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第24章: 换人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从小七家出来,陈淼直接去了迈尔西爱路的盖勒诊所。

    昨天晚上,他给吴馨打了一个电话,如果她及时汇报给郑嘉元的话,查这么一个电话应该并不难。

    他需要确认一下,到底还有谁在关注自己。

    “你怎么来了?”看到陈淼粘着一片两片胡子从推门进来,正在工作的吴馨吓了一跳,大白天,没事先通知,直接就过来了。

    陈淼指了指自己的左肩,没有说话。

    “这位先生,您是喉咙不舒服吗?”吴馨当然知道陈淼什么意思,但还是得陪着他演下去。

    陈淼假装皱眉的痛苦的点了点头。

    “这样,我能先帮你看一下吗?”吴馨询问道。

    陈淼点了点头,跟吴馨去了诊所的处置室,临近中午,看病的人很少,诊所的坐班医生出去吃饭了。

    就留下吴馨值班,还有两三个等待医生的病人。

    “三哥,让我看看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很多人都喜欢叫他三哥了,他也没去纠正,叫着叫着的就习惯了,吴馨毕竟是专业的医护人员,让陈淼脱下外套和衬衣后,揭开纱布,开始检查伤口。

    “这么热的天,你这伤口居然恢复的这么好,这用的是什么药?”吴馨从陈淼伤口边缘取下一些褐色的粉状颗粒,放到鼻子下嗅了一下,惊讶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一个朋友给的药,说治枪伤特别好。”

    “这上药,还有这包扎,你一个人是怎么做到的?”吴馨给他换了一块纱布,然后重新包扎起来。

    “没办法,不逼到那个份儿上,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潜力。”陈淼呵呵一笑,“怎么样,我让你问的那个电话号码,查到了吗?”

    “老郑说,如果有消息,中午十二点会给诊所打电话。”吴馨道。

    “那快到了。”陈淼进来的时候看过时间,十一点五十分左右,刨去他们刚才检查伤口和包扎说话的时间,也就是说时间快到了。

    滴玲玲……

    “我去接电话?”

    “嗯。”陈淼点了点头,这个点,刚好来电话,极有可能就是郑嘉元打来的。

    “喂,哦,罗杰森大夫,他出去吃午饭了,估计要一点钟往后才能回来,您预约吗?好的,好的……”

    虽然在里面,陈淼听的很清楚,打电话的是一位预约罗杰森大夫看病的病人,赶巧在这个点了。

    “你跟老郑约的是十二点吗?”

    “是的,他还说,如果十二点没打过来的话,那就在下班之前六点会给我打个电话。”吴馨道。

    “那我六点半在大光明电影院门口等你?”陈淼套上外套,刚要起身准备离开处置室,外面的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吴馨匆忙又跑出去接电话,陈淼在处置室又坐了下来。

    “喂,盖勒诊所,您说……”

    大约过了不到一分钟,吴馨重新回到处置室。

    “是老郑打来的?”

    “是,老郑让我告诉你,你昨晚提供的那个公用电话号码,在你说的那个时间打出去的电话是极司菲尔路76号的总机。”吴馨郑重的说道。

    “76号总机,确定吗?”

    “确定,别人不知道76号的总机号,我们还不知道吗?”吴馨道,“老郑亲自确认过了。”

    “跟老郑说,我已经跟陈明初见面谈过了,他说的那件事目前进展顺利,详细经过等我找时间再跟他汇报。”陈淼说道。

    “听雪楼的事情,老郑知道了,他让我提醒你,小心点儿。”吴馨道。

    “知道了。”

    ……

    76号内,陈明初被丁默涵一个电话给紧急召回来了。

    “丁主任,您这么急把我召回来,有什么事情吗?”陈明初并不清楚丁默涵已经跟林世群达成默契了,一头雾水的问道。

    “你昨晚见了陈淼,他怎么说?”丁默涵问道。

    “卑职不是都在电话里跟您汇报过了吗?”陈明初疑惑一声,他见完陈淼后,就给丁默涵回了电话了。

    丁默涵看了他一眼:“我是想问,你对劝降陈淼有多大把握?”

    陈明初想了一下,他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昨天晚上见了他之后,卑职觉得,至少有六七分把握。”

    “明初,如果我想换一个人去劝降,你觉得怎么样?”丁默涵犹豫了一下,问道。

    陈明初心中咯噔一下,这是要来横插一脚,来抢功呀,这太赤果果了吧,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他本来对丁默涵还抱有不小的好感的,现在这个好感瞬间就坍塌了。

    “丁主任,那我是不是要撤出来?”

    “不,明初你误会了,我只是说换一个人去跟劝降,却没有说让你从这个任务中撤出来,该你的功劳还是你的。”丁默涵又不蠢,他当然知道,把陈明初换掉,对方会有想法。

    “丁主任,您该不会是想让王天桓长官替我去劝降陈淼吧?”陈明初也是聪明人,脑海中念头一转,就明白了丁默涵的打算。

    丁默涵点了点头:“聪明,王天桓是陈淼的老长官,我想他去劝降的话,应该会更具震撼的效果。”

    “您这个想法是不错,不过,王长官会答应吗?”陈明初道。

    丁默涵道:“他会答应的,这也是对他的一次考验。”

    “明白了,丁主任。”陈明初点了点头,“需要我怎么配合?”

