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的女婿-第207章 胜利以及清晨的那些事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血雾翻腾,杀气缭绕!

    一头巨大的血蝠虚影缓缓浮现在威尔逊的身后,他的气势也随之暴涨起来。

    伴随着威尔逊的一声怒吼,他的修为竟直直冲破六阶,一跃为一名黄金阶职业者,浩瀚的威势令整个擂台都笼罩上了一层浓浓的血腥味。

    血脉祭祖!

    燃烧自身血脉,短时间内大幅度的提升修为!

    将原本只差临门一脚便晋升黄金阶的威尔逊直接送入七阶!

    望着威尔逊身后的那道血蝠虚影,希伦心中微凛。

    虽然这道虚影的威势远不及当日赫本身后的那么骇人,但依旧给希伦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能够逼得威尔逊用出血脉祭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希伦也算是赢了。”

    台下不少血族人语气唏嘘不已。

    血脉祭祖这种秘法只是血族人在生死危机的关头保命用的,在一场擂台赛之中使出这么一种秘法,无疑是承认了自己技不如人!

    “黄金阶与白银阶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即使这个希伦诡异的手段再多,也不会再是威尔逊的对手了。这场比赛应该到此为止了!”

    “是啊,黄金阶已经算得上是众神大陆上能够排的上号的中坚强者了,那个人类已经没有丝毫的胜算了,就看威尔逊会不会一时冲动伤了这位陛下刚刚选定的女婿!”

    “虽然手段不光彩了些,但终究还是没有输给外人,否则要是传出去咱们血族最优秀的年轻人居然打不过一个修为比他低上不少的人类这么一个消息,咱们血族以后还如何在众神大陆之上立足?”

    不少血族人认同地点了点头,众人再此把视线转到擂台之上,静静地等待着这场比赛的落幕。

    “墨菲长老,你家这后生可真够拼命的啊!连血脉祭祖这种招式都用出来了!”长老席上,一直关注这擂台之上情势发展的众位长老在看到威尔逊血脉祭祖之后,也忍不住议论了起来。

    “怕是墨菲长老现在心里也不好受吧!被一个修为低于自己的人类逼得使出了自己的保命绝招不说,还要承担一会儿打伤咱们血族女婿的压力,嘿嘿,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一位跟墨菲长老素来不和的长老言辞之间充斥着幸灾乐祸。

    不少长老也态度暧昧的点头附和。

    一向视血族未来女王陛下为自家孙媳妇儿的长老墨菲,早就已经在长老团中引起了诸多的不快。

    表面谦恭,并不影响这些长老们在墨菲吃瘪的时候顺带踩上一脚!

    “哼!我看威尔逊很有勇气!难道诸位就愿意看到我们堂堂血族被一个年轻后辈压得抬不起头?甚至说这个后辈还堂而皇之地抢走了咱们血族的长公主,未来的女王殿下!诸位,该醒醒了!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一个人类!是敌视我们血族已久的人类!难道你们真甘心就这样白白地看着一个人类在我们血族耀武扬威!”

    同样有墨菲长老的支持者为他发声。

    这么一通诡辩过后,倒是有不少人对墨菲一家的态度有了改观。

    这些长老们虽然暗地里相互攻讦,结党专营,龌龊事不胜枚举。但在对待外人上面,终究还是懂得同舟共济的。

    不说观战者们的众生百态,擂台之上,经过血脉祭祖提升实力以后的威尔逊顿时信心大增,死亡吟唱带给他的负面情绪也随之消解了不少。

    晃了一下脖子,威尔逊握了握双手,力量充盈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希伦冷眼相望,他倒是真想看看,加持上这个所谓的血脉祭祖,威尔逊能够有多大的实力提升!

    见希伦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威尔逊心中不由升起几丝怨怼,一种被人无视的情绪缓缓滋生。

    狞笑一声,威尔逊出口:

    “我承认你身上有许多诡异的地方,不过现在的你就算有再多的花招也不再会是我的对手了!让我告诉你,黄金阶和白银阶的差距吧!”

    低吼一声,威尔逊浑身血光大作,伴随着一阵低沉的气爆声,原本立于擂台之上的威尔逊竟腾的一声浮空而起!

    御空而行!

    这便是黄金阶跟白银阶及其之下所有阶层最大的不同!

    这也是威尔逊在血脉祭祖后能够拥有如此充足信心的缘由。

    借助腾空之力与希伦作战,威尔逊便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双目闪过几丝怨毒,威尔逊双手曲而成爪,以俯冲之姿,借助下坠之势,如雄鹰猎兔一般朝着希伦飞奔而来!

    巨大的能量冲击波震得擂台周围的防护罩嗡嗡作响。

    “地狱穿梭!”

