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爹娘超凶的-第一百六十六章 转换身份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学正是名声也有了,同样赚到了银子,毕竟书本费用上也不是没有空子可钻。

    有顾熙署名的奏折也能以最快的速度递给燕文帝。

    顾熙还帮忙退还睿王的名帖。

    学正已经下决定暗暗关照石泽,说不得送石泽一个小三元。

    学生文采出众,也会让顾熙名声更好。

    “你今日做得很不错。”

    顾熙看了一眼恭恭敬敬在旁侍奉的石泽。

    这个学生依然带着老实憨厚,甚至因为他的夸奖而露出一抹羞涩来。

    “以后你就继续扮猪吃老虎,没准哪一天睿王都要在你手上吃个闷亏。”

    “师丈。”

    石泽眼睛突然一亮,“我真能同睿王抗衡?”

    仿佛听到自己心中的轻蔑冷笑,石泽低垂脑袋,却是偷偷握紧拳头。

    顾熙安抚般拍了石泽的肩头,豪气干云:“睿王殿下出身好,领先你几百米,只要你努力纵然追不上睿王,也能拉近彼此的距离。”

    石泽脸上仿佛裂开一道缝隙。

    “阿泽。”顾熙轻笑。

    石泽突然身体僵硬,咬牙忍耐。

    “倘若你对睿王殿下耿耿于怀是因为瑶瑶,其实你完全不必在意睿王的。”

    顾熙有几分以女为傲,“她是绝不会倾慕上睿王的,即便睿王权倾天下也总有得不到的女人,我闺女就是他永远得不到的女人!”

    石泽眸底的金光一闪而逝。

    顾熙只一个劲吹嘘女儿,并未注意到石泽的异常。

    “停车。”

    石泽喊了一声,随后立刻跳下马车,“我去给师妹买糖,师丈先回去。”

    顾熙遗憾摇头,“真是的,我还没吹嘘够呢。”

    如今外挂跑了,顾熙又只能明明心里很高兴,却摆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矜贵的姿态。

    不过今日顾熙同学正谈话时,他依然没有感到崩人设的刺痛。

    顾熙所有的心思都被这事绊住了,自然美见到石泽的异常。

    何况石泽给瑶瑶买东西算是异常?

    哪次石泽出门不是大包小包给瑶瑶买东西。

    他女儿因此都重了几斤,脸庞圆润了。

    顾熙本就认为顾嘉瑶偏瘦,自然不会提醒零嘴不断的顾嘉瑶圆润了。

    否则她又闹着减肥。

    石泽钻进死胡同好一会才重新走出来。

    他摸了摸脸上的一些装饰,缓缓勾起嘴角。

    一直隐藏在暗处的暗卫齐齐打了个冷颤。

    顾先生说了什么?

    主子越发深不可测,不可琢磨了。

    石泽依旧提着大包小包回顾宅,自从他帮师傅经营店铺后,手中阔绰了不少。

    可是他赚银子也都花在顾嘉瑶身上。

    蒋氏曾经暗暗掐了顾熙好几下,当年顾熙都记得藏一些私房钱。

    “师兄,你回来啦。”

    顾嘉瑶捧着点心,笑眯眯摆在石泽面前,“我特意买给你的,以后你喜欢吃什么,都要告诉我。”

    “别把喜好憋在心里,我看着难受。”

    “我又不是嚣张自我的大小姐,你总是迁就我,让我觉得你是在敷衍,我好似同一个满身虚伪,不,掩藏真性情的人在一起。”

    顾嘉瑶扬起下颚,迎向石泽深沉的目光,“我想看到真诚的你,无论好的,坏的,我都想见到。”

    石泽声音低沉,仿佛有意躲避顾嘉瑶的实现,缓缓开口说道:“好。”

    “你不舒服吗?”

    顾嘉瑶狐疑问道,听着声音不对劲。

    石泽拳头抵着嘴唇咳嗽了两声,“许是着凉了,嗓子有些不舒服。”

    “我就说让你不要早起同我娘练操,你偏不听,我们年轻人就要睡懒觉呀。”

    顾嘉瑶对石泽早起陪蒋氏跳广场舞有着深深的怨念。

    横竖她是起不来,凭啥每日不管看书多晚的石泽就一定能早起?

    惹得她以前应付蒋氏的诸多借口都成了谎言。

    顾嘉瑶口中嗔怪,却是拽着石泽的手,“身体不适,就要好好歇息,今儿就不用再读书了。”

    “放心,放心,一日不读书,你也不会考不过秀才。”

    “师兄天分很好,很聪明,依然这么努力,你这样会让我怎么办?”

    顾熙在石泽面前吹嘘顾嘉瑶,可是在她面前,总是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调说石泽的出色同努力。

    以顾嘉瑶年纪不会再似中二少女一般,可心头还是隐隐有几分不舒服。

    重生在顾嘉瑶身上,她也有返老还童的感觉,面对亲人时格外显出少女本质。

    石泽在她默认的亲人圈子中,而且随着相处日子久了,多了几分爱慕后,石泽的份量也更重。

    顾嘉瑶懂得照顾人,把身体越来越僵硬,脑门温度越来越高的石泽按在了床塌上。

    石泽的脸好似一块染红的红布。

    方才为了测试他是否发热,顾嘉瑶同他额头相抵……他差一点没绷住,面对她清澈关心的眸子,转身就想离开的。

    “我让小红给你熬药去了。”

    顾嘉瑶坐在床边,一会用手试试石泽脑门上的温度,“倘若温度太高,就要请大夫了。”

    石泽闭上眼睛,双手放在胸前,姿势极端正。

    顾嘉瑶暗暗好笑,石泽再穿上一身黑色燕尾服都能演沉睡在棺椁中的吸血鬼了。

    而且还是吸血鬼中的贵族。

    以往石泽气质憨厚老实,却在不经意间有一抹与生俱来的贵气。

    今日……顾嘉瑶皱了皱眉,石泽突然哼哼唧唧:“我渴了。”

    语调可怜兮兮的,虚弱的令人心疼。

    顾嘉瑶心软成一团,暗道自己怎么忘了感冒的人需要多喝水?

    “这水有点凉了,我去给你提一壶温水,再配上几颗梅子。”

    顾嘉瑶飞快出门,躺在床上石泽缓缓睁开眸子。

    虚弱?

    可怜?

    此时在他身上只有隐情莫测。

    “你不也没享受到吗?”

    他低沉笑了,“我才是第一个被她伺候的人。”

    顾嘉瑶一手提着水壶,一手捧着梅子,进门后就见到石泽耷拉着脑袋,仿佛一只被抛弃的狗狗一般沮丧。

    “师兄……”

    完了,顾嘉瑶对这样的石泽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石泽扬起头,眼睛湿漉漉的有几分控诉。

    顾嘉瑶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后你这个样子只能让我看到。”

    石泽突然欢喜起来,连连点头。

    学正永远想不到自己认可的未来文臣领袖会有这么一面!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