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第二十四章 绝无可能出现的雨 (8000,大章求月票~)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纠缠在一起的白色火线划过天空,最终陨落大地。

    在这一瞬间,超过三十万吨的庞大重量,携裹着恐怖的冲击力,直接撞击在了已经死寂一片的迈亚城原址上。

    霎时间,大地为之颤抖,整个地质构造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粉碎,变形。

    坚固的岩石化作细密的沙尘,如同水波一般起伏,令周围的大地剧烈震颤,制造出局部性的超级地震,而很快,它们就在剧烈的运动中被来自神龙的力量加热为岩浆,令整个陨落地化作咆哮的熔岩之海。

    原本还能大体看出城市原型的废墟,如今直接便有一小部分变成了一座巨大的金色湖泊,漫天火星与烈风汹涌澎湃,点燃了整个大地。

    而此时此刻,熔岩之海的深处,巨兽的斗争还在继续。

    苏昼与马特维缠斗在一起,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姿态互相厮杀。

    马特维的脑袋,被刚才苏昼的一圈直接打穿了一半,祂的左脸上有一个拳形的空洞,通透的伤口处正在闪动着乳白色的流光。

    本来这一拳并不至于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哪怕是苏昼也不可能一击就这样击伤已经开始神化的白色神龙。

    但是,马特维在苏昼冲上来的第一时间,便直接伸出自己的蛇尾,紧紧地缠绕在了对方的腰上——他直接就将自己和苏昼牢牢绑定,哪怕是无法依靠后退卸力,半个脑袋被击碎也是如此!

    【近身战斗……错误的选择!】

    粗大有力的蛇尾紧紧缠绕,正如同当初应龙和烛昼搏斗之时那样,马特维在第一时间,就直接拼着承受伤害,就拧碎了苏昼的腰椎!

    炽热的熔岩中,冰冷的思绪传递:【本就比我弱的你,这样不过是送上门来!】

    苏昼自然不会回这种话,他张开口,对着马特维的龙躯带着凶狠无比的气势直接咬下,登时血肉飞溅,白色的神龙整个右肩连带胸腔的一部分都被苏昼直接吞入口中,咀嚼地粉碎。

    而马特维忍耐住痛苦,趁着苏昼一口咬下难以分心之时,他直接对准苏昼的胸膛轰出右拳,附着着钻头版急速旋转的心灵屏障的一拳便带着些许凝滞,钻开了苏昼的胸膛和肋骨,直入胸腔!

    哪怕是不朽之鳞和法夫纳的鳞甲,在面对神化神龙倾尽全力的一拳,也只能被直接轰开,起到一点迟缓的作用,而马特维的手更是碾碎了苏昼胸膛下的骨板,穿过层层筋膜的防御,抓住了他的心脏。

    没有任何狠话和多余的行动,祂直截了当的紧握苏昼鼓动雷鸣的雷泽之心,然后发力捏碎,将这个曾经自爆将自己炸的五劳七伤的灵气器官彻底摧毁!

    可与此同时,苏昼也冷静的展开反击,他刚刚生成的外骨骼羽翼直接从自己的背后脱落,然后矢量喷口爆发出青紫色的灵光——登时,这一对骨翼就如同一对猛挥而下的狰狞长刀,直接就斩击在马特维的双臂之上,将其直接削下!

    短促的搏杀,仅仅是一瞬便让一方失去了腰椎和心脏,一方失去了胸膛和手臂,两头巨龙暂时分开,然后同时开始急速的再生!

    【手臂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数秒不到,随着白色的光流从伤口处流出,然后凝聚为手臂的样式,人身蛇尾的神龙已经恢复原状,祂正准备继续发动攻击,但是却猛地停下脚步,愕然地看向自己对面的烛昼之龙。

    “心脏这种东西,我再生一个,还能扔两个!”

    能看见,此时的苏昼胸前伤口处,有无数肉芽正在扭曲纠缠在一起,然后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再生,制造出一个全新的心脏——法有元灵令苏昼根本不需要自己主动去修复,而是令他的肉体在受伤的第一时间,就开始修复自己的所有伤口。

    不仅仅如此,能看见,冷笑的神龙双手中,同样有两团肉芽正在纠缠孕育,而那形态,赫然同样是雷泽之心!

