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尸人-第943章 前方无路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秃老头听我提起那个女人,脚步戛然而止,回过头来,面上表情凌厉地盯着我,似乎在说你敢!

    到了现在,我也豁出去了,吊儿郎当道:“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我朋友在哪儿,我们两个,生死之交,现在他落难了,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是你的事情,犯不着跟我说。”秃老头没好气道。

    我说:“我那朋友,是为闫成武来的,来了之后,我就联系不上他了,就担心他,才找了来,来了后才知道,闫成武不见了,我朋友也下落不明,我在这村子里头兜兜转转了一天两夜,也只打听到,你和闫成文可能知道我朋友的下落,今天,你无论如何也得告诉我,我朋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现在在哪里?”

    秃老头听我一番话,沉默了片刻,道:“年轻人,我不告诉你是为你好,那个地方,可是有去无回的。”

    “你只管告诉我那个地方在哪里就好,就算是地狱,我也要去一趟,发生任何后果我也认了。”我说道。

    我话说到了这份上,秃老头还是不肯松口,继续道:“年轻人就是太意气用事,这件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你再去冒险,做无谓的牺牲又有什么意义?我劝你再好好的想一想。”

    我摇头道:“在旁人看来,没有意义的事情,可能于另一个人说,却意义非凡,就比如今天晚上,你领着那群老头,抬着闫富的尸体,翻山越岭,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子,来到这个地方,瞒着众人,分其尸体,毁其魂魄,这在我看来,也是一件想不通的事情,可于你来说,想必也非比寻常吧?不然,你作为一个修者,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这些事情要是被村子里的人知道了,又有几个人能理解你?”

    我一番话,说的秃老头不吱声了。

    我这番话,不单单是在跟他讲道理,也是在威胁他,他瞒着村里人分尸喂鱼,将死者的魂魄给那女人吞食,并且还准备继续找魂魄来送给女人,如果,这些事情被村子里的人知道了,势必会给他带来一定的麻烦。

    秃老头自然也懂我的意思。

    见他不说话,我继续又道:“方才, 我还听见你让那个女人,这几天小心着点儿,就这话我推断,那女人也知道一些什么吧?你若实在不肯说,我也只能另想其它的办法了。”

    “你这是威胁我?”老头的语气中夹杂着几分怒意。

    “不,这不是威胁,是我求你,求你告诉我我朋友去了哪儿?”我真诚的对他说道。

    此刻,并非说我对眼前这老东西没了怀疑,在闫成武鬼鬼祟祟跑来找他的那一刻,我就基本确定,胖子的失踪多少跟他有点关系,但现在,我只想找到胖子,其它的事情,找到他之后再说吧!

    “好,既然你这么讲义气,我就告诉你他去了哪儿,不过,你也先别急着决定要不要去那儿,先听我跟你说说那是个什么地方。”

    秃老头终于松了口。

    我喜上眉梢,叫他快说。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示意我也坐下来,看那样子,似乎是说来话长。

    我于是也坐在了地上,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见我坐下之后,他才开口说起了胖子的事情,他说胖子刚被闫成武骗回来的那天,他就知道了。

    他用了“骗”字,闫成武果然对我们说了谎。

    也正如我所料,秃老头说,缠上闫成武的那个女鬼,她的死,跟闫成武有直接的关系。

    那个女鬼就是水杏,是闫老二抢来的那个姑娘,那不是个一般的女人,她懂礼懂法,身上有一股子倔劲,也正因此,被闫老二囚禁在这个村子里头,她特别的不甘心,她逃跑过,挨过打,挨过饿,但她还是不死心,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趁着闫老二多喝了几杯,睡沉了,她撬开了后窗,跳窗逃了出去。

    夜深人静,她拼命的往山上跑,山上有树木遮挡,根据她以往逃跑的经验,她准备先逃离村里人的视线,再绕出村子,到安全的地方。

    那一次,因为是深夜,她逃得很顺利,她心里一定认为,自己那次能成功逃脱了。

    可是,她的运气偏偏就那么背,跑到一座山上的时候,正碰到了去那边大水库里捞鱼回来的闫成武。

    闫成武眼尖,也看见了她,但他没认出她是谁,甚至都没看清她是男是女?

    可是,有过一次逃跑被村里人撞上带回去的经历,水性冷不丁的见到个人,吓坏了,转身撒腿就跑!

    她不跑还好,这一跑,跑的闫成武心里头犯的嘀咕,就像一个警察,在大街上执勤,有个人看见他,忽然撒丫子就跑,警察瞬间会想到,这人十之八九是作奸犯科了,会立刻去追一样,闫成武心说,你跑啥跑?莫不是个贼偷了村子里的东西,或者是干了啥亏心事儿?反正见人就跑肯定没好事,闫成武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总之,他放下电瓶,撒丫子就冲着水杏追了过去。

    水杏一看,男人追她来了,更是没命的跑。

    她跑的越快,后面闫成武就追的越来劲,这样一跑一追的就过了十多分钟。

    水杏到底不是村子里的人,对这山也不熟,又是晚上,完全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山里又没条正经路,她深一脚浅一脚的,不时摔个跟头,绊个趔趄。

    闫成武就不一样了,他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的山上,哪儿有块石头,哪儿长棵什么树,他都清楚。

    这样,渐渐的,他们两个的距离越拉越近,闫成武看清楚了跑的是个女人,那一刻,他就起了歹心。

    如此,又过没多久,前面前面跑着的水杏停了下了,转过身来,满眼怯意的看着他。

    闫成武这时才看清女人是谁,村子里头总共就几百口人,谁家有买来、抢来的媳妇,大家一般都会去看一看,算是瞧个热闹,盐城我认识她,一看她半夜在山里头跑,就明白她打算干什么了。

    而水杏停下的原因,是因为前方出现了一处断崖,没路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