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无咎-第27章 大道在前人必争(五)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丹水阴鱼与惶火阳鱼相比,更为玄妙。

    九枚乾明珠沉积在惶火阳鱼鱼腹正中,聚作巴掌大的一团,纹丝不动;而丹水阴鱼体内九枚“坤灵少阴珠”却在鱼腹中飘扬晃荡,沉浮不定。若有微风吹过,抑或一只昆虫栖息鱼身,那腹内九枚坤灵珠竟如滚汤一般极速翻腾,其感应之敏锐微妙,竟至于斯。只是再如何激突,九枚坤灵珠却并无从鱼口恰巧喷出之虞。

    如非将《九元书》掌握到神妙由心、体察入微的地步,要想使阴鱼吐珠,那是千难万难。

    丹水阴鱼的考较规则与惶火阳鱼也略有不同。每朝阴鱼鱼尾击出一掌,能够使得鱼口吐出一枚坤灵珠便算成功。在第一枚坤灵珠落地之前,比试者便可击出第二掌,第三掌……若是一直成功,连发九掌,使丹水阴鱼连吐九珠,便算得第一等。

    其实门中传言,越衡宗立派之初的数万年,这丹水阴鱼的的考核规则其实和阳鱼相同,比较的是一掌之力吐出几珠。只是这坤灵珠轻如无物,九珠被极细微的力量牵引纠缠,振荡不休。若想数珠齐出,其难度简直匪夷所思。衡越宗立派迄今近三十六万载,包括数十位大能修士在内,唯有一人曾经一击使阴鱼吐出八星连珠。三人完成过七星齐出,余者五星六星的也是寥若星辰。至于一击动九珠,那是开派以来未曾有过。

    相比之下,惶火阳鱼数星连珠的难度可谓泥云之别。每三年的真传铨选之会,头名十有八九能够达到七珠。打出八星连珠的,至多一二百年也会出现一次。至于九珠齐出,固然较为罕见,但至多不过一二千载,总也有这样的天才人物。

    上一次在惶火阳鱼击出九星的人物,不过是在一千二百四十年前。不是旁人,正是眼前这位五陵殿主、本届真传铨选的主持岳玄英。

    丹水阴鱼的比试规则修改之后,阴阳双鱼的难度便大致相埒。当然,如有人在阴鱼试中得了一等,主试也会再给一次机会,让其人试试一掌数珠的法门,能够做到哪一步。

    尚未上场的二十三位灵形弟子个个神色严肃,注视着第一个出场的成不铭。只是作为竞争对手,他们的面容倒也并不如何紧张。有十余人是因为自知实力在诸人中不算出众,本也没有患得患失之心;就算稍有望力争三甲的那数人,也都相对坦然。因为诸位弟子均知,成不铭是有极大希望夺得一个名额的,自己所争的,应当是另一个位置。

    成不铭闭目站定、调息良久。众人均无丝毫不耐之色,只是静静等待。

    一柱香的功夫之后,成不铭左腿微曲,右腿崩直,一掌前伸,一掌后托,摆出一个奇异姿势。这个姿势使得他周身之力完满聚合,无有欠缺。仿佛一只蓄势待发的铁锤。

    突然,只见元光闪动,成不铭如春雷绽放般大喝一声,双目圆睁,精光四射,口中吐出一道浊息。当真声如金鼓,状如奔马,右掌挥动间朝惶火阳鱼鱼尾重重一击!

    《九元书》虽以十四日为周期的服气餐霞之功为始,但并不全是打坐静功。每一个轮次的完功收束环节其实有一套调和动静的功法,均为各弟子在自家洞府独立完成。

    这一套行功法诀由五个“元始式”组成,名为泥潭雾腾、腾炎焚枯、枯干栖鸟、鸟革翚飞、飞雪沉泥。暗合五行周而复始之意。

    其实这五个招式名乃是后来一位大能改动,原初之名却更加质朴直接,名曰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天五生土。

    这五式一分为二成十,再生九变,为真气一至九重每一转轮行气完功的功法。不过除了五个“元始式”万古不易外,行功过程中的九十个变式均随着各位弟子的理解差异而产生细微变化,各不相同。这五式在灵形境界中虽无任何斗战之能,却是众弟子圆满调动自身潜力的基础。

