时的动作就像在壁咚陆元方一样。

    “脸别跟着毛巾一起晃,这样我怎么擦?”

    “还不是因为你太用力了,脸都搓疼了。”

    “你老跟着动,我能不用力么?”

    给陆缈碟擦脸可是费了不少功夫,陆元方将毛巾往洗漱台上一挂。

    “你去坐着吧,我把这一地的水拖一下。”

    陆缈碟难得如此配合,她点点头坐到了沙发上。

    脱袜子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洗脚。

    让陆元方帮忙么?可是让自己的弟弟给自己洗脚,这也太过分了。这种事情怎么听都像是姐姐欺负弟弟的样子。要不不洗了?反正才一天。

    陆缈碟正这么想着,陆元方此时已经端着一盆热水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你这是……”

    看见陆元方将热水盆放到自己面前。

    “洗脚啊,你的手应该不能沾水吧?”

    不等陆缈碟开口,陆元方已经抓着陆缈碟的脚按进了水里。

    “我试过水温了,温度应该刚刚好。”

    陆缈碟蜷着脚趾,小声道“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陆元方一抬头,笑道“这有啥?我们不是家人么?”

    ……

    次日清晨,也就是周六,陆元方的老爹陆建国回来了。至于回来的原因,一个是给陆元方以及陆缈碟接下来15天的生活费,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带陆缈碟和陆元方去家族聚餐。

    一到大型的节日,陆建国以及几个兄弟姐妹就会去看望自己独自生活的母亲,也就是陆元方的奶奶。

    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但是十几年来,直到奶奶去世,大家都默默遵守着这个规定。

    家里的几个兄弟姐妹工作不同,休息时间也不同,因此,众人便商量了一个共同聚餐的时间。

    这不,才有了未到五一,先提前聚餐的这档子事。

    “爸,你回来了。”

    陆缈碟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朝着自己的父亲打了声招呼。

    陆建国一回来就朝陆缈碟扑了过去。

    “我女儿又漂亮了!想爸爸没有?在学校表现怎么样?”

    “都挺好的。”

    说着,陆缈碟推开了陆建国那满是胡茬的脸。

    听到门外的吵闹声,陆元方擦着眼睛走出房间。

    “爸,你回来了?我妈是啥时候回来?”

    闻言,陆建国揉着陆元方原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吃醋道“臭小子,一点都不关心一下你伟大的父亲么?”

    “我还记得不少,总之先把我记得的讲给你。”

    陆缈碟点点头,她望着自己的书包一阵失神。

    “你的书包呢?”

    “作业写完了,感觉没有什么好复习的了,就放学校了。”

    市小学的校服主打颜色是蓝天蓝色,主要材料是百分之40的棉加百分之60的涤纶,这种混合材料有一种特性,就是一旦沾水。沾水位置的颜色会深于其它地方。

    看见陆元方肩膀上还残留着两道深蓝,陆缈碟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陆元方已经摊开了笔记和数学课本,看见陆缈碟欲言又止的样子,疑惑道“饿了么?要不我做点什么?”

    陆缈碟看着自己的习题册一木讷道“明天爸爸就要回来了,然后就是聚餐……”

    看见陆缈碟心情有点沮丧,陆元方打断道“别沮丧了,我原本就记不住什么东西。再耽误时间的话,我就把今天上课的内容忘干净了。”

    “噗……咳咳咳,刚刚没有笑,只是稍微有点呛到了。”

    陆缈碟“冷漠”的看着陆元方,示意他可以开始讲课了。

    “那我开始了,设未知数求解的定义式,已知某未知数通过一个常数四则运算后等于另外一个未知数,而两个未知数之间的之和或差等于一个常数的式子叫设未知数求解,也叫一元一次方程。打个比方,体育老师取来了……”

    陆缈碟震惊于陆元方有着不亚于数学老师的详细讲解,同时很多地方讲得通俗易懂,这明显是对这个知识点有着很深刻的理解才能讲解到这种地步。

    唯一不足的就是,陆元方没有当老师的经验,讲的太过僵硬和死板,如果不是一对一授课,学生恐怕会睡觉吧?

    “为什么是两个未知数的加减,而不涉及乘除?”

    “缈碟同学,问的好,如果涉及两个乘除,就不是一元一次方程了,而是一元二次方程,这种问题的求解超纲了。”

    闻言,陆缈碟点点头,但是上课习惯提问的她,下意识的问道“如果是一元二次方程,应该如何求解?”

    话刚出口,陆缈碟就后悔了“我在问什么?陆元方能记住今天上课的内容就很不容易了,我还这样问。”

    想着,陆缈碟准备开口收回刚刚那句话时,陆元方开口了。

    “一元二次方程的式子是这样求解的。”

    说着,陆元方再草稿纸上随手写了个一元二次方程式。

    “拿x方减x等于12为例,首先让等式一边等于零,等式两边同时加减一个数,等式依旧成立。接着,等式变成x平方减x减12等于零,然后根据十字相乘法,可以得出(x-4)*(x3)=0,可以求出x等于4和负3这两个答案。”

    当陆元方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陆缈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发现自己的失态后,陆缈碟恢复了平时冷漠的表情。

    “这些也是老师教的么?”

