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媛-第28章 诊脉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楚娇一晕,浑身是血的贺子农就被晾在了一旁。

    九皇子拽着上官曜先给楚娇诊治,不停发问,“太医,娇娇怎么样?”

    上官曜眉头紧皱。

    脉搏强劲有力,呼吸也很均匀,这实在是一个再健康不过的脉象了。

    但平躺在地上的少女却昏迷不醒,像是陷入了沉睡,被那么多人推搡着却一点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这……

    难道是他平生所学太过浅薄?

    上官曜的眉头皱得越深,九皇子的心跳就越快。

    最后,九皇子实在忍不住了,“太医,你倒是说啊!娇娇到底是怎么了,你倒是说个所以然啊!”

    上官曜张了张口,“楚二小姐的症状有些奇怪,或许……”

    那么有力的脉搏,实在是不像生病或者受伤的样子……

    他想了想,“可能是楚二小姐前阵子刚得过风寒,身子还有些发虚之缘故,所以遇惊吓而昏厥。这是太伤神思所故。依在下的愚见,楚二小姐不需要用药,好好休息几日便可痊愈。”

    九皇子松了口气。

    但看着楚娇迟迟不醒,一颗心却也还是被提着,“可她……”

    六皇子打断了九皇子的话。

    他对着上官曜说道,“上官太医,既然楚二小姐无事,还请先给这位看看。”

    贺子农也在装晕。

    但他是真的受了伤,浑身上下的伤口足足有二十几处,虽然都不深,但却是实打实流着血的。

    装着,装着,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晕乎乎。

    这时,上官曜终于来给他看诊。

    摸索了一阵,上官曜如同甘霖一般的话响起,“都是些皮外伤,并未伤及根本。我先为他处理一下伤口,修养几日便就能好。”

    死不了!

    放心了!

    贺子农觉得整个身体有些发沉,然后就真晕过去了。

    六皇子看了一眼整幅精神就集中在楚娇身上的九皇子,轻轻摇了摇头。

    他对着属下说道,“先派出一队人马,过去接应二皇子等人。”

    “再带一队人去将三皇子的遗骸和遗物都收拾好了,随我一起进宫去见父皇。”

    “三皇子命丧猪口,此事必定不会就此罢休。将今日在场的所有人的名姓都记录下来,等回了宫,再去一一问过口供,务必要做到真实详细,好给贤妃娘娘一个交代。”

    “噼里啪啦”一阵安排后,六皇子对着九皇子说道,“今日娇娇受了惊吓,你亲自护送她回镇国将军府。”

    他顿了顿,“三皇兄的事,暂时先不要对永安县主提起。”

    九皇子感激不已,“今日多谢六皇兄了!”

    虽然不知道六皇兄怎么也跟着来了,但若不是六皇兄来了,这么大的事,这里乱糟糟的,他一个人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

    他看了眼仍旧沉睡不醒的楚娇,又看了一眼上官曜,“六皇兄,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件事?”

    六皇子顺着九皇子的视线看了过去。

    上官曜已经手脚麻利地替贺子农将伤口处理完毕包扎好了。

    他点点头,“上官太医,麻烦你跟着九皇子一起护送楚二小姐回府,等到她醒来后再给她诊治一番。”

    上官曜自然不敢不答应,“是。”

    一群人浩浩荡荡出发,好不容易到了镇国将军府。

    九皇子一只脚刚踏入门槛。

    忽然被叫住,“九皇子殿下,陛下宣召您进宫。”

    九皇子往前看了一眼,又回头看了一眼,到底还是没有将另一只脚也踏入。

    他郑重地拍了拍上官曜的肩膀,“上官太医,娇娇就交给你了,你务必要等到她醒来之后再回宫向我复命!”

    上官曜忙答,“是。”

    反正他在太医院也闲得慌,今日要不是在院门口闲逛,被六皇子拦下,这种外差也轮不到他……

    楚二小姐这人是有些……奇怪,但他这不还有求于人嘛,看护一下就看护一下吧。

    永安县主不在家。

    六皇子和楚娉的婚事定在一个月后,时间紧,任务急,永安县主每日都要去负责婚事的安阳大长公主那商讨要务。

    早出晚归,是日常。

    二老爷也还在兵部衙门没回来。

    诺大个镇国将军府,也就只有韩大夫能做个主。

    韩大夫看到被抬回来的楚娇一开始也是惊怕的。

    不过,在他摸了一下她的脉搏之后,脸上的神情变有些意味不明。

    等他看到了上官曜,还有什么不能明白的呢?

    他咳了一声,“二小姐的病需要静养,闲杂人等都给我散开。上官太医,还请跟我进来!”

    楚二小姐的闺房,布置得还是那样任性奇特。

    楚二小姐的侍女,也格外骨骼清奇。

    碧桃和碧玉将楚娇妥妥地安置到床榻上后,两个人彼此对视一眼,便都心照不宣地退到了角落里。

    她二人一人捻了两团棉花棒,动作熟练地塞进了耳朵,然后眼观鼻鼻观心,一下子成了木偶人。

    连韩大夫都看呆了。

    侍女守则千万条,忠诚护主第一条。

    碧桃和碧玉这俩可压根没将主子的名声放在心上啊!这是恶丫鬟啊!

    但转念一想,老爷子也就淡然了。

    罢了罢了,就算这屋子里只有楚娇和上官曜两个人,也还不知道是谁吃了谁呢!

    楚娇会吃亏?不存在的。

    韩大夫捶了捶自己的老腿,“我在战场上断过腿,不能久战,上官太医啊,这里就交给你了!”

    说完,他重重地掐了一下楚娇的手臂,然后就溜走了。

    嘿嘿,让你装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娇终于“悠悠转醒”。

    她睁开迷蒙的双眼,一张格外威武雄壮的面孔映入眼帘。

    “啊,上官太医,怎么是你?我在哪?咦,我怎么在家?”

    上官曜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楚二小姐在东山围场遭遇到了山猪袭人,您晕过去了。”

    楚娇凝神想了想,神色忽然激动起来,“啊?对!三皇子!三皇子死了!”

    她抚脸“嘤嘤”啜泣了两声,抬起头来问道,“是上官太医救了我?那上官太医便又救了我一次。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恐怕得……”

    上官曜连忙打断了楚娇的话。

    虽然他也不知道楚娇接下来要说什么,但他天生敏感,在那一瞬间察觉到了危险。

    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让他必须要出声阻止,“是九皇子救了楚二小姐,在下只不过诊了诊脉,也没有诊出来什么名堂……”

    他顿了顿,“九皇子被陛下诏回宫去问话了,他嘱咐在下等楚二小姐醒了,再给您诊脉。”

    楚娇柔柔弱弱地撑起身子,从被褥中伸出手臂。

    她的手抬得有点高,将袖子都滑落,露出一截晶莹洁白的皓腕。

    眼波流转,如同三月烟雨,“有劳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