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媚祸-第2093章 V525 再现敦煌飞天!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两天时间过得飞快,青城和临江之间车程不短,上午出门去绿湖玩了半天,回来吃过午饭又逗留了片刻,就到了安浔和霍城该返程的时候。

    最不开心的要数万慧芬,听说好朋友蓝蓝下午就要走了,她午饭都只吃了小半碗,不开心的情绪全部写在了脸上。

    不过也只是万慧芬藏不住心事,辛永德心里其实也是万分不舍的,只不过是碍于身份不好留人而已。

    午饭过后他就去厨房给安浔装了几大盒子的各种点心水果还有腌菜干菜,让他们带着路上和回去后吃。

    安浔脸上挂着笑,一直很平静,笑容间当然也有不舍,更多的却是经年累月养出来的克制,在越是不能放纵的地方,她越是早已习惯了自律。

    最后万慧芬受不了了,突然跑去沙发抢了安浔的包包冲进了卧室。

    这一出弄得其他三人呆愣之后哭笑不得,安浔笑着安抚了不住道歉的辛永德,说了声她去哄哄师母,拉开房门也跟去了卧室。

    辛永德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外头只有霍城一个人。

    他把打包盒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好,提到茶几上放下,心里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朝霍城在的小阳台走去。

    外头开始下雨了,霍城出去看了一眼,察觉到身后脚步身回过头。

    辛永德是典型的南方居家型阿叔,衣着朴素,身形稍胖,一丝不苟的短发搭配金丝眼镜,看着文质彬彬又有些烟火气,是那种典型的和蔼可亲的爸爸角色。

    “外头下雨了啊。”

    辛永德用身上的围裙抹了下手,说出开场白。

    霍城应了一声,神色一贯的清清淡淡:“没下大,天气预报说是小雨,应该不耽误时间。”

    “啊,那就好。”辛永德解开围裙拿在手里,走到霍城身边,做着样子朝外张望两眼,其实他是有话要同霍城讲。

    两天的相处,辛永德对霍城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相处起来双方气场不算太搭,霍城的个性也比较淡不冷不热,但是看得出来人品还是不错的,对安浔也很上心。

    加之相貌家世等等也顶好,虽说比安浔大了八岁有点多了,但是胜在会照顾人,综合考察下来还是个很靠谱的孩子。

    只是如今的安家却已是今时不同往日。

    因为阳光基金的关系,如今安家的状况辛永德也听说了一些,据说安家败落了,家里人死得失踪的失踪,安浔的父母都不在了,她现在估摸是借住在远房亲戚家里。

    这些事安浔自己不提他也不好多问,心里却到底是添了几分担忧。

    如今丫头有了男朋友是件喜事,辛永德一方面高兴能有人照顾安浔,一方面又害怕她孤苦伶仃一个人在临江吃亏,放在过去两家应该还算门当户对,而如今安浔没了娘家人,辛永德总有些不放心。

    一会儿安浔就该出来了,他们也该动身了,有些话他一直犹豫要不要说。

    本来眼看是没机会了,正好妻子闹了一出支开了安浔,辛永德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在心里默默组织了一下语言,起了个头。

    “小浔是几年前跟着安老爷子回来办爱心活动,跟我们老两口认识的。”

    辛永德开口,本望着窗外小雨的霍城回过头,他听出来辛永德有话要说,静静等候。

    辛永德看霍城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神情,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淡淡露出了抹笑容。

    “小浔是个很单纯善良的小姑娘,虽然是个大小姐但是一点架子都没有,那时她知道我们家的情况,不仅没有半点嫌弃还主动和我们亲近,我和我妻子都非常喜欢她。”

    “后来相处久了,我发觉小浔年纪虽小,个性却沉稳,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心里想得很多。”

    “很多事她只愿意揣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小小年纪像个小大人一人,让人觉得又省心,有时候又有些心疼啊…”