    ……

    从盖勒诊所出来,陈淼随意上了一辆有轨电车,在霞飞路上来回溜达了一圈,然后去吕班路上一家咖啡馆喝了一杯咖啡。

    这才悠悠闲闲的叫了一辆黄包车,返回麦琪公寓。

    回到麦琪公寓后,就没有再下楼。

    “这么样,有什么情况?”下午六点左右,陈明初从76号来到监控点。

    “人是五点一刻左右回来的,就待在家里,什么动静都没有,就去过一次卫生间,很快,应该是小解,然后回到卧室,听到一声打火机的声音,应该是在抽烟……”监听的手下想陈明初汇报道。

    “天这么热,关着窗户,他没开电扇吗?”陈明初怀疑的问道。

    “开了,只是电扇的里我们的窃听器有些远,听不太清楚……”

    “你们在他卧室安装了几个窃听器?”

    “一个,在床头的台灯的灯座下面。”一名管技术的特务回答道,“他卧室里也就这么一个地方可以安装窃.听器不容易被发现。”

    “客厅呢?”

    “客厅安装了三个,天花板上的吊灯上安装了一个,电话机的听筒里有一个,还有一个安装在沙发的茶几下面,但那个是干电池的,一旦电池没电,就没用了。”

    “今天晚上,大家都给竖起耳朵来,听好了,听到的所有的声音都给我记录下来,那怕是一声咳嗦,都要记录,任务完成了,我请大家吃大餐。”陈明初宣布道。

    “是,科长。”

    “科长,今晚要是谈不拢,是不是直接拿人?”谭文斌将陈明初请到露台上,递了一根烟过去,问道。

    “等我的命令。”陈明初吸了一口,淡淡一声。

    “那您是摔杯为号,还是……”

    “什么摔杯为号,我跟你今晚都在这里,哪儿也不去。”陈明初狠狠瞪了谭文斌一眼,这家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科长……”

    “今晚去跟陈淼谈的人不是我。”

    谭文斌一脸尴尬,这事儿闹的,原来是到手的功劳让别人给抢了,这事儿,换谁心里都不舒服了。

    “科长,您别生气,我真是不知道……”谭文斌赶紧追上去道歉。

    ……

    叮咚,叮咚……

    躺在床上假寐的陈淼猛然睁开双眼,一道精光闪过,缓缓的坐了起来,看了一眼窗外的暮色,他知道,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起身,去卫生间用冷水冲洗了一下脸,毛巾擦了一下。

    这才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两个人,都是短袖衬衫,下身是西裤,看上去气度不凡,其中一人年纪看上去稍微年长一些,应该是两人中为首的,后面一个看上年轻,颇为英气,眼神炯炯,暗藏神光。

    两人没有半点儿不耐烦,静静等待里面的人开门。

    陈淼拉开门,一看清楚外面的人,瞬间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他万万没想到,今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王天桓。

    太意外了!

    甚至还有些措手不及。

    这绝不是陈明初的主意,他不可能把这样一个立功的机会拱手让给被人,就算这个人是他曾经的老长官。

    “陈淼兄弟,不请我进去坐坐吗?”王天桓温和的一笑,他生的人高马大,身上有一种草莽人士的豪爽和真诚,在北方杀敌锄奸,闯下呵呵威名,在军统内的资历威望,就连戴雨农也难望其项背。

    “桓长官,马副官请!”陈淼愣了一下,忙道,王天桓身后的也是熟人,是他的副官兼保镖马河图。

    “河图,你就别进来了,我想跟陈淼兄弟单独谈一谈。”王天桓忽然一扭头,轻声吩咐一声。

    “桓公?”马河图愣了一下。

    王天桓冲他微微一摇头,示意不必担心,马河图看了一眼陈淼,眼中透露出一丝警告的意思,但还是往后退了一步,没有跟王天桓一起进入。

    “陈淼兄弟,我在上海区也工作大半年了,你这里我还是第一次来。”进来之后,王天桓打量了一下屋内的陈设,呵呵一笑。

    “桓长官,请坐,喝点儿什么,我这里除了酒就只有白开水。”陈淼招呼一声。

    “客随主便。”

    “那就来一杯吧。”陈淼走过去吧台,取了两个干净的杯子,各自到了一杯酒,拿过来,放到王天桓面前,“桓长官,请。”

    “你受了伤,还是不要喝酒了。”王天桓看见陈淼把酒送到嘴边,突然开口说道。

    陈淼愣了一下,呵呵一笑道:“桓长官好眼力,一眼就看出来了,倒是陈科长,他跟我说了一个晚上,估计到现在也不知道呢。”

    戴着耳麦,听到这一句的陈明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昨天晚上,他的确没有发现陈淼受伤。

    而且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不是在说他眼力差吗?难怪这小子能把戴雨农给得罪了,这么说话,迟早把人都得罪光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