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第22章:捡到一个宝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陈淼没有下楼。

    他知道,陈明初的人就在楼下,他既然走进麦琪公寓,想要再隐藏行迹就很困难了,包括家里的电话也一定被监听了。

    他们提前进来安装了窃.听器。

    他们很肆无忌惮,不但客厅里有,卧室也有,茶几下面,台灯里,就连卫生间上面的通风管口都有。

    全方位的监控,真是煞费苦心了。

    监听室就设在麦琪公寓后巷一处石库门小楼之中,站在灶披间上的露台上,刚好能有看到陈淼家的卧室的阳台。

    这个位置虽然不是最佳的,但这是能找到的最好的了。

    “他没离开?”

    “没有,家里灯一直都亮着,还放着音乐呢,蓝色的多瑙河,这家伙是不是挺喜欢跳舞?”

    “那是你跟他不熟悉,他身上的确有一种艺术家理想的气质,这一点很招女人喜欢的。”陈明初说道。

    “科长,这袁公子有钱有势,这梁小姐只要一嫁过去,那就是荣华富贵,多少女人求的求不来的,她怎么就一点儿都不动心呢?”谭文斌一副真是不理解的表情。

    “这就是人家的难能可贵的地方,如果这个世界上女人都是奔着荣华富贵去的,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陈明初嘿嘿一笑。

    “可怕吗?”

    “你说呢,如果把女人看成是一种不可或缺的资源,那这种资源被少数人掌控的话,大多数人求而不得,不可怕吗?”陈明初打了一个比方道,“就好比,大都数的土地都集中少数人手中,普通老百姓没有土地耕种,吃不饱饭,要是你,你会怎么做?”

    “造反?”谭文斌脱口而出。

    “看来今天晚上他是不打算出去了。”陈明初抬头看了一眼,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我去隔壁眯一会儿,有什么情况立刻叫我。”

    “放心吧,科长。”

    ……

    陈淼一开始并不喜欢雪茄的味道,可有时候伪装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不过,一般没外人在场的时候,他是很少抽的,这玩儿是真贵。

    在跟梁雪琴独处的时候,他也是不抽烟的。

    香烟的确能够舒缓一个人紧张的情绪,尤其是生活在高压之下,又要在不同省份中转换人来说。

    似乎是必不可少减压品,能稳定情绪,但烟并不什么好东西,它能让人上瘾,所以,尽量的克制自己,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不去碰它。

    但是今晚,他真的是需要它来稳定情绪,一直从事内勤工作,虽然也曾遇到过各种危险的撤离,但这一次是自己要直接面对的是一个奸诈狡猾的对手。

    他能应付的过来吗?

    一个陈明初就让他感到压力倍增,他后面还有林世群,丁默涵这些人,这些人虽然人品操守恶劣,毫无廉耻心,可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特工,奸诈狡猾都不足以形容他们了。

    现在自己还没一头闯进76号,一旦进去了,自己又会面临怎样一个情况?自己会不会被拉拢腐蚀下水,还是会暴露身份,被悄悄的人间蒸发?

    左肩上的伤口还阵阵隐痛,这伤要痊愈的话,至少也得一两个月,还好,陈明初今晚似乎没有发现他受伤了。

    陈明初不会给他太多时间,最多也就一天,也就是说,他必须在一天之内做出决定,并给他答复。

    虽然这个决定不难做,可怎么才能让他相信,自己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被迫落水的呢?

    听雪楼那边巧儿和老蔡见不到他回去的话,一定会非常担心的,必须想办法给他们报一个平安。

    这个不难,陈明初应该认为自己就一个人,而他敢一个人来见他,一定是将袁杰藏在某个只有他知道的地方,他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帮手小七的存在,而小七是跟巧儿认识的。

    ……

    第二天一早,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

    “早,华叔。”

    “三哥早,您这是要出门吗?”

    “是呀,出去吃个早饭。”陈淼点头答应一声,从麦琪公寓大门口出来,便看到了守在公寓大门口的两个打着盹的黑衣绸裤之人,一看就是76号特务的打扮。

    陈淼呵呵一笑,走过去,轻轻的拍了其中一个人的肩膀道:“嗨,醒醒。”

    “啊?”那名特务一睁眼,看到陈淼就在眼前,吓的不轻,结巴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要出去吃早饭了,你们跟不跟?”陈淼笑眯眯的问道,说完,他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这……”两名特务面面相觑,愣了一会儿,抬腿就跟了上去。

    这要是把人弄丢了,他们肯定要吃瓜落的。

    陈淼不用回头,都能猜到,这两人肯定是跟在后面的,而且反正都已经发现了这个,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了。

    只是苦了昨天晚上一路从东方旅店跟过来的那条小尾巴了,他看到这一幕,都不知带自己该不该跟下去。

    出了麦琪公寓往北走,有一条巷子进去,有一家专门做生煎包的早餐店,这是他过去的最多的。

    老板做的生煎包那是皮儿薄,馅儿足,用料也好。

    “三哥,有日子没见到您了,今儿还是老样子?”老板见到老熟客,上来热情的招呼一声。

    “嗯,老样子,不过再给我一份打包带走。”陈淼吩咐一声,从后面两名特务问了一声,“你们要不要也来点儿,我请客?”