    辛永德轻叹口气,对安浔的判断倒是很准。

    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霍城微微点头。

    辛永德看到霍城这样的态度更加满意,终于放心把最想说的那些叮嘱说了出来。

    “阿城,这一次你们过来,叔叔和阿姨都很高兴,小浔既然愿意带你回来给我们看,说明心里是把我们当作半个家里的长辈的,所以虽然隔了一层,叔叔还是有一些话想私下跟你讲一讲,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还希望你不要介意的好。”

    说着,辛永德提到了安家的状况。

    安家的情况网上都查得到,他也确定霍城都清楚。

    看得出来霍城并不是很看重女方家条件的人,霍家也没有其他长辈,基本是由霍城当家,虽然很不厚道,但是这样的家庭背景着实让辛永德松了口气,外部条件都很好,他的关注点也就放在了两个小辈的相处上。

    “我和你阿姨,我们都很喜欢小浔,可以说我们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的。”

    “这一次你们过来,我观察你们你们相处,知道你是真心疼小浔的,也很放心。”

    “别看小浔家境好,其实从小吃过不少苦,如今安家不好了,她身边也没有其他人,只能完全托付给你。”

    “阿城,叔叔希望你们以后都能好好的,过好自己的小生活。有什么不开心闹矛盾的时候,你能多让着小浔一些,她什么事情都往心里放的时候,你能多开导她一下。小浔是个好姑娘,叔叔希望你能好好待她,帮她爸爸妈妈,还有我们,照顾好她。”

    辛永德知道自己并没有足够立场同霍城讲这些话。

    只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

    在他心里一直都把安浔当成亲生女儿一般对待,现在她有了男朋友,他既欣慰又惆怅,希望安浔能快乐能幸福,也希望霍城能好好待她,不要让她受半点委屈。

    霍城认真听完辛永德的一番肺腑之言。

    他看得出来,以辛永德老实本分个性,其实要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并不容易,他之前一定准备过很久也犹豫过很久,字里行间的真心谁都能感觉到。

    安浔是被爱着的,辛永德夫妇将她视为己出。

    这些叮嘱里每一句都包含着一个父亲对女儿的不舍与关怀,而辛永德能这样说也代表他认可了他们的关系,预备把安浔交给他了。

    虽然这在辛永德看来甚至是有些逾矩的,让他微微窘迫。

    却是对于霍城而言,辛永德的这番话无论意义还是感情上都很特殊,让他心底轻动。

    默默的一股暖流从心底溢出,流过四肢百骸,在辛永德话落,有些不好意思又很认真等待他表态的时候霍城点点头,嘴角扬扬起一抹清淡却显出温暖的笑。

    “叔叔我知道的,您们放心。我很珍惜小浔,我会好好待她的。”

    不是善于言辞的人,没有什么山盟海誓冠冕堂皇的言论,却是这样的话语搭配这样的表情语气和眼神,最是真挚,教人安心。

    “好,好,好。”

    辛永德连说了三个好,他本也是不太会说话的,得到了霍城的保证一时欢喜又微微害羞,搓着手上的围裙笑得都没有了眼睛,心中一块大石放下,离别的不舍又冒了头,只怪青城和临江还是距离太远了,孩子们又忙,一直留人也不像样。

    辛永德示意霍城他刚刚打包好的饭盒。

    “那里面上面两盒是酥饼和水果,你们路上打开来吃。下面两盒,一盒是酱菜一盒是干菜,酱菜是叔叔自己做的,昨天晚饭吃过的,小浔很喜欢。干菜的话你们拿回去炖肉或者泡水之后煮丝瓜汤什么的,味道也很鲜的。”

    辛永德高兴的交代,末了不舍的叹了口气:“唉,你们这次来就是时间太短了,只住一个晚上就要走…下次啊你们再回来就多住几天吧,到时候我再烧好吃的菜,我们这边开车出去还有个青佛山,天气好的时候去爬山也很好的,下次你们多待几天也还是有地方去玩的。”

