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天使(掮客)-第22——23章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22

    “你最喜欢些什么?”

    “涮羊肉,南加州的水果酒,金属放在强酸的溶液中滋滋的响声,还有,吸烟。”裘佳宁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眯着眼睛向外面看,热天气,白炽的阳光穿过百叶窗投射进昏暗的房间里,周小山仰面躺着,颈下是她柔软纤细的腰肢,他们赤裸着身体,辗转的曲线,一粒一粒细密的汗珠,树的枝叶和窗棂的影子,是欲望在皮肤上书写的诗篇。“你呢?”她问。

    “水。长苔藓的石头,精致的雷和……你讨厌什么?”

    “你。”她立即回答。

    周小山手搭在额头上,喉咙里低低的笑出来:“谢谢。”

    “你呢?你讨厌什么?”

    他想了一会儿方说:“烟。”

    年纪渐长,小山手法日益老道,经验成熟。他为查才将军完成多项重大的交易,将军将一笔多过一笔的佣金打在他的账户上。他想要拿去一些给妈妈。

    那日他未经允许逃离学校回到家中,傍晚跟阿妈隔了桌上如豆的灯火对着吃饭,小山光脚蹲在地上,将酸笋就着粑粑大口的送到嘴里,他有时抬起头看看阿妈,她把用茶叶的青尖炒的鸡蛋夹到他的碗里。

    阿妈收拾了碗筷便习惯性的坐在门槛边吸烟,小山走过去,到她的身边,将用将军给的钱换来的金子放在她的脚边。

    阿妈看一看:“干什么?”

    小山说:“给你。”

    她拾起来掂一掂:“这是多少?你知不知道?”

    他摇摇头,虽然年纪轻轻,却只是经手数目巨大的交易,他对自己手里的数字没有概念。阿妈说:“小山你看,这山头的梯田都是阿妈的茶树,自种自收,每年数次。我活着就是在忙碌。可你给我的这块金子能买下这样的一百块田地,雇许多的人帮我工作。然后呢?你让阿妈做什么?”

    “我想要你过得好……”

    “我过得好……”她微笑看着他,“卷烟不吸了,这种带过滤嘴的,我也买得起。”

    暮色四合,渐渐笼罩茶山。阿妈为他铺床,小山站在她的后面说:“阿妈,我要回学校去了。明天要见将军。”

    她的身体微微停顿,慢慢抬起身体回头看他,她从来美丽的年轻的脸不知自何时起爬上了皱纹,两道深的法令陷在唇边,是对生命隐忍的痕迹。她的眼睛还是那样的清澈,此时却忧伤。

    “这么急?……”阿妈喃喃的说。

    “嗯。”

    她在他要走出门的时候抱他在怀里,在他耳边说:“儿子你什么时候退休啊?什么时候回来跟阿妈摘茶叶啊?”

    他在她的背上转了个身,从后面看她光滑细腻的脊背,他伸手抚摸她的头发,指尖在她的发丝中缓缓的浮起来。

    “你是说,你的妈妈也爱吸烟的?”她问。

    “嗯。你告诉我,吸进去什么感觉?”

    她放平了胳膊,俯下身想一想:“刚开始的时候,是挺解乏的。后来主要是习惯了。有一支烟在手上,手就不颤抖了。”

    小山有同感,点点头,脸颊摩擦她背上的肌肤:“习惯。习惯真是厉害。思考都不用了。按照习惯行事。”

    18岁的周小山已经有了好胜的习惯,他乐于接受新的任务。刺探的时机,偷窃的风险,接洽的场合,运输的路线,他精心的策划,仔细的安排布置,没有漏洞。

    那是在,阿姆斯特丹的国际机场。

    他将到手的的三枚郁金香极品藏匿在存放普通球茎的木箱里,里面微酸性的黑土壤和锡箔片就算只有薄薄的一层也是最好的屏蔽。顺利通过安检,他眼看着工人将那木箱小心翼翼的架上飞机的货仓,然后按开了腕表的机关,里面绿灯闪烁,方便他监控自己押送的宝物。