    “还觉得心脏是要害?你是第一次当神龙吧!”

    毫无犹豫,苏昼一手一个,直接将自己双手中凝聚的雷泽之心朝着对方扔去——而在此之前,那两颗雷泽之心便已经开始闪动青紫色的雷光,处于自爆的前夕。

    “就让我告诉你,我有几颗心吧!”

    伴随着青紫色的雷光汇聚,本就融化的岩浆再次被点燃,气化成金红色的火雾,刺目的闪光在金红色的湖泊中绽放,马特维面对这两颗已经开始爆炸的雷泽之心发出了无声的怒吼,他双手向前平推,便将这两团炸裂的雷暴凝聚体推向湖泊之外,推向高空!

    轰!两道明亮无比的雷光逆着轨迹,直入云霄,然后剧烈的爆炸产生,刺目的闪光开始在天穹之上亮起,然后形成了两颗太阳一般的光斑,而周围的云层全部都被吹飞,露出了背后明亮的银月和星光!

    而趁着这个机会,已经再生完毕的苏昼再次开始冲锋,伴随着令岩浆炸裂飞溅的冲击,他回收了之前发射出去的两条翅膀,重新装载在背后——而随着矢量喷口再次启动,他的速度更快一筹,在瞬间便贴近了马特维的躯体。

    可是,这也真是白色的神龙想要的,就在苏昼贴近的一瞬间,祂低下头,漠然的环形双瞳旋转,无形的心灵之力便直接作用在苏昼的头颅之上,然后零距离的爆发!

    啪嚓!哪怕是神龙坚固的头骨,也无法抵御这种足以粉碎地壳的伟力,一瞬间,苏昼的脑袋便直接被揉碎成一团血肉模糊的碎屑,鲜血从脖颈处……

    没有鲜血?!

    【你的脑袋……是空的?!】

    随着无头的苏昼再次一拳轰在马特维双眼中央,直接将祂的脑壳打的凹陷变形,飞溅出无数乳白色的光流之时,白色的神龙才反应过来,苏昼刚才被揉碎的头颅中居然没有大脑!不仅仅如此,里面的眼球也是假的,那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水晶球而已!

    ——你的脑袋才是空的!

    对此,苏昼根本懒得回话——笑话!大脑就必须放在脑袋里面?举着那么一个巨大的破绽它不蠢吗!除非是打算用火箭头颅逃逸大脑脱离战斗,不然的话,面对强敌时转移大脑的位置根本就是家常便饭,都超凡了还用人类的要害推测修行者和神龙,这才是大脑空空如也!

    如今苏昼的大脑正位于他的左腿小腿,后腰下半部部分,以及脊椎骨的胸椎附近,就和心脏一样,这种器官他被打爆一个能再生出两个,如果不是大脑不能自爆,他当场就制造出几个扔给马特维看!

    现代化超凡者,机械化改造神龙,不死者,火箭起源,烛昼之龙,岂是能用常理推测的超凡生物!

    顿时,苏昼与马特维再次缠斗在一起,无头的神龙与白色的龙神纠缠在一起,以最激烈的力度互相搏杀,两者之间的身躯摩擦,都会制造出一连串的爆炸。

    无头神龙挥动重拳,如同锤击锻台上的铁块那般锤击巨蟒,爆发出阵阵冲击,而龙神也振动自己的双翼,令其之上的无数羽毛纷飞,放射出一道道明亮无比的光柱,对烛昼浑身上下发起全方位的穿透性打击,有点穿透,有的被弹开,绽放耀眼的白色火星。

    宛如刀锋一般的龙尾斩过,但是被龙神同样挥动尾巴挡下,两者纠缠在一起,发出金铁交加的响亮轰鸣。

    一记手刀,砍断了苏昼的左侧肩胛骨,然后一个侧身,马特维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苏昼再一次启动的双翼切割,如同导弹一般轰出的锋锐骨翼就连山峰都能切断,但即便如此,苏昼从自己无头的脖颈中喷射而出的吐息却还是太过防不胜防,贯穿了他的脑门。

    谁能想到没有头都能吐息?但是仔细想想也的确不奇怪,毕竟吐息本来就和嘴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即便如此,哪怕再怎么疲惫,再怎么被苏昼层出不穷的古怪攻势击伤,可是马特维归根结底,也是可以凭借蛮力暂时与耶梦加德角力的龙神,正如同祂所说,苏昼贸然靠近祂,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寻找到一个机会,纯粹力量更强的马特维直接一手轰出,穿过了苏昼的胸膛,抓住了他的脊椎骨——然后,他也没有和之前一样直接单纯的捏碎它,而是直接抓着这条骨头,施展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过肩摔!