    安浔说,她这一次带他回来就是为了解开他的心结。

    她想让他看看她的过往,看看她的家,让他知道一个普通的幸福家庭会是什么模样。

    然后他看到了。

    看到的是琐碎的温情,诚挚的相处,是父母对孩子毫无保留的爱,还有看似平凡却弥足珍贵的,被柴米油盐和相守团员充盈的每一天。

    其实临江什么买不到?哪里不好玩?霍城感受到的是留守在家的父母殷切的期盼和孤单。

    这种感觉很奇妙,于他而言本是完全陌生的,这两日的相处里却让他无时无刻不在感受,且隐隐开始觉得值得珍惜。

    霍城看着辛永德,忽然想到什么。

    “叔叔,我和小浔预备下个月结婚了。”

    这个消息无疑是意外的,辛永德愣住。

    霍城露出一个笑容:“领证还没到年龄,但是我们打算把婚礼先办了,到时候我想邀请叔叔和阿姨来临江参加婚礼,另外还想让叔叔送小浔上红毯,可以么?”

    辛永德还没从之前的消息了缓回来,冷不丁又被丢了第二个重磅炸弹,这一次整个人彻底呆住了,好几秒后才回过神来!

    “结婚?这么早,小浔还在念书呢吧…不是,我是说,这是个喜事,愿意,我和你阿姨当然愿意来参加!”

    “就是我送,我送小浔上红毯,这个不是太合适吧…安家没有其他的长辈了么,找一个其他亲戚会不会更合适,我一个外人…”

    辛永德局促的在裤腿上擦了擦手汗。

    整个人又紧张又期待,说着推拒的话,眼底一瞬扬起的光亮却是完全没有瞒过霍城的眼睛。

    霍城淡淡笑起来。

    “安家没有其他长辈了,我们预备办得简单一些,只邀请最亲近的人。”

    “我想如果能由叔叔挽着小浔上红毯,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

    人的感官就是这样奇妙的东西。

    在不知道安浔怀孕的之前霍城是完全没看出来,结果知道怀孕后的第二天就眼看着安浔的肚子隐隐大了起来,且似乎每一天都有些不一样…

    这肚子已经不能再拖了,回到临江之后婚礼立即提上议程,紧锣密鼓操办起来。

    安浔如今愈发嗜睡了,每天都睡得早起得晚,下午体力不支了还要躺上个几小时的午觉,天天看着她不是抱着枕头缩在床上就是抱着枕头窝在沙发上,越来越像只大树懒。

    婚礼就安排在霍家老宅后院的草坪上。

    婚礼一切从简却仍然有必须忙碌的项目,比如布置现场,购买婚纱,还有制作邀请函和安排证婚人,仪式虽小,该有的东西却必须准备。

    当然由于安浔自爆之后更加有了偷懒的理由,这些琐碎的事情除了试婚纱之外其他的全部丢给了霍城负责。

    婚礼安排在五月底,从青城回来的两周后。

    这一日留下安浔在家呼呼大睡,霍城清早接了一个电话就出了门。

    五月末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清早最热闹的地方要数菜场,买早点的小店热气腾腾,门口排着队,不远处赶早的菜贩也推着小车到了买菜点,将清早从田里摘下来还挂着露珠的蔬果摆上台面,迎接一天生意最好的时候。

    这里是华中地区一个二级城市,不算很发达,却还算便利;人口密度很高,流动性也很大,生活压力同生活质量都属中等,不好不坏。

    清早的时候短发的姑娘出门去家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回来的途中察觉有人尾随。

    她左手提着肉和蔬菜,右手提着豆浆油条,淡定的走在人潮熙攘的小街上,怎么看步子都不疾不徐的。

    却是前方一辆平板车推过,晃眼再一看,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在了跟踪范围中!

