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第4章:听雪楼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邑庙(上海老城隍庙,书场集中地)。

    听雪楼。

    这是一家书场。

    混迹上海滩的人都知道,这书场其实就是娱乐消遣的地方,当然,能够闲钱进来消费的那都是身家殷实之人。

    都到这个点了,大门还敞开对外营业,阵阵动听的三弦和琵琶声之声,不时的还有叫好声从里面传出来。

    从黄包车上下来,陈淼随手丢给车夫一块法币,反正是从赌档赢来的钱,花起来也不心疼。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黄包车夫千恩万谢的离去,跑一个晚上,都未必能挣到这么多,今天他是遇到贵人了。

    “三哥,您来了。”

    陈淼上前敲门,不一会儿,一个身穿褐色短打,鬓发灰白的中年男子,一看是陈淼,顿时露出笑容。

    “嗯,老蔡,雪琴在吗?”陈淼微微低头,掩嘴咳嗽了一下。

    “在,在的,琴老板这几天一直念叨您呢。”那老蔡热情的拉开门,让出一个身位来,让陈淼进去了。

    这世道想要在上海滩混的开,那都必须在帮,像陈淼这样的军统人员,都有拜老头子和帮派身份的的。

    拥有帮派的身份会让他们做起事情来非常便利。

    陈淼拜的老头子是青帮通字辈的,前年得病死了,他还去吊唁了,磕了一个头,给了一份奠仪,算是把这份香火情还掉了。

    毕竟,身份这东西,还是看人家认不认你,要是不认你,那辈分再高,也没什么用处,只能用来唬一唬人。

    在军统做事儿,不想标新立异,那就得入乡随俗,这些人本来就无法无天,什么事情都敢做,好人掉进这染缸你,那也能染黑了。

    如果不想连心都被染黑了,那你就得披上一层外壳。

    赌场和书场是陈淼最喜欢去的地方,赌场嘛,那是演戏给别人看的,至于这书场,就复杂多了。

    庭院深深,穿过几道回廊,来到一座小阁楼,陈淼拾脚上了楼梯,回头过来对那老蔡问道:“老蔡,有吃的吗?”

    “有,有,您稍等,我让厨下给您准备几道小菜送上去。”老蔡不迭的点头,琴老板眼光高,能入她眼的没有几人,陈淼人又正派,还一表人才,在那么多人当中,他是最希望陈淼那最终的良人。

    陈淼点了点头,抬脚上楼。

    “门外可是三哥?”

    “咳咳,你是怎么知道我来了?”陈淼咳嗦一声,微微露出一丝笑意抬脚跨进了小阁楼内。

    “三哥在楼下跟老蔡的说话的声音我都听到了。”梁雪琴上身穿粉色描金丝边儿的短袖袄裙,下身穿一件蓝色褶裙,一双牡丹绣花鞋,踩着莲步迎了上来,嘴角勾勒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是吗,看来以后想要给你一个惊喜都不行了。”陈淼惋惜一声,跨过门槛往里面走了进去。

    阁楼上分内外,外面是会客的地方,一张小圆桌和四张锦凳,左边是一个圆形的拱门,里面是个小书房。

    左边临窗户,下面是一个小花园,窗户半开着,依着窗户是一张软塌,一炉青烟冉冉,颇具诗情画意。

    窗外的露台上还有几盆绿植和盆栽,显示着此屋居住女子的志趣高雅,与一般凡夫俗子是不同的。。

    闻着淡雅的檀香,陈淼感觉自己心情平静了许多,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找到了一丝清静和安宁。

    珠帘后面是梁雪琴的香闺,想要进入其中,成为其入幕之宾的何其多,但至今为止,有这个资格跨入的人,还没有一个。

    包括他在内。

    梁雪琴的心意他是明白的,可他不敢跨入那一步,一旦跨入那一步,就意味着责任。

    在听雪楼,梁雪琴一开始只算驻场,成名后,场主为了留住她,将一半的股份出售给她,并且将听雪楼交给她经营。

    她现在算是听雪楼的半个老板。

    沪上评弹皇后的美誉,那可是许多达官贵人争相邀请的对象,尤其是很多人觊觎她的才色,想要收归私房的不知凡几。

    梁雪琴性子刚烈,才德兼备,自不愿成为权贵的玩物,因此至今还没有听说跟任何人闹出任何花边新闻。

    “今儿个,三哥您老人家怎么舍得到我这儿来了?”梁雪琴拿起桌上的茶盏,给陈淼到了一杯白开水眼波流转,巧笑嫣兮的递了过去。

    陈淼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梁雪琴那话里的一丝酸溜溜的味道?

    “没事儿,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陈淼微微一丝苦笑,女人嘛,就算是她再怎么明白事理,也会有自己的小情绪的。

    男人,不就吃这一套吗?