    伴随着一声低喝,希伦如鬼魅一般瞬间消失在原地。

    威尔逊凛烈的攻击只打到了留在原地的那道残影。

    无可匹敌的气势将擂台的一角生生削去!

    黄金强者,恐怖如斯!(日常致敬豆神)

    见自己的蓄力一击未能落到实处,威尔逊冷哼一声,脚底生风,重新腾空而起。

    视线在擂台的各个角落里逡巡着,片刻后,一抹阴毒的笑容在威尔逊苍白的脸庞上一闪而逝。

    “血之潮汐!”

    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威尔逊的喉咙里冒出,也令在场不少修为地下的观众,背脊生出层层冷汗!

    这是高等血族施法者的专属技能!

    以自身血脉为媒介,在目之所及的地方卷起一道巨大的血之潮汐!

    潮汐之内,任何活物都必将无所遁形!

    血海之中,任何敌人都将会被血液束缚,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伴随着这道低沉的喝声,整个擂台的地面顷刻间便冒出了一股股令人心悸的红!

    如大海潮汐一般,这红愈增愈多,眨眼间便已经将整个擂台全部覆盖!

    就如同一片滔天血海一般,在海岸阳光的照射下,生动得如同一块光彩夺目的红宝石!

    随着血海的形成,一道模糊的人形身影也逐渐浮现在威尔逊的视线之内。

    嘴角微微掀起,脸上流露出几抹猎人看见猎物时得意的笑容,威尔逊双腿用力,伴随着一声低沉的破空声,再次朝着这道血色人影狠狠扑来!

    如箭矢一般,威尔逊用尽了全身力气,没有再给人影丝毫的反应时间。

    咫尺之间!

    威尔逊的双眸之前几乎都已经开始浮现出自己一会儿蹂躏希伦的快意情景了!

    空!

    虚无!

    什么都没有!

    全力一击再次落空!

    威尔逊难以置信!

    怔怔呆在那里,悬浮在半空之中!

    以致于他竟没有注意到耳边传来的,来自观众席中一道道不可思议的惊呼声!

    愣了片刻,威尔逊心中一惊,忽然察觉到后脑之处隐隐有呼呼的风声传来!

    与此同时,一股跟方才几乎一模一样的恐惧也从心底深处再次滋生起来。

    因修为暴涨而获得的信心与勇气再次削弱了下来。

    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逐渐蔓延至他整个大脑,让他几乎做不出任何反制措施,唯有缓缓转过僵硬的脖子。

    然而浮现在他眼前的一幕,却骇得他说不出话来。

    只见原本应该被束缚在擂台之上的希伦,此时却已经与他一样腾空而起,静静地漂浮在他的身后!

    难以置信!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刚刚五阶的职业者居然能够跟他一样平稳的升到空中!

    瞳孔微微收缩,威尔逊忽然看到了希伦身后正上下挥舞着一双巨大的翅膀!

    龙翼!

    威尔逊脑袋一沉,背脊生出层层冷汗!

    他体内的龙血居然已经激活到了这种程度吗?

    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表。

    挪动着嘴唇想再说些什么,希伦却再也没有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

    轰!

    随着一阵剧烈的轰鸣声,威尔逊被希伦一龙爪活生生地拍昏在擂台之上!

    威尔逊,血族的骄傲,败!

    台下大半血族人都已经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他们看到了什么?

    血族中最优秀的后辈,在激活了血脉祭祖以后,居然败在了一个修为仅仅五阶的人类之手?

    滔天巨浪般的震惊淹没了这些自诩高贵的血族人,望着舒展着巨大的银色龙翼,如王一般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希伦,不少人生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念头——似乎有这么一个强大的人类做血族未来女王的夫婿,也不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情?

    强者为尊!

    希伦用他自己的拳头,征服了整个血族!

    长老席上,墨菲长老呆呆地坐在座位上,望着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孙子被一个人类打得如同死狗一般,心中的凄凉与无力充斥在这个老人的全身上下。

    浑浊的视线转向主席台,三位太上长老,还有陛下,四人脸上依旧古井不波,好像眼前的一幕他们早已预料到了一般。

    颓然地靠在椅子上,墨菲长老缓缓闭上双眼,一声无奈长叹从口中悠悠吐出……

    ※※※※※

    一只白皙的小手撩开床头的帘幕,暮光之城终年持久的暗金色暮光透过明亮的玻璃铺天盖地地席卷而入。

    赫本伸出洁白玉掌遮住美眸,长长的睫毛抖动,抬头望了望凌乱的床铺,嗔怪地看了一眼还赖在自己身上的希伦。

    “真不老实,睡着了手还乱动!”

    敏感之处被握,赫本白皙脸庞掠过几丝晕红,抬头看了看天色,心中一凛,连忙摇了摇依旧伏在自己胸前的希伦。

    “天亮了?”