    两名特务脑袋摇的跟拨浪鼓是似的,“您吃,您吃,我们自己来。”

    爱吃不吃,我还省的花这个冤枉钱呢。

    吃饱喝足,陈淼提着打包好的生煎包,转过身来,对跟在后面那还在狼吞虎咽的两位道,“你们俩要是再跟着,那饿着袁公子的话,可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两名76号的特务面面相觑,瞬间脸就垮了下来。

    “回去跟陈明初说,跟着我没用,我了解他,他也了解我,不要浪费人力和物力了,他若是有诚意谈,今晚把人带到我家来。”陈淼拎着生煎包直接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两名特务知道再跟下去,也没有用,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去了。

    ……

    “知道你没吃早饭,给你买的生煎包。”确定后面没有小尾巴跟着,陈淼直接去了小七住的地方。

    “谢谢三哥,好久没吃到老祥生家的生煎包了。”小七欢喜的接过牛皮纸袋,伸手从里面抓出一个就塞进嘴里,吃的满嘴都是油汁儿。

    “慢点儿,多大的人了,吃饭还跟小时候一样,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陈淼宠溺道,他很喜欢看小七吃东西,他还记得当初他将小七从垃圾堆,乞丐窝捡回来的第一天,他带着他去吃饭,如果不是他硬拦着,小七能把自己吃撑死。

    饥饿在他的身体里留下了最深的烙印,即便是现在能吃饱饭了,他吃饭还是跟以前一样,风卷残云,囫囵吞枣。

    “三哥,你来找我有事儿吗?”小七很快就把一袋生煎包下肚子,吃完还把沾了油汁儿的手指放在嘴里吮吸了两下。

    这小子就这臭毛病,屡教不改,陈淼有时候也拿他没办法。

    “听雪楼你去过吧,巧儿那个小姑娘你还记得?”

    “记得。”小七讪讪一笑,太记得了,他还扮鬼把人家巧儿吓哭过,估计人家小姑娘心里还留有阴影呢。

    “我把袁杰藏在了听雪楼,交给老蔡看管,巧儿还不知道,我这一晚上没回去,他们一定会担心,你给老蔡报一个平安,跟巧儿不要提袁杰的事情,但你要告诉她,三哥正在想办法救她雪琴姐,让她安心的待在听雪楼,哪儿也别去。”陈淼道,“送完信后,你就留在听雪楼帮老蔡做事儿,我担心他们稳不住阵脚,而我现在又回不去。”

    “明白了,这事儿交给小七就行了。”

    “巧儿是女孩儿,你让着她点儿,别再吓唬她了,再吓哭出来,我揍你。”陈淼警告一声。

    “知道,放心吧,三哥,我以后保证不会再吓她了。”小七嘻嘻一笑,只有在陈淼面前,他才能放下所有的心理戒备,露出真诚的微笑。

    “去吧,报社的工作能请假吗?”

    “能。”

    “实在不行,辞了报社的工作吧,你们那个社长就是看你年纪小,又老实,给的钱还少,你去听雪楼给老蔡搭把手,都比现在挣得多。”陈淼道。

    “没事儿,我在报社挺好的,还能学到不少东西。”小七不在意的道,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何况还有陈淼,也不会让他饿着,在报社上班,做排字工,这个工作对他来说,蛮有成就感的。

    “你喜欢就好。”陈淼点了点头,他一般不会去干涉的生活,甚至鼓励他去更多的人交往,只是他自己性格的原因,宁愿跟那些铅字模块打交道,也不愿意跟人交往。

    “三哥,我刻了一个东西。”小七献宝似的从家里衣橱下面暗格里摸出了一个黑土布包裹的东西。

    陈淼掀开一看,吓了一跳:“小子,你啥时候做的?”

    “我做了一个多月了,没做好,就没敢告诉三哥。”小七嘿嘿的挠头说道。

    “你小子胆子也太大了,这日本宪兵队的关防大印,你也敢伪造,你哪儿见过这东西?”陈淼真是后悔了,当初为了让这孩子走出孤独和自闭,自己教会了他篆刻,结果这小子在这方面的天赋比他还高。

    于是,在伪造证件方面一骑绝尘,做出来的东西,就连发证机关都难以辨别真假了。

    “有一次,我去虹口过关的时候,看到日本宪兵检查,那些手持特别通行证上那个大印,于是那一段时间,我经常去看……”

    “你小子真是胆大妄为,以后前往别做这种冒险的事儿了,这颗印我没收了。”陈淼真是叹为观止,自己把小七捡回来,完全是当初的一时冲动,捡回来就有些后悔了,他一个大男人又不会带孩子。

    还好小七自己懂事,不用他操太多的心,现在觉得,他这是捡到宝了,他没弟弟,把小七当成了亲弟弟一般。

    “三哥,这本来就给你的,我觉得,你可能需要这个。”小七点了点道。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