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第十八章 带头出发 (4400,第二更,求月票~)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米哈伊尔。”

    接受了这一则灵魂传讯,苏昼沉下心,闭上眼睛,专心分析这些米哈伊尔想要传达给自己的信息。

    许久之后,他才睁开眼,眉头紧皱。

    “原来如此——二皇子和利维坦,马特维和应龙,这两组人居然是一家的?我说当初二皇子疑似死亡时,那家伙为什么会第一个开口说话引导局势。”

    “召唤我的迈亚领主一方,如果不出我这个意外的话,应该也是他们一方的人。而且,据说还有第四个人的龙珠,也是二皇子在暗中赐予……正常推测,不可能是教会的维卡神官,应该就是那个戈尔贡。”

    这样一来,龙珠战争还没开始打,就有四颗龙珠属于一方了……至于为什么要分开,应该是每个人只能和一条神龙签订契约,而四颗龙珠齐聚,估计也会有什么显眼的异象吧。

    苏昼此时,已经将米哈伊尔临死前,想要传达出的大量讯息全部接受完毕。

    同时,他也正式确定米哈伊尔其人的死讯:“可惜了,我本以为耶梦加德战败也就罢了,这种信念坚定的家伙是可以走到最后的……没想到啊。”

    因为这些信息,苏昼的心情,变得颇为微妙起来。

    “米哈伊尔的愿望,是摧毁整个旧世界,所以,他便召唤了摧毁旧世界的耶梦加德。”

    在心中清点着目前已知龙珠持有者的信息,他开始侧面解读召唤者和神龙之间的关系:“而二皇子库摩尔的愿望,是凝聚整个国家意志,让帝国再造辉煌(makegreatagain),所以,便召唤出了代表国家意志的巨兽‘利维坦’。”

    “我的话,因为召唤者是奥拉这一无所知的小家伙,所以是从异界直接插队插进来的——而原本的召唤者,迈亚领主,他的愿望也是摧毁旧世界,自己成为新的皇帝,所以召唤出同样引发旧世界毁灭的尼德霍格……”

    “别的话,羽蛇神,也能用哪个猎人少年的纯真来解释——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杀人,所以召唤了最高最善的羽蛇神,可同样的,如此强大的神龙,也因为‘善’而第一个退场。”

    “可这样的话,那个马特维神官,为什么会是应龙?应龙有什么相应的传说吗?祂为什么会响应马特维的召唤?”

    心中颇为不解,但更加令苏昼忧虑的,却是另外一个事实。

    “羽蛇神已死,我暂时没有战斗力,耶梦加德刚刚败北,这么算下来,只剩下戈尔贡和法夫纳这两方——哪怕是二对二,我也不觉得他们能打败早有准备的二皇子和马特维。”

    “更何况,他们两个人都很可能打起来,最后被其他人捡便宜。”

    如此想到,青年抬起头,目光肃然:“这次龙珠战争,危险了啊。”

    而就在苏昼结束对目前局势的思考之时,奥拉也已经来到了北地旷野的边缘处。

    在这里,已经能清晰看见,不远方那被无尽冰霜覆盖,连绵起伏的科博尔山脉。

    死寂的毒气正在其中蔓延,耶梦加德堪比山岳的尸体正在其中若隐若现,漆黑的死气正在其中蔓延。

    他们已经抵达目的地。

    与此同时。

    迈亚主城,始祖之龙神殿内部。

    有着墨绿色眼眸的年轻神官,坐在空无一人的神殿大厅前排座椅上,他有着一头白金色的齐肩长发,此时正带着一丝温和地微笑,凝视着自己手心中的怀表。

    这是一块平平无奇,带有些许翠绿铜锈的老旧怀表,它内嵌有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

    这是一对年轻男女,和一男一女,两个约莫五六岁孩子的全家福。

    “二十年……”

    凝视着这一张照片,维卡神官将怀表闭上,他的眼帘微动,轻叹一口气:“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一切都宛如昨日。”

    二十年前,克尔巴帝国南方,精灵战争已经抵达末期。

    面对步步紧逼,几乎将整个寂静森焚烧为灰烬的帝国大军,丧失一切抵抗能力的精灵王庭彻底放弃故土,东迁至更加寒冷的霜语群森和利尔达山脉,而一小部分精灵更是继续东渡入海,前往无尽群岛。

