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情缘之女夫君-第27章 兄妹人伦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陆老爷听了这些差点气个半死,这是逼他除了选他俩便不能嫁女儿了?!

    “沉鱼确有婚约”

    陆老爷自然不能拿陆家基业开玩笑,只得妥协三分,也是全了各自颜面,“婚约不会解除,但一年之内沉鱼不会完婚”

    苏二自然很满意了,一年之内已经可以做出很多事了,比如挖出那个未婚夫……

    曹三哪里肯让步,毕竟也是借着官府的手才把陆家逼到如此折辱的地步,脸已经撕破了……下次就没有机会了!

    “公子!”,顺子急急的跑了过来,贴着曹三的耳边道,“古大人刚刚撤离了围困的官兵!陆家人都放出来了”

    曹三脸一黑,深沉的看了陆老爷一眼,一甩袖子什么也没说,只是道了个“走”字,便出了陆家的门。

    苏二看着曹三离开,若有所思一番便也告辞了。

    “……爹”

    陆沉鱼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若不是今日正好碰见,她不知道自己还要被蒙蔽多久,她问,“……女儿与谁人有婚约,怎么女儿从来不知道”

    陆沉鱼复杂的看着她爹,为何他从未告知过她?她是他的女儿呀,她的未来她的归宿……他竟从未与她提过,哪怕一丝一毫……

    “婚约一事是族老定下的,爹也无权干预”,陆老爷背过身去,他不看她,“……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现在无需多问,回去吧”

    陆沉鱼的心凉了下来,无需多问?她连她的夫君是谁都无权知晓吗?

    那人是高是矮?是健康或残疾?是青年还是老者?她是与人为妻还是抬房作妾?

    心中诸多疑问,犹如洪水,涛涛而来!

    “爹!”

    陆沉鱼直直的便跪了下来,泪珠儿无声滑落,可是她确无比的坚定,所谓外柔内刚,她便是这般的女子。

    “这些年您说过的话女儿从来都不曾忤逆过,可是今日且容女儿不孝,您告诉女儿吧,否则女儿便长跪不起!”

    “跪累了就自己回去……”

    陆老爷没有回头,叹了一声,他便走了。

    只留陆沉鱼孤寂的身影,端端的跪在地上,没有答复。

    “小姐……”,雪儿在外面看见老爷走了才敢进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姐她心疼极了,“小姐,雪儿扶您起来”

    “让我再跪一会儿”

    “小姐!”

    陆沉鱼侧头,微抬眼,她看着雪儿,似叹息般问道,“雪儿,你可还记得上次我跪是什么时候?”

    雪儿跪坐在自家小姐身边,回忆起来。

    “那时您还小,才六七岁,雪儿才刚被选来伺候您,大雪天的,您跪在老爷屋外,说要学医将来要医好大公子的腿疾,老爷发了很大脾气,扔的茶盏砸破了您的额头,您从小就倔强,老爷不答应您就不起,后来老爷松了口,说要是小姐半个月背完一整本的脉络大全,便准许您学医……”

    “您当天晚上回去就发了高烧,第二天人都没怎么清醒便开始背书,没日没夜的捧着书,连睡觉说梦话都在背……后来您背会了,老爷也就同意了,到如今,您的医术越来越好,可碍于身份,您只能在江城给那些后宅的夫人小姐们诊脉开方……”

    陆沉鱼听着雪儿的回忆叙述,仿若时光回朔一般,似乎眼前还闪现幼时的她,倔强着小脸,挺直着小身板,跪在父亲的门前……

    “扶我起来……”

    “唉!地上凉,小姐咱们回去吧,回去雪儿给您揉揉膝盖……”

    “好……”

    次日,晨光熹微。

    “哥哥”,陆沉鱼来的陆宇处。

    这些年努力学习这些医术不就是为了医治好哥哥的腿疾么,只是一直收效甚微。

    陆宇坐在轮椅上,贴身伺候的小厮正替他按摩着毫无知觉的双腿。

    他一挥手,小厮便退下去了。

    陆宇替陆沉鱼斟倒了一盏热茶,陆沉鱼抿了一口,便将茶盏放置一边,见她拿出脉枕,陆宇便微笑着看着自家妹妹,将手放在脉枕上。

    陆沉鱼纤细的手指搭在陆宇的脉搏处,她是如此的认真投入,陆宇端看着妹妹,每当陆沉鱼替他诊脉的时候,他总爱盯着她看,她的妹妹容貌上上,品行亦是上上……不知哪家儿郎能得妹妹亲睐,做得陆家女婿……