    小山坐在经济舱的最后一排,要了一杯清水,打开杂志,准备回乡。他碰到了身边女士的胳膊,马上躲开,抬眼看看,那是个金发的孕妇。身体浮肿着,脸庞却分外的美丽。这一路,年轻的周小山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便总是偷偷看一看,她发现了,向他微微笑笑,用英语说:“到了江外就可以生下他来了。”

    小山顺利抵达江外,将珍贵的郁金香献给将军。在将军的书房里,他接过来,脸上却未见高兴。

    “小山,你坐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然后将军告诉他阿妈的死讯。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眼泪。

    周小山坐起来,坐在床脚。

    佳宁看一看他,又别开眼睛,回过头来。

    可她还是看见了他劲瘦修长的身体,俊美如裁的侧脸,跟脑海里的印象重叠在一起,如此更挥之不去。

    他们各自看向一边。

    谁的心,停留在哪里?

    “我阿妈,她吸烟,引燃了房子。她死了。”

    她听了有良久没有说话。

    她想起他曾提及自己的母亲,说她自己种植茶树,翻炒茶叶。原来她已经死了。她想,那个妇人生前会是怎样的艳丽?

    “她想死吗?她自己?”

    “不。”他迅速的看看她,“为什么?”

    佳宁摇摇头:“我掐息了烟的时候,总要狠狠的摁在烟缸里,为什么有人吸烟会引起火灾呢?摁灭的动作比点烟还要简单熟练。”

    小山低下头:“她对自己太不在意。”

    “所以,”她披上衣服坐起来,头发一展,披在外面,“你讨厌所有人吸烟。那一次,还把烟卷从我嘴巴上拿下来。”她笑一笑,站起来,坐到他的身边,伸手扶在他的颈子上:“还以为你硬的像金刚钻。现在跟我说,心是疼的,对不对?”

    为母亲服丧之后,小山在江外勾留数天。

    将军差遣了人找他回来,并将这座带有巨大中庭的宅子给了他。

    找到周小山的人之后却遇到了难题,因为香兰小姐追问他究竟是在哪里找到的他。那人违抗不了,只得老实回答了,在一个妓院。

    她去找他的时候,他坐在石板地上,从井里打上冰凉的水来,一遍一遍的冲在自己的身上。

    香兰脱下鞋子,安静的走过去,在他身后唤他:“小山。”

    他不回答,继续冲洗着自己的身体,要把什么东西洗下去,是放纵的痕迹,或是心里的悲伤。

    她抱住他,把他的头轻轻的揽在自己的怀里:“小山。”

    他目光向前,手却没有停下,继续一下一下的把水浇在自己的身上。

    她将他紧紧的抱住,悲痛的,固执的叫他:“小山,你在干什么?你哭出来,好不好?妈妈死去的时候,你可以哭的。她不会高兴你这样。”

    他手中的水舀“啪”的掉在地上,撞上硬的石板,裂成两段。

    她感到他的手握住自己的胳膊,那样用力,他的头埋在她的怀里,忽然一阵的悸动,没有声音,一点都没有,只是那样悲伤的绝望的哭泣,发抖。

    她的唇印在他的额角,轻声的安慰:“对,就是这样。小山。”

    阿妈走后,他一直不能安心的睡觉,可是在这一夜,在香兰的怀抱中,他睡得那样的沉静,踏实。第二日醒来,两个年轻人和衣躺在床上,香兰看着他,微笑溢出美丽的眼睛:“你早,小山。饿不饿,想吃些什么?”

    她从哪里学来,自己亲手做酸笋给他吃?她也用清香的茶叶尖炒鸡蛋。她给他沏了普洱茶来。

    小山呷一口那酽酽的茶,只觉得眼睛又湿润了。

    她握着他的手,亲吻他的嘴巴,眼泪落在他的脸颊上:“小山,让我这样陪着你,好不好?你为我,都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他本知道那是将军的女儿。那不是“他的女孩”。

    他年纪再小也清楚这一点。雷池,越不了半步。

    但是此时不一样,他刚刚失去母亲,孤独和痛穿透心脏,这美丽的姑娘让他觉得这么安全和宁静,一点点可怜的对温暖的贪婪迷失了他的判断。

    他在她的身体里辗转。顾不得明天。

    “你是专业人士。还到手过什么更有趣的东西?”