    看见陆缈碟眼中微微流露出不甘心的神色,陆元方点点头“也算是吧,这个是我课后问老师的,她给我讲得很详细。”

    陆缈碟将信将疑的看着陆元方。不过陆缈碟还是相信了,仔细想想,一个二年级小学生也不可能学到这么多超纲的东西,除非他是穿越过来的,但是怎么可能?

    看见陆缈碟怀疑自己了,陆元方立马岔开话题。

    “姐,我有点饿了,我去做点吃的……”

    看见陆元方走进厨房,陆缈碟小声道“谢……谢谢。”

    陆元方没有听清,探出头询问道“怎么了?有不懂的地方么?”

    “哼,没什么。”

    由于陆缈碟是病号,所以今天陆元方最大限度的按照陆缈碟的口味做菜,很少的青椒、很少的洋葱、很多的肉。

    陆元方将饭菜端上桌的时候,陆缈碟咽了咽口水,在自己盛饭的时候,听见了筷子掉地上的声音。

    “手合不拢……”

    饭菜就在陆缈碟眼前,看见她想吃又吃不到的样子,陆元方沉默了一阵,接着一碗饭走了过去。

    看见陆元方只端了一碗饭过来,陆缈碟还以为没有陆元方做自己的份,差点哭出来。

    结果,下一刻陆元方夹起一块厚实的肉伴着些许青椒丝一起,送到陆缈碟嘴边。

    “张嘴,还有青椒也要吃下去。”

    一顿累人的晚餐过后,陆缈碟准备睡觉了,虽然明天是星期六没有课,但是父亲一回来,早上的事情应该会比较多。

    陆元方刚刚洗完脸,站在洗漱台透毛巾时,陆缈碟将自己的毛巾甩给了陆元方。

    “帮我洗下脸。”

    知道陆缈碟的手不能沾水,陆元方正准备提议来着,结果陆缈碟倒是不客气,直接说出来了。

    “哦,好的。”

    将洗脸帕打湿,陆元方转身朝陆缈碟看过去。

    “……姐,稍微蹲下来一点,我有点够不到。”

    “……”

    接着陆缈碟手扶着墙,蹲到脸和陆元方的脸平齐的位置,为了保持平衡,陆缈碟的双手撑着墙。

    此时如果有第三者在的话,会看见,陆缈碟此时的动作就像在壁咚陆元方一样。

    “脸别跟着毛巾一起晃,这样我怎么擦?”

    “还不是因为你太用力了,脸都搓疼了。”

    “你老跟着动,我能不用力么?”

    给陆缈碟擦脸可是费了不少功夫,陆元方将毛巾往洗漱台上一挂。

    “你去坐着吧,我把这一地的水拖一下。”

    陆缈碟难得如此配合,她点点头坐到了沙发上。

    脱袜子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洗脚。

    让陆元方帮忙么?可是让自己的弟弟给自己洗脚,这也太过分了。这种事情怎么听都像是姐姐欺负弟弟的样子。要不不洗了?反正才一天。

    陆缈碟正这么想着,陆元方此时已经端着一盆热水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你这是……”

    看见陆元方将热水盆放到自己面前。

    “洗脚啊,你的手应该不能沾水吧?”

    不等陆缈碟开口,陆元方已经抓着陆缈碟的脚按进了水里。

    “我试过水温了,温度应该刚刚好。”

    陆缈碟蜷着脚趾,小声道“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陆元方一抬头,笑道“这有啥?我们不是家人么?”

    ……

    次日清晨,也就是周六,陆元方的老爹陆建国回来了。至于回来的原因,一个是给陆元方以及陆缈碟接下来15天的生活费,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带陆缈碟和陆元方去家族聚餐。

    一到大型的节日,陆建国以及几个兄弟姐妹就会去看望自己独自生活的母亲,也就是陆元方的奶奶。

    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但是十几年来,直到奶奶去世,大家都默默遵守着这个规定。

    家里的几个兄弟姐妹工作不同,休息时间也不同,因此,众人便商量了一个共同聚餐的时间。

    这不,才有了未到五一,先提前聚餐的这档子事。

    “爸,你回来了。”

    陆缈碟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朝着自己的父亲打了声招呼。

    陆建国一回来就朝陆缈碟扑了过去。

    “我女儿又漂亮了!想爸爸没有?在学校表现怎么样?”

    “都挺好的。”

    说着,陆缈碟推开了陆建国那满是胡茬的脸。

    听到门外的吵闹声,陆元方擦着眼睛走出房间。

    “爸,你回来了?我妈是啥时候回来?”

    闻言,陆建国揉着陆元方原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吃醋道“臭小子,一点都不关心一下你伟大的父亲么?”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