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王-正文 第一章从狗洞再钻回去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清晨,飒飒的北风呼啸而至,刮得人耳根子生疼。而在一处院落之中,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在修炼着拳法。

    “砰砰砰砰....”拳风呼啸,空气震荡,汹涌的北风刮在这些少年身上,他们却浑然无惧。若是仔细观看,则能够知晓,这些人的躯体表面,有一层淡淡的光幕笼罩,能够无惧这些能够隔开血肉的寒风。

    这些十四五岁的子弟,动作矫健,步履轻快。一会儿如同饿虎寻羊,一会儿又若苍鹰击兔。身形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之中。

    尤其是其中一人,四肢和脊背完美配合,竟然能够增强他的呼吸节奏,口鼻之中,更是喷薄出白色的雾气,整个人看上去都和这片小天地短暂地结合在了一起。

    此后,这名少年更是拉开一把长弓,嗖地一声,射出的箭直接穿透百米之外的一棵大树。

    “好!好!好!我叶家当真是中兴有望了,晨儿不负你爹爹所托,在14未到的年纪就到达了炼骨之境,若是再进一步,则要迈入炼神境。放眼整个武都郡,也找不出几人来了吧?”在这位少年的不远处,有人连续说出了三个好字,并且疾步向他走开,一个劲儿的拍手称快。

    此人名叫叶泽山,在整个叶家老一辈之中排行老二,负责训练这些晚辈。

    不过,就在此时,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狗洞之中,有一个人在偷偷的观看着这一切,所有的动作都被他尽收眼底,没有一丝一毫的放过。

    这偷看练功的不是别人,正是叶家的废柴少爷叶凌。说起叶凌,可是整个新阳镇乃至武都郡都为之一叹的人物。叶凌天生至尊血脉,含着一块先天璞玉出生,刚出身就是炼皮之境,打破了整个武都郡的记录。可惜,好景不长,在其六岁时,不小心打碎了其挂在胸前的玉佩,自此叶凌筋脉便开始堵塞,逐渐不能修炼,几年之后,更是修为散尽,沦为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在邵阳帝国,是一个武者为尊的世界,叶凌惊鸿一现,可是在现实面前,又不得不被人所遗弃。

    “幸好我在几个月前发现了这个狗洞,居然可以通过这个狗洞钻到内门之中修炼武功,如果被发现了,定然是少不了一顿修理,可我叶凌不可能装疯卖傻一辈子。”叶凌此时紧紧地捏着拳头,每每想到此处,他内心都痛苦不已,但是他必须坚强起来。

    他此时仔细地观摩着这些人的所有动作,包括一些神态,一些及其细微的地方,都被他一一装进了脑袋之中。

    “嗯?有人朝这边过来了。”在叶凌的眼帘之中,看见一个比较稚嫩的子弟朝着他所在的地方走来,在快要临近的时候,竟然在解着裤腰带。

    “他想干嘛?难道发现我了么?”叶凌此时正要往回缩,却一个不小心,触碰到了旁边的一株结着参果的树苗。

    “谁,给我出来。”这人虽然离了十几米远,可身为武者,无论是眼神还是直觉都特别的敏锐,此时要将叶凌抓现行。

    “糟了,被发现了。”叶凌显得有些慌乱,再次触碰到了几棵小树苗,这次产生的响动,则更大了。

    “无论你是谁,立马给我出来,偷看叶家弟子修炼,可是死罪,你若是现在束手就擒,指不定还能放过你家里人,若是再不出来,那遭殃的,可就不止你一个人了。”在院落之中,有人第一时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叶凌将目光挪了过去,这不是别人,正是方才在练武场大放异彩的叶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凌竟然直接从洞里爬了出来,一下扑腾到了叶晨的跟前。在他的手上拿着半块瓦片,而在瓦片之下,则有一只蛐蛐被罩在下面。