    姑娘飞快闪身进入身侧一条小巷子。

    脱离人群之后她步子加快,如同一直灵巧的猫咪飞快在巷子纵横交错的巷子中穿梭,明明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绕过一个拐外的时候却仍是听到了身后急速追来的脚步声!

    她在下一个拐弯急停,转身一个回旋踢,直接扫上身后紧紧追来的男人的颈侧!

    男人触不及防被踢中,高大的身躯竟是如同泡沫做的一般轻飘飘被飞踢了出去,落地的瞬间砸在墙角的一堆杂物上,却又发出惊天动地的沉重声响!

    姑娘没有犹豫,第一击之后几步冲上前,一脚踩上墙边木箱,飞跃而起,重重踢上后方另一个男人的口鼻,男人痛呼一声飚出鼻血,捂着脸弯腰的时候被姑娘一个膝击撞在肚子上,彻底废了战斗力!

    她并不久留,迅速收拾掉两人之后原路返回急速飞奔,手里还提着早餐和菜。

    她的速度很快,眼看着七拐八弯就要冲出这片深巷迷宫,下一刻前方拐弯处忽然伸出一只手臂,生生挡住了她的去路!

    姑娘敏锐的急刹车,俯身一下绕过那胳膊的擒拿,抬脚就朝着对方面门踹去!

    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击下一秒却是被更加迅猛犀利的防御所阻挡,她的小腿撞上对方坚硬的臂膀,相撞瞬间骨骼甚至都震得生疼,她赶忙收回脚,急速暴起一拳朝着对方的头部猛攻而去!

    这一下却是虚晃一枪,她根本没有缠斗的打算,在空中突然收势,她预备朝着之前飞快瞥过一眼的出口逃亡,却是还没等她从半空落下来,一只不知从哪里伸过来的手掌突然冲出来,毫无防备之下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一击掼到了地上,摔得心肝脾肺肾全身的骨骼肌肉都剧痛起来!

    隋煜摔落的瞬间瞪大了双眼!

    在蓝天白云砂石泥土之间,看见了一只幽深淡漠含着至深冷意的墨瞳!

    …

    半个小时后,一栋毫不起眼居民楼的一间毫不起眼的单元房内,年轻的一对男女被五花大绑在沙发上,脸色均是青白,对面的餐桌边,做着一个容色清冷的男人。

    霍城淡淡打量着对面的隋炘隋煜。

    对面名叫隋炘的男人就是帮她研制药剂治疗伤口的医生,而旁边名叫隋煜的女人,就是那日闯入医院就走了安浔的女人。

    他们是原先辅助NYX的帮手,也就是安浔的属下,只是如今他们已经离开了她,逃到了这里。

    隋炘隋煜也一瞬不瞬的死死盯着霍城。

    他们逃亡已经有一个多月,在这个城市驻扎刚刚三天,正好是紧绷的神经开始不自觉放松的时候。

    隋炘不知道霍城追来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安浔的意思,从那张冷脸也判断不准霍城的意图。

    他唯一知道的是对面的男人同样是个不好对付的狠角色,他费尽心力追查他们的下落,千里迢迢赶来当面审问,背后的原因一定很重要,换言之他们能给出怎样的答案,性命攸关!

    霍城的视线淡淡扫过隋炘的脸。

    许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下一刻他冷冷开口道。

    “我听安浔说,她的身体出现异变之后,所有的身体变化和血液研究一直都是由你负责,所以你对她的身体状况应该最了解,对不对?”

    霍城抬起头:“安浔怀孕了。”

    一句,隋炘突然就猜到了霍城非要找到他们的原因!

    下一刻那只半掩在额发阴影下的墨瞳直直望来,透出最生冷的光。

    “我想你告诉我,如果不要这个孩子,能改变什么?”