    轰!熔岩湖中,岩浆飞溅,苏昼的真身被直接压在湖底的岩壳之上,而白色的龙神将其完全压制,令他动弹不得。

    哗啦啦啦,随着马特维神念一动,无数金色的锁龙锁链从虚空中衍生而出,将苏昼浑身上下全部缠绕在一起,简直就像是木乃伊一般。这源自始祖之龙的神术,在如今神化的马特维手中更加强大,被它命中,哪怕是苏昼也也动弹不得。

    【呼,呼……】

    疲惫无比的喘息着,马特维难以想象,在神话中并不算太过出彩的烛昼之龙居然如此强大,居然能把自己消耗到如此地步。

    凭借耶梦加德真身的蛮力,让自己不得不耗费大量力量去压制,然后以自己的真身突击,在自己猝不及防之时消耗了自己大量的精力心力……但即便如此,胜利的还是自己!

    没有贸然去尝试杀死苏昼,马特维也无法保证苏昼是不是还有什么后手,比如说自己快被杀死的时候再来一个自爆,把自己炸的五劳七伤的同时又飞出一片血肉,过了一段时间再次全盛归来挑战自己……这种想想就让龙神也脊背生寒的可能,令马特维彻底放弃了立刻杀死苏昼的想法,而是打算将其直接封印在科博尔山脉深处,把这恐怖的神龙连带他的召唤者……

    等等,他的召唤者在那里?

    马特维开始思索的瞬间,苏昼那无头的脖颈处,便再次爆发强光——以为是烛昼最后爆发的吐息,马特维立刻后退,避开这个方向,但是他却没想到,从苏昼脖颈中喷射而出的,却是一根颇为奇形怪状的脊椎骨。

    这一根脊椎骨节看似平平无奇,但内部仿佛是真空,尾部火箭推送它朝着远方飞去,仿佛是护送什么人离开……

    来不及思考更多,马特维立刻就发现,随着这根骨节的脱出,烛昼之龙那巨大的躯体仿佛就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他不再挣扎,而是任由锁龙锁链将自己彻底缠绕。

    怎么回事?!

    白色的龙神惊讶的抬起头,看向骨节飞遁离开的方向,不等他分析更多,更加炽热的危险感便出现了。

    “驾驶舱脱出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但就在此时,一个相对于神龙之躯无比渺小的人影,就这样带着刺目的雷光与刀光,从烛昼那巨大的龙躯中脱身而出,朝着马特维急速冲来!

    人形。

    这是苏昼‘耶梦加德之躯’和‘烛昼之躯’外的第三形态。

    人形本体!

    黑色的长发飘散舞动,肃然地青年一手持刀,一手持枪,灭度之刃与世界树长枪同时闪动着青蓝色和青绿色的灵光,他浑身缠绕着黑白色的业火,而身体上,万念归一全力发动而呈现的银白色纹路,布满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此时此刻,同样快要抵达极限的苏昼,已经将自己全部的力量都用上——万念归一,罪业之火,噬恶魔主,还有那足以在传说中留下名字的武器!

    “这一切的咒怨,我都听见了!”

    紧握自己手中的世界树长枪,这与传说中的神枪昆古尼尔同为世界树树枝打造的神兵爆发出了耀眼的神木之光,大声怒吼着,苏昼将自己的‘忿怒’寄托在其之上,登时,猩红色的血光蔓延,如同血管一般的纹路在神枪通体流动,而青年爆喝一声,便将其全力投掷而出,令其化作一道血色的闪电!

