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禽记者-第1603章 再续前缘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黑漆漆的……好冷……我没有地方住……你还记得那个地方吗……”小魔女的声音清晰地传入高冷的脑海里。

    听到这里,高冷的眼泪汹涌而出。

    黑漆漆的……

    哪里黑漆漆的?

    高冷浑身颤抖了起来,没有地方住的小尾现在在哪里?高冷用尽所有的力气启动异能,反反复复地,小尾就这么一个句话反反复复地传了过来。

    好冷……我没有地方住……你还记得那个地方吗……

    哪个地方?

    此时,这几句话仿佛黑暗中唯一的光亮,虽然让高冷痛到了骨子里,可是至少有了光亮。

    他知道他的高家小尾没有消失,呆在一个黑漆漆的,很冷的地方,没有地方住。

    而这个地方,她问高冷你还记得吗,自然是高冷去过的地方。

    高冷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小魔女第一次受伤的时候,走过的那片梧桐树。

    “我最喜欢这个地方了,以后还要来。”当时,她一身是血,尾巴断了半截,可眼睛里却满是幸福看着那些树:“多美的地方啊,我以后要住在这里。”

    此后,过了整整三年,高冷才再一次带小魔女到故地重游,她依旧爱得不行。

    那雀跃的样子,高冷现在还记得。

    对,就是那里。高冷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小魔女此时蜷缩一团,在黑漆漆的地方冷得瑟瑟发抖的样子。

    他睁开眼睛拿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安排飞机,我现在就要去栀子园那边。”

    “栀子园?哦……好的,我现在就安排,最快去的话估计得四个小时后,飞机行程申报需要时间。”

    挂了电话后,高冷又给老吊点了一根烟。

    “兄弟,谢谢你,兄弟,我……我一会得……”高冷说到这里,突然来了一阵风,飞扬的烟似乎点了点头。

    不知怎的,高冷总觉得小尾的声音是他的好兄弟老吊送过来的,谁知道呢?“可能,都是宿命吧。”高冷说道。

    他不知道的是,在医院的天台,小魔女也说了这句话:这就是老吊的宿命啊,没有人可以逃脱。

    “你说,命这个东西,真的难以捉摸。”高冷靠在老吊的墓碑上,新的墓碑还没有沧桑的气息,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在有些时刻,他几乎不愿意相信他的好兄弟老吊,那么努力生活的老吊,居然躺在里面。

    他不相信。

    可又不得不信。

    “你说你,想当英雄,谁也没想到未来和意外,哪个先来。早知道就不去中东了,可这个’早知道’……挺无力的。”高冷捂住脸,眼泪从他的手指缝渗透了出来。

    早知道,他就应该在医生出来的时候,认认真真地听一下小尾的声音。

    “你放心,嫂子,孩子,我都会管着的。”末了,高冷只有这么说了,说其他的,都挺无力的。

    一个那么努力的人,那么善良的人,对老婆那么好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吊爷还有那么美好的未来,这未来就在眼前,怎么就让意外先行一步呢?高冷不由地想起很多猝死的人。

    年轻的人,也突然就这么没了。

    “老大,我觉得我们不能老让人加班,你说,现在猝死的人那么多,你人都死了,还追什么梦啊!”胖子这么说过。

    “有时候追梦,就是要付出的啊,哪有那么轻轻松松的追梦?”老吊反问道。

    昔日的对话犹在耳畔。

    远处的胖子,哭成了傻子,甚至连老吊的坟前都来不了。

    未来和意外,哪个先行,或许都是宿命吧。

    “兄弟,我一会就得走了,我得去找小魔女,对了,你不太熟悉小魔女,她是我……”高冷说道这里,顿了顿。

    她是自己的什么人呢?高冷此时才发现,他一直以为小冷是自己的初恋,可细细一想,不对啊,小魔女才应该是,魔女才是他遇见的第一个有感情的女人啊!除了那时年少轻狂的时候睡了前主的女朋友。

    魔女才是他真正本人得到的第一个女人。

    小魔女才应该是他的初恋。

    可在漫长的岁月中,高冷却对此浑然不知,他一直一直把小冷视作为初恋。

    而最心动的女人呢?

