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的独宠娇妻-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你,你是谁?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思语。”

    耿洋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叫住宫思语时,自己也站了起来。

    宫思语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耿洋一眼,冲耿洋笑笑,说道,“没事,可能是我朋友过来找我了。”

    听到宫思语这句猜测的话,耿洋心里稍微安心了些,点点头,就这样看着宫思语离开了会议室。

    宫思语离开后,会议由耿洋来主持,会议内容继续。

    而外面,当宫思语从会议室走出来,走到公共办公区时,第一眼就看到了邢璇。

    而邢璇这会也看到了宫思语,顿时眼神里的仇恨立马升了起来,随后大步朝宫思语面前走了过来。

    宫思语在接受邢璇来找自己的事实后,心里也在一点一点建起了防备。

    邢璇走到宫思语面前来,站定,凶狠地看着宫思语,没有立即说话。

    这时前台人员也跟了过来,担心宫思语会生气,赶紧恭敬地解释道,“宫总,这位女士是硬闯进来的,我拦都拦不住。”

    “没事,”宫思语回答,虽然不太了解邢璇的个性,但是多少有些清楚,硬闯这个行为她做得出来,“不关你的事情,去忙吧。”

    “好的。”

    前台人员走后,周围其他员工也纷纷收回目光,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宫思语的目光也转移到邢璇身上,问道,“找我有事?”

    “当然有事了。”

    邢璇的语气和表情,比宫思语更冷一层。

    宫思语也不惧怕,因为之前黎墨寒的提醒,加上自己内心的自信,自己并不害怕与邢璇正面对峙,所以说道,“去会客室聊吧。”

    宫思语说完,自己转身先走了。

    公司里有会客室,宫思语先进去,邢璇随后跟了进去,两人面对面坐下来。

    “找我有什么事?”

    宫思语先开口问邢璇。

    邢璇一直是怒目的眼睛看着宫思语,算是回答,也问道,“你为什么要抢我的人?”

    “谁是你的人?”

    宫思语继续问。

    “明知故问,”邢璇没好气地说道,接着又说,“黎墨寒是我的,我早就给你说过了。”

    宫思语确实是明知故问,没在意邢璇前面的话,只说道,“墨寒从来就不是你的,别给自己脸上贴金。”

    “宫思语,”邢璇愤怒地叫着宫思语的名字,慢慢站起来,对宫思语这副自信稳重的态度,邢璇气急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居然敢抢我的男人。”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邢璇可不是好惹的。”

    在邢璇看来,这个宫思语只是有点小本事,自己开了一个小公司而已,她怎么可能和自己比?

    创业那么累,她一个小女子在职场奋力拼搏,而自己呢?

    自己家世背景那么强大,根本不需要劳累去做什么事情,只要自己想要的,伸手就可以得到。

    “你是谁和我没关系,”宫思语一点都不示弱,而且心里没有一丝害怕,继续说,“我没有做惹你的任何事,不过……”“如果你非要找事,我也不介意陪你玩玩。”

    这种富家千金,轻浮的女子,宫思语不是没有见过,而且如今自己和黎墨寒的感情坚定下来,自己没有任何害怕的事情。

    “呵,宫思语,你怎么这么虚伪呢?”

    邢璇愤怒地说道,“你抢我的人,还说没有做任何事,你真的是不识好歹。”

    听着邢璇的话,宫思语无奈地扯扯嘴角,感觉和邢璇已经无法沟通了。

    而邢璇心里的怒气越来越重时,整个人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看着宫思语说,“宫思语,看来我今天该好好教训下你了。”

    说着,邢璇上前几步去,伸出双手准备去扯宫思语的头发,打宫思语。

    宫思语在邢璇靠近时,猜到了她的举动,就在邢璇伸出双手扑向自己时,宫思语也伸出双手去,拦住邢璇的动作。

    两人就这样厮打在了一起,邢璇的力道很大,宫思语的力气也不小,两人僵持着,邢璇的想法没有一个得逞的,反而是宫思语,在反抗时,算是折磨了下邢璇,邢璇的胳膊和手腕很疼。

    “宫思语,你敢惹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邢璇动作上没有占上风,用语言威胁宫思语。

    宫思语也不带怕的,回击,“那你就来针对我试试,看我们谁能赢。”

    “你这个不要脸的,你抢走墨寒,居然还欺负我。”

    邢璇恨死宫思语了。

    “墨寒本来就是我的,我和他都是彼此的初恋,你算什么人?”

    宫思语问邢璇,“要说不要脸,那个人应该是你,你干涉了我和墨寒的感情。”

    墨寒曾经说过,他从未停止过爱自己,所以就算之前那么久自己和他没有任何联系,但是彼此心里都爱着对方,这样坚持的爱,外界任何人的出现都是干涉,邢璇也不例外。

    “你,你颠倒黑白。”

    邢璇不承认。

    宫思语也不打算继续解释,在感觉到邢璇加大力道时,宫思语也用了力回击。

    就在这时,会客室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耿洋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幕后,脑子里没有任何思考,直接冲过来本能地保护宫思语。

    邢璇就这样被耿洋从宫思语身边拉开,而且耿洋力道很大地将邢璇推倒在地上,邢璇踉跄坐在地上,整个人很狼狈。

    此时会客室的门没有关,外面隐约有员工看了进来,看到邢璇在地上坐着。

    耿洋在推倒邢璇后,没再理会邢璇,转身看向宫思语,关心地问道,“思语,你没事吧?”

    宫思语摇摇头,活动了下胳膊,回答,“没事,我没受伤。”

    耿洋不放心,又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宫思语的身上,确定她没有任何伤势,这才放心了。

    耿洋目光渐渐从宫思语身上离开,当看向邢璇时,眸光已经变了,耿洋表情很愤怒,眼里是爆发前的怒火。

    邢璇坐在地上,看到耿洋这副吓人的表情,心里有些紧张,身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来我们的地盘撒野,谁给你的胆子?”

    耿洋问邢璇。

    邢璇心虚,但是表面上假装没事,内心调整了下情绪,故作坚强地回答耿洋,“你,你是谁?

    我找宫思语关你什么事?”

    2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