    轰!在苏昼剥离自己灵魂发出的一击加持下,神枪遁入了灵界,然后在龙神也无法反应过来的瞬息后,轻而易举地突破了那闪动虹色光芒的心灵屏障,刺入震惊的马特维胸口,没入祂的体内,然后阴雷爆炸!

    嘭!沉闷地爆炸声在马特维的体内响起,祂的胸腔鼓起了一个碗状的凸起,内里亮起了无比明亮的光芒,而苏昼趁势爆发,他双手紧握灭度之刃的刀柄,然后身化流光,朝着巨大的龙神斩去!

    【可笑……神龙本体都不能击败我,更何况人形?!】

    即便如此,马特维依然强大的可以反击,他一只手痛苦地按在自己的心口,而另外一只手决断地挥出,施展神术——霎时间,无数金色的锁链飞驰而来,无数蜿蜒如龙的巨大神力锁链在半空中纷飞,宛如一根根触手一般想要抓住苏昼这一飞虫,将其彻底捏碎。

    但是持刀之人却熟练无比地挥动神刀,黑白色的业火缠绕于刀身之上,令其轻而易举地斩碎了所有来袭的锁链——甚至,在神刀刀灵宛如欢呼一般的铿锵鸣动声中,森然地业火由刀身传导而出,点燃了马特维的神力,令其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惨嚎,甚至扑倒在地。

    【啊啊啊啊!!!!这,这是什么?!】

    登时,狂暴的神力爆发,无比厚重的心灵屏障层层叠叠的被制造而出,将本来打算迫近的苏昼直接拍飞,这沛然伟力甚至掀飞了大半个熔岩湖中的岩浆。

    可再怎么爆发力量,业火也不会断绝——这是源自于心的拷问,是自我点燃自我的业障,倘若是马特维全盛时期,或许还能凭借精湛无比的心灵之力将其隔离,断臂脱身,可是现在,与苏昼鏖战如此之久,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去将其分离。

    岩浆湖中,被掀飞的熔岩开始落下,漫天火雨划破黑暗与星光,仿佛点燃了整个北地与城市。

    天穹之下,血色的光芒仍在闪烁,一眼环视满目皆为赤红,巨大的火龙卷与轰然的雷鸣纠缠在一起,那正是之前苏昼与马特维战斗留下的余波,它卷过山川于大地,令一切归于毁灭。

    此时此刻,无数翻腾的思绪从心灵中翻涌而起,森然的业火考验所有的灵魂。

    不仅仅是马特维,还有那数十上百万被祂融为一体的灵魂,黑白色的冷焰急速掠过,带来的无数痛苦,正在整个思维网络中传递,而所有人的痛苦,都在被‘神’承担。

    断开——只要断开,这一切的痛苦就再也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只要断开整个所谓互相理解的网络,让所有心灵全部都复归独立,那么这痛苦就自然交由所有人自身,而并非是自己来承担!

    不用思考,这种事情,马特维也非常清楚。

    只要自己这么做,那么只需要承受自己的业火,这样还可以留下一战之力——烛昼同样不过是强弩之末,他那人躯不可能战胜已经快要完成神化的自己!

    但是,即便如此。

    马特维也没有半点断开的意思。

    纵然口中发出极其不堪,根本无法忍耐的痛苦惨叫,但祂仍然承受着这一切。

    ——神……是背负。

    人的愿望,人的痛苦,人的幸福,如果有所渴求,那么就都告诸于神吧!

    无法实现的愿望,便向神祈愿,无法承受的痛苦,便交由神承受,无法得到的幸福,就让神来给予。

    正如同龙珠和始祖之龙那样,既然人类无法得到,想不出应该怎么实现自己的愿望,那么就去许愿吧,向龙珠祈愿,然后改变这个世界!

    【如果……连这都做不到,那自己又凭什么去融合全世界所有的生命,将幸福带给所有痛苦迷茫的灵魂?】

    如果连这点责任都担负不起,自己又凭什么去行使如此傲慢之事!

