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鱼-第三卷 海宁世界 第二十八章 美丽梦境----第二十九章 海宁之村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第二十八章美丽梦境

    作者:茶叶面包

    海风在吹,炮弹砸在杨景天身上的哪一刻,它掀起的巨浪也彻底的毁灭了周东魏和他的战舰,甚至连木块也被炸成了粉末。

    无人可以幸免,杨景天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在一霎那的时间里,自己可以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他只知道不能让炮弹落在风神号上,不能让白芸、紫嫣受到任何的伤害。

    炮弹砸在身上的滋味不好受,尽管在炮弹砸身上的哪一刻,杨景天用内劲护住全身,但是爆炸的余波还是致使他昏迷过去。

    他整个人飘浮在海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像做了一个温柔的梦,在海的怀抱里,他舒服的躺着。

    就这么躺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景天突然“醒”了过来,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因为大脑还处于一片混乱当中。

    都怪那个炮弹太猛烈的,炸得自己整个人都昏迷了。

    杨景天使自己平静下来,暗自用精神与内劲在体内运行,武功没有损失,反而更纯,更流畅了,就像欲火重生一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杨景天感觉内劲还在。这是他最为放心的事情,否则就是活着,没有武功,他也无法实现自己的江湖传奇之旅。

    杨景天迫不及待地开始自己充满传奇色彩的江湖之旅,于是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灰色的墙和屋里朴实的家具,杨景天发现自己躺一张木制的床上。

    “我在那里?这是什么地方?”杨景天大声的喊道。

    “你醒了。”随着一声动听的声音,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进入了杨景天的眼帘。

    “啊!”杨景天看见少女的时候,惊恐的叫了出来。原来这位少女竟然满脸脓疮,红肿和白浓异常的恐怖。

    那少女一见杨景天的反应,连忙用纱布捂住自己的脸蛋,她愧疚的道:“对不起,我吓着你了。”

    杨景天看着少女,心里一阵感触,或者是自己反映太强烈了。不管人家长得如何,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样做,未免太伤人家姑娘的心。

    如果单从身材来说,这姑娘其实还是凹凸玲珑,诱人之极的。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杨景天轻声问道。

    “这里是海宁村,是我和母亲在海边上发现你的,以为你遇上了海难。”少女说完,拿起桌上的碗,走到杨景天的身边,把碗递给了杨景天。

    杨景天是真感觉到饿了,感觉不好意思的道:“我昏迷多久了?”

    少女温柔的道:“已经一天一夜了?”

    “一天一夜?!”杨景天一愣,心想如果加上在海上飘浮的日子,自己岂非昏迷三天以上。

    “这位公子,你先吃点东西吧!”那少女轻轻的道。

    杨景天说了声谢谢就把碗接了过来,然后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不到片刻碗里的食物己经被杨景天同化了,少女又盛了一碗给杨景天:“慢点吃,小心噎着。”

    杨景天这才醒晤过来,放慢了吃的速度,不好意思地道:“不好意思,我饿坏了。”

    “没事的,多吃点。”少女又盛了一碗。

    一直等到杨景天吃完第六碗的时候,他才没有了饿的感觉,不过这少女煮的东西还真好吃。

    “我饱了,谢谢你,姑娘。”杨景天对少女说道。

    乌黑的秀发,高挑凹凸的身材,却被脸上疮疤和脓疮所掩盖。杨景天看着眼前的这位姑娘,心里很是替她难受。

    女以花容为貌,没有一个女人不爱惜自己的容颜,女人对容颜的追求,甚至超过对生命的追求。

    吃饱喝足,杨景天下了床,伸了个懒腰,一米八六以上的个头,一身健美的肌肉,怎么看都是高大威武。肌肤因为经常受海风的吹,闪烁着深层的古铜色,那时健康与力量的完美表现。一头齐肩的黑发显得非常的洒脱,浓眉、大眼、高挺的鼻子、刀削的脸颊、红润的嘴唇微微的上翘着,让人觉得杨景天总是在微笑着。

    杨景天对着少女微笑的时候,少女娇羞的垂下头,道:“你休息一下,有事叫我。”说完,急忙离去。

    杨景天不知所以,他已经睡得够多,不想再在床上浪费光阴。

    杨景天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走出房间,发现那少女正坐在门口和一个少妇说话。

    那少女看见杨景天出来,站起身来道:“你怎么不休息一下?”

