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英雄酒馆-我有一座英雄酒馆 第二十五章 被毒杀的罗金·梅斯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奥布里幽幽醒来,感觉到一阵头痛,他隐约记得自己正走向比伦城城主府,在经过一个巷子口时,被人拖了进去,口鼻被手帕捂住,他在昏迷前嗅到了手帕上刺鼻的味道。

    是被人下毒绑架了?

    醒来的奥布里猛的挣扎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绑着,人跪在桌子前。

    周围光线昏暗。

    奥布里寻着烛光,抬头看到了坐在桌边的罗金,以及罗金身旁的两个黑袍人,

    此情此景,奥布里已经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

    “伯恩伯爵派你到我身边,是为了什么?”罗金望着奥布里幽幽问道。

    “大人,大人您在说什么?什么伯恩伯爵?”奥布里装傻。

    “有没有那种,能让人痛苦还保持清醒的毒药?”罗金直接回头问缇娜。

    他懒得跟奥布里废话。

    虽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能证明奥布里是奸细,只是索西尔的一面之词。

    但罗金让奥布里去送信,奥布里却去比伦城,那并不顺路,还有强盗首领巴泽尔提供的情报,罗金知道伯恩伯爵要害自己,这直接加大了他对奥布里的怀疑。

    他不是奸细的可能性很低。

    “有三种毒药符合你的要求,用刺心花提炼的刺心毒,用是嗜血藤与醒神草混合而成的血毒,还有一种很昂贵的魔法毒药……”

    缇娜淡淡连道,顿了顿又说:“刺心毒有些危险,有些人心脏不好,刺心毒可能造成心脏骤停。”

    “就用刺心毒。”罗金很干脆。

    缇娜也不废话,从黑袍下拿出一个小包,从包里翻出了一个锥子,一个绿色的玻璃瓶。

    她将瓶子打开,将小锥子插入其中,沾满了绿色的药液,然后用放在蜡烛火焰上烧了烧。

    “大,大人,我是冤枉啊的,冤枉的……”被绑着的奥布里,看着缇娜准备对他用毒,吓得满头冒汗的对罗金大喊大叫。

    “如果你现在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可以考虑,让她住手,并且不绞死你。”罗金对奥布里道。

    “大人!大人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不懂您在问什么,我不知道,我跟伯恩伯爵没关系,我……啊!!!”

    冒汗解释的奥布里突然惨叫了出来。

    因为缇娜将沾毒的锥子,扎在了他的肩膀上。

    “大人,我……啊……啊……我……”

    被绑着的奥布里,竟然在地上打起滚来,酒馆内不断响起他的惨叫声。

    他的心脏在异样的抽搐。

    一种不断有人用刀捅他心脏的感觉,剧痛可能引发休克,但他偏偏休克不了,意识特别清醒。

    奥布里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生不如死。

    “还不说吗?”罗金问道。

    “大人……我说……我说……啊……”奥布里惨叫着答应。

    “缇娜。”罗金给缇娜打了一个眼色。

    缇娜却没反应的看着罗金。

    “解药啊!”罗金道。

    “还没解药,没研究出来。”缇娜连道,“药效二十分钟左右。”

    罗金脸色微变。

    奥布里则是人已经要疯了!他都答应要说了,竟然没解药?二十分钟?奥布里不觉得自己能撑二十分钟。

    现在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煎熬。

    “没解药你还拿出来?”罗金看着缇娜。

    “你问我用毒药,又没跟我说解药。”缇娜不客气回怼道。

    奥布里已经喊疯了,躺在地上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好像要抽死过去。

    “我来吧。”伊本突然开口。

    他走到了奥布里身边,手搭在了奥布里的肩膀上,紧接着掌心暴起光芒,他整个人也开始跟着发光。

    不是魔法,而是战气!