    …

    那一日霍城回来的比平日晚。

    以至于安浔的午觉没人叫醒,直到迷迷糊糊被弄醒的时候外头天都已经黑了,她肚子饿得直咕咕叫。

    为了逃避指责她自己先卖了个乖:“哎呀阿城,我现在好像是越来越懒了,自从怀宝之后感觉精力一天不如一天了啊,两个人果然不同一个人,能量像都被宝吃光光了,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安浔软着嗓子撒娇,替自己打圆场,没有留意到听见这一句,床侧霍城倏然黯淡的眼神。

    待到她抬眼看过去的时候他又已经变回了寻常的样子,伸手把她从床上捞起来,不轻不重的在小屁屁上拍两下。

    “知道就好,总是吃了睡睡了吃对身体不好,你需要运动。另外我们还需要去医院定期做产检,我今天让顾三预约好了母婴医院,后天下午两点我们一起过去。”

    “啊——”

    安浔不情愿的嘟囔了一声,抱怨又有一项任务是她必须亲力亲为的了。

    唉,现在真是好慵懒,她已经懒到饭都不想自己动筷子吃了的节奏,拍拍微微隆起的小肚皮,看来养个孩子真是一件麻烦事。

    ——

    此后,五月末,一场婚礼如期举行。

    婚礼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到访的宾客只有裴钊黎曼曼同辛家夫妇,除此之外就是证婚人了。

    只是这样一场小小的婚礼却是办得温馨又甜蜜。

    当身穿白纱的美丽新娘挽着神色微微紧张的送亲人,款款从红毯那一头走来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轻轻屏住了呼吸。

    她身上复古的白婚纱层层铺散,她头纱下轻垂的容颜倾国倾城,她一路高贵优雅的走到红毯尽头,来到圣坛之侧,转身的时候,红唇边微微扬起的一抹笑容,如阳光般温暖,如夏花般娇丽。

    宣告誓言,交托一生,为彼此带上圈定前世今生两世情缘的戒圈,执起手来。

    有人忍不住流下了祝福的眼泪,有人懵懂喜悦的鼓起掌来,紧密相拥的那一刻,他们相互拥有,相互扶持,将来无论是好是坏,无论富裕贫穷,无论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珍惜相爱,直至死亡,不,就算死亡,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

    Strumming_my_pain_with_his_fingers;

    【他用指尖撩拨我心中痛苦】

    Singing_my_life_with_his_words;

    【他用言语吟唱我此生幸福】

    Killing_me_softly_with_his_song;

    【他用歌声将我温柔行刑】

    Killing_me_softly_with_his_song…

    【他用歌声将我温柔行刑】

    Telling_my_whole_life_with_his_words;

    【他三言两语就道尽了我的一生】

    Killing_me_softly,

    with_his_song…

    【他用歌声,将我温柔行刑…】

    静谧的那一夜里,香槟酒淡淡的甜香中歌声缓缓流转,月光下有人轻曼跳起一支舞来。

    深紫色的一身裙装,低调又不失高雅,勾勒出姑娘近日愈发丰盈柔软的体态。

    纤长手臂攀附而上,无骨腰肢紧紧贴覆,抬眼的时候,对上月光下那张青隽至极的容颜,姑娘美丽的眼眸里流光溢彩。

    一支舞,倾尽一生情,当那盈盈一握的小腰和着乐声在夜色下轻轻扭动起来,便是看一眼都比美酒醉人。

    微醺着靠在圆桌前,远远望着月下心无旁骛晒着幸福的兄弟,染着酒色的桃花目里笑意浅浅,眸光不期然间自新娘小腹滑过,裴钊微微愣了愣,随即勾唇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