    “什么都有一些。如果我能开间铺子,一定货样齐全。”

    “失手过吗?”

    “那次,应该就算是吧。”

    “弄砸了事情?”

    “不。偷错了东西。”

    “……?”

    “偷错了,所以得用一生来偿还。”

    “……一个女人?”

    他皱眉看看她:“这样刨根问底,累不累?”

    “她现在在哪里?”

    第二日,骄阳似火,停机坪上,目之所及,沙土是红铜色。

    查才将军从直升飞机上下来,指间捻着一串佛珠。

    在自己的城市里,身前身后仍有保镖簇拥,他在众人中看见小山,招手要他过来,没有话,只是握一握他的手。

    香兰在哪里?

    她就在将军的身后。

    紫檀木匣子,雕琢玉兰花案,年轻的香兰黑白色的照片在上面,浅浅的笑,暗暗的香。

    小山缓缓走过去,从别人手中接过她,轻声说:“香兰,好久不见。”

    二十三

    小山饮过清茶,将军让他进去,他的随从站在书房的门口,伸手拦住小山。他抬起手,对方简单而重点明确的检查过方让他进入。

    换了长衫的将军坐在窗下的摇椅上,阖着眼睛,慢慢的说:“你不要介意。最近局势有点混乱。西部边境又交了火。”

    小山在他后面的竹椅上坐下来:“买家反馈的情况说,A材料的冶炼,一切进展顺利,半个月后将知会我们结果。三天前,我收到第一批武器弹药,已经送至狙击旅。”

    “给你的任务,我从来不担心。”

    “……”

    查才将军年轻的时候,膝部曾经中过子弹,留下了毛病,不能见凉,不能见疾风。他的书房里没有空调,只有悬在天花板上的风扇安静缓慢的转动,微微的卷起风,使空气不至于过于闷窒。他的脸上,有扇叶的影子,忽明忽暗。

    “你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四年前。”

    “还记得她的样子?”

    “记得。”

    “可是,我怎么忘了?”将军睁开眼睛,锁着眉头,回身看一看他,“她头发长不长?”

    “很长。”

    “是啊,”他想一想,“她妈妈去世之后,她就一直留着头发。”

    “她染色没有?”

    “没有。黑的。又黑又亮。”

    “嗯。在英国的时候问过我,我没有同意。”他慢慢的又靠在椅背上,“可是,孩子长得大了,管也管不住……她就这么走了。也没管我允不允许。”

    “……”

    “……小山。”

    “是。”

    “你怪不怪我?”

    “不。从来不。将军,我的一切都是您给的。”

    “那你说,香兰她怪不怪我?”

    “她是您的女儿,我是您的仆人。”

    他想要离开,她不让他动,躺在他的身侧,数着他长长的睫毛。

    “对不起。”他慢慢的说。

    “你在说什么?”她的下巴点在他的肩头,吐气如兰。

    “你流血了。”他皱着眉,本来黑亮的眼睛雾气蒙蒙,“疼不疼?”

    她摇头,扶正他的脸,面对自己:“我们结婚,阿爸会同意。”

    他坐起来,背对着她:“你是他的女儿,我是他的仆人。”

    她从后面拥抱他:“不许你再这么说。我们要结婚,是夫妻。我今晚就去找他。”

    他想了很久,牢牢握住她的手:“我是男人。让我去跟他说。”

    这一日是黄道吉日,查才城大寺庙落成,佛衣金装揭幕的典礼。得道的僧侣诵经祝福,将军的朋友,战友,幕僚,城里的民众数千人出席。香火弥天。典礼之后,还将有素宴,将军大飨宾朋。

    香兰跟在父亲的身边,小山不在。

    一直以来,他是父亲手中的兵权和巨大的财产之外隐秘的武器,很少人知道他的存在,可是父亲却格外的爱护和器重他。

    她仰头看看阿爸,他有温和的一张脸,看着她,看着小山的时候,目光里都是关怀。

    她心里小小的盘算着,如今,这样温暖的关系更亲近了一层,她和小山,阿爸和小山。多么幸福的自己。

    典礼结束,素宴备好,众人落座。

    查才将军的身边尚余两个空位。

    宴席,迟迟不开。

    将军松了一松领子。

    这重要的客人迟到良久,终于肯莅临,香兰看见父亲站起身,自己也慢慢的站起来。

    来人向查才将军敬军礼:“将军恕罪,属下来晚了。”

    查才握他的手:“你跟我,现在还自称什么属下?”