    “这下我看你往哪跑,拿去醉仙楼,又将是几两银子。”叶凌此时双眼放光,仿佛瓦片下的蛐蛐,真的就是几两银子一般。

    “嗯?我当是谁有这么大的狗胆敢贸然进入内院,没想到竟然是你这个废物。不过也是,除了你这个废物会因为捉一只蛐蛐而钻狗洞闯入内院之外,也没有谁会这么蠢了。”叶晨此时满眼之中都露出了鄙夷和不屑,目光阴冷,连看叶凌都不拿正眼瞧一下。

    叶凌没有任何地言语,自己势弱,一旦和对方有了争执,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自己,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叶凌抱着手中的蛐蛐盒子就要往外赶,却被叶晨拦住了。

    “怎么?真当这内院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没有一点法律法规了是吗?要是你这闲杂人等随意进出内院,那以后这叶家的奴才,是不是都能随意进出内院了呢!”叶晨此时显得大义炳然,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去给叶凌戴帽子,让他下不来台。

    叶凌此时身躯有一些颤抖,心中憋满了怒火,却只能强行压在心中。叶晨的话何其的歹毒,又是何其地对他不屑一顾。叶凌虽然已经沦为废人,可是却也不至于和下等奴仆相提并论。这样的措辞,分明就是要叶凌难堪。

    “怎么?不说话?不说话难道就当没发生一样?我可以当作没看见,可是内院之中,可是有这么多同族师兄弟在,他们的可全都看见了....这下....我这个兄弟也护不了你了”叶晨此时仍旧满脸噬笑,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叶晨大哥,叶凌怎么说也是我们叶家的嫡系血脉,他本就有进入内院的资格。再者说了,他也仅是误闯了此地,就让他离去吧”在此时,院中练武的少年里有一人走了过来,名叫叶浩,此时向着叶凌说话。

    “噢?叶家的嫡系血脉,如果是嫡系血脉,他怎么会是一个废物?连一个下等的家奴都比不过?再者说了,他仅是误闯此地?那今日他可以误闯,明日另外一个家奴可以误闯,日后是不是每一日都有下等的贱奴可以误闯?十日之后就是新阳镇的四大家族大比,若是胜出,则会进入都护府训练,不消一些时日,进入皇家秘院指日可待,那可是和星罗门可以比肩的庞然大物,要是出了意外,他这个废物担待得起吗?”叶晨此时气焰汹涌,直勾勾地盯着叶凌。

    叶凌一叹,看来装疯卖啥是躲不过去了。

    “你要怎样才肯放我离去?”叶凌此时心中五味杂陈,大家族内,争斗频繁,一旦势弱,就会被人欺凌。更为严重的是,叶凌的母亲在诞下叶凌不久就离去,父亲也为了追寻他母亲而离开,叶凌在族中,算是孤身一人。

    “倒也简单,身为族兄,我不难为你,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叶晨似笑非笑地看着叶凌,就像在戏弄一个卑微的小虫子一样。

    “晨哥,这恐怕不太好吧,叶凌怎么也是.....”叶浩话还没说完,就被叶晨打断。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既然他擅闯内院,一点点小惩戒还是要施加的,不然,随便一些阿猫阿狗就能进入内院,那整个叶家岂不是乱套了?”叶晨虽然才14不到,此时说出的话,却如此地辛辣,自始至终,他就没有想过要放过叶凌。

    叶凌听到这话之后,紧紧地捏住拳头,这当真是欺人太甚,不过他又能怎么样呢?势弱的人终究是案板上的鱼肉,只能是任人宰割。

    就在此时,他灵机一动,一只手没拿紧装着蛐蛐的瓦罐,瓦罐顿时摔落在了地上,蛐蛐朝狗洞钻了过去。

    “哎,别跑,我的五两白银。”叶凌直接扑向狗洞,要去捉捕这只蛐蛐。

    “想走?没这么容易。”叶晨见叶凌要趁机溜走,右手呈爪状,就要将叶凌提溜回来。

    “让他走吧,晨儿,继续练功,十日之后的比武要紧。”此时,场中的叶泽山开口,他身穿紫袍,身高足有九尺,背脊挺直,利如刀枪。话语之中虽然没有多少情绪波动,但是却让人不得不服从。

    而在另外一个破败的院落之中,叶凌正从那个狗洞之中钻了出来。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