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尸人-第949章 夜游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这种情况下,闫正祥没敢惊动妻子,她害怕惊动了她的后果,会让他变成那只被拧断脖子的鸡。

    他悄悄地退了回去,门也没敢关,怕妻子起疑心,知道自己发现了她的秘密,就那么着,又回到床上躺了下来,忐忑不安的等待着。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妻子回来了,她像没事人一样上床,睡觉,很快,闫正祥就听见了妻子发出的均匀的呼吸声,她睡着了,丝毫没有怀疑自己的行为被人给发现了。

    闫正祥却是一夜未睡,精神高度紧张,生怕自己一闭眼儿,就被躺在身边的妻子拧断了脖子。

    那一夜似乎特别的漫长,睡不着的闫正祥想了很多,他想起了二爷爷反对他结婚时说过的那些话,说妻子是带着目的来嫁给他的,是个不吉利的人,成亲后早晚都要出事的。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二爷在无理取闹,可这一刻,闫正祥不仅细想起了妻子的来历。

    三年了,他从未听妻子提起过自己的娘家、家人。他也不曾问过,害怕妻子还沉浸在家人被杀的悲痛中,甚至小心翼翼地避免着提到山东,义和团等字眼。

    这三年,妻子一直跟他在一起,哪儿都没有去过。以前,他认为妻子是对自己一心一意,可现在仔细想来,却生出了种种疑惑,妻子到底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一切关于妻子的事情,都是她自己说的,其中又有几分真几分假呢?莫非她真是从一开始就骗了自己?潜伏在自己的身边,为了什么目的?

    可自己一个庄稼地里长大的孩子,远门都没出过,与她素未谋面,更谈不上有什么交集,她会有什么目的呢?闫正祥百思不得其解。

    那一夜就在胡思乱想中过去了。

    第二天起床,妻子还跟平常一样,打扫院子,做饭,仿佛昨天晚上那个一把扯断鸡脖子,大口生食鸡血的人不是她。

    闫正祥观察了妻子半天,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决定试探一下她。

    他跑到了鸡窝处,那只死去的鸡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被妻子吃了,还是处理了?不过,地上还可以看见零星的血迹,他稳了稳心神,故作惊讶的大叫起来,“这~这里怎么有血?”

    他这一叫,妻子果然被她吸引了过来,看着地上的血迹,皱起了眉头,自顾猜测是不是夜里来了黄鼠狼,把鸡给偷走了?说罢,还像模像样的数起鸡来。她家鸡养的多,好几十只,女人一连数了好几遍,才好歹数清楚,说是少了两只,是不是被人给偷了?

    闫正祥看着妻子心疼跺脚的样子,跟真事似的,若非自己昨天晚上亲眼看到她把那鸡给杀了,还真以为她不知道鸡的下落呢。

    “看来不是家里遭了贼,就是被黄鼠狼给拖走了。”闫正祥附和着妻子说。

    妻子提议,让他晚上支上捕兽的夹子,不管是遭了贼还是黄鼠狼,先夹他个好歹再说。

    闫正祥心不在焉的点头答应着,心里犯起了嘀咕,他本来以为,提起这个事,妻子会心虚,再或者,直接跟他坦白,可看妻子这样,就好像不关她的事一般,这也太会装了吧?闫正祥越发觉的,妻子的城府太深了,说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看来是有意隐瞒。

    她既然有意隐瞒,闫正祥也不敢多问,他真被昨天晚上妻子那残暴的样子给吓到了,害怕问出祸端来,想着再继续观察观察。

    到了晚上,他们两个人早早的躺下了,妻子照理很快睡了过去,杨正祥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等啊等,本想等到半夜的时候,看看妻子还会不会出去,却不想,没等到妻子起来,他却睡着了,昨晚熬了半晚上,今夜实在是熬不住了。

    不过他心里头有事,睡得并不踏实,睡了没多久,又一个机灵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往身边看去,妻子果然不见了!

    闫正祥一骨碌爬了起来,正想出去找妻子,却忽然发现,妻子没有出去,还在屋里头呢,此刻,她正坐在床尾处的镜子前,手里拿着梳子,一下一下的梳着头。

    那晚,月亮很亮,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里,妻子背对着闫正祥,一头漆黑的长发披散着,冷不丁的一看,跟个披头散发的女鬼似得,别提有多诡异了,那模样,把闫正祥吓了一跳。

    妻子似乎没有察觉到闫正祥正在盯着自己看着,依旧在一下一下的梳着头,她的手滑动的很慢,不是在梳整头的头发,而像一个人心事重重的在想着什么事情,无心梳头,只是在下意识的做着梳头的动作,又像是一个提线木偶,重复的做着一件事情。

    闫正祥看了差不多一袋烟的时间,媳妇的动作始终没有变化。

    他终于忍不住了,轻轻的叫了一声媳妇。

    媳妇动作没变,也没回应他。

    他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太小了,就又加大音量叫了一声,他的声音因害怕而颤抖着,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那么的突兀。

    妻子距离他不过两米的距离,按说肯定能听到他的声音,可是,她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

    妻子怎么了?难道她此时的状态是睡着的?

    这时候的闫成武,想到了一种可能,他想到,妻子可能是在梦游,之所以不应他,是还处在睡梦的状态中。

    他曾听人说过,有患上夜游症的人,在熟睡之后,会不由自主的从床上爬起来,半睁着眼睛,穿好衣服,跑出去,做一些平日里不会、也不敢做的事情,例如攀墙、爬树、放火,甚至杀人等,做完那些事情后,他们会自行回到床上,继续睡觉,对于自己夜晚出去做的事情,一概不知。

    人在特殊的情况下,总是会假设出许许多多的可能性来安慰自己,想到这个可能之后,闫正祥心里一些东西,忽然一下子解开了,他想到了昨天晚上的妻子,那时候的她,可能也是处在梦游的状态中,所以才会做出杀鸡喝血的事情。思及白天妻子跟他说话时的样子,好像真的不知道昨晚的事情是她做的。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