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调查-第1章 头顶的噩梦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一大早,在朝霞还没有来得及染红天边的时候,还在睡梦当中的贺宁就被一通电话给吵醒了,电话是局里面打过来的,说是接到了报案,要她立刻出发,到现场去和其他同事一起查看一下情况,确认一下报案人那边的具体情况。

    换成是别人,尤其是起床气比较大的那一种类型,恐怕此时此刻的心情都不会太愉快,贺宁却不在此列,她原本还有些朦胧的睡意在听到电话那边通知的内容之后,一瞬间就消散的无影无踪,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换好了衣服,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此时正是春末夏初的时候,天亮的比较早,天气晴朗,空气也很清新,就是有些微凉,贺宁刚一从单元门里走出来,便觉出了一丝丝的凉意,于是她把手塞进上身穿的那件薄卫衣的口袋里面,脚步轻快的慢跑起来,以便让自己的身体迅速的热起来,不用一大早起来就瑟瑟缩缩,显得那么没有精神。

    贺宁是个高挑的姑娘,身材苗条匀称,四年的警校生活,让她得到了充分的体能锻炼,因此身形结实,跑动起来也轻快灵活,再加上她生得皮肤白净,五官精致,尤其是一张嘴,嘴角总是微微的向上翘着,就好像总是噙着微笑一样,乍看起来谁也想不到她会是一个大清早爬起来急急忙忙赶着去出现场的女警,倒更像是一个日常清晨出来跑步健身的女孩子而已。

    的确,贺宁的这张脸极具迷惑性,天生就是一副讨喜的面孔,导致了她不管是生气、恼火,还是紧张、着急,看起来总好像多了几分娇憨,少了几分气势,也让对她不熟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认定了,她一定是那种乐天好脾气的女孩儿,却只有与她熟悉且交情很深的人才能真正的了解到,这姑娘虽然脾气总体来说算是不错,却也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好惹的。

    就比如现在,从脸上看起来,贺宁仍旧是一副轻松淡定的模样,实际上她的心里面却早就在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开始,就变成了一锅滚开的沸水,不停的冒泡。

    从警校毕业的也有一段时间了,最初她是留在了自己的家乡C市,成为了一名内勤文职,虽然同样是女警,同样在刑侦领域,但是文职毕竟是文职,职责不同,工作性质自然也就有着很大的差异,一直到她选择了离开C市,到A市来发展,在下定了这一决心之后,她同时也打算趁着换环境,干脆就角色转换的彻底一些,于是在调转的时候坚决的申请要做外勤,做一名一线刑警,由于之前她一直从事内勤工作,又是个年轻的姑娘,尽管原本在学校的时候学的就是刑侦专业,A市公安局方面也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这个看起来白净漂亮的姑娘到底能不能够胜任刑侦一线辛苦而又极不规律的工作强度。

    为了能够证明自己,贺宁接受了一系列的考察,包括专业考核,也包括体能测试,最后她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了自己可以应对,于是这才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了A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员,到了刑警队报到之后的最初一段时间,因为对A市的环境和很多其他情况都还不够熟悉,所以并没有接触到什么真正的实际工作,这一次通知她去查看现场,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真的涉及到一起刑事案件,贺宁也还是觉得十分的振奋,以及一丝丝的紧张。

    电话里面通知她去到的那个地址,是A市的一处居民小区,虽然说位于A市的市区范围内,但是却距离市中心比较偏远,即便是贺宁这个初来乍到的人也知道,地铁并不能够到达那里,由于现在时间还太早,就连最早班的公交车也都还没有发车,贺宁只好跑到自己所住的小区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才拦到一辆出租车,朝报案人提供的地址赶了过去。

    一大早,A市的交通状况还是非常畅通的,只不过因为路途比较遥远,在几乎一路绿灯的情况下,出租车还是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贺宁载到目的地,贺宁刚上车的时候还因为终于轮到她出现场而感到有些兴奋,经过了一段时间枯燥的路途之后,困倦感就再次袭来,她便在出租车后座上面昏昏沉沉的打起了瞌睡,一直等到车子停稳了,司机提醒她,她才猛地醒过来,付了车费下车之后,迅速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一扫方才的困倦,打起精神来寻着楼号找了过去。