    伊本已经是武骑士,可以战气离体,他是在用自己的战气,压制奥布里体内的毒药,并进一步将毒素消解。

    无论是武士还是法师,都可以运用能量消解毒素,境界越高,能够消解的毒素就越高级。

    不过,当毒药达到一定等级后,再强大的人,也未必能用单纯的能量将其消解,还是需要解药的。

    但显然,缇娜不会给奥布里用那种级别的毒药,她也未必有那么高级的毒药。

    很快,奥布里不痛了。

    伊本站了起来。

    罗金看着全身被汗水湿透的奥布里道:“说吧,如果你不想再来一次,老老实实的将你知道的告诉我!”

    “大,大人,我说,您想知道什么?”奥布里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整个人瘫在地上好似都没力气抬头。

    “那好,我问,你答,首先,你是不是伯恩伯爵派过来的?”

    “是……我是……”

    “目的?”

    “伯恩伯爵给了,给了我一瓶魔法毒药,让我找机会,放在您的食物中。”

    “毒药呢?”

    “用过了。”

    “用过了?”

    罗金凝眉看着奥布里,伯恩伯爵给他毒药,奥布里说用过了,可自己……还活的好好的啊!

    “什么时候的事?你什么时候用的。”

    “就在投奔您的第一天,在您来梅斯城的路上……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效果,您只是大病一场……”

    罗金一惊。

    卧槽!

    罗金·梅斯不是因为舟车劳顿赶路生病病死的,而是被人下毒生毒死的?!!

    正因为罗金·梅斯死了,所以罗金才能穿越过来占据他的身体。

    是毒死的?

    “具体什么情况,那是什么毒药,伯恩伯爵向你怎么交代的,你详细说一遍。”内心波涛汹涌的罗金瞪大眼睛望着奥布里道。

    体会过生不如死的奥布里,开始老老实实向罗金讲述一切。

    一个月前,奥布里通过人介绍,幸运的成为了伯恩伯爵的追随者。

    大约十天前,伯恩伯爵交给了奥布里一项秘密任务。

    伯恩伯爵说,梅斯城的新任领主,正在来梅斯城的路上,他将一瓶毒药交给了奥布里,让他以自由武士的身份,去投奔罗金·梅斯。

    之后找机会,将毒药下在罗金·梅斯的饮食中。

    奥布里本是拒绝的,因为毒杀贵族这种事,谁都救不了他,任何一个贵族被谋杀,都会遭到主城的调查,他嫌疑会很大。

    但伯恩伯爵却让他放心,说他给的那瓶毒药,是一种极其昂贵的魔法毒药,会造成人病死的假象,病死就不会被调查。

    他还向奥布里许诺了诸多好处。

    富贵险中求,奥布里答应了。

    他是第一个投奔罗金·梅斯的自由武士,并在投奔的当天夜里,就找到机会,将毒药洒在罗金的饮食中。

    第二天阿尔吉侬来投靠罗金·梅斯时,罗金已经开始生病,开始变得嗜睡,精神不振,身体无力,并伴有上吐下泻。

    之后没两天,罗金·梅斯甚至一度陷入昏迷。

    奥布里本以为自己要成功了,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一个贵族子爵,只要等罗金·梅斯死了,也就是他宣誓效忠的领主死了。

    他将恢复自由,可以直接离开。

    但他没想到,又过一天,罗金·梅斯竟然醒过来了,而且精神头变好了,似乎熬过来了。

    奥布里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只以为是药有问题,因为是要造成人病死假象的毒药,药效肯定是被控制的。

