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情缘之女夫君-第10章 陆沉鱼……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秦安默默的摸了摸鼻子,干巴巴的解释道,“是这样的,郑公子是跟我们书斋签了契约的,我们书斋收购他所有的手抄本,他可以免费看本店所有的书籍,但是,只要是用了我们书斋的纸,郑公子所有的书都只能先卖给我们书斋,再由书斋卖给顾客,郑公子不能私自将手抄本高价或者免费赠予他人”

    “郑公子,我们是不是签过这份契约”

    “好像是签过”,郑启元眨眨眼睛,他差点忘了都,“对不起啊,我想我应该不能将这本手抄本赠送给陆兄你了”

    女小厮是个性急的,对着秦安就嚷嚷道,“喂,人家郑公子要把他的书送给我们家公子凭什么要你同意呀!那谁,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秦安默默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我不叫那谁,我叫秦安,你可以叫我安子”

    女公子听了倒是侧目认真的看了秦安一眼,因为很少有伙计会很在乎别人怎么称呼他。

    像秦安这样认真的强调自己的名字,他必然是个不甘屈于人下,心有抱负之人……

    心有抱负……他?

    女公子很是认真的看了秦安三秒钟,看不出来什么,嗯,他模样倒是俊俏。

    女小厮很不爽,“你叫什么关我什么事!”

    “算了”,秦安懒得同女小厮辩论,所谓头发长见识短在古代完全说的通,女小厮估计也不怎么认字,秦安所说的粗浅的契约估计她也听的不太明白。

    女公子倒是说话了,“是我家雪儿不懂事,你把你们家老板喊出来,看这郑公子本书多少钱能卖”

    秦安看了眼郑启元,然后拿起他的那本手抄本,刚才看的不仔细,乍一看倒是像极了致远公子的笔迹,现下端看,便能看出郑启元虽在模仿致远公子的笔迹,可也带着郑启元他自己的下笔风格。

    女公子看得有些惊讶,读书毕竟是个稀罕事儿,进学的更是少之又少,这个叫秦安的小伙计莫非深藏不露?

    秦安端看了一番道,“我们书斋的书分为三等,一等售价三到十两银子,二等售价一到三两银子,普通书籍即三等,售价则在千文以下……首先郑公子这本手抄偏薄,内容也只是散人游记,虽然字体不够流畅,略有不足之处,但是郑公子这字却是很好的,所以此书定为二等中下”

    秦安在粗略的解释了一番之后,便给了此书一个确定的价格,“一千三百文即可”

    这个价格对于陆“公子”来说简直可以不放在眼里了,可对于郑启元,简直可以刻在心上了!

    女小厮雪儿,“哼,我还以为你要把我们家公子当冤大头坐地起价呢,秦什么安的,算你有良心不是个奸商!”

    秦安满头黑线,原来女小厮刚刚那么凶是以为秦安会坐地起价!

    “秦安”,秦安再次强调道,“秦汉有明月,安然照我乡”

    女小厮,“秦安就秦安,你我问你,这本书我们公子买了,你们分多少给郑公子?”

    秦安挑眉,“三百文”

    女小厮,“啊,三成都不到!”

    秦安一点也不想理她了,“已经很高了!”

    女小厮转头看向女公子,女公子点头道,“确实很高,生意人分润一成给下线人都是极高的了”

    女公子最后买走了那本书。

    陆宇,女公子自称陆宇。

    陆宇不是那个陆家大公子吗?听说他身体不是很好,貌似陆宇有个胞妹,听说他那个妹妹倒是医术不俗,在陆家很有话语权……

    陆家作为江城的医药魁首,江城所有的药铺都姓陆,可以说,江城的陆家就是江城百姓的活菩萨,达官贵人的坐上宾!

    而陆家大公子陆宇的妹妹陆沉鱼,便是难得的女性医者,富贵人家的夫人,小姐们都与陆家小姐有着或深或浅的交情……

    陆沉鱼……

    秦安想,该是她了……

    那个女人倒是让秦安有几分念念不忘……如此优秀的女人,美貌,家世,能力……她秦安入不了她的眼,至少现在的秦安连那个叫雪儿的女小厮的眼也入不得……

    郑启元这个穷书生倒是颇得陆小姐的看中……

    “安子哥!”,陈红梅扭捏着,微红着脸,“你在想什么呢,喊你都听不见”

    “二姑娘”,秦安这才回神。

    秦安回头便看见二姑娘微低着头,脸越来越红,都快烧起来似的,“二姑娘,你想啥呢,还说我,脸都红成猴屁股了!”

    “你,你才猴屁股!”,人家姑娘直接扭头,好气!一副秦安惹毛她的样子。

    “哦,对了,你昨天给我的……”,秦安想到昨天人家姑娘塞的香囊,该还给人家姑娘了,她不能耽误人家姑娘,也不能欺骗人家的感情。

    秦安在兜里摸索着,咦,怎么不见了……该死,不知道掉在哪里了!

    彼时,珍娘正拿着一个小小的香囊,她笑了,“公子倒是挺招小姑娘喜欢的,瞧这香囊做的,用心了,针线活真好,是个能持家的姑娘,也不知公子中意人家不?”

    “我昨天给你的”,陈红梅红着小脸,微咬着嘴唇,羞涩极了,感情上的事她有些难以启齿,“我昨天……那个香囊你,你看了吗”

    说完,人家姑娘也不听秦安的回复,扭头就红着脸跑开了。

    “喂,你听我说……二姑娘”,秦安失笑,这样青涩又纯真保守的感情年代啊……

    “表妹怎么了”,贺永祥从一旁走过来。

    “害羞吧”,秦安有些郁郁了,她把香囊搞丢了,不然把香囊还给人家姑娘便是拒绝了。

    “害羞?”,贺永祥倒是颇有兴趣的样子,“发生什么了吗?”

    秦安这才转过头,其实她觉得贺永祥倒是跟二姑娘挺配的,要是在一起也是亲上加亲……

    “没什么么,二姑娘之前不是送我一个香囊嘛,我寻思着怎么还给她……””秦安挑眉,她边说边盯着永祥的表情。

    “什么,她送你香囊了!”,贺永祥微微有些激动,然后他笑着道,“表妹她可能看上你了,安子好福气,我这个表哥她都不带正眼看的”

    “是吗,可我只当她是妹妹,没别的想法”,秦安这才觉得贺永祥这人心思藏的挺深的,明明很在意,却……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哈哈”,贺永祥笑了,他拍着秦安的肩膀,“安子你年纪还小,没这心思也正常”

    秦安也笑了,“我正不知道该怎么跟二姑娘说才好,因为我一时大意,把她给的香囊弄丢了”

    贺永祥,“就这事,我去帮你跟表妹说”

    “那就拜托永祥你了”,秦安说道,“你就跟二姑娘说,她挺好,只是我秦安穷小子一个,配不上她,我只当她是妹妹”

    “好,你放心吧,你的意思我懂,我会把话传给表妹的”,贺永祥拍拍秦安的肩膀道,“怎么样,喝点儿?”

    “不了”,秦安道,“我要早点回去,改天吧,你定,我赴约”

    “好”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