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咸鱼圣人-第27章 可怕的先知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古人说得好,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

    但是黑龙寨如今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夏弦月哪里还会在乎古人说什么?再说在这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末世,心软就失去了活下去的资格,更何况夏弦月也只不过是想用煤球换回蜻蜓而已。

    飞了“大雕”跑了“大军”,带蜻蜓回去见师父,好歹……也是个交代。

    夏弦月趴在城墙上观望了一会儿,趁着遛弯儿的老人转身时窜了进去。

    末世之中,没有弱者。从末世浩劫中活下来的人都已经进化了,而夏弦月这样的天选者不但拥有异能,身体的进化也在一般进化者之上。

    赶在遛弯儿的老人回身之前,夏弦月飞快的窜到了他的视觉盲区里。

    弓着身子贴着墙角,夏弦月就像是一只猫咪灵活又敏捷的躲过了巡逻。

    进入一片片废墟之中,夏弦月便不担心被那些老掉了牙的哨兵发现了。

    随手扯走了不知道谁晾在外面的破床单披在身上,夏弦月在废墟中穿行。

    她知道先知住在哪里,先知基地传说一百多年前是富人区,里面有很多独门独院的废墟,唯一一栋保存完整的独门独院小楼就是先知家。

    曾经有一次夏弦月出使先知基地,就被先知炫耀式的在家里接待了。

    至今夏弦月都忘不了先知家里那溜光的地板砖和豪华的皮沙发。

    夏弦月很容易就在一片废墟之中找到了那栋唯一保存完整的独门独院小楼,传说古人给这种独门独院小楼叫“别野”。夏弦月寻思住在“别野”里的孩子肯定都是斯斯文文的,一点儿都不野蛮。

    大概先知也是这么想的。他最喜欢的小孙子煤球就被他给教育得斯斯文文的,从来不会像熊孩子似的乱跑乱叫,总是乖乖跟在先知身边。先知让他叫人的时候他就叫人,不该他说话他就老实陪着。

    先透过明亮的大落地窗观望了下一楼,一楼客厅里不出意料空荡荡的。夏弦月看看左右无人,便一纵身跳上了二楼阳台,扒着窗子透过窗帘的缝隙往里张望,正看到床上躺着个黑不溜秋的小胖子。

    小胖子四仰八叉睡得“呼哈呼哈”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踢到了地上,露出了一身黑得发亮的傲人胴体,真是扔煤堆里都找不到。

    会不会有点儿……太顺利了?到了这个时候夏弦月却犹豫了,从她进入先知基地开始一路上都是顺风顺水平安无事,讲道理即便先知基地倾巢而出了,先知也不可能在家里都不留个能打的吧?

    都说先知能预测未来、料敌先机,该不会他也算到了我会来他家?

    这一路上顺风顺水平安无事,说不定就是他布置好了陷阱等我来钻呢!

    可是已经到了这一步,难道我要无功而返吗?夏弦月正在犹豫不决,忽听“轰隆”一声巨响,煤球房间的墙壁竟是被撞出了个大窟窿!

    烟尘滚滚,碎石纷飞!

    一个金光闪闪的身影破墙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夏弦月!

    大窟窿正对着煤球的床,可想而知如果夏弦月进去抓煤球,一定会被这个金光闪闪的身影偷袭!而让夏弦月意想不到的是,这个金光闪闪的身影为了突袭她,竟是直接一脚踩在了煤球的肚子上!

    夏弦月认识这个金光闪闪的身影,他是先知基地五个大队长之首,人称“金爷”。金爷浑身宛如黄铜铸就,刀枪不入,力大无穷。

    很显然金爷根本没在意煤球的死活,这一脚把煤球的屎都踩出来了!

    那么问题来了,只是五个大队长之一的金爷凭什么敢踩死先知最疼爱的小孙子?

    夏弦月一颗芳心沉到了谷底:这果然是先知早就布下的陷阱!假的!全都是假的!城墙上遛弯儿的老人只不过是伪装!这栋别野也根本不是先知的家!最可怕的是,甚至连煤球都不是先知的孙子!

    难道先知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几年前就弄了个小黑胖子角色扮演?

    太可怕了!

    夏弦月顾不得多想,一脚蹬在了墙壁上,借着反弹力飞出了阳台!

    与此同时她雪白小手儿握成手刀,向着再次破墙而出的金爷斩去!

    “当——”

    正在向前冲的金爷陡然一个趔趄,他的脖子赫然出现了一道深邃刀痕!

    这道刀痕从左到右横斩了金爷脖子,换一个人来比如说毒娘、奶妈早已是人头落地,但只是在金爷脖子上留下了一道半寸深的刀痕!

    而刀痕处暴露出来的也不是血肉,金爷竟是如同黄铜一体铸造而成!

    夏弦月这全力的一刀只不过是稍微阻挡了下金爷的前冲之势,金爷真的就像是个铁打的汉子,一个趔趄便再次向着夏弦月追来!

    不愧是先知基地五个大队长之首!夏弦月小脸儿绷得紧紧的,一边后退一边又是挥手斩出一刀,又是“当”的一声如同金铁交鸣,金爷又是陡然打了个趔趄,但马上又继续冲向夏弦月,嘴里还发出金属质感的声音:“没用的,火凤凰!我是金钢之躯!刀枪不入!”

    “当!”

    夏弦月双斩出一刀,金爷双打个趔趄,不禁放声狂笑:“火凤凰!投降吧!先知大人早就算出你会来,特地为你留下一位绝世强者!”

    “当!”

    夏弦月叒斩出一刀,金爷叒打个趔趄:“我们蛛长老马上就会赶……”

    “当!”

    夏弦月叕斩出一刀,金爷叕打个趔趄:“……来,我劝你束手就扌……”

    他的话终究是没能说完,金光闪闪的人头便骨碌碌从脖子上滚落!

    随着金爷人头落地,他身上的金光闪闪就渐渐消失了,仿佛死了之后就恢复了血肉之躯,脖腔子里“噗”的一下喷出了一道血泉!

    金爷身上再没有第二个伤口,夏弦月的每一刀竟是都斩在了同一处!

    连环五刀斩杀了金爷,夏弦月只觉腰腿酸痛,精神不振,好像身体被掏空。她的异能已经严重透支,然而就在这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

    【感谢阳月严(100X2)的打赏,抱抱,求收藏求推荐票~】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