    这是胜利——花费了近十年时间,帝国终于彻底将精灵驱赶离开,可以发掘那储量惊人,足以供应帝国使用超过五百年以上的超大型魔能矿脉。

    但是还未等诸位南部领主弹冠相庆,庆贺这一场并不容易的伟大胜利,精灵的报复,便接踵而至。

    无论是无数充满疾病和诅咒的变异昆虫,还是接连不断潜入城市内部,发动深绿之灾的大德鲁伊,无论是足以席卷大半个帝国的狂暴蝗灾,亦或是能让整个南方农田都绝收的诅咒自然魔法,一切古代精灵从未思考,甚至实验过的恶毒手段,都在这十年的战争期间,被精灵研发而出。

    然后,在他们被屈辱赶离的那一刻,全部都用在了敌人的身上。

    说实话,虽然口中说着是‘宛如昨日’,维卡对那时的记忆已经不是很清晰。

    他唯一能记得的,就是深绿色吞噬一切的霉菌在城市中急速蔓延,孢子所过之处,所有的木质品都被侵蚀,而剧毒的毒气从那既像是苔藓,又像是蘑菇一般的怪异植物中发出,淹没了整个城市。

    这便是深绿之灾,精灵大德鲁伊以自己为祭,方能使用出的,足以彻底摧毁一个城市的大魔法。

    在精灵彻底败北的那一天,一共有六位大德鲁伊进入了南方的十六座大城市,没有人知晓他们是怎么来的,或许是传送,或许是变成了老鼠亦或是蚊虫,他们向来擅长这种事,没有人可以真的挡住一位费劲一切心思的超凡者。

    然后,他们齐齐发动了自己最强大的毁灭手段,摧毁了帝国南方最精华的六座城市。

    以及,超过一千万的人口。

    说来也是好笑,这六座城市,正好也是征兵最多,死亡率最高的那些城市,倘若战争结束后这些城市还存在,那帝国指不定还真的会被这些已经彻底糜烂的地区给拖垮——大德鲁伊们的行为反而是将一切都重新清零,事情方便了不少,无论是抚恤金还是后续的政策补偿,一切都消失不见,令其缓了一口气。

    但是,那六座城市中,也并非是所有人都死了。

    总是有一些幸运儿,不知幸还是不幸地活了下来。

    维卡,便是这场毁灭性破坏的幸存者,也是那个幸福家庭唯一的幸存者。

    但说真的,这并不是一个复仇的故事。

    说一句不怎么好听的话,如果不是有照片,维卡他觉得自己肯定早就把父母以及自己妹妹的脸给忘记了,而仇恨这种东西,他当时年纪还小,哪怕是反复咀嚼,也没办法从本来就很寡淡的感情中尝出刻骨铭心地恨意。

    被神殿收养的他,被安排来到北地,主要是因为上层认为,冬季超过六个月的北地能尽可能的让维卡避免看见绿色,让他回忆起那一场地狱般的绿色狂潮。

    但是,实际上,维卡其实从不在意这些。

    他心中所想的,从头到尾,都只有和平。

    “无论是战斗还是战争,都是这世间最恐怖的事情,智慧生命总是能将他们所有的智慧都用在如何更有效率的消灭其他生命上,而战争便是这种智慧发酵的诱因。”

    “现在,战争还无法摧毁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命,但是很快,随着技术的进步,这种事情总是会发生的,随着更强大的魔法,更强大的魔能造物,更强大的武器出现,能杀死全世界所有生命的武器亦或是魔法都将会出现,而那时,世界距离毁灭,被始祖重塑,就只有一步之遥。”

    将掌中的怀表收入怀中,维卡抬起头,他看向神殿用彩绘玻璃制造而成的穹顶,语气带着悠然:“只有放弃争斗,保持和平,生命才能继续存续下去。”

    “法夫纳,我的目的其实并非是夺取龙珠,教会给我的命令,是希望倘若龙珠战争爆发,那么我就尽可能地保护住自己的龙珠,不被他人拿走——就像是看守财宝的巨龙那般,理论上只要趴伏在地上不动,就可以取得胜利,前者的目的是保护财宝,而我的目的是组织其他人取愿成功。”

    “我倒是不介意。”

    听见这句话,在灵界中,维卡的耳畔处传来一声冷哼,不知道究竟是对这种形容感到不满,亦或是觉得这种想法可笑,恶龙法夫纳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意味的理性:“但是维卡,你也是想要改变世界的,不然的话,你之前怎么会为了一颗没所谓的龙珠,而去和耶梦加德和烛昼战斗?”

