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爹娘超凶的-第一百六十五章 背后的安排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赵小姐更加难受,有心反驳兄长的话,斥责他胡说。

    终究她底气不足。

    能走捷径为何不走?

    官商勾结自古有之,但凡把生意做大的商贾背后都少不了权臣的支持。

    哪怕赵小姐为自己找了无数个借口,依然觉得自己面皮滚烫。

    顾嘉瑶有没有嘤嘤嘤去求睿王,她尚且不知。

    可是赵小姐却借着睿王的权势。

    赵小姐狠狠瞪了兄长一眼,随后从账面上支走十万两银子。

    “小妹,你又要做什么?”

    “送去给睿王殿下的红利,再多送一笔过去。”

    赵小姐只能用给睿王银子买一份心安理得,证明她并非是依靠睿王的菟丝花。

    “王爷并不缺银子,你把帐面上的银子掏空了,万一商行出现意外亏损,没有银子应急,到时候丢得是咱们赵家的脸面,于你点石成金的名声也没半分好处。”

    赵公子苦口婆心劝说,“解决不了再去管睿王殿下要银子,睿王殿下会怎么看待小妹?”

    “商行运转正常,才货源广进,怎么可能会发生意外?兄长别是自己吓自己,过几日又有一船货运回来,商行只会越来越赚钱。”

    赵小姐对自己训练出来的水手很有自信。

    “纵然出现意外,不用去寻睿王要银子,我完全应付得来。”

    赵小姐一锤定音:“我才是商行的主事人,兄长这般胆小,我怎敢对你托付重任?以后我会创下更大的商业版图,让睿王明白我的价值。”

    成为燕武帝的女人也可让她做更多的事。

    男人靠征服世界征服女人,而聪明的女人是靠征服男人去征服整个世界!

    赵小姐无法容忍自己不如顾嘉瑶,更无法容忍睿王对自己失望。

    ******

    银票同睿王的名帖摆在学正面前,赵小姐有傲气,她的手下也是鼻孔朝天,根本就没看得起只是六品官职的府城学正。

    毕竟常年看赵小姐谈笑风生应酬达官显贵,寻常学正这个清水衙门的书呆子根本没资格登赵家的门。

    “我们小姐说了,让你尽快做出选择,别耽搁小姐做生意,要知道睿王殿下对小姐……”

    “对赵小姐如何?”

    顾熙走进门,“睿王殿下是武勋,即便是当朝王爷也没资格去命令干涉学正,你们小姐是想让睿王挑起文武之争?”

    随从愕然,顾熙是从哪冒出来的?

    学正缕着胡须,不慌不忙说道:“我对陛下忠心可见日月,对科举也秉承着公开公正,刊印所得银子也都用于改善府学,不曾贪图半分银子,我经得住睿王殿下的责问。”

    “你把名帖留下,银子拿回去。”

    学正一身傲然正气,弹了弹衣袖,“明日我拿着名帖求见睿王殿下,询问王爷,我此举可有不妥之处?我一心为国为君,难不成还做错了?!”

    赵家随从气势汹汹来,耷拉着脑袋拿着银票离去。

    “多谢顾年兄仗义执言。”

    学正感激向顾熙行行礼,直接驳回赵小姐的银票,学正不是不害怕的。

    仿佛顾熙早就料到赵小姐这招,他一早来见学正,在赵家仆从来之前,顾熙以条理清晰的言辞说服了学正。

    并且顾熙向他保证,一旦睿王追究,顾熙愿意以力承担。

    倘若顾熙还是出身农家的名士。

    学正未必相信顾熙,毕竟别的王爷干涉政务那是僭越。

    但干涉政务的人是睿王,燕文帝不仅不会计较追求睿王僭越,甚至很欣慰。

    顾熙成了英国公的长子,未来完全可以承袭英国公爵位。

    英国公不仅是太祖的老臣,后宫甚是得宠的贵妃娘娘就是英国公的女儿,顾熙的嫡亲妹子。

    睿王殿下如何都会给顾熙几分薄面。

    况且在顾熙没暴出真正身世前,睿王就以顾先生称呼顾熙了,显出对顾熙的亲近信任。

    有顾熙陪着,学正有底气拒绝赵小姐。

    顾熙还暗示学正把向考生卖往年真题范文的事写成奏折送去京城。

    一旦燕文帝看到他的奏折,或是采纳推广此法,学正已经可以预料自己升官发财,名声显赫了。

    顾熙托起学正的胳膊,“我现在无官无职,担不起大人这一礼,谢字就不必说了,我敬佩学正大人秉公处置,心忧考生,这才为大人说了几句话,我人轻言微不足称道,反而大人一生正气让从中牟利的小人退去。”

    学正口中谦虚,眼角眉梢却透着得意。

    被自己的偶像夸奖了。

    顾熙同学正辞别时,学正脸上的红潮都没退去。

    “听说他是顾年兄的学生?”

    石泽憨厚,虽然不够文雅风流,却另有一份沉稳可靠,让人信任。

    顾熙笑道:“他拜师我夫人,不过我见他天分很好,亲自教他读书,过几日的秀才试,他也在应考之列,还望学正大人严格要求他,仔细考教他。”

    石泽拱手行礼。

    学正问了石泽几个四书五经的问题后,满意点头,“他学问扎实,的确是个读书的好苗子。”

    “学正大人过奖了。”

    石泽谦虚,“我只是刻苦用功罢了,以后还要依靠学正大人点拨,您在中庸上的造诣,连师丈都是佩服的。”

    “中庸啊,我已有一段日子不看了。”

    学正眸光一闪,“毕竟我为学正,不好总在中庸上出题考教考生。”

    石泽心领神会,摆着憨厚的面容同学正攀谈起来。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这两人就相谈甚欢,学正对石泽极是信任,谈起了论语。

    顾熙嘴角微微抽,至于嘛,以石泽的实力怎么都能通过秀才考试。

    无需提前做一些准备。

    顾熙为了自己的人设,不屑他们的考题上,以及做真题生意的话题。

    不过顾熙瞥见款款而谈的石泽,不得不承认这小子面容憨厚,其实是个腹黑的。

    厚黑学没准比顾熙还厉害。

    而且石泽不仅会做官,更会和同僚相处。

    学正亲自送走顾熙同石泽,望着石泽的背影,暗道一声,这么好的苗子竟被蒋夫人捡了去。

    不过石泽背靠顾熙,他以后的仕途顺遂,不是学正能比的。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