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第十一章真元符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见到自己手中弯刀上的豁口,再见到毫发无损的青罡剑,夺魄的牙都要咬碎了。

    真武境和凝脉境修者所用的武器,统称为利器。

    利器有一至九品之分。

    一品为最低,九品为最高。

    楚言手中的青罡剑是六品利器,而夺魄手中的弯刀,仅仅是四品。

    如果楚言的实力远低于夺魄,瞬息之间就被夺魄斩杀的话,那么利器的品阶之分,就没有那么明显。

    但是楚言如今只是稍落下风,那么一番对拼之后,六品利器青罡剑,自然就对四品弯刀,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伤。

    “该死!”夺魄的眼中,吞吐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楚言,没想到你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明明恢复了实力,但是之前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不过也就如此了,你就算恢复得再好,也不过就是真武境二重!我现在就要让你知道,真武境二重和四重之间,有着怎样的差距!”

    “真武境二重?”楚言望着夺魄,冷笑一声,猛然之间,一声爆吼,四周刹那之间,就卷起猎猎气流,“现在呢!”

    话音落下,楚言主动出击。

    一瞬之间,剑芒如霹雳连珠,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道凌厉的光影,直刺夺魄。

    “真武境三重,这怎么可能!”夺魄眼神疾闪,其中尽是惊怒的神色。

    他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战斗中提升?

    但是立刻之间,他就没有办法再考虑这个问题了,因为楚言此刻带给他的压迫,超越了真武境三重的武者,直逼真武境四重。

    在今天勾魂和夺魄出现之前,楚言的境界,就恢复到了真武境二重巅峰,而刚刚和勾魂的战斗,直接激发起了楚言心中的战斗之心。

    于是距离真武境三重的那一层窗户纸,一下子就被捅破了。

    在恢复到真武境三重的刹那,久违的力量,充满了楚言的全身。

    他的速度变得更快,力量变得更大,气魄变得更加强沛!

    夺魄侧身刚刚躲过刺来的剑芒,下一刻,剑锋在半空一转,如同砸地的雷霆闪电,朝他狠狠劈了下来。

    这一瞬间产生的压力,竟然让夺魄感觉到呼吸一滞。

    他急忙高举弯刀,挡在头顶。

    咔嚓!

    青罡剑的剑锋,斩在弯刀的豁口上,刹那之间,再入一寸,直接将一个米粒大小的豁口,斩成一道缝隙,并且笔直向下,要将弯刀当空斩断。

    “混账!”夺魄又惊又怒,一声大吼,全身肌肉,猛然爆发出犹如拖动钢板的声音,双臂猛然用力,直接将弯刀卷曲,裹住青罡剑,朝着远处甩了过去。

    眼见楚言青罡剑脱手,夺魄狞笑连连:“没了六品利器,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斗!夺命杀拳!”

    夺魄的杀招,不止在弯刀上,此刻他双拳汇聚,一瞬之间,打出刚猛至极的杀拳,拳拳都可以崩碎岩石,击穿钢板。

    眼见对方竟然主动抛掉武器,楚言不惊反喜,当下毫不犹豫:“怒龙盘绞杀!”

    他的身体,在恢复到真武境三重后,可以做出更多高难度的动作。

    此时他身形一动,绕过对方一拳,手臂仿佛一条游龙,顺着对方另一条手臂攀沿而上,猛然一动,刹那之间,震荡空气,隐隐爆发出龙吟虎啸的声音,五指直接朝着对方的脑袋抓去。

    “不好!”夺魄心中一惊。

    他原本以为对方的优势,就是六品利器青罡剑,此刻才发现,自己似乎太天真了。

    对方的武技,分明比剑术还要强大。

    不过夺魄的境界,毕竟此刻要高过楚言。

    在五指要抓中他头颅的刹那,夺魄的身体猛地一扭,手臂竟然凭空粗大一截,硬生生将楚言的手臂震开数寸。

    刹那之间,楚言的五指,转而插入夺魄的手臂,猛地一扯。

    嗤啦一声,夺魄震开楚言的同时,手臂也被对方生生撕开一块巨大的伤口,皮开肉绽,深可见骨,淋漓的鲜血,仿佛不要钱一般喷洒出去。

    剧烈的疼痛,让夺魄五官都扭曲起来,望向李和弦的神色,充满了怨毒、惊惶、不解等等复杂的神色。

    “太子殿下告诉我楚言功力尽失,可是这个家伙怎么不仅没有变弱,反而好像比过去还要强大!这是怎么回事!”夺魄此刻疼得全身紧绷,汗水滚滚落下。

    他急忙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将其中白色的止血药粉洒在手臂的伤口上。

    但是滚滚血水,不断涌出,药粉刚撒上去,就被血水冲开,看上去分外触目惊心。

    楚言此刻看着对方手忙脚乱的样子,心中更加确定,自己之前的推测没有错。

    “归墟塔中的修炼果然没有白费,如今我才恢复到真武境三重,但是却已经可以力敌真武境四重的武者,这在过去,根本是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楚言心中暗道。

    “楚言,今天我不杀你,誓不为人!”就在这个时候,夺魄发出一声嘶吼,从怀中掏出一张青色的符箓。

    符箓上面,弯弯曲曲,描绘了一道道纹路。

    虽然看上去只是薄薄一张纸,但是却给人一种充满力量,心头恍若被巨石压住的沉重感觉。

    见到这张符箓,楚言的心猛地一沉。

    类似的符箓,他曾经见到过。

    “没想到今天为了对付你,我竟然连真元符都要用上,真是可恨!可恨啊!”夺魄此刻仿佛一个血人,因为失血过多,他脸颊惨白,更显狰狞。

    “这张真元符,是我立下大功劳,太子才赐给我的,激发出去,可相当于凝脉境修士的全力一击,我看你这次还怎么逃出生天!”夺魄连声嘶吼,猛地抓住真元符,朝着他手臂的伤口中按去。

    刹那之间,真元符就被鲜血浸泡,绽放出一团青色的光芒。

    光芒虽然昏暗,但是却给人一种岩石崩裂,高楼倒塌的危机感觉,四周的空气,仿佛在这一刻,都变得沉重起来。

    夺魄此刻望着楚言的目光里,充满了怨毒。

    以他如今的境界,用平常的方法,是不可能激发真元符的,唯有动用自己的鲜血,透支自己的寿命,才能够激发。

    这一张真元符激发出去,夺魄至少要减少二十年的寿命,身体还会落下难以痊愈的病根。

    付出这样的惨烈的代价,他怎么可能不对楚言恨到了骨子里。

    “不好!”眼见真元符散发出青色的光辉,楚言毫不犹豫,朝夺魄冲过去。

    要是让对方将这真元符激发出来,那么后果绝对不堪设想,必须要阻止对方。

    就在冲出去的时候,楚言突然见到夺魄露出一丝狞笑。

    在真元符激发之前,夺魄猛地张口一吐。

    一根淬毒的长钉,从他口中怒射而出,如捕猎的毒蛇一般,笔直朝着远处的小珮而去。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