    杨景天笑着回答道:“我已经睡得够多的了。”接着他自我介绍道:“我叫杨景天,金沙村人士。”

    那少女娇靥微红道:“我叫孟芮,这是我母亲孟琳。”她指着少妇向杨景天介绍道。在孟芮说话的时候,少妇孟琳已经转过身来,当少妇完全转过身来正对杨景天的时候,杨景天愣住了,差点窒息。

    她实在是太美了,超出了杨景天的想象。

    按照孟芮年龄的推算,孟琳的年纪至少三十二以上,可是眼前的孟琳,怎么看都是只是二十三四岁的模样。清秀动人,风韵迷人,倾城的容颜,高挺的酥胸,细细的柳腰,白嫩的肌肤,每一寸身体都散发着诱人的熟透了的女性的气息。

    秀发束起在脑后,两鬓各有一缕头发如青瀑垂下,圆圆的脸蛋,弯弯的柳眉,水灵灵的丹凤眼,红润润的樱桃口,明眸皓齿,冰肌雪肤,显得高贵雅丽,风姿万千;圆润的胳膊和丰满的**,散发出迫人的成熟少妇的活力。高高耸起的**,似乎受不了上衣的束缚而要破衣而出似的。

    阳光下,散孟琳散发着迷人的风采,杨景天呆住了。要不是孟芮告诉他这是她的母亲,杨景天一定会以为孟琳是她的姐姐。

    孟琳的一举一动皆让人如沐春风,心醉不已。她眼中的善良,恬静如水,温柔可人,她的气质与微笑,那双如水星眸,足以让人迷失一切。

    她是那种男人心目中的理想女性。恬静平和、温柔优雅。

    杨景天狂跳的心再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美人,绝对是自己心若狂潮的根源。

    美丽的诱惑,在杨景天踏上中原的第一天,就深深的吸引着他。

    至于江湖的危险与搏杀,在他看来,都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第二十九章海宁之村

    作者:茶叶面包

    “杨公子是金沙村人士?”从孟琳那樱桃小嘴吐出的有如天籁的声音,将杨景天从失魂落魄中惊醒过来。

    杨景天这才发现孟琳微红地盯着杨景天,面上露出一丝不安的颤抖。显然是对杨景天刚才无礼的“注目礼”感到生气。

    杨景天自然不能让她对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连忙向孟琳道歉道:“请夫人原谅在下刚才的失礼,夫人实在是太美了,让在下差点以为是遇见了女神。”

    “公子过奖了,粗野村妇怎可能与天上女神比拟?”孟琳俏脸微红,羞喜之色却是溢于言表。

    “夫人太过谦了,就算天上女神,也未必能象夫人那样啊!请夫人别再叫我做公子了,叫景天吧。”第一步当然是要清除彼此的隔阂,如果称呼上就那么生分,就别指望亲近佳人了。

    “那你也别再称呼我夫人了,叫孟阿姨吧。”孟琳娇笑着道,正合杨景天意。

    “那景天哥哥该叫我什么?”孟芮歪着可爱的小脑袋问杨景天。

    杨景天微笑的道:“不知平常孟阿姨如何称呼你呢,孟姑娘?”

    孟芮一脸天真的道:“我娘叫我芮儿。”

    杨景天道:“那我也叫你芮儿吧,至于你称呼我嘛!就在杨大哥好了。”

    孟芮高兴的道:“太好了,杨大哥。”

    杨景天心里一阵得意,看来第一步已经成功。

    这时,孟琳那动听的声音再次响起:“景天,你为什么又会昏倒在海边?”

    杨景天没有回答,反而问道:“孟姨,你能先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

    孟琳微微的道:“这是海宁村。”

    杨景天一愣,继续问道:“这是哪里管辖的地方?”

    孟琳道:“海宁村归于余杭县管辖。”

    杨景天大喜道:“余杭?!是不是杭州,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那个余杭?”

    孟琳点点头,道:“正是,我们村离余杭有三百八十余里,三面环海,是一个半岛。”

    杨景天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初到江湖的第一站竟然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当即欣喜若狂。

    难怪人人都说江南女子柔情似水,动人如天仙,今日一见,果然不假。看来这次自己是有福了。

    孟琳看见杨景天兴奋的样子,不由的道:“景天,你要到余杭去吗?”

    杨景天微笑的道:“孟姨,不瞒你说,这次我千里迢迢坐船而来,就是为了到江湖闯荡一番。不料半途遇上海盗,我被炮弹打昏沉入大海,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到中原。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我醒来的第一站,竟然是我最向往的苏杭。真应了那句老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孟芮不解的道:“杨大哥,闯江湖很好玩吗,我怎么没有听娘亲说过?”