    当时他心急如焚,任务失败,却不能擅自离开,无法与外界联系。

    一直到队伍抵达梅斯城,主城使者当众宣布罗金·梅斯继任梅斯城城主。

    伯恩伯爵在当天派来使者恭贺。

    使者是伯恩伯爵的亲信。

    奥布里在私下里与伯恩伯爵亲信密谈了一番,对方了解情况后,告诉奥布里稍安勿躁,继续潜伏在罗金身边,老老实实办事,不要露出马脚。

    对方还说,虽然毒药失效,但伯恩伯爵还有后招,他将借强盗之手,杀死罗金·梅斯。

    到时候只等罗金死,奥布里恢复自由,就可以回到伯恩伯爵身边。

    之后的事,罗金自己就都知道了,

    罗金招募到了伊本,对鬣狗强盗团完成了翻盘,奥布里参与了部分过程,知晓内情。

    今天早上,在罗金问谁愿意去送信时,奥布里主动站出来。

    其实他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回比伦城给伯恩伯爵通风报信,告诉伯恩伯爵,鬣狗强盗团被罗金灭了,罗金身边有一个极为强大的刺客,就是伊本!

    ……

    罗金听完奥布里的供述,也捋清了情况。

    他的心情有些微妙,因为他知道了罗金·梅斯其实是被下毒谋杀的,因为他死了,所以自己才能穿越过来占据这身体。

    其实伯恩伯爵的计划是成功的,毒药没有失效,罗金·梅斯死了,现在活着的是穿越者罗金。

    而这将是永远的秘密,永远不会被第二个人知晓。

    “你知道伯恩伯爵为什么想要杀我吗?”罗金问奥布里。

    “他想要吞并梅斯城领地。”

    “吞并?又是为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大人,我真不知道,伯恩伯爵没告诉我啊大人!我真的都说了,大人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

    五十多岁的奥布里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

    罗金眯眼看着他。

    感觉,这家伙应该是真不知道,毕竟他连将谋杀贵族这种事都坦白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来人!”罗金对外喊道。

    安德利斯与阿尔瓦进门,他们都是酒馆英雄,忠诚度有保证,所以罗金让他们守在门外。

    “将他关入地牢。”罗金吩咐道。

    两人领命,而后面无表情的将奥布里拖走了。

    酒馆中又只剩下罗金、伊本、缇娜三人。

    罗金正思考着。

    哗!

    刀光乍起,立在罗金眼前。

    是缇娜突然从黑袍下,抽出一把光亮的匕首,那匕首上还带有复杂的暗红色花纹。

    罗金吓了一跳,斜眼看缇娜道:“你干嘛?”

    “不想验验你中的是什么毒吗?”缇娜斜眼问罗金。

    “现在还能验?”罗金挑眉。

    “魔法毒药虽然效果强大,但会在人体内形成元素残留,这种残留,要比普通的植物提炼毒药残留时间更长……我需要你的一滴血。”缇娜解释道。

    罗金眨巴眼睛,而后抬起手,竖起一根手指,又道:“你慢点。”

    刷!

    刀光闪过。

    罗金之间破了一个很小的口子,血已经站在缇娜的匕首上了。

    缇娜的匕首开始发光,上面的花纹有些亮起了,有些没亮。

    “怎么样?”罗金含了一下手指问。

    “确实是有元素残留。”缇娜皱眉看着匕首,“但……这毒药太高级,甚至……如果不是我提前知道你中过毒,我都无法判断,这元素残留与毒药有关……只能知道你在近期用过魔法药剂,而且……与灵魂有关!这伯恩伯爵是真有钱……”

    缇娜最后还感叹了一下伯恩伯爵真有钱。

    “真有钱是什么意思?”罗金问了一句。

    “就是说,你中过的毒,很贵!”缇娜看向罗金道,“任何灵魂类的魔法毒药,至少也是大魔法师才能制作,每份售价,最低也要一千金币!”

    罗金瞪大眼睛。

    一千金币?!

    自己中过的毒,至少价值一千金币?!

    他都懵了!

    伯恩伯爵为了搞出罗金·梅斯是病死的假象,竟然这么舍得下本?一千金币?一千?

    在这个正常地区普通人年收入只有50银币的世界,1000金币是什么概念?

    就相当于罗金前世的5000万!

    伯恩伯爵疯了不成?为了吞并梅斯领,花这么多钱毒杀自己?

    梅斯城能有什么不可想象的利益值得他这么做?

    难道还能有金矿不成?

    求推荐票~~~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