    希伦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说道。

    “快起床了,今天还有会要开!”

    熟悉的声音令得希伦稍稍清醒了几分,嗅着鼻间淡雅的香气,抬头便是晃人心神的一抹白腻,精致的锁骨令得希伦心脏狠狠收缩了一下,倏地沉下头,埋进女孩儿胸前那道深邃的沟壑不肯起来。

    赫本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紧咬银牙,满脸羞恼,死死撑着希伦的脑袋:

    “别闹了,赫拉一会儿就会过来,让她看见怎么办?”

    “看见就看见呗,夫妻俩亲热有什么好害羞的?”希伦显然是食髓知味,脑袋在波涛之内滚来滚去。

    “姐?姐夫?起床没?开门啦!不开我可就闯进来了!”

    一道娇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顿时令得希伦浑身一僵。

    说不介意只是口花花而已,要是真让自家小姨子看见这么一幕,回头再汇报给自己老丈人,希伦自觉现在还没有跟一位半神正面硬抗的实力。

    抬起头,呼吸了一下清新空气,看着一副娇媚之色的赫本,希伦大呼难顶。果然美人怀都是英雄冢,自己险些要就此沉沦下去。

    赫拉开门的声音已经愈来愈近,希伦狠咬舌尖,抓起衣服风一般地冲进了盥洗室。

    “姐!”

    门轰的一声打开了。

    赫本此时披着一身薄若蝉翼的丝袍,满脸羞红地半倚在床上,看见自家妹妹进来了,气不打一处来:

    “死妮子,谁让你闯进来的?”

    “咦,姐夫呢?”

    赫拉明亮的大眼睛中闪过几丝失望,并没有看到姐姐姐夫亲热的画面,让小姑娘心中很是不爽。

    望着自家妹妹就这样毫不顾忌地闯进自己的闺房,赫本心中暗道侥幸。幸亏希伦先走一步,否则要是被她看见这羞人一幕,自己以后还如何在赫拉面前打起姐姐的身份?

    想到这里赫本俏脸一板,语气清冷了几分:

    “以后不经我同意,不准再随意闯进来了,听见没有?”

    赫拉嘿嘿一笑,猛然扑到赫本身上:

    “我这不是想姐姐了吗?”

    赫本闻言脸色柔和了不少,对这个自小体弱多病的妹妹她还是打心眼里宠溺的。

    也许她只是孩童玩心?

    赫本这样想着,气儿也消了不少。

    然而令她又惊又怒的还在后面。

    只见赫拉趁着自家姐姐一个不注意,右手猛然用力,顺着赫本的脖颈之处,把她身上那件透明丝质睡衣撕开了好大的一个口子。

    “赫拉!”

    “哇!姐姐,你身上怎么这么多吻……”

    “砰!”

    赫本气得一巴掌拍在了赫拉的脑袋之上。

    小姑娘知道自己姐姐是动了真火,忙不迭地捂住脑袋,退下床,口中却依旧连连惊叹道:

    “哇!姐夫可真是个牲口,姐你看看你胸前,都被姐夫抓得发紫了,啧啧,没想到平常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姐夫居然这么禽兽……”

    “滚!”

    赫拉连忙伸手挡住姐姐砸过来的枕头,吐了吐舌头道:

    “姐,你跟姐夫悠着点儿,我可不想这么快就当小阿姨啊!”

    说完一溜烟儿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赫本心中气急,低头看了看被赫拉撕破的衣服掩盖下的娇嫩肌肤,如她所言,上面满是吻痕,不少地方还青一块紫一块,显然是被某人狠狠把玩了一番。

    此时罪魁祸首希伦终于优哉游哉地从盥洗室里走了出来。

    得益于盥洗室隔音效果出其之好,希伦并没有听见方才发生在房间里的一幕。

    回到床上看见赫本裸露着的肌肤,希伦眼珠一转,贱兮兮道:

    “咦?太太今日怎地兴致如此之高?大白天的就宽衣解带,自荐枕席?莫不是昨晚为夫没把你喂饱?”

    赫本气急反笑,索性玉足一挑,掀起还盖在娇躯上的丝被,朝着希伦勾了勾细如葱白的手指。

    希伦心中大喜,忙不迭地窜上床来,正欲做一个早安操,却不料赫本忽然浑身血光大涨,直接把希伦压在了身下。

    “呃呃,太太怎么用上修为了?你要是喜欢这种姿势,直说就行,我不会反抗的!”希伦依旧嬉皮笑脸地说着荤话,丝毫没有意识到大祸将至。

    伏在希伦身上的赫本冷然一笑,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粉嫩的香舌舔了舔红润的嘴唇:

    “男爵先生,我可是好久没有尝过你的鲜血了!”

    说完俯身直直地咬向希伦的脖子!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赫本的闺房此起彼伏……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