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情缘之女夫君-第5章 致远公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郑启元见两人走了之后,放下毛笔,起身朝秦安拱手道,“秦安小兄弟,恕在下愚钝,昨日见小兄弟将魏公传卖与一布衣老者二百文,今日却将陆魏公传卖与一富家公子五百文,难道售贫则价廉,售富则价高?”

    “非也”,秦安朝郑启元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郑启元谦逊的眼睛。

    “昨日售卖的手抄本是郑公子您的字迹,而今日的,乃是致远公子早年的墨宝”

    致远公子?!

    郑启元大惊,随后哀呼不已,“致远公子的墨宝?……秦安小兄弟怎么将致远公子的墨宝如此贱卖!”

    五百文贱卖?

    秦安知道古代书本贵?简直贵的离谱好吗!既不考虑生产力的水准,也不看贫富差距……难怪读的起书的千不足一。

    秦安这每日十文钱的工作已经让很多老百姓羡慕嫉妒恨了,一个月不休假一共三百文,两个月也不过六百文,也就是说,两个月秦安才能买得起一本这样的书!

    搁在现代,一月八千的工资,两个月才买得起一本书!

    古代有钱读书的都是大土豪好吗!

    穷富对比也要看参考对象的,郑启元看着穷酸书生一个,也是个知识分子土豪一个好吗!

    江城位属大齐南方有名的苏州府区,一年前致远公子在苏州一诗成名,传言致远公子乃是江城人士,一时间致远公子在江城名声高涨,风头无两……只是很少有人见过致远公子,致远公子的墨宝甚少,价格也居高不下……

    秦安不以为然,边走别说,“那只是致远公子早年练笔之字,字迹风骨与现在相去甚远,而且也没有署名印章……”

    郑启元听了不由啧啧嘴,惋惜不已,“如此……可惜不能翻阅致远公子亲笔……”

    说着,郑启元回过神来,目光灼灼的盯着秦安。

    “你干嘛?”,秦安看着郑启元一双眼睛都快发亮了,不由的问道。

    “秦安小兄弟,你这书斋竟然能得致远公子的墨宝……你肯定知道致远公子是吧?”郑启元语气迫切,“能不能,你能不能向致远公子引荐一下郑某……”

    “不能,我帮不了你”,秦安直接就回绝了,“致远公子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我哪有资格跟致远公子说上话呢……郑公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唉,你说的也对”,郑启元也不再强求,毕竟秦安也只是书斋的小伙计,纵然勉强能识文读字已是难得的大造化了……

    “下次如果书斋有致远公子的墨宝,你一定要把它留给我”,郑启元如是说道,很郑重,很诚恳。

    秦安道,“可以,只要郑公子舍得腰包里的银子就行,我会优先卖与公子的”

    “哦,对了,书斋还有一本致远公子的墨宝,字迹浑然天成,遒劲有力,笔锋锐利且内敛,风骨洒脱………?

    “卖与我吧?!”,郑启元有些迫不及待喊道。

    秦安早知道会是这样,“八两纹银,郑公子可舍得?”

    郑启元一听要价八两,果然一脸肉疼,可是若能习得致远公子字迹的十分之一,他在举人考试的时候必然是能加分的……

    郑启元默默的告诉自己,才八两银子,不贵的。

    那些名家的字迹墨宝都是千百两的……虽然他连看过都没有,更别说买了……

    “能不能让我看一眼再做决定”

    秦安笑了,“当然可以,……不过公子要是嫌贵的话,也不会强求公子买下……”

    秦安将致远公子署名的咏春赋一册递给了郑启元。

    郑启元小心翼翼的接过,用衣袖在书册上拂拭了一番,这才翻开书册,激动道,“……好字!好字……字如其人,我虽未曾见过致远公子,但是这字迹翩若惊鸿,形若游龙,形骨兼具……致远公子必然是位惊才绝艳之士……”

    秦安听了不由的翻了个白眼,哪有他说的那么好!也就是江城这样的小地方少见罢了……

    秦安将郑启元的表现都看在眼里,“郑公子既然看过了,确定这是致远公子的笔迹,不知这八两纹银是否贵了……”

    郑启元忙摆手,“不贵不贵……”

