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第20章:单刀赴会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大哥,您让粟原长官出面,真是太高明了……”吴云甫嬉皮笑脸的给林世群递上一根香烟。

    “胡说,我什么时候让粟原长官出面,这话要是传到丁主任耳朵里,还以为我是在故意针对他,影响我们76号内部团结!”林世群狠狠的训斥吴云甫一声。

    就算“密码机”消息是他透露给粟原小三郎的,那也不能说出口的,眼下汪先生就要召开“六中全会”了。

    76号作为一个整体,想要在汪先生的体系里有一席之地,占据有利位置,并且能攫取到最大的利益,至少在这个会开完之前,要维持斗而不破的局面。

    “是,是,大哥说您说的对。”吴云甫讪讪一笑,对于林世群的话,他是从来不敢反驳的。

    “让你盯着陈明初,有什么消息?”

    “昨天一大早,陈明初就带人出去了,我的人一直跟着,但是没敢跟太近,大哥,您猜,他这一大早去见了什么人?”吴云甫嘿嘿一笑。

    “别卖关子,说。”

    “袁杰,袁大公子。”吴云甫道。

    “陈明初去见袁杰做什么,难道袁杰被绑架跟他有什么关联?”林世群不由的眉头微微一蹙,自言自语道。

    吴云甫道:“大哥,您忘了,绑架袁杰的人是谁了?”

    “陈淼,袁杰跟陈淼那是情敌,昨天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快去查查袁杰见了陈明初都干了什么?”林世群脑子里一转,马上道。

    “大哥,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吴云甫嘿嘿一笑,难得在林世群面前显摆一次,“昨天汇泉楼光裕社年中会书,这‘评弹’皇后梁雪琴登台表演,结束后,回到后台,被袁杰带人堵住了,这袁杰本想把人直接带走,来一个霸王硬上弓的,结果让梁雪琴和一个小丫头跑了,陈明初带人在半路上将二女劫走了,现在应该就关押在总队10号。”

    “我说陈淼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绑架了袁杰,原来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一出。”林世群一下子全明白了,“对了,大块头,不是叫你去把凌之江叫过来的吗?”

    “这姓凌的人不在10号,我看是故意的躲着大哥您呢。”吴云甫忿忿一声道。

    “他是不想出卖丁默涵,又不愿意得罪我,故意的躲着,算了,他不来就算了。”林世群面无表情,其实骨子里对凌之江已经是相当不满了。

    只是76号现在用人之际,这些人都是他费劲心思拉拢进来的,对付潜伏的重庆分子,又得靠他们,不用他们,又能用谁?

    只能先忍一忍了。

    ……

    暮色降临,陈淼回了一趟东方旅店,又发现了那个跟踪自己的小尾巴,他已经对其用过技术侦查了,还打了一个照面,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人到底是那方面的,这让他感到相当困惑,若是敌人,他的身份已经暴露,却迟迟不动手。

    若是76号的人,陈明初已经对他发出见面谈判的邀请,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行踪,就没有必要让释放巧儿传信了。

    释放巧儿是他的诚意吗?

    除此之外,就只有军统自己人了,他知道军统在上海并不只有上海区这一系的潜伏人马,还有一些直属军统局本部的行动小组。

    如果军统认定自己已经“变节”,要对自己实施制裁的话,也不会这么快,而且老郑就算对自己不放心,派人这样盯着,也容易被76号的发现。

    这家伙的跟踪技术太差劲,稍微经过这方面训练的人,都能够发现。

    现在不管他是哪方面的人,今晚他去见陈明初,倒是可以观察一下,看他跟76号有没有关系。

    陈淼换了一套长衫,想了一下,还是回去从枕头底下把那只勃朗宁手枪揣上,然后,下楼出门。

    那小尾巴果然发现了他出门,跟了上来。

    兜了一圈儿,陈淼忽然在前面路口下车,在路边的冰淇淋店买了一根冰棍儿,一边走,一边吃,一副很悠闲的模样。

    “伙计,来一碗面,再炒一个肥肠。”路过路边一个小饭馆,陈淼一脚迈了进去。

    “好咧,您稍等。”

    ……

    “喂,队长,他在我斜对面的一个饭馆吃饭,对,就他一个人,前后左右都没有人……”

    陈淼选择这个小饭馆吃饭,不是这个饭馆的饭菜有多好吃,而是,这个饭馆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马路对面的电话亭。

    如果他身后的小尾巴想要向他的上级汇报自己的行踪的话,通过电话亭的电话,这是最快最迅速的方式。

    果然,他刚坐下吃饭没多久,就看到小尾巴进了电话亭,一边打电话,一边还偷偷的往小饭馆方向偷瞄了几下。

    明显是向他上面的人汇报自己在小饭馆吃饭的情况。

    ……

    “咚咚……”

    “这位兄弟?”陈淼突然出现在电话亭门外,一阵敲门,吓的里面的小尾巴差点儿电话听筒没拿稳。

    怎么刚才还在小饭馆里好好的吃着饭,怎么人突然就出现了呢?

