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型神豪-第1章 心心念念蔡学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九月开学季即将到来。

    八月底,西渝市西渝人文大学。

    新生都还没到报道时间呢,准大二学生郝渤就已经坐上火车返校了。

    他是响应学院学生会宣传部副部长蔡雨芯学姐的号召,回校准备接待新生事宜的。

    郝渤是宣传部的干事。

    所谓干事说白了就是打杂的,而且脏活累活都是干事包了,好处却被干部拿了。很多精明人早就看透了,不愿做这干事,有的做了也辞了。

    郝渤进学生会一段时间之后,也知道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但他却没有辞职,一直做到现在。这倒不是他事业心强,完全是因为蔡雨芯学姐的存在。

    蔡学姐太吸引人了,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每一个动作、一句话都仿佛带着魔(发)性(姣),让人如沐春风。

    郝渤其貌不扬,来自于小县城,以前光勤奋苦读了,没见过什么世面,哪里禁得住蔡学姐这阵仗,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成了蔡学姐的倾慕(舔)者(狗)。

    不过,郝渤只是个小干事,又不显眼,平时鲜有机会能和蔡部长接触。这次接待新生活动,蔡学姐负责领导一个小组,亲自招募组员。自从接到蔡学姐的招募电话,郝渤在家天天盼着开学,归心似箭。

    火车飞驰,窗外的风景不断后退,郝渤心里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

    这次接待新生活动不仅能和蔡学姐互(跪)动(舔),还能找机会骗个据说无知的学妹。真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哎!这条可怜的还没开光的舔狗单身狗。

    ~

    下了火车,再坐公车,正午时分,终于到了学校。

    还没开学,学校静悄悄的,校门口“西渝人文大学”几个大字也没什么光泽。

    拉着行李,正要走进校门,郝渤好像心有感应,抬头看天,阳光刺眼,什么也没有。突然,一道比阳光还要刺眼的光从天上划落,太阳都暗淡了,似乎是一块陨石。

    “哇!白日流星。”郝渤惊叹,可惜周围没有人一起围观,似乎也没有多么神奇了。

    郝渤顺手就想拿出手机来录像,没等他摸到手机,流星转瞬即至,刚才还好像在天外,转眼就要砸到他脸上。

    一团火扑面而来,郝渤眼睛都睁不开,下意识就伸手去挡,但没挡住,直接砸到了额头上,灼烧的感觉,撕裂的感觉,头要爆炸的感觉。

    从来没有过的恐惧感。

    “要死了吗?”郝渤心想:“这么戏剧?”

    父母会怎么样?这种天灾没钱陪的吧,可又能怎样。脑子又飘过蔡学姐的丝袜长腿,没能亲手抱一下。

    终归遗憾啊!

    但时间似乎定格了。

    郝渤的手掌还挡在额前,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又像电光石火间,痛感消失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没死?”郝渤把举在额前的手落在额上,顺着摸了一遍头部。

    没事,他把刚才没来得及拿出的手机拿出来,点开相机当做镜子,细细观察,一点问题都没有,原装的。

    “产生幻觉了?”郝渤不太相信,刚才的一切都那么真实,他也从没有产生过幻觉,但现在这种情况也解释不了。

    他不想纠结了,没事就好,即使有事,再坏的情况也不能坏的过刚才。

    郝渤有一种庆幸感。

    回到宿舍楼,大门开着,拎着行李艰难上楼的时候居然遇到两个相识的同学。

    交谈几句,得知他们可不是回来接待新生的,整栋宿舍包括居然有十来个人暑假就没回家,住宿舍吃外卖玩游戏。

    “一个假期都打到王者了。”临走他们不无得意的说。

    还有这种操作,太安逸了吧!他一直还以为放假了就必须回家呢。自以为已是老司机,其实还小白一个。郝渤有点失落的回到自己宿舍。

    他宿舍倒只有他一个,值得安慰。午饭就吃火车上剩的桶面,懒得出去了。

    吃完泡面,肚子饱了,头却开始痛了,一下一下的,又不是很痛,晕车的感觉。吃个泡面还吃出晕车的感觉来了。

    铺好床,倒头就睡,坐了二十多个钟的火车,累的很,一点点头痛挡不住睡意。

    午后的觉,昏天暗地。

    宿舍静静的,只有微微的鼾声响起。郝渤的头竟然隐隐在发光,还好宿舍里就他一个,没造成什么不可控制的后果。

    郝渤一觉醒来,已经四点多,睡够了,脑袋不痛了,还很清醒。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些不同了,又说不出哪里变了,莫名其妙的感觉。

    他躺在床上,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竟然翻到蔡学姐的号,一条信息发了过去。

    “学姐,我已经回到学校啦,随时听候吩咐,还有今晚能不能请你吃晚饭。”

    看朋友圈他知道蔡学姐昨天就已经到校了,现在刚回校资金充足,居然大着胆子约心心念念的蔡学姐吃饭。

    其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平时他连主动搭句话都不敢,再大胆也不敢这样约人吃饭啊。

    信息手指动动就发出去了,等待回复则是一段漫长的煎熬。

    郝渤发完微信就怂了,想撤回,又不甘心,心存侥幸,干脆把手机塞到枕头底,做起了鸵鸟。

    “不管了。”郝渤决定起床,却开始收拾起自己来,刷牙剃须,又翻找合适的衣服,做着几乎不会有什么用的准备。

    蔡学姐哪有空搭理这种浅(没)薄(钱)的舔狗。

    在这个时间段。

    蔡雨芯和学校人事处人才引进办公室副主任傅红能刚逛完街,拎着几个装着衣服化妆品的大包小包,一起走进一间有格调的咖啡厅。

    身穿雪纺黑纱淑女连衣裙,薄纱灯笼袖,圈领,胸前椭圆形镂空,鱼尾裙摆不及膝,配上高跟鞋。蔡学姐完全一副职场丽人打扮,不带一丝学生样的。

    坐下,优雅的坐姿,点餐。

    服务员离开后,剩两人相对而坐,蔡雨芯免不得和傅副主任对视。蔡学姐眼睛细细长长,弯弯的,会笑,含情。

    傅红能人样长得不错,斯斯文文,就是盯人看的时候眼睛是竖着的,眼珠陷入眼眶里,有点瘆人,还好有厚厚的高度近视镜片遮挡,平时不注意不怎么看得出来。

    此时,两人对视,傅副主任的目光透过厚厚的镜片,抓住蔡雨芯不放,好像要把人剥光吃净。

    身为一美女,男人的目光蔡雨芯也算见识过不少,但这么瘆人的还真没见过,而且这一通对视,看清楚了傅红能的眼睛,真有点恶心。

    恰好,微信信息声响起,蔡雨芯借机移开视线,拿出手机,点开微信信息。

    信息是自己宣传部那个小干事郝渤发来的。

    “郝渤,郝渤,都不知道怎么起的名字。”蔡学姐心里吐槽,看到名字就觉得恶心。

    “有事,别回。”蔡雨芯手指飞动,打发了舔狗。对付舔狗蔡学姐可谓轻车熟路,秉承的宗旨就是坚决不给好脸色。

    可悲的舔狗就那德性,你越是不给他舔,他越硬凑上来舔。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