    那人贴近将军的耳边,面有难色:“我不信佛,入不得佛堂。所以迟到……”

    “来赴宴就是好的。”将军伸手牵过香兰,“香兰,来来来,你该记得阮叔。”

    香兰笑,当然她记得。

    不记得他,也记得他身边的儿子,高个子,面孔硬朗,微微含笑,那样难以捕捉的,莫测高深的笑容。

    中过她一枪的阮文昭,现在又这样站在她面前。

    没有人记得这件事情吗?

    见礼,落座,温言叙旧,把酒言欢。

    轮流转的风水让大人把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小山还未找将军,却被将军叫到官邸来。

    他正在草地上练习射箭,展开手臂,鲨骨制的硬弓拉的圆了,“嗖”的射出去,正中靶心。

    “我知道母亲去世,你心里难受。小山你愿不愿意先休假?这个时候去日本是最好的季节。你出国这么多次,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旅行过……”

    周小山闻言未答,却缓缓的跪下来。

    将军转身,十分诧异,弓箭交付一手,要扶他起身,手忽然在空中停住,沉声问:“做什么?小山。”

    “我要香兰,要跟她结婚。”小山一字一句。

    将军听了,半晌没有反应。

    然后小山听见他拉弓的声音,他抬起头,将军的箭尖正对他双目之间,满弓。

    “有胆再说一遍。”

    他自下而上看定将军的眼睛,语气坚定,毫不动摇:“香兰已经是我的人,我要她。”

    话音未落,将军松手放箭,刹那间,尖端稍偏,整支利箭擦着他的耳朵过去,没入假山的石楞,空气随之“嗡”的震颤。

    将军提起他的领子,怒视他的双眼:“教了你这么多,原来偷到我的身上来了。好手段啊,小山。”

    周小山纹丝不动。

    “你下去。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他起身,向外走,每一步似有千斤重。

    走到香兰房间的楼下,迎着阳光向上看一看,只见紧闭的窗帘。

    那天他难得的做了梦,回到小时候,赤脚在绿林里奔跑,自由自在。忽然肚子饿了,想到要回家吃饭。

    可睁开眼睛,现实里的他,已再没有后路。

    他再次被叫到将军的身边又是数日之后,他没有弓箭,没有怒气,也没有从前的亲密,只是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小山接过来,喝不下去。

    “我没有儿子。”他听见将军说,“在你身上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这么好胜又了不起。什么人相识相知都是缘分,小山,你跟我有缘。”

    “……”

    “你小时候救过我的命,长大之后,为我做那么多的事情,还舍得自己代我的女儿受罚,小山,我给你什么都不算多……”

    “……”他抬头看将军,此时无地自容,“我本来什么都没有。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将军。”

    查才抬手打断他,看着他的眼睛:“让我做件事情,做任何事情。小山你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只是,香兰,她不行。”将军垂下头,又抬起来看他,眼里竟有泪水,“如今我势不如人,逼到这一步,要与旁人合作才能挽回颓败,香兰是他们的条件……”

    小山听到这里只觉得热血上涌在腔内奔腾,直冲额顶,眼前一幕一幕是自小将军对他的教诲,关怀和栽培,他站起身来,望定将军:“我从小受您的教导,没有您,没有今时今日的我。现在小山愈矩,犯了大错,愿受将军重罚!”