    “兄弟,电话打完没有,能不能让我也打个电话?”陈淼微笑的问道。

    “打,打完了……”小尾巴有些惊慌,电话都没有挂好,就听见里面还传来“喂喂”的声音,等到陈淼进去,拿起听筒后,那边才挂断了电话。

    小尾巴很想站在外面听陈淼讲什么,可是陈淼一扭头玩味的看着他一笑,小尾巴做贼心虚,马上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假装进了路边一家商店。

    陈淼没在意,距离这么远,他是听不到自己说什么的。

    他拨了一个号码,是盖勒诊所的号码,这个时间,吴馨应该快要下班了,希望她还在诊所里。

    “喂,盖勒诊所,请讲。”陈淼的运气不错,接电话的正是吴馨。

    “是我。”

    “先生你好,是要预约看病吗?”吴馨也听出来陈淼的声音。

    “帮我查一个号码,就是我现在这个电话之前打出去的,在我之前,时间是……你记一下号码:63XX。”陈淼打完后,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吴馨有些发懵,虽然他记住了号码,可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操作,想了一下,挂了电话,下班去找老郑汇报。

    接下来,陈淼该去赴陈明初的约了。

    刚踏进麦琪公寓的大门,那跟他关系不错的保安华叔就变了脸色,频繁的给他使眼色,陈淼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华叔,我出了一趟差,今天刚回来,给您捎的猪头肉,还有老酒。”陈淼手里拎着一个牛皮纸包,还有两瓶白酒。

    “三哥,您太客气了,每次都让您这么破费。”华叔满心欢喜伸手接过去,给他一个“小心”的眼神。

    “华叔,你少喝点儿,我上去了。”陈淼空着手走进了电梯,麦琪公寓是新造的,赉安洋行设计的,安装了电梯,属于高档公寓,能住在这里的,那都是有一定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的。

    开锁,进门,开灯!

    陈淼直接左拐,家里的小吧台,从酒柜里面取出一支XO出来,再从吧台下面取出了两个杯子,放在吧台上,每个杯子到了三分之一。

    “出来吧,明初兄,躲躲藏藏的有什么意思呢?”陈淼冲自己虚掩的卧室房门方向唤了一声。

    “一定是楼下那个老家伙告诉你的,每次你都给他带点儿猪头肉和老酒,看来他对你真不错。”陈明初拉开门走了出来。

    “就你一个人?”

    “当然,来见三水你,我一个人就够了。”陈明初非常自信的一笑,从陈淼手中接过了酒杯。

    “你一个人,就不怕我把你当成叛徒给制裁了?”陈淼问道。

    “你不会,一笔写不出两个陈字,三水老弟,你我共事近两年,哥哥的为人你是知道的,这大势我就不必跟你讲了,你比我更清楚,我就说这人活一世,图个什么?”陈明初自信的一摊手道,“不就是有钱,有钱有权,有女人,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吗,这些戴雨农能给你吗?”

    “这就是你变节投敌,背叛国家和民族,甘愿当汉奸的理由?”

    “不,我觉得这不是背叛,是一种选择,救国未必要走武力对抗的道路,汪先生提出来的和平主张就一定是错误的?能不流血牺牲,难道非要死伤枕籍,民不聊生才算是爱国?再者说,汪先生跟日本人不是一条心,他不计较个人的荣辱,委曲求全,就像当年的越王勾践一样,卧薪尝胆,最终不还是击败吴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陈明初激动的道。

    “你见过腰弯下去的人,重新站起来过吗?”

    陈明初重重道:“三水兄弟,认清现实吧,日本无论国力,军力,还是科技都远在我们之上,这场战争我们赢不了的。”

    “这是你们这些贪身怕死之辈的想法!”陈淼冷哼一声,“为了一根骨头,跟日本人摇尾乞怜。”

    陈明初觉得这个话题无法进行下去了,忙换了一个话题:“好吧,我们不谈这些国家大事,我们就来谈你自己,你在军统资历不低,跟你同期的,现在起码都混上校级军官了,你呢,还只是一个尉官,你不觉得寒碜吗?”

    “我加入军统,并不要自己升官发财。”

    “可是,你这间公寓,酒柜里的这些洋酒,还有名贵家具,地毯,油画,没有钱,你能拥有吗?”

    “那是我自己挣来的,我花的心安理得。”

    “是,你要是不在军统,就凭你的本事,混个富甲一方绝对没有问题,可你一入军统,终身都是军统的人,这是戴雨农定下的家规,你想脱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陈明初道,“还有,你心爱的女人,军统现在的家规是不允许结婚的,你想跟她双宿双栖是不可能的,看得出来你们俩是情投意合,可你却不敢给她承诺什么?”

    “够了,陈明初,如果你今天是来做说客的,大可不必了。”陈淼愤怒的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拍在在吧台上,“如果你觉得你还是个中国人,现在醒悟,迷途知返还来得及,我可以跟重庆局本部,跟戴老板为你解释。”

    “好吧,你不想听这些,那我们就不提这个,说一说你有什么条件,才肯放了袁杰?”陈明初没想到陈淼居然会反过来劝他。

    “马上释放梁雪琴,同时安排她离开上海,去香港,等到她安全抵达香港后,我就放人。”陈淼语气森冷道。

    “三水兄弟,你觉得这可能吗?”陈明初也有些怒了,他今晚过来,已经是做好心理准备,克制自己的情绪,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宽容和大度了。

    “那就是没得谈了?”陈淼露出一丝阴狠的目光,“释放琴老板,这可以,但要安排人去香港,这很难做到,而且,就算琴老板去了香港,你们就天各一方,缘分可就断了。”

    陈淼脸上变幻不定,似乎是被陈淼说中了心中的痛处。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