    心念坚定,马特维即便浑身被咒怨业火缠绕,可却依然缓缓站起,祂神情坚毅且疯狂,环形的双瞳已经变成一片血红。

    “神,是愿望。”

    而就在此时,有什么人的声音正在响起,被拍飞的苏昼虽然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但他仍然拼尽自己的全力急速飞回,手中燃烧着业火的长刀更是明亮如飞星。

    “既然有人有所祈求,那么持有力量者就要有所回应——正如同我听见了这个城市中无数普通人的哀嚎,所以便来到此处一样。”

    紧接着,化身流星,坠落的青年拼尽自己残留的全力,一刀将勉强起身的龙神斩落在地,而自己也如同滚地葫芦一般在地面上翻腾了几十圈。

    但苏昼却宛如无知无觉一般重新站起,再次看向同样正在挣扎起身的白色龙神,他的目光充斥着可怖的平静。

    “马特维,或许这个世界的确有人这么对你祈求过,可是这座城市中的百万人,从未对你祈祷。”

    “你我都是傲慢之人,而你比我更傲慢。”

    此时,一个起身失败,再次趴伏在地的马特维精神,已经开始在业火的燃烧下涣散,苏昼的声音仿佛是从极其遥远的地方传来,响彻在祂的心灵深处。

    恍惚间,祂好像又回到了自己仍是老师弟子的时候,那位于帝国中心的始祖之神神殿,以及二十年前,那边疆的精灵战场。

    帝国帝都,一切都歌舞升平,白昼下的光鲜亮丽是如此美轮美奂,城市中车水马龙,繁华万千,民众生活富足,孩童快乐玩耍,没有饥荒,没有痛苦,没有任何不满和绝望。

    而在首都之外,边疆战场处,却是另外一幕截然不同的景色——民众如草,割之不尽,剥削和压迫充斥天地,农民失去土地的哭嚎,父亲和而儿子被拉上战场死去,却连抚恤金都得不到的家庭悲泣,贫民扒草剥树,为一口食物而与野狗互相撕咬争食。

    在后方,贵族皇室享受万民的供奉,他们为了权利勾心斗角,贪得无厌的胃口哪怕是倾尽大海和群山也无法填平,为了他们无穷无尽的欲望,天下兵戈四起,饥谨不绝,在精灵战争还未结束时,他们又对矮人那富足的地底矿脉垂下涎水,准备着另一场战争……

    要知道,每一场战争,消耗的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上层人用种种口号鼓动普通人去送死,而他们得享富贵——这是吃人啊!

    而他马特维,作为帝都大神官的弟子,却正是这一切的既得利益者。

    他也是食人者之一。

    天地四方,纷争无安。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始祖神殿教导他去行善救助,但这并不能解答他心中的疑惑,马特维难以从典籍和书中找到知识,只能选择用自己的手去更改世界。

    ——倘若说,互相无法理解,互相制造苦难,互相拉扯沉沦,就是人类的本质。

    那么,就由我来更改这个本质。

    我要成为神,然后,令人类成为更好的人类。

    如此立下誓言,在战争之后,回到帝都的马特维发誓要让这世间的所有灵魂都可以互相沟通理解,而肉体中也不再存在任何自私的欲望。

    人类当勇敢,好奇,仁慈,友爱,他们热爱探索未知,奋勇向前竞争,但绝不会自私自利,互相伤害,互相妨碍各自的进步。

    可是——这是捷径。

    或许我应该等待,应该主动掀起一场革命,我可以联络所有的有志之士,无论是米哈伊尔,还是维卡,甚至就连库摩尔也并非是不能争取……所有意图改变世界之人,或许愿望各自并不相同,但是,我们却可以联手击碎这个丑恶的旧世界。

    然后,在废墟之上,搭建全新且美丽的楼阁。

    可是……我却畏惧那漫长的时光,不可预测的可能性,而将愿望托付于龙珠之上……

    可是,可是……

    正因为本就知晓自己的错误,但仍然行走在这条道路之上。

    所以业火才会焚烧灵魂,带来无尽的痛苦。

    而就在马特维痛苦地承受这一切时,一个持刀的人影浮现在祂的眼前,来到了祂的头颅前方。

    巨大的龙神,与渺小的人类面对面。

    无想之心,倾听着对方的心音,摒弃了自己的忿怒之魂,冷酷无情的噬恶魔主已经不再愤怒,他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手持神刀,靠近巨大无比的龙神。