    他看着他,指间捻动佛珠:“情非得已,我无法下手罚你。”

    “我请求您送我上前线……”

    他按住小山的肩头:“坐下来,小山。不要再说去战场,那是军队的事情,你是宝剑,我不能滥用。只是,”将军顿一顿,“如果,我把香兰外嫁……”

    “将军的家事,小山不能过问。今天您原谅我,从此以后,为将军效力,肝脑涂地,不计代价。”

    “……小山,不用赌咒。你做的一直很好。”

    这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那样一个年轻人不守规矩的错误,烙在查香兰的身上,而周小山要用一生的犬马之劳来偿还给她的父亲。

    现在,查才将军终于把她从夫家接回了故乡,她的骨灰就在房间一侧的香案上。小山又走过去仔细看她的照片。想起她与阮文昭结婚之前最后一次去找他,他也是那样仔细看着她,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懦弱和驽钝,终于他找到了合适的词语,他说对不起,听见了香兰也说一样的话。

    “我这次接了香兰回来,总是想起她从前的事情。也不仅仅是她了,还有我自己年轻的时候。小山,我真的老了。”将军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身边除了你,再没有信得过的人。如果我退休……”

    “您这是累了,怎么说这种话。这么多跟着您的人,战友,兄弟,同志,百姓,您怎么能说退休?”小山说。

    将军看他,微微一笑:“你这是不愿意啊。小山,好,我不勉强。”他揉一揉太阳穴,仿佛重负之下又勉强振作起精神,“关于那个材料,你请来的是……”

    “发明者之一,北华大学的博士,裘佳宁。”

    他点点头:“照顾的还好吗?我们从来不亏待客人。”

    “没有问题。”

    “你安排一下。我想跟这位博士吃顿饭。”

    小山抬头:“将军,一直以来都是我出面交易,她并不知道您在幕后。这样做,不安全。不合惯例。”

    “我有分寸,你去安排好了。”

    他在夜里回来,她趴在桌子上,在方格本上跟自己下五子棋,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

    小山倒了水喝,本来背向着她,小心的在镜子的里又看看她,结果对上了她的眼睛。

    “看什么?你。”佳宁问得一脸严肃。

    “总是怕你,又跑了。”小山说。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好气派。”

    他走过来,坐到她身边,一手拄着头,一手拨开她额角的头发,只见她圆溜溜的耳垂儿,奇怪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她身上这有趣的部分,心里痒痒的要吻。她斜他一眼,小山只好按捺下来。

    她挡开他的手。

    “有个长辈要见你。”他说。

    她手下跟自己的战局继续,左突右挡,一招快过一招。

    “明天一起吃中午饭。”

    她没有拒绝。就是同意。情不情愿不管,现在沉默的就范:又如晚上,这对仇人躺在一张床上。

    她翻了个身,腿碰到了他一下,小山顺势挨开她的膝盖,身体轻转,手臂一按,整个人就罩在她的身体上。

    静悄悄的夜,一点风都没有。

    呼吸声,还有她亮的眼睛。

    他又拨开她的发,沿着她的脸庞和颈子一路亲吻寻找,嗅一嗅,终于要含住向往已久的她的那粒耳垂儿。

    她挣扎了一下,用了力晃动身子和脑袋,他抬起头来,看着她。

    “是谁要见我?”

    “都说了。”

    “我在这里没什么长辈。”

    “……”

    “你老板?”

    他从上面看她就这样猜到了,脸上不动声色,心里不是不惊讶的。

    “莫名其妙的见这么一个面,以后他要杀了我灭口怎么办?”

    他的不安就这样被她直直的问出来,其实已经打定了主意,他搂着她的手臂收紧了,沉声说道:“我只要东西,不要人命。”

    她双手撑住他的肩膀,对着他的眼睛:“我告诉你,周小山,我不怕死。我来了这里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但是,我丈夫,他无辜。你跟我要是算有那么一点点交情,也得放他回去。”

    事到如今,她也这样顾着她的男人。他觉得心里有赞赏,更多的却是从来没有过的酸涩,刚刚身体里的热潮就这样冷了,淡了。身子一侧,就倒回原来的位置上。

    安静一会儿,他要睡着了,嘴巴却被她吻上。诱导着开启他的牙关,唇舌纠缠,他本无心恋战,却被她一点点撩拨起来,她的吻一路向下,咽喉,胸膛,小腹,直到最后的吸吮。

    沉沦的游戏里再没有他既定的法则。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