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媛-第9章 蜜糖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上官曜刚一离开,楚娇就开始懊恼了……

    这辈子头一次见面呢,她实在有些太猴急了。

    有经验的捕手在面对猎物的时候,都懂得徐徐图之。就她,一上来将自己的想法赤.裸.裸写在脸上,实在是……有愧于她累积两世的人生阅历啊!

    还好,最后关头及时收住,用珠串上的络子将人家的胃口给吊住了。

    要不然,她都怀疑以后上官曜是不是会躲着她走。

    韩大夫看着楚娇昂着脖子喝着药,凉凉地说道,“哟,还是喝着苦药哪?我还以为人家俊俏太医给的都是蜜糖呢!”

    他的老手弹了弹上官曜写的药方,“哼,和我写的也差不离嘛!”

    楚娇将碗里的药一饮而尽,还故意舔了舔唇角,“谁说是苦药,我喝的就是蜜糖。”

    韩大夫眼神一亮,忽然凑近了去,“丫头,你这不是看上人家了吧?”

    要是看上了人家,那就不是嫌弃他医术不行,他也就没什么好幽怨的了!

    更何况,这个上官太医长得挺对他老头子胃口的,剑眉星目,英气十足,比京城里那些浑身脂粉气的公子哥们可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这事儿,可行!

    他满脸闪着八卦之光,“和韩爷爷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讲的?我又不会多嘴和你爹娘说。来嘛,娇娇,和韩爷爷好好说说……”

    楚娇也不瞒他,她这追男大计太过惊世骇俗,实施起来也有些困难。

    她总有需要人帮忙的时候。

    但这阖府上下,爹娘也好,姐姐妹妹也罢,没一个能指望得上。

    关键时刻,还是得看不按常理出牌的韩爷爷。

    她笑嘻嘻说道,“对呀,我确实觉得上官太医很不错,是我心悦的那种类型。”

    站在角落里的碧玉顿时就觉得有些尿急。

    她弯着身子低着头,小心翼翼地从屋子里出去,然后一路狂奔,好不容易到了院子门口,这才停下来喘着粗气。

    “妈呀,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听见!”

    碧桃正好从外头进来,淬了她一口,“怎么这么大了做事还慌慌张张的?你可是小姐身边的大丫头,要注意点仪态!仪态!”

    碧玉满脸委屈。

    仪态?

    若是方才在屋子里都听到了那些话的人是碧桃,保管她也会像自己那样仓皇出逃。哪里还会在乎什么仪态?

    这都什么事儿啊!

    小姐她看上了那个姓上官的太医,一个女孩子,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在韩大夫面前承认了!

    这要是对方是京城四公子那样的美男子也就算了,毕竟那样的美男子是大夏无数少女的绮梦。实不相瞒,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

    可上官太医长得那么寒碜……

    这话,不好直截了当说。

    但若是憋在心里,碧玉又觉得自己可能要憋死。

    “碧桃姐姐,你说咱们小姐的审美是不是有些……古怪?”

    碧桃想都没想就点了头,“对呀,你看小姐那屋子不就该看出来了吗?”

    她掰着手指说道,“更别提其他的吃的喝的用的穿的玩的,咱们小姐的品味一向都是曲折离奇的嘛。不过,好端端的,你问这个干嘛?”

    碧玉苦着脸道,“我只是忽然想到,依着小姐的眼光,未来的姑爷怕不是也得有些不同寻常……”

    碧桃失笑,“这个你放心,绝无可能。小姐是什么身份,她的婚姻大事有大长公主和县主把关,说不定还有陛下赐婚,必然是和小姐相配的世家公子。”

    她拍了拍碧玉的脑袋,“好好当差,伺候好小姐才是正理,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碧玉忙不迭说好,心里却在想,她这不也是在为小姐担心嘛!

    那上官太医什么的,实在是……实在是有些太丑了……

    楚娇可不知道她一心一意想要弄到手的上官太医被碧玉那小丫头给嫌弃了。

    喝了药,一觉睡醒,天色已经黑了。

    楚娇一骨碌坐了起来,感觉身子爽利多了,摸了摸额头,烧也退了。

    她美滋滋地笑了,“果然是未来的神医大人,这简直是药到病除啊!”

    碧桃听到动静连忙进来伺候,“小姐,县主和大小姐三小姐从宫里回来了,这会儿正在馐福厅用膳。”

    她顿了顿,“您睡着的时候,县主和两位小姐都先后派人过来瞧过您。”

    说到吃饭,楚娇摸了摸肚皮,“哎呀,我也饿了呢!”

    既然不烧了,上官曜也不在,这虚弱还装给谁看?

    楚娇麻溜地起来穿衣裳,一路小跑去了馐福厅,还没进门,就嚷嚷着,“娘亲,我饿!”

    永安县主见女儿这模样,反倒松了口气。

    唉,没规矩就没规矩吧,总比病蔫蔫得好。像早上那样烧得一声不吭的,她反而更心疼。

    她连忙叫人添了碗筷盛了饭,“娇娇,你慢点吃,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这孩子,真是的……”

    楚妍却是问道,“听说你今日请太医了。那太医就这么厉害?才给了一剂药,你的风寒就都好了?”

    楚娇咧开嘴一笑,露出沾了肉丝的白牙,“可不是嘛!”

    她转头对着永安县主说道,“我听说上官太医是秦首座的义子,一身医术都是秦首座亲自教授,今日一试,果然颇有神医之能。母亲,要不然咱们家以后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都请上官太医来吧!”

    永安县主哑然失笑,伸手去摸女儿的额头,“咦?烧是退了,但这孩子怎么尽说胡话呢?”

    她摇摇头,“咱们家里有韩大夫在呢,哪里需要用别的太医?这话你以后可别瞎说,免得韩大夫听见了心里难过。”

    楚娇撇撇嘴,“韩爷爷擅长的是刀剑伤,别的他又不懂……”

    她迎上母亲的瞪视,立刻就紧闭了嘴。

    罢了罢了,韩爷爷曾在战场上救过祖父,是楚家的恩人,父亲和母亲都对他老人家敬重得很,这种话以后不能再提。

    看来,经常让上官曜上门这事儿没戏,那也只能想其他办法主动出击了。

    楚娇干笑两声,想要将话题岔开,“三妹,宫里好玩吗?和你想象的一样不?”

    她又转脸去问楚娉,“大姐,你见着陛下和六皇子了吗?怎么样?今日在宫里都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和我说说呗!”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