    这一头有人看透了什么,那一边有人正全情投入。

    一首最美的情歌,一支最好的共舞,相携相依,那一刻他们眼中唯有彼此,怀里拥着的,便是一生。

    我曾听说他唱过一首很美的歌。

    我曾听说,他是那样与众不同。

    于是我去见他,

    想要将那首歌听听看,

    然后我便看见了那个年轻的男孩,

    彼时不过我眼中,一个最陌生的存在。

    却是啊…

    他用指尖撩拨了我心中痛苦。

    他用言语吟唱出我此生幸福。

    他三言两语就诉尽了我的一生。

    他用歌声,将我温柔行刑…

    我的脸开始像发烧一样通红,再也无法待在人群之中。

    就像此刻他正将我情诗中的每一个字,大声诵读而出。

    我祈求他停下,

    他却自顾自继续。

    他兀自吟唱,

    就像懂得我心中无尽绝望。

    他看透我的一切,

    教我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他用指尖撩拨了我心中痛苦。

    他用言语吟唱出我今生幸福。

    他用歌声将我温柔行刑。

    他三言两语就诉尽了我的一生,

    他用歌声,将我温柔行刑…

    …

    她曾经许下过太多承诺。

    她说阿城,你给我我要的幸福,我给你你要的家。

    她说阿城,你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我再不骗你。

    她说阿城,我爱你,我愿意嫁给你。

    她说阿城,我们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离…

    当歌至尾声,当一舞终了,当执子之手,紧拥入怀。

    他想,她这一生,真的对他许下过,太多太多的承诺了…

    ——

    三月之后,临江已经热成一个巨大的火炉。

    安浔在八月末的一日被下达最后通知,她的剖腹产时间安排在了三周后,在她怀孕七个月零二周的时候。

    一个大肚子,意外的双生子,八月末九月初盛夏的临江,她已经完全吃不消了,只等手术那天快点卸货。

    对于提前生产这一点安浔是挺开心的,她自语越早越好。

    对于有关宝的其他所有她是慵懒又无知的,还有三周就要生了,她连孩子的名字都没想好。

    这一日顶着烈火骄阳从医院出来坐上车,安浔挺着超级大肚子哼哼唧唧又不高兴,今天产检她宫高又超标了,怕是等不了三周,老医生皱着眉头强势命令必须节食,安浔哭兮兮问那饿怎么办?医生冷冰冰回,给我忍着!

    “臭医生!无良庸医!欺负孕妇!虐待幼童!”

    看完医生就去吃冰淇淋的计划泡汤之后,安浔愤愤骂了一路。

    最近她脑子开始不好使了,什么话都喜欢反复说,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句,而且变得情绪化又啰嗦。

    霍城起先好声劝过。

    结果他一开口就被恳求去吃冰淇淋…

    几次之后某最近尾巴硬气起来的忠犬还真不理人了,哼,奴颜媚骨,欺软怕硬,有了儿子忘了娘,负心汉白眼狼!

    安浔气鼓鼓的在心里骂,掏出手机乱翻一气,结果越看越无聊。

    丢了手机她冷着脸又开始在车上乱按,一会儿听歌一会听收音机,反正不抢方向盘霍城都由着她。

    几次调下来,调啊调,突然调出一个冷冰冰的女声来。

    “据悉,三天前发生在鲁港区爱华敬老院的案子,疑似与十三年前发生在武陵区名山疗养院的案子有密切关联。”

    “据有关人员透露,爱华敬老院案中,七名死者的死亡时间,凶手的犯案手法,还有尸体最后的呈尸状态,都具备非常明显的印记性,即,与以前发生过的某起案子有着非常多的相似点。”

    “而据本家记者传来的独家消息,这位有关人员口中的相似案件,正是十三年前发生在临江,震惊全国的名山疗养院杀人案,这个案子当年又被称为‘敦煌飞天案’,案子至今悬而未决…”

    冰冷的女声还在背景中继续。

    安浔顿了顿,微微长大嘴巴,恍然偏过头,一瞬对上霍城皱眉望来的冰凉视线。

    当年的“敦煌飞天案”竟是再次发生了?!

    是模仿犯罪?

    还是当年的凶犯重现江湖?!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