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天武帝-第2章 平阳大师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作为天地第一神,他的武道早已登峰造极。

    若他肯指点某个凡人,对方武道再平庸,都可被指点成为盖代天骄。

    可惜,他们不会知道,自己错过怎样一个天大机缘!

    摇着头,夏轻尘来到殿外。

    夏渊等候在那里,他已经听到殿内谈话,得知夏轻尘拒绝神殿,心向武道,心中刺痛:“是为父没用,没有给你提供一个良好的武道环境。”

    武道需要名师指点,需要名贵药材相助。

    这些,夏渊一样没有。

    所以夏轻尘才以低劣的修为,在武阁考核中落败昏倒,成为笑话。

    夏轻尘望着眼前满怀歉疚的中年,心中慨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如果他知道,自己关爱的儿子早已死去,定然会伤心绝望吧?

    “父亲,是金子早晚会发光,无须在意一时一刻的得与失。”夏轻尘继承此身体,心怀感恩。

    他无法报答已经死去的夏轻尘,但可以代替真正的夏轻尘,送他父亲百年终老。

    夏渊摸了摸夏轻尘的头,沙哑道:“我儿志气凌云,但武道一途,空有志气是不行的!想成为强者,进入武阁是必经之路。”

    “三月后,武阁对落选的人会有一次复赛,如果你表现良好,还是有机会进去的。”

    武阁初次招录,难免有一些非常具有潜力,但因为各种因素意外落选的人才。

    因此,武阁特意举办一次复赛。

    “所以,为父来无尘神王神殿,向神王祈福,希望三月后你复赛通过。”夏渊拍拍他肩膀,笑道:“同时,我聘请了武道导师,平阳剑客,他亲自指点你修炼。”

    平阳剑客是云孤城大名鼎鼎的武道导师,曾经是武阁供奉,地位尊崇。

    后来退出武阁,专门为豪门富贵指点富少修炼。

    他一生教出过许许多多名动一时的天骄少年。

    堂哥夏麒麟就是其中之一。

    三日前的武阁考核,堂哥以第三名成绩,成功考入武阁上院。

    最大功劳,就是平阳剑客三年的指导。

    当然,请他要花费惊人的代价。

    夏渊为了帮助夏轻尘圆武道之梦,可以说倾其所有!

    “父亲!”夏轻尘心中动容:“我不会辜负你期望。”

    “呵呵,现在就回家,他已经在府中等待。”

    回到夏府。

    后院。

    一位身着青衣,背负七星紫剑的七十老者,平目静坐。

    “平阳大师!”夏渊快步走上前,躬身施礼。

    平阳剑客轻笑:“夏府主无须多礼。”

    夏渊微笑着将夏轻尘拉过来,道:“这是犬子夏轻尘,有劳平阳大师肯屈尊教导。”

    后者苍老双目打量夏轻尘,点首道:“嗯,一表人才。”

    谁都知道夏轻尘是全城笑柄,与“人才”二字完全不沾边。

    他的话,仅仅是客套而已。

    “夏府主,我现在就开始指点令公子,还请夏府主暂时回避。”平阳剑客捻须而道。

    夏渊巴不得如此,连忙示意后院的侍从离去:“平阳大师教授期间,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后院。”

    待得他们全数离去,后院清净无人。

    平阳剑客脸上的笑意逐渐敛去,变得淡漠而倨傲,望着夏轻尘,不加掩饰道:“如果不是老夫最近缺钱,实在不愿来教授你这样烂泥扶不上墙的朽木,你若没有进步,必将连累老夫的名声。”

    对夏渊,他还需表面客气。

    但对夏轻尘,则直言不讳,道出内心真实想法。

    今后,他将指点夏轻尘修炼,夏轻尘怎敢将此话说给其父亲听呢?