    其实,他跟梁雪琴是一样的人,都给自己编织了一个坚硬的外壳,这样才能保护里面更加柔弱的自己。

    “高兴就来,不高兴就走,你把我当成什么?”梁雪琴双肘抱于胸前,作刁蛮小女儿状道。

    “雪琴,三哥我……”陈淼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做的是随时掉脑袋的事情,他可不想把梁雪琴牵连进来。

    可是有时候,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屋内的气氛有些尴尬,好在这个时候,老蔡上来了,还拎着一个红色的漆盒。

    “琴老板,三哥,时间太仓促了,只有这些了。”老蔡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老蔡,我知道了,通知前面,今晚我就不去谢场了。”梁雪琴恢复平日冷淡的表情,吩咐一声。

    “好的琴老板,三哥,你们吃着,我先下去了……”老蔡抿嘴笑着,扭着水蛇腰下去了。

    被老蔡这一进来,尴尬的气氛顿时冲淡了不少。

    “三哥,来,坐下喝杯酒,别辜负了老蔡的一片好意。”梁雪琴坐下来,斟满一杯酒,递了过去。

    陈淼唯有苦笑,他能感觉到梁雪琴心中的怨气,今天要不让她出了这口气,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了。

    这可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我自罚三杯吧,谁让我今天让雪琴你不高兴了呢?”陈淼拿起酒杯一饮而下,又抓起桌上的酒壶,又倒了两杯酒,连续饮下。

    苦酒入喉,辛辣无比,呛得他忍不住捂着嘴,剧烈咳嗦起来。

    梁雪琴原本是想看着陈淼的,但是当她眼神瞄到了左肩上一丝红色,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恐,站起来伸手摸了上去。

    陈淼伸手挡了一下:“我没事儿。”

    “你这人,就知道逞强,受了伤还喝酒?”梁雪琴的情绪终于爆发了,愠怒一声,快步掀开珠帘走了进去。

    片刻后,梁雪琴提着一个药箱出来。

    “把衣服脱了!”

    “这不大好吧,男女授受不亲……”陈淼脸色有些发白,刚才咳嗽的动作太大了,肩膀上的伤口崩裂了。

    “你是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梁雪琴俏脸寒霜,一点儿都不给面子。

    “还是你脱吧。”陈淼盯着梁雪琴的双眸,忽然无奈的叹息一声。

    梁雪琴噗嗤一声笑了,仿佛赢得了一次了不得的胜利似的。

    “我都受伤了,你还笑得出来?”陈淼在梁雪琴的帮助下,脱下了外面的马褂,还有已经沾染血迹的衬衣。

    瞄到陈淼这一身雪花白肉,梁雪琴没来由的双颊升起两朵红晕,两人的关系虽然很近,但这般坦诚,还是第一次。

    “这是枪伤?”梁雪琴虽然是弱女子,可见识并不少,一眼就认出来陈淼左肩上的是枪伤。

    “嗯。”

    “疼吗?”梁雪琴先除去绷带和已经被鲜血浸红的纱布,用酒精擦拭伤口上的血污,心疼的问道。

    “疼。”

    “忍着点儿,上药了。”梁雪琴从药箱你挑出一个青花小瓷瓶来,拔开软木塞,从里面倒出一些黄褐色的粉末来。

    “雪琴,你给我上的什么药?”

    “棒疮药呀,你放心,这药治枪伤没问题的。”梁雪琴拿着小瓷瓶瓶口对准伤口上方,轻轻的抖动。

    “咝咝……”

    “咋了?”

    “没事儿,这药洒在伤口上感觉挺舒服的。”陈淼说的是实话,比起磺胺粉感觉上要好很多。

    “我可告诉你,至少一个月内禁酒,禁女色!”梁雪琴小心翼翼的给陈淼换上新的纱布,并且包扎好。

    “嗯,雪琴,你这手艺真不错,松紧刚刚好,哪儿学的?”陈淼稍微活动了一下,比自己包扎的强太多了。

    “从小跟爹走江湖,磕磕碰碰是家常便饭,这不算什么?”梁雪琴轻描淡写一声,“你这伤是怎么回事儿,惹上仇家了?”

    “算是吧。”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

    “你别替我担心,跑马总会的工作虽然做不了了,工作再找吧,不过暂时还没想好,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就算我现在啥都不干,手里的积蓄也够我过上一阵子了。”陈淼苦中作乐道。

    “那你现在住哪儿呢?”

    “原来租的公寓是不能住了,我在东方旅馆开了一间房,先住着。”陈淼一副无所谓的语气道,“离你近,没事儿还能来看你。”

    “嗯。”

    “我该走了,一会儿宵禁时间到了,过时了,就回不去了,被巡捕当成坏人抓起来可就冤了。”待了二十多分钟后,陈淼看了一下怀表,时间起身道。

    “你伤的这么重,要不然今晚就别回去了?”梁雪琴红着脸,羞魇的道。

    “这不好吧?”陈淼呆了一下。

    “你是嫌弃我这里,还是觉得我不能让你留下来?”梁雪琴缓缓的上前一步,微微抬起臻首,凝视陈淼道。

    “雪琴,别这样,我没有任何嫌弃你的意思,我其实就是个浪荡子……不值得你这样。”陈淼感受到那炽热的芬芳,眼神不由的躲闪了一下。

    “你若是浪荡子,为何有那么多机会,都没有想过要踏入这珠帘之中?”梁雪琴指着通向香闺的珠帘质问一声。

    “好了,雪琴,我们不要再说这个,好吗?”陈淼下意识的伸手将梁雪琴往外推了一下!

    梁雪琴眼底升起一丝难掩的伤心和失望。

    突然。

    咔嚓!

    外头传来一声巨响,电舞银蛇。

    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

    “陈三水,你现在还是要走吗?”梁雪琴手指着窗外的雨帘,凤眸直勾勾望着陈淼问道。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