    成不铭当初在真气六重丙火轮的修行完功之后,就隐隐约约生出一种信心,自己之后的修行一定不会再遇阻碍,必将以“小自在境”完成真气阶段的修行。

    他现在发出的这一击,正是他真气六重丙火轮收束完功的架子,滕炎焚枯阳分第六变,他自信这一架式是最能圆满调动自身元力的一式。

    成不铭气势十足的一击落在鱼尾上,却只发出“波”的一声闷响,仿佛一只铁拳击打在朽木上。

    少数几位旁观过一次真传铨选会的弟子面色不变,似乎早已了然,双目只紧紧盯着铜鱼鱼口。只是如木愔璃和那谷师弟般的新晋弟子,脸上不免有惊讶之色。

    电光火石的功夫,一枚乾明珠从阳鱼口中吐出,紧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

    眨眼之间,七枚乾明珠从阳鱼口中吐出。

    成不铭面色沉静从容,一双漆黑眸子如同苍鹰追逐猎物一般,牢牢盯紧了惶火阳鱼的鱼口。

    七枚乾明珠飞出后,那鱼嘴现出一丝淡淡的金色虚影。此珠飞跃到了鱼嘴边,似乎力量已衰,但似乎还是挣扎出最后一丝潜力般跳了出来,只是高出鱼口不足一寸距离。

    八星连珠!

    围观的真气境弟子中传来一声低呼,各色目光凝聚在成不铭身上,但总以钦佩居多。太和天宫第二重、第三重中的旁观之人,此时也是起了一阵波澜,似乎对这成不铭的表现有所点评。

    惶火阳鱼八星连珠,已经算得上百年一出。

    八枚乾明珠落在黑白环抱的“地面”上,消失不见。实则众人也能够猜测的到,当是自动回到了阳鱼腹中。否则如此异宝,明珠出口之后尚需人力再度装填,也过于儿戏了。

    成不铭眸中的精芒却似乎暗淡下来。

    成不铭自幼在受族中长辈教导,早已知晓自身分属“阳行”,走的是浑厚博大的阳刚路子,进位真传之后,由庚金之气入手,转修壬水、甲木、丙火,四元嘉会生出戊土玄种,由阳五行成金丹。因此不出意外的话他的阳鱼试的成绩要好过阴鱼试的成绩。

    三年前文晋元惶火阳鱼试和丹水阴鱼试的成绩均是分量极足的八星,八枚乾明珠与坤灵珠出口之后余留势不衰,第九枚明珠几乎显露出来。

    成不铭自知完成九星连珠的均是千年一出的杰出人物,自己与此辈还有一两分差距,并未奢求能够做到。他心中暗暗以上届头名文晋元为目标,如果惶火阳鱼试八珠齐出之后余力尚足,那么丹水阴鱼则有一两分希望勉强冲击八珠。如此一来,十六星也算是追平了文晋元三年前的成绩,只是成色有所不足而已。

    现在惶火阳鱼试只是勉强达到八珠,那么丹水阴鱼试八珠多半是无望了。

    除了成不铭自己。旁观的乔修广、容常治乃至数位对自身实力相对自信的灵形弟子,见此情景后,面上的凝重之意都增加了几分,好像同样并不满意。

    在他们的角度看来,如果成不铭七珠之后余力尚足,最好是只差一步达到八珠,那是一个较为理想的结果。如此自己也可以勉强冲击七珠,便算打了个平手。现在成不铭极其勉强的达成八珠,等于是刚好卡在了他的极限,自己想要与之追平,希望较为渺茫。

    真传铨选的规则是取惶火阳鱼试和丹水阴鱼试的结果相加,一珠称为一“星”,以为等第。譬如去年的头名文晋元,阳鱼八珠,阴鱼八珠,其成绩便是十六星。当然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在任意单项中没有第一等九珠出现。如果阴阳鱼试任意一项达到九珠,那么哪怕另外一项考核只是二珠、三珠甚至一珠也无,总成绩却均计作十八星。

    成不铭缓步走到丹水阴鱼面前。虽然臻至八珠几乎已不可能,但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所取名次变成二人,容错率已经大大降低,万一大意之下阴鱼试七珠也不曾达到,那恐怕有马失前蹄的风险。

    这次他并未让其他人久候,调息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抬起手掌,印在阴鱼鱼尾之上。

    只是这一击之后,那阴鱼似乎毫无动静,鱼嘴中似乎也不见玄珠射出。

    除了文晋元那等极少数人走的是均衡之道,多数弟子的阴阳鱼试成绩都是一项较好,一项稍差,所谓“阳行”和“阴行”的区别。方才成不铭出手之后,姑不论最终八珠的成绩,就那份出手的气势,也容易猜到他当属于“阳行”一类。但是其竟然一枚坤灵珠也击之不出,也实在大出众人所料。

    在场之人面色古怪,莫非是这成不铭自知阴鱼试绝无可能达到八珠,因此大意之下居然出现失误?这真传铨选残酷无比,每人均只有一次机会。若这成不铭阴鱼试果真是个无珠的成绩,那注定要被淘汰出局,可就成了一个天大冤案。

    观战的真气境弟子还好说,见到此景惊讶之余,都是一脸惋惜。而场下等待比试的灵形境弟子,有数人脸上几乎已经浮现出轻快之色。倒不是他们心性太差,在此利害当前的关头,又有多少人能把持得住呢?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