    所以他才有恃无恐。

    夏轻尘宠辱不惊,淡然道:“平阳大师尽管指点,学生受教。”

    虽然,他并不需要平阳剑客的指点。

    但,不能让父亲心意浪费。

    平阳剑客漠然吩咐:“释放出内劲,我先看看你基本情况。”

    夏轻尘依言,双拳紧握,向着身前空气狠狠打出。

    噗嗤两声轻响,一层若隐若现的稀薄白色气流,在双拳一闪而过。

    见状,平阳剑客直摇头:“朽木!真是一块朽木!内劲薄而不实,堪堪达到小辰位三明,你都十七岁,才修炼到这种程度,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他对夏轻尘的评价,当真不留情面,丝毫不顾及夏轻尘感受。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二叔夏逊是人杰,生出的儿子夏麒麟也是人才,你老子是块废料,生出的你也是这个德行,哎!这让我怎么教?”平阳剑客直摇头。

    夏逊是夏轻尘二叔,修为强大,建立了武道世家级别的北夏府。

    相比较而言,父亲的修为则弱了好几个层次,远不如二叔,只建立了地主世家的南夏府。

    “你父亲也是蠢货,如你这样的朽木,花再大代价,都不可能调教得出色,何必呢?”平阳剑客不以为然道。

    夏轻尘听着,眼神渐渐冷淡下来。

    怎么贬低他,都可以。

    但,唯独不能容忍,他诋毁一个父亲对孩子的诚挚呵护与关爱。

    本来,平阳剑客好好指点,他还能配合逢场作戏,假装接受指点。

    可现在,完全不必。

    “平阳大师,说这么多,不如你也展示一下自己,让学生开开眼界如何?”夏轻尘淡淡道。

    平阳剑客鼻孔冷哼:“老夫的名声,就足够你开眼界,还需要展示?”

    但对上夏轻尘那双平静,毫无尊敬的眼眸,又傲然道:“好吧,让你见识见识也好,省得口服心不服!”

    他袖袍一抖,伸出五根手指:“老夫一生有五大专长,分别是拳术、指法、眼力……你想看哪一样?”

    他一一道出自己引以为傲的五大专长。

    夏轻尘耐心听完,淡淡道:“你最擅长的吧。”

    平阳剑客并未领略夏轻尘话中意味,哂笑道:“老夫最擅长的乃是剑法,此法过于高深,展示出来你也不会懂,换一个吧。”

    高明的剑法,招招奥妙,非剑道中人,很难明白其高深之处。

    “无妨,平阳大师展示一下就行。”夏轻尘道。

    平阳剑客面带不愠:“你这朽木,非要观看一窍不通的高深之法!好,老夫就费力展示一下,让你开开眼界!”

    他反手拔出背上的七星紫剑。

    右手五指握住剑柄,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指。

    一身内劲奔腾,令青衣鼓动。

    “看好!”平阳剑客轻喝一声,气质陡变,如剑凌厉。

    其脚尖连踏,身影快如惊鸿。

    一柄七星紫剑则似紫霄闪电,以缭绕惊艳之姿,于空中连续划过。

    阵阵剑吟,如波浪荡漾开,振聋发聩。

    十息后。

    剑术施展完,空中却残留着不绝的剑鸣。

    若是云孤城高手在此,定然惊叹于平阳剑客出神入化的剑术。

    可在夏轻尘眼里,则完全不是。

    “如何?你可看得出老夫剑术的精髓所在?”平阳剑客不悦道。

    作为一名剑术大成者,最厌烦的,就是将引以为傲的剑术,展示给不懂的人。

    剑术需要懂的人来欣赏,给不懂的人展示,乃是对牛弹琴。

    “精髓没看到。”夏轻尘摇摇头。

    平阳剑客轻哼,就知道是这样。

    “但,漏洞百出我是看到了。”令平阳剑客怔然的是,夏轻尘道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平阳剑客不确定道:“你在说我的剑法?”

    “不然呢?”

    平阳剑客气笑:“你这朽木,真是可笑又可怜,不懂强行装懂!看不出精髓所在,硬要说老夫剑法不行,呵呵!”

    他真的开始后悔教导夏轻尘。

    这样的学生,他花费再大力气,都不可能有进步。

    “《孔雀剑典》我是不太懂,但以我的认识来看,你连此剑典的皮毛都没学到!”夏轻尘波澜不惊道。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