    然后,将刀锋抵在对方的头颅之上。

    锋锐的刀刃破开坚韧的龙躯,令无数种力量顺着刀锋蔓延。

    ——愿力加持,万念归一,众生认定的魔王,不死的神龙……

    灭度之刃上,一道又一道神光亮起,然后化作熊熊燃烧的烈焰和雷霆,金红色的火光在天地之间闪耀,而黑白业火蜿蜒缠绕在其之上,犹如缠柱二色的蟠龙一般。

    竖起刀锋,所有力量都被凝聚,苏昼沉默地注视着似乎已经失去一切反抗力量的龙神,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而在这最后的时刻,白色的龙神猛地抬起头,祂双目中绽放着璀璨的神光。

    那并不是攻击,而是叩问内心的询问。

    “异界的神龙,你能改变这个世界吗?!”

    “废话,我肯定能。”

    回应的,是无比坚定的声音。

    ——一切都缘起于二十二年前的那一场精灵战争。

    所有人都是以此为起点,升起了改变世界的愿望。

    愿望纠葛在一起,诞生的因果纷乱不休,傲慢,决绝,疯狂和痛苦混杂在一起,令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法,无论是邪恶的善良的,偏激的谨慎的,崇高的低劣的方法,尝试去改变这个世界。

    这一切,便构成了这一场争夺龙珠的战争。

    只有来自异世界,与此没有任何关系的神龙。

    以及刚刚诞生了不到一个星期,空白如白纸的人造人除外。

    ——人造的生命,和来自异界的神龙。

    与这世间一切都无任何因果的组合,降临于此。

    “被淘汰的帝国制度,酷烈的单一种族思想,找不到目标的盲动主义,还有拍脑壳得出来的人类补完……虽然我也不懂政治制度,最多就是看过看过资本论的地步,但是在异世界,懂这个的人多了去了!”

    举起手中的长刀,疲惫无比的苏昼向前踏出一步,业火自足下而生,黑白色的冷光取代了漫天血光,而青年的声音响彻天地。

    “改变一个封建帝国这种事情,明明向我许愿就够了!”

    对此,白色的龙神已经闭上了眼睛,祂的躯体正在消散,百万人份的业火燃尽了马特维的灵魂。

    轰!

    在这燃烧的城市之上,一声雷鸣响起,被神龙之间战斗蒸发的无尽水汽翻腾成阴云,雷光滚滚。

    在这边被白雪和熔岩覆盖的天地,在这已经被染成灰烬的城市中,有零星的水滴开始落下。

    而就在此时,夹带着雷霆与业火的神刀斩落,傲慢之人,斩灭了傲慢的龙神所有的生机。

    于是天地之间,下起了一场本绝无可能出现的雨。

    “雅拉,你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多疯子?!”

    收回刀锋,苏昼的人躯仰躺在熔岩之中,他有气无力的怒喷自己个人空间中的蛇灵:“还这么喜欢走极端,一个个都和神经病一样!”

    而雅拉啧了一声,它不爽道:“你一个噬恶魔主说什么呢?你好意思说别人极端和疯子?”

    “……也对哦。”

    没有继续吐槽,拼尽自己的三重变身,施展了所有底牌,此刻的苏昼已经再无半点力气,他甚至连目光都模糊了,只能张开口,接取一点雨水,任由磅礴的雨滴倾泻在这天地间,凝固熔岩,熄灭火焰。

    而又过去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有急促且轻柔的脚步声,在暴雨中响起。

    苏昼感觉到,似乎有一双冰冷的小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抚摸着自己的脸,似乎是在探查自己的生命气息。

    ——是奥拉吗?她倒是敢过来,倘若活下来的不是我而是马特维那可不就死定了吗……

    啧,难不成是自己教了她‘勇气’的锅?不行不行,勇气不是这么用的,这个小家伙,没有学到精髓啊……

    脑海中迷迷糊糊地思考着这一切,苏昼的心也逐渐地安定了下来,准备陷入沉眠。

    而就在此时,突然地。

    七颗龙珠,开始同时发出光芒,开始震荡。

    所有的六名竞争者全部退场,胜利者已经确定。

    龙珠仪式,已经完成。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