    “最近天气干燥,哥哥要多喝水”,陆沉鱼收回了手。

    “恩”,陆宇笑着道,“哥哥一定遵妹妹医嘱”

    “哥哥,妹妹有一事相求”

    陆沉鱼看向兄长,他待她亦兄亦父,必然不会拒绝她的。

    “妹妹是想知道……婚约一事吧?”,陆宇笑眯着眼睛道,“巧了,哥哥也想知道呢”

    “我的妹妹自小便许了人?我这个做兄长的竟然都毫不知情!莫不是我那妹夫见不人?”

    “……哥哥”,陆沉鱼咬着唇,“妹妹想听爹亲口说……”

    “爹爹一向都薄待你跟阿弟,如今连你的终身大事也不注重,哥哥定要为你讨个说法!”

    “哥哥!”,陆沉鱼扑进兄长单薄的怀抱。

    陆宇心疼的轻拍着陆沉鱼的背,“妹妹,我派人请爹和族老过来,你待会儿便躲在后堂听着”

    “爹”,陆宇恭敬道,“宇儿见过族老”

    作为陆家内定的下一任家主,陆宇知道陆家有很多的族老,他们手中掌握着陆家的根基。

    族老们都不怎么露面,而眼前的这位族老,便是这一代理事的族老。

    族老很老了……白发皱纹,小的时候见他,他就是这样苍老,十几年了,他并没有更苍老。

    族老腿脚不好,虽然能走几步路,可是多数时候,他都是坐轮椅的。

    “少族长传唤,自然不敢怠慢……好些年未见了,少族长都成人了……”,族老坐在首座,陆老爷也只是立于一旁。

    “族老,爹,近日宇儿听说一事,甚觉荒缪,妹妹何时有了婚约,我这个做兄长的竟不知道?”

    “宇儿……”,陆老爷正要开口。

    族老道,“少族长如今已是成人了,该告诉他了……”

    陆宇心中一紧,他感觉他会听到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他感觉,他越来越接近那个最真实的,掩藏着诸多秘密的陆家……

    “是”,陆老爷看向族老。

    “宇儿”,陆老爷看着陆宇,他艰难道,“沉鱼自小便有婚约,她的事是族老亲定的……爹无权……”

    “是谁?”,陆宇看着他爹闪烁的眼睛,他逼问,“妹妹自小许给了谁!?”

    “你……”

    “沉鱼自小便许给了你,她注定是你的妻子!”

    轰!陆宇感觉脑子一片空白,他吼道,“不可能!”

    后堂的陆沉鱼也是不敢置信!哥哥,竟然是哥哥……那她,还是他……哪个才是爹亲生的?她,她不是……哥哥是少族长啊,那必然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非陆家血脉!

    “宇儿,你愿意沉鱼做你的妻吗?”,陆老爷急切的问,“你们自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

    “她是我妹妹啊……难道她不是我的亲妹妹?”

    陆老爷欲言又止,族老却在这时道,“你们自然是亲兄妹!”

    亲兄妹!陆沉鱼听到此处便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怕自己忍不住出声!

    “荒缪!荒缪至极!”,陆宇已经忘记陆沉鱼还在后堂偷听,他已经被这些荒唐的言论激怒了!

    “即是亲生兄妹,何来娶妹为妻!这是罔顾人伦!世俗难容!”

    “爹……”,陆宇挣扎着从轮椅跌落下来,求助一般看向陆老爷,“爹,为什么”

    “爹,为什么?”,陆沉鱼终究是从后堂走了出来,她同陆宇一起跪在地上。

    “爹……当初也和你们一样……你不是一直问你外祖是谁,你娘从哪里来吗?”,陆老爷语言有些干涩,“你娘便是爹的亲妹妹,她叫陆凤瑶……族谱上,你夭折的姑姑……”

    “陆家自古便有此习俗,尤其是陆家嫡脉,为保证陆氏血统纯净,亲兄妹成婚不在少数”,族老道,“少族长,族长从前怜你年幼,不肯告知,如今,该是时候告知你一下陆氏隐秘了!”

    “族长,你拖的够久的了!有些东西,少族长也该担当了,你若不说予他,那便由族老们亲自教导了!”

    “族老……”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