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调查-第388章 番外二 三人约会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鲍明轩还真说中了一件事,在处理完所有的手续,将他移交检察院起诉之后,还没有等到最后的审判结果,他的病情就突然之间出现了恶化,在医院里面尽管进行了治疗,情况还是每况愈下,最终还是死在了医院里面。

    对于这样的一种结果,李高发家里的反应比较平淡,因为事实证明李高发的死真的是属于他人所为的刑事案件,并不是他女儿女婿做的手脚,所以不能算作是骗保,保险公司只能依照合同进行理赔,李玉秀和马刚这对夫妇一下子得到了一大笔保险赔偿金,简直已经把老父亲的惨死抛在脑后了,那喜悦的神情几乎掩藏不住,不过他们也并没有高兴多久,因为李高发的大女儿李玉清一听说父亲的保险得了那么多钱,也跑了回来,要和李玉秀夫妇平分,理由是这是父亲的死留下来的钱,就应该参照遗产的分配标准算,五五开,一家一半。李玉秀和马刚当然不会同意,他们拿出合同告诉李玉清这是合同规定的,受益人就是李玉秀自己,所以谁都没有资格要求分走一半,别说一半了,一毛钱都不会给李玉清他们。

    李玉清一怒之下把马刚的合同给抢过来撕了,马刚和她动手打了起来,周围邻居看他们闹的这么大,吓得赶忙打电话报了警,双方都被带进了派出所,之后听说还闹上了法庭,打官司要求对这笔钱进行处置。

    这一方自己就一摊子烂官司也就罢了,杨晓慧的父母却不是那么能接受鲍明轩这个残害了自己女儿的恶魔就这么便宜的病死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在鲍明轩伏法之后,带着警方从他住处的冰箱里找到了杨晓慧的头颅,这样的事情简直让杨晓慧的父母痛苦到没有办法继续活下去,所以他们觉得就算是把鲍明轩千刀万剐了,也不足以了却他们心中的怨恨。

    相比之下,孔俊雄和张琼的家人的反应就明显要小了很多,虽然说一个差一点点就因为脱水死掉了,另外一个以后注定会不良于行,但是跟这个案子的前两个死者比起来,已经算是相当的幸运了,好歹捡回了一条命,所以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反而对鲍明轩到底是死在了医院里还是死在了监狱里或者死于行刑似乎都没有特别的去纠结在意过,在他们看来,鲍明轩死于癌症这本身也算是一种报应或者惩罚,所以也就没有特别去计较了。

    虽然说杨晓慧家人的那种愤怒和痛苦贺宁他们都能够理解,只是这件事不管换成是谁都无能为力,鲍明轩已经死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又怎么可能再继续接受审判,再继续执行判决呢?所以除了安抚,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能做的。

    等到因为鲍明轩的所所所谓而掀起的风波终于告一段落,就已经到了秋天,夏季的燥热早就已经不见踪影,树梢的叶片渐渐染上了深浅不一的黄色,纷纷从枝头飘落到地上,街上来往的行人身上穿的衣服也从夏天时候的短衣短裤变成了风衣长靴之类的,虽然都说伤春悲秋,秋天这样一个万物萧条的景象很容易让人感到悲伤或者难过,但是对于贺宁来说,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鲍明轩的那个案子可以说是旷日持久,从盛夏到初秋,等到人也死了,被害人家属也暂且得到了安抚,时间也已经过去了几个月,贺宁在这期间一直都没有放松过神经,等到一切都彻底落幕她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过在那之后也还是花了一点时间去调整自己的心情,这才让自己不再沉浸在被鲍明轩带来的那种人性邪恶面的震撼当中,慢慢的又觉得生活和周围的人都美好起来。

    难得大家都轻松,没有什么事,一个阳光晴好,温度也很舒适的周末,汤力被钟翰他们拉去体验一家新开的健身房,贺宁和方圆便约了顾小凡一起出去喝咖啡看电影,打算度过一个轻松愉快的闺蜜时光,因为想要看的电影场次比较晚,三个人计划着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喝杯咖啡聊聊天,然后时间差不多了就去看电影,电影散场了之后估计三位男士就也差不多该过来了,六个人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一顿好吃的,算是犒劳一下辛苦工作的自己。

    贺宁和方圆是最先到达咖啡馆的,她们两个人的住处比较顺路一点点,顾小凡就不同了,她和钟翰的家距离约好的地点最远,又恰逢周末,路上堵得不得了,所以方圆和贺宁都接到了她发过来的短信,让她们不用等自己,先找地方坐下来,自己到了之后就立刻过去找她们,和她们汇合。

    贺宁和方圆因为之前一直都不是这个忙就是那个忙,虽然说都在同一个公安局,同一个刑警队,甚至是同一间办公室,但是这一对好闺蜜也是很久都没有时间单独出来聚一聚了,毕竟平时都很忙,偶尔好不容易有那么一点业余时间,大家都是恋爱中人,毕竟也还是需要留点时间给自己的恋人的,所以今天约了出来,她们的心情也都很好。

    方圆和戴煦的感情自然是没得说,按照贺宁打趣的话说,如果方圆是一颗小苗苗的话,戴煦妥妥的就是优质粪肥,把方圆不管是感情上还是生活中,都全方位的给滋养到位。不过对于贺宁的这个比方,方圆可是不愿意接受的。

    “我说,你这个家伙这可就不厚道了吧!一黑就黑了两个,说戴煦是粪肥没问题,好歹也把我说成是插在牛粪上的鲜花也行啊!你倒好!”她毫无杀伤力的给了贺宁一记眼刀。

    方圆自从和戴煦在一起之后,除了感情越来越稳定之外,也的确是越来越滋润了,她还是原本那种肉肉的圆润身材,但是再也没有用任何自虐的方式去试图减过肉,平时也会跟戴煦一起跑跑步或者在清闲的时候去一去健身房,目的却也只是强身健体,对于无论怎么运动都不太掉秤这件事就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了。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她的神态已经与原本那个总想要去努力迎合别人,对自己却又自卑又暗暗嫌弃的方圆已经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了,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洋溢着自信。

    “原本我是不太相信爱情可以把一个人的面貌都改变了这件事的,毕竟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么!不过看到你这么一个活体案例,我是真的信了!”在咖啡馆坐下来之后,贺宁很感慨的对方圆说,“我原本其实一直有些担心你,怕你总被家里面的那些烂人烂事儿困住,总那么缩手缩脚的过,被人牵着鼻子走,现在我彻底不担心了!你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方圆了,你是升级加强版的方圆,以后努努力,争取变成豪华至尊版方圆!”