    孟琳淡淡的道:“芮儿,那里不属于我们的天地,所以我从未对你提起。”

    杨景天道:“那是男儿才有的梦,芮儿,你是不会明白的。”

    杨景天看着孟芮满脸的脓疮,跟孟琳的绝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真是天意弄人。

    孟琳似乎明白杨景天所想,不免伤心的感叹道:“这孩子命苦,惹上这一身病,实在让人担心。”

    杨景天安慰的道:“我曾略读医术,可能有办法帮芮儿治疗。”

    孟芮摇摇头,道:“没有用的,妈妈也是村里的神医,可是都快一年了,还是没有办法。”

    杨景天道:“难道看不出是什么顽疾吗?”

    孟琳摇摇头,道:“我查遍医术也不知道。”

    杨景天担心的道:“难道是天花不成?”

    孟琳道:“如果是天花,只怕我也不能幸免的感染上了。但是她这病似乎并不传染。”

    杨景天看了孟芮的病状,连说出几个病症名称,都被孟琳否定。因为杨景天说的,孟琳都怀疑并按照药方给孟芮医治过,均毫无起色。

    杨景天道:“孟姨,为何不带芮儿到外边医治?”

    孟琳道:“天地之大,我们找谁去?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或许这就是天命。”

    杨景天突然正声道:“孟姨,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所谓的天命!人定胜天,我们不能怨天由命,做上天的奴隶。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有不想做。”

    孟琳一惊,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话,会引起杨景天这样大的反响。

    看着青春无畏的杨景天,孟琳眼中露出一丝敬佩和向往的神色。

    孟琳喃喃的道:“年轻真好!”

    杨景天却道:“如果你们相信天命,那我杨景天就是你们母女的天命。相信我,我一定会将芮儿的病治好。”

    孟芮一听,心情高兴起来道:“杨大哥,你要住下来吗?”

    杨景天点点头,道:“反正我还没有想好去哪里,先留下来给你治病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这样会不会给你们增加麻烦?”

    孟琳甜甜一笑道:“没什么麻烦的,反正不过就多了一张吃饭的嘴而已,你可以睡在孟芮的房中,让孟芮跟我一起睡就行了。”

    孟芮也笑着道:“杨大哥,你刚刚睡的就是我的床。”

    杨景天看着孟芮,心想,如果不是这满脸的脓疮,她一定会遗传母亲美丽的元素,从她高挑凹凸的身材可以看出,她也是绝色的美人。

    想到这里,更坚定了杨景天要为孟芮治病的决心。

    杨景天微笑道:“孟姨,那我就不说什么了。不过我首先申明,我身上没有一分钱。”说着,紧接着道:“不过我不会白吃白喝的,我不但是捕鱼能手,还是狩猎高手。你们一日三餐包在我身上好了。”

    孟琳微笑的道:“景天,这就是你见外了,孟姨又岂能是那样势利的人?”

    杨景天道:“说干就干,我这就去打鱼,晚上做一顿丰盛的鱼大餐!”

    ※※※※※※※※※※※※※※※※※※※※※※※※※※※※※※※※※※※※※※※

    日落西山,夕阳金黄洒落在海面上。

    海宁村孤独的角落那间普通的小房子,炊烟袅袅。落日下,充满了诗情画意。

    杨景天没有食言,他抓回来的鱼,足够三人吃上十天。

    孟琳和孟芮平时*给村里人看看病和缝补衣服赚点钱,渔民抓到鱼,大的拿去镇上卖,小的就留下来吃。孟琳平常能吃到的,多是村民吃不完一些小鱼。

    自从孟芮生病以来,村民认为她的病会传染,都不敢*近她们母女。她们的日子自然更加艰苦,只能种些青菜和养家禽度日,至于吃鱼,都成了一种奢望。

    难怪杨景天抓鱼回来的时候,孟芮又跳又叫的。

    孟琳把几条大鱼煮了之外,余下的全部刨开去鳞,放在屋外风干,做成鱼干。

    孟琳母女对杨景天的到来充满了希望,一种少有的幸福从她们心底涌起。

    杨景天同时也得到极大的满足,在这对柔弱母女的面前,他感觉自己就像这个家的男人,承担着她们全部的幸福和未来。

    杨景天自豪。

    无比的自豪。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一场风暴正向他们温馨的小屋袭来。

    仇恨、妒忌、贪婪、功利,不是只有江湖才有。很多时候,只要有人的地方,都会有这样的争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或者说,有人就有江湖。

    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关系,就是江湖。

    由这些矛盾引起的纷争与斗争,经过一代代人的渲染,就成了传奇。

    那些人物的传奇,就是江湖最美的色彩和画廊。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