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爹娘超凶的-第一章 穿越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ps夜终于又开文了,这段时间经历一些事情,所以写一个开心欢快甜甜的故事,恳请读者们继续支持。

    金秋九月,稻香四溢,正是丰收的好季节。

    大燕广州城外,依然有赵王,睿王重兵驻扎,却挡不住广州城中的繁盛和热闹。

    当今国姓为慕容,从北燕起兵,一路南下攻陷前朝都城金陵,之后连战连捷,一统天下。

    半年前,广州城发生前朝余孽叛乱,大燕皇帝震怒,派遣赵王领兵平叛,只用一月便绞杀平定叛乱,随后赵王喜爱广州城富庶,寻了个借口继续驻扎在广州。

    广州城中的百姓从最初的胆怯惧怕,变得对城外的驻军习以为常。

    清晨鸟鸣,露水在树叶上滚动,一处清幽雅致的宅邸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惊飞一树的鸟雀。

    从精巧的床榻上坐起一个少女,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披散着乌黑的发丝,发稍微卷,她宛若做了很可怕的噩梦,双眸迷离,脸颊惨白。

    “做梦,做梦,我一定是做梦了。”

    顾嘉瑶自言自语的嘀咕,“我只是一个写穿越重生小说的小扑街,穿越后苏遍天下的美事,各种霸气皇子,勋贵爱上我的梦怎么都落不到我头上!”

    仿佛确定在做梦后,她又重新躺下,“幻觉,一切都是幻觉,我还没睡醒呢。”

    任由她把眼睛睁开,闭上,再睁开,她依然能看到周围古色古香的家具陈设。

    她的损友开不起昂贵的玩笑。

    顾嘉瑶披上个只需要扣上两个扣子的披风,穿上绣花鞋向外跑去。

    出门后,少女的心凉了半截,入目的屋舍绝不是影视城那样的仿古建筑,而是真真正正的古代建筑。

    她一路狂奔,不过令人意外是没有遇见一个奴仆。

    看这家的屋舍不是用不起仆妇的,按说不应该先来几个介绍简单状况的小丫鬟吗?

    差评,她必须要给差评!

    连个新手指引的NPC都没有!

    书房中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在一片寂静的宅子中份外清晰。

    少女听着声音跑过去,推开房门。

    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口中骂骂咧咧,砸着好几样瓷器,他看起来毫无风度,如同神经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谁给我开玩笑,我先砸个够本,亏死他们。”

    顾嘉瑶见到顾熙熟悉的砸瓷器动作,莫名慌张的心突然安定了几分。

    “你砸的这些东西都是咱们的财产!有人上门要赔偿的话……”

    坐在八仙桌后的妇人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厉声呵斥道:“你还嫌咱们不够穷是不是?还想着拿这座宅邸去给你的小情人?”

    “……”

    顾熙突然噤声,他把手中的梅花瓶子轻拿轻放回原处,向蒋氏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解释道:“那不是我犯糊涂了才会找个比闺女大不了几岁的小情儿。”

    “不对啊,找到真爱小情人,同老婆离婚,抛妻弃女不是我做的。”

    他按着太阳穴,颓然跌坐回椅子上,“咱们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女儿都成剩女了,别说外孙,我连外孙他爸的酒都没喝上一口,这么多年我啥时对不住你过?”

    “不过我脑子里还真有操蛋的记忆……好似那些事是我做的。”

    九月天气依然闷热,蒋氏即便扇碎了扇子依然无法平复心底的怒火。

    她看也不看错乱的丈夫,方才瓷器破碎的声音弄得她心里更是烦躁。

    蒋氏望着门口的少女,“顾嘉瑶,你来同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我们只是一觉醒来,就来到这个地方?脑子里还有人说一家同穿越!”

    “太后,太上皇……”

    少女小步蹭到桌子旁,仔细打量面前的这对夫妻。

    顾熙头戴小冠,身穿月白色细布长袍,衣冠博带,袍袖飞扬。

    他身形如同挺拔的杨柏,面若冠玉,鼻梁挺直,薄唇鲜红,剑眉星目,他俊美得惊人,宛若书画中走出来的风流名士。

    而坐在一旁的妇人单以相貌上说只是中人之资,长眉入鬓,凤眸高鼻,观之可亲。

    “你们变年轻了啊。”

    顾嘉瑶寻了一面镜子,带着几分讨好递给这对夫妇:

    “我记得老爹年轻时可没这么帅气,老妈也比以前照片上漂亮很多,看你们如今的年纪不过三十岁,整整年轻二十年嘞。”

    太后同太上皇这样的称呼,打死她都不敢再说了。

    这对夫妻挨个照了镜子,随后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镜子放在桌子中间。

    少女舔了舔干涩,艰难的开口:“若是我没弄错,应该是穿越了,这是不在我国历史上出现过的朝代,按照我脑子里不多记忆,生活水平和民俗应该是明清时代,此处历史具体哪里转弯,我还分辨不出来,不过在宋朝之后应该历史就变了。”

    男子同样艰难开口,“别同我说历史,我就从来没了解过历史,知道唐明皇还是因为杨贵妃。”

    “你们应该也有原主的记忆吧,还应该有一句话是?”

    三人几乎同时开口,“若想活着,人设不能崩。”

    “您的人设是?”

    顾嘉瑶轻声询问退休后以搓麻将为主业的父亲。

    “名士,诗词歌赋诗酒茶样样出类拔萃,视功名利禄如浮云,魏晋风骨将在他身上重生。”

    顾嘉瑶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转向母亲:“您呢?”

    “贵妇,佛口蛇心,爱慕富贵,嫉妒吃醋样样强。”

    顾嘉瑶直接竖起中指,“老天爷玩死我们算了。”

    指望一个跳广场舞的大妈不崩人设?

    妇人有几分好奇,“你这个岁数,我想不用再逼你去相亲了,离着做剩女还有十几年呢。”

    顾嘉瑶捂脸呻吟,穿越也有好处,起码不会被逼着相亲,遇见一群极品男人。

    “我的人设是木头美人苏天下……”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突然大笑出声,“让你总写玛丽苏的小说,遭报应了吧,还苏天下,就你这个样子能找到男人娶你就不错了。”

    他们你一句,我一嘴嘲讽着自己的女儿,少女脑袋越来越低,竟是无言以对。

    “……你们好像一点都不着急?不说人设崩塌,我们没命,就是在完全陌生,同我们格格不入的年代生活,你们都不怕吗?”

    蒋氏唇边扯出一抹笑,一手抓住女儿,一手握住丈夫的手,“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这里就是家。”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