    “被你说的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变形怪似的!”方圆被贺宁给逗笑了,“你不也是一样!”

    “我?”贺宁一愣,“我不一直都这样儿么?哪有什么变化呀!”

    “你的变化可大了,你以前好强,凡事必须做到最好,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后来跟董伟渣分手之后,有一段时间你嘴上不说,其实看你一些细微的反应和态度,哪怕是眼神,都能看得出来你对自己的自信心动摇了,只不过你跟我不一样,我是不自信了就生怕被人排斥,委曲求全的去迎合别人的需求,你是不够自信了之后就会更加努力的去工作,想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方圆想起之前两个人各自的经历,有些唏嘘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就不一样了,你现在很自信,是真的很自信,而不是因为自尊心强所以强撑着的自信,我也看得出来,你现在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图的也不是证明自己,而是单纯的想要尽力而为罢了,这样可真好!虽然中间经历了那么多,但是最终咱们都变成了更好的自己,过得也都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方圆说到这里,估计是回想起来过去的一些事,一下子还有些忍不住伤感起来。

    贺宁心里又何尝不是这样的感慨,只不过她不喜欢表现得多愁善感,所以便故意打哈哈的说:“好啦,必须就此打住了!再说下去我都要觉得咱们俩完美了!这样太骄傲了,不好哦!”

    方圆知道她是用这种乐呵呵调侃的方式回避伤感的回忆和话题,于是便也笑了起来,端起面前的咖啡杯:“那好吧,为了避免自恋的嫌疑,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咱们碰个杯好了,希望以后再接再厉,都会变更好!”

    贺宁也笑眯眯的端起杯子,也不管旁人会不会觉得她们两个很奇怪,与贺宁碰了杯子,抿了一口里面的咖啡,感觉那种虽然带着一点苦味儿却又醇香浓郁的口感还真的是非常不赖。

    不过下一秒——

    “啊呀!你个坏蛋!干嘛拐我捧杯!这上头拉花那么好看,我本来想拍张照片再喝的!”

    这家咖啡馆是钟翰建议她们来的,说是东西品质很高,环境也相当不错,价格也同样在同类型的店里面算是比较公道的,只不过就是地理位置并不算是特别的黄金地段,招牌门脸又弄得太简约低调,所以有一些人可能并不了解情况。钟翰可是整个刑警队里面出了名的对吃穿住行都非常的讲究,所以当初得了他的推荐时,贺宁她们也是没有多犹豫的就决定了,现在亲自尝过之后发现果然很好,一个悠闲的假日,在这样一个环境温馨,音乐轻柔的小咖啡馆里,与最要好的闺蜜放松的聊着天,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惬意了。

    顾小凡在她们差不多喝了大半杯咖啡的时候总算赶到了,一落座就忙不迭的对她们说着抱歉的话,她的脾气向来就是这样的,别人对她有什么冒犯,只要不是存心的,她都不太会去计较,但是如果她自己做了什么,则会很容易的感到自责,归根结底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善良好说话的人。

    其实严格说起来,顾小凡的变化也是很大的,和钟翰在一起之前她简直堪称刑警队里面的便利贴,平时谁也不会对她投放多少的注意力,但是有需要的时候就会很理所当然的拿来当补丁,过后再不太在意的继续丢在一旁。更重要的是,她对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要求,更别说信心了,一直就属于得过且过的状态,一直到遇到了钟翰,她的另一面才被渐渐的激发出来,虽然说与方圆贺宁她们比起来仍旧是比较好说话的那一个,但是跟过去的她自己比,那也已经算是有了很多的锋芒,至少现在她在工作方面不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配角,变得拿得起放得下了,而且谁想要拜托她什么,也需要客客气气的去征求意见,不敢那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当然了,这最后的一点,有顾小凡自己的功劳和改变,也有钟翰的威压在起着作用,毕竟钟翰的护短,几乎刑警队里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当初不拿顾小凡当好干粮的高轩最后是个多么惨的下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呢。

    顾小凡坐下之后,拿了一张面巾纸沾了沾额头上细细的汗珠,她方才为了赶过来,可是走的很急呢,毕竟自己约好的地点,结果自己最后才到,光是这一点顾小凡都已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方才一路小跑过来的,在咖啡馆门口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撞到了一个男的,好家伙,别提多计较了,我一个劲儿的道歉他还数落了我好一会儿,特别凶。”顾小凡扶着胸口说。

    “你干嘛要在那里老老实实的听他发牢骚数落你呀师姐!”贺宁有些怒其不争的看着顾小凡,“这要是钟师兄在,估计又要说你了!你也不是有心的,并且诚心诚意的道了歉,只是差一点,又不是真撞上了,道歉就已经可以了,他再那么咄咄逼人那就是他这个人的人品有问题了呀!”

    “哎呀,算了,毕竟是我冒失在先的,”顾小凡摆摆手表示不提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来晚了,蛋糕我来请吧!”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