    于是郑启元麻利的拿出八两银子递给秦安,宝贵的将书册放到桌上,便执笔开始临摹……

    郑启元在临摹上非常有天赋,只见几十个字之后,郑启元便临摹的有六七分形似了。

    郑启元拿着刚临摹的字迹,面露喜色,“还不够,有形却无神”。

    秦安凑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惊讶的看向郑启元,“郑公子临摹的非常相似……”

    郑启元,“待我细细揣摩几日,必然能有八分相近,形神兼具则难矣,尚还需些时日……”

    午时,郑启元怀揣着咏春赋离开了书斋,书斋其他客人也陆续离开了。

    陈二姑娘这才从后院出来,“安子哥,我爹说今天中午留你吃饭”

    “恩,知道了,替我谢谢老爷子”,秦安从善如流,而且,这也不是陈老爷子第一次留秦安在家吃饭……

    秦安收拾好书斋,就去了后院,大厅里面不止有陈老爷子,陈老爷子坐首座,左边是陈老爷子的长子,陈同春……右边却是一年轻男子,秦安没见过。

    陈同春的上唇留了一寸长的小胡子,一身淡墨色的文人长服,作为私塾的教书先生,他确实也是一副文人文弱的模样。

    右边的年轻男子倒是比陈同春更加尖锐英气一些,长相中等,给人的第一感觉很不错,利落大方的样子。

    陈老爷子看到秦安来了,便道,“安子,来坐这儿”

    “老爷子,陈先生”,秦安朝认识的两人打过招呼,眼神从那男子脸上扫过,便笑着坐下了。

    秦安坐下来,才开始将干活卷起的袖口放下,陈老爷子倒是乐呵极了。

    “永祥,这是安子,在我这书斋干了快半年了,是个非常好的小伙子,我都想认他作干儿子了,可惜安子他爹不同意……”

    “安子,这个我侄子贺永祥,过来这边做点小生意,来我这借住几个月”

    贺永祥听了便笑着道,“安子兄弟,日后请多多关照”

    秦安亦是笑着回应,“贺公子不用太客气”

    贺永祥,“我又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大少爷?敖惺裁垂子,直接喊我名字就好”

    秦安听了,倒是对贺永祥感觉挺好的,“那好,我叫你永祥,你叫我安子就行”

    四人说笑着,便见陈二姑娘系着碎花的围裙,纤腰勾勒的盈盈一握,胸前亦是显得比平时丰盈饱满……

    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菜篮子,她面色红润,鼻翼还浮着莹莹的汗珠,纤纤细步,缓缓而来。

    四人的目光都被二姑娘引了过去,陈老爷子父子倒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老爷子撇到自家侄子脸上,不由的笑容更盛了。

    陈二姑娘看见秦安的目光被她吸引……心底顿生羞涩,娇嗔了秦安一眼,秦安回过神来,便不敢再看了。

    老爷子看着自家姑娘,慈父之心全表现在脸上了,“红梅,看你累的满头大汗的,这边不用你伺候,和你嫂子去后面休息吧”

    秦安起身去接二姑娘手中的菜盘子,手在那盘子的时候碰到了人家二姑娘的手……

    陈红梅默默的羞嗔了秦安一眼,这才对老爷子道,“爹,我和嫂嫂再去炒几个菜,你们先吃着,不过这酒你们可得少喝点,到时候别喝醉了,我和嫂嫂可背不动你们几个大老爷们……”

    秦安捻了捻触碰人家姑娘的手指,仿佛指腹还能感觉到哪细腻的触感……不像她,手掌虽是骨节分明,可是却没有女儿家的那种软绵的感觉了……

    看着二姑娘窈窕的背影,秦安目光幽深,她在心里默默吐呐了一口气……这条路既然走了,那么必然会失去一些东西……

    这是应有的代价!

    贺永祥端起碗里的酒,起身,“姑父,表哥,永祥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要仰仗你们,这碗酒,我先干了”

    陈家父子也都干了手中的酒,老爷子道,“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有什么难处,尽管说予你姑父和表哥”

    陈同春,“永祥,表哥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教书先生,可是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表哥说,表哥会尽全力帮助你的,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一样”

    陈家父子都是正派人,说的话自然是真心实意的,贺永祥感激道,“恩,那永祥先谢过姑父和表哥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