    它很清楚自己敌人的名字,维卡告知过它所有敌人的传说和特征,以及部分的作战能力,甚至龙珠本身就会自带一些资讯,避免被意外卷入的普通人什么事情都没搞清楚就被干掉。

    “是啊。”

    对于法夫纳的质疑,维卡干脆地承认了这一点,神官墨绿色的双眸垂下,看向地面:“老师千叮咛万嘱咐,要求我倘若龙珠战争召开,那么在援军抵达之前,我应该固守神殿——但正如你所见,我实在是憋不住,忍不住出去和其他神龙打了一场——我也有愿望,所以才愿意去战斗。”

    “而我的愿望,便是根除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战争。”

    如此说道,维卡再次抬起头。

    本应该以爱与和平为象征的神官眼中,是悄然燃起的烈火。

    ——不再有屠杀,不再有斗争,不再有死亡,不再有猜疑……生命将把自己所有的智慧和爱用在相互的身上,他想要的,正是这样的天国。

    “教会总是说,大家都是始祖之龙的孩子,我们大可以和平共处,用时间和实际行动消融仇恨,迎来最终的和平。”

    一步一步走向祭坛,那里铭刻有天地和生命三龙的雕像,维卡缓缓掠过天地双龙,然后站在万族之父的生命之龙前方,轻声喃喃道:“但我却不信。”

    “只要这世间,有着尖耳朵和圆耳朵的差别,有着高个子和矮个子的差别,有着生活在水里,和生活在大陆的区别——这世间就必定会有纷争。”

    “所有不同的人之间,都注定会有一场战争,想要摒弃纷争,保持和平,就必须让一方彻底消灭另外一方,不再有任何矛盾的诱因。”

    明明说着‘和平’的话题,但维卡的话语,却如北地的冰霜一般恐怖而寒冷。

    此时,神官转过头,看向窗外,他看见了那遍布城市的雪白大雪,然后平静的说道:“这个世界,就如同北地的皑皑白雪,因为是纯粹的白色,所以才显得美丽。雪不需要其他的颜色。”

    “所以我坚信,只要消灭除却人类外的所有种族,那么世界就终将和平。”

    ——想要根除战争,就必须发起史上最大的战争。

    ——想要一个人都不死,就必须先杀死最多的人。

    就如同屠龙者终将长出龙鳞,而看守财宝的人,最终也会变成恶龙——这就是维卡的愿望。

    一个希望‘和平’降临的神官。

    而魔龙法夫纳,应其之召,如约而来。

    “但是,小子,我必须提醒你,哪怕是这世间不存在所有除却人类外的智慧生命,战争依然会发生。”

    虽然很欣赏维卡的思想,但灵体化的魔龙却指出自己召唤者想法内的矛盾点,它晃动头颅:“有钱的和没钱的,有知识的和没知识的神,别的不说,还看运气好不好——人永远不可能相同,外族杀光了,就该杀自己人了。”

    “所以我才想要许愿。”

    对于法夫纳的纠错,维卡半点也不在意,他早已习惯魔龙的抬杠:“虽然,我很怀疑始祖的权柄是否难办到这件事,但明面上来说,这应该是就是唯一的方法了。”

    而就在年轻神官说话之时。

    突然,维卡抬起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有客人来了。”

    他眯起眼睛,严肃地自语道:“这是主动求战吗?”

    既然敌人已经找上门来,那就不能退缩,。

    “走吧,法夫纳。”

    维卡抬起头,他大步转身朝着神殿之外走去,语气平静。

    “让我们去干掉那些不请自来的客人。”

    而回应他的,便是宛如咆哮的龙吟。

    过了一段时间。

    北地旷野,科博尔山脉边缘入口处。

    经过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长时间运用后,苏昼与奥拉已经抵达山脉。

    此时,悬挂在山脉中,那属于耶梦加德宛如山岳一般的尸体,已经清晰可见。

    “居然还没有消散吗?也对,耶梦加德吞噬了这世界的一部分物质。”

    注视着环世大蛇的遗骸,苏昼开始分析了起来:“北地山脉中的魔能矿石储量并不少,倘若耶梦加德真的吃下一座山,那么它的确可能会有足够的魔力和利维坦与应龙鏖战一夜,并留下实质化的肉体。”

    “算了,不管这些,至少它的确拖住了那两个人大半夜,为我争取到了足够的休息时间,值得一谢。“

    如此想到,苏昼便对人造人女孩随意地说道:“奥拉,走,我们去深处看看,看看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

    “是的,苏昼。”

    如此应和道,女孩乖巧的点头,然后便带头出发,前往山脉深处。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