    找到报案人所在的那栋楼并不难,倒不是因为有非常醒目好找的路标,这小区实在是有了点年头,维护的也不怎么好,看起来有点旧旧的,原本被贴在楼侧面的号码牌早就斑驳的看不清楚了,而是因为那栋楼的楼前空地上停着一辆车牌号很熟悉的车,贺宁认得那辆车,所以根据这个立刻就找到了目的地。

    那辆车还没有熄火,贺宁快步走上前去,抬起右手勾起两根手指,用指关节敲了敲驾驶位的车窗,大概过了不到五秒钟,车门就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此人身高大约一米八,身材结实,五官端正,带着一种刚毅的气质,只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略微显得有些木然,他下了车之后,看了看贺宁,淡淡的朝她点了一下头,一句话也不说的径直朝旁边的一个单元走了过去。贺宁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悄悄的撇了撇嘴,对他的这种态度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快步跟了上去。

    这个男人名叫汤力,是A市公安局刑警队里面的一名比较资深的刑警,出了名的闷葫芦,沉默寡言,惜字如金,除了工作讨论之外,几乎很少听到他开口说什么。汤力的年纪不算大,比贺宁略微大上几岁,不过据说就是这个闷葫芦,当年在上学的时候也曾有过连跳两级的传奇事迹,所以当年初到刑警队工作的时候,年纪比一般人都要小上个两三岁,到了现在,一样的年纪,他就比其他人资历要更深一点。这样的事迹如果放在别的人身上,估计也能包装成某种程度上的风云人物,会不会名声大噪不好说,至少也能够算是名声在外了吧,偏偏汤力的性格除了沉默之外,更不喜欢抢风头,于是这么一个连续跳级,小小年纪就考了大学的“天才少年”就硬是慢慢变得平凡无奇起来了。

    贺宁调转到A市公安局之后,打交道最多的人就是这个汤力了,虽说她有最好的闺蜜方圆也在同一个部门里,还有方圆的男朋友戴煦跟她也很熟悉,但是在她刚刚调来的那段时间,其他人手头都有事情在忙着,帮新人熟悉环境的任务就被大队长杨成落实到了汤力这个闷葫芦的头上,对于这项安排,作为一个性格外向爱说话的人,贺宁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更郁闷,还是汤力更郁闷。

    原本以为等自己环境也熟悉了,可以慢慢的展开工作之后,可能汤力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两个人不用再绑在一起,谁知道也不知是不是别人把她和汤力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的那种相互忍耐误认为是一种相处融洽的表现,这一次好不容易可以正儿八经的出一次现场了,和自己一起合作的人居然依旧是闷葫芦兄。

    贺宁除了在内心里偷偷的抓狂一下之外,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作为一个刚刚调转过来的新人,又是在此之前并没有真正从事过刑侦一线工作的人,她最需要的是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而不是在毫无建树的情况下,对身边的同事挑三拣四,让领导觉得自己是那种主观不努力,客观找原因的人。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言不发的上了楼,报案人的家是住在这个单元的四楼,这个小区的楼房都是七层的建筑,因此并没有电梯,只能爬楼梯上去,汤力的身体素质向来很好,四层楼对他来说根本就和走平路差不多,所以上楼的时候走的很快,到了四楼,他停下来回头看了看贺宁,似乎是想要确认贺宁是否需要稍微喘息一下再进去,当他看到贺宁也大气都不喘一口的时候,略微愣了一下,之后便什么也没说,走到报案人的家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很快就有人来应门了,给他们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年轻男人,在这年轻男子的身后,还有一个跟他看起来年纪相仿的女人,那女人的表情有些瑟缩,似乎非常的紧张和害怕,男人的脸色比她略微能好上一点点,但是也显得有些苍白和紧绷。

    “你们报的案?”汤力开口问,同时出示了一下自己的工作证,就算是替自己和贺宁做过了自我介绍。

    年轻男人点点头,朝门边闪开一点,让出门口以便汤力和贺宁进来,他身后的女人就好像他的小尾巴一样,紧紧拉着男人的衣襟,也朝旁边躲开一些,看她脸上的表情,好像随时可能哭出来似的。

    “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么?”贺宁见他们就是报案人,并且两个人的神色居然如此的紧张和惊恐,连忙开口问。

    男人摇了摇头,竖起一根手指,朝自己的头上天花板方向指了指略微压低了一点声音,就好像怕被别人听到似的,说:“不是我们家,是我们俩怀疑,我们家楼上有事儿,而且是有大事儿……”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