    似乎也不是。

    他一直觉得慕容才是自己最心动的女人。

    此时想起,可真是讽刺。

    那么最爱的女人呢?小魔女似乎也不是……

    高冷的眼泪再一次涌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失去了才知珍贵。

    小魔女默默地付出,不求回报地付出,需要她时,她在,不需要时,她静静地呆着待命。

    她还为了他舍命了三次,每一次都是断尾之痛。

    “她是我……最辜负的人。”高冷捂住脸,眼泪愈发地说,身体也颤抖了起来:“她现在没有地方住,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方,很冷,我得去找她,兄弟,对不起,我得去找她。”

    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辜负过别人。

    那种辜负,在失去的时候才会觉察到,甚至有些人在失去的时候也不会觉察,而是恶狠狠地抛弃,在此后漫长的岁月里,遇到了其他女人,才慢慢觉得之前那人的好。

    此时的高冷,便觉得自己是如此。

    他辜负了小尾,并不是没有给她什么身份,小尾不在意身份,而是他居然在这么漫长的岁月,没有发现小尾才是自己的初恋,是最重要的女人,不仅仅是给了异能的重要,而是情感上的重要。

    他需要小尾,离不开她,最离不开她,肝肠寸断。

    “她说她冷,黑漆漆的,没有地方住……兄弟,我……”高冷反反复复地说着这几句。

    老吊在他的心目就是长兄,长兄如父,只有在他面前可以诉说心中的痛,而今,长兄离去,一切都归了一笸黄土。

    想成为英雄的人,他的墓志铭静静地闪着光。

    有老吊这样的兄弟,真好。

    从司机到吊爷,不改初衷,真好。

    高冷站了起来,一步三回头,再见了,兄弟,如有来生。

    如有来生,在未来和意外当中,选择未来吧,悠着点,缓着点。不过如有来生,恐怕以老吊这样的性子,还是会选择义无反顾前往中东吧。

    正如吊嫂说的。

    我男人跟你们不一样,他在成为英雄的路上死的。

    恐怕若有来生。

    老吊也依旧会那么努力地活着,笑着活到最后一刻,不虚度一丝光阴。

    哪怕知道前方暗涌,也会义无反顾地趟过去。

    因为这才是老吊。

    高冷站了起来,他知道他的兄弟若泉下有知,会催着他走的,去寻小魔女,不能让她冻着,饿着,吓着。

    此时,西落西山。

    吊嫂静静地烧着老吊的衣服,依旧没有眼泪,甚至微笑着,这个坚强的女人将自己最好的一面给了世人,将英雄的女人该有的魄力,随着老吊衣服的烟,荡漾着。

    “这是你夏天的衣服,我给你弄了一套,这样你就不会穿错了。”吊嫂拿过一套,丢到火力,嘱咐道。

    “这是你的手套,你最喜欢的,我给你放冬天的衣服一起了,记住了吗?”吊嫂把一双手套丢到火力的另一处,那一处燃烧着冬天的棉衣。

    静静地,没有哭,没有闹。

    如同在家里跟老吊聊天一般的口吻,让人肃然起敬。

    高冷看了过去。

    这个女人虽然没有文化,可却如此动人。

    不愧是老吊的女人。

    转身离开。

    夜晚,应该得凌晨两三点。

    老吊的坟旁趴着一个人。

    趴在老吊的坟堆上,穿着一身细蓝色碎花袄子,盘着以前姑娘才会盘的发型。

    呜呜呜呜呜……

    一阵低沉而压抑的哭声传了出来。

    呜呜呜呜……

    再也控制不住的哭声,伴随着夜晚的野猫喵喵叫,传了出来。

    没有人听到,除了老吊。

    吊嫂趴在她男人的坟上,哭得肝肠寸断。

    “我听你的话了……我没有当众哭……我表现得好不好?我……”吊嫂使劲地用身体挨着坟墓。

    “你……你……你放心……现在没有人知道我哭了,我哭也不是难过,我不是难过,我没有后悔,没有后悔让你去中东,真的,你不要误会……”吊嫂的身体随着哭泣抖动着。

    “我就是想你了……我想你了……”

    乌云盖住了朗月,想必朗月也伤心吧。

    呜呜呜呜呜……

    哭声在老吊的坟边,回荡。

    “我不后悔,你想干嘛就干嘛,我都支持你,我哭不是我后悔了,你不要难过,你在底下不要难过,我就是想你了而已,想你了而已,我会好好生活的,娃娃会带大,不会改嫁……”

    吊嫂躺到了坟边,手抱住坟。

    可坟太大了,她抱不过来。

    “你也不许在下头找人,被窝要给我留着……”吊嫂伸出手娇羞地打了一下坟:“我被窝也给你留着,我只被你睡,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男人最好了,跟其他人都不一样,你就是英雄,我会好好活的,不会给你丢脸。”

    呜呜呜呜呜……

    哭声响到了太阳微微发亮。

    嘎然而止。

    过了两个小时后,灶屋里燃起了炊烟,吊嫂一脸平静地做着早餐,喊道:“娃们!起床起床!起床吃饭!大娃,你磨磨蹭蹭的,小心你爹看了揍你!别以为他看不到!都起床!”

    声音严厉,像极了老吊。

    她就这么昂着头,穿着细蓝色的袄子,端着馒头稀饭,将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桌子上,给老吊也放了吃的。

    她看着日出,微微一笑。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