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主神-第356章 剑开天门,送君归去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既然是剑道之争。”

    林恒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淡然开口道:“除去剑道之外,其余任何手段,都不可施展。”

    他再怎么看不上浪翻云。

    如今的浪翻云由剑入佛,也已然是无缺天人。

    乃至于,林恒能够隐隐约约察觉到。

    若不是这方世界的上限就是十二阶无缺天人,浪翻云又是带着佛道的恶意而来,天道进行压制的话。

    浪翻云应该至少是十三阶,大道之界成型的道君才是。

    倒也是,没有到十三阶道君之境,就算是那不知名的佛界再怎么缺乏杀伐护道的剑佛,也不可能授予浪翻云佛陀果位。

    佛者,无上觉悟者。

    若是真正的灵山之中,能够称佛做祖者,至少是超拔于万界之上,大罗无劫的大罗道果。

    万界合一,诸天之中无所不在,到了这一境地,才有资格称自己为觉悟者。

    只有大罗,自身已然超拔于万界之上,脱离了那条无始无终,浸溺万物的宙光长河,才敢说看透一切色相,无可拘束。

    一个有着道君底子,被强行降阶至十二阶的剑道佛子。

    若是使出自身超凡之力,别说温言这个后天之境,刚刚承载剑意的剑客。

    就算是林恒,也不可能做到以后天之身,胜过十二阶无缺天人。

    这其中的差距,可是足足八个阶位,三个大境界。

    更别说,以剑道入佛的浪翻云,就算是在无缺天人之境中,也是杀力惊人的存在。

    所以,约束浪翻云的出力,是必然的。

    既然是剑道之争,自然不能有其他掺杂,这是题中应有之意。

    剑佛浪翻云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无有其他掺杂,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林恒哂笑一声,单手一指。

    “魔种?吞天食地!”

    一颗漆黑之色,吞纳万般武道于其中的魔种跳出。

    庞斑的魔种,一旦出世,就会自行吞噬天地灵气,那是属于魔种的本能,

    而林恒却能够抑制魔种的本能,让唯我独尊,唯一无二的魔种真元之中,掺杂万般武道而和平共处。

    其中高下立判自然无需赘述。

    可无论如何,魔种的霸道,是不可能被抹去的。

    这是属于道心种魔的特征与根本。

    也是因为有这一特性,道心种魔才是霸绝无双的绝世神功,魔道魁首。

    若是剥离了这一点,所诞生的功法,就是完全迥异的另一门功法了。

    如今林恒散去自身对道心种魔的压制。

    魔种自身的吞噬之力,登时爆出。

    那魔种表面,诸般武学所化作的道道纹理,开始缓缓波动。

    林恒眉头一皱,微微弹指。

    魔种再强,那也必须臣服于他,若不然,他宁愿破灭自身魔种。

    是己御武,而不是武御己,这一点,林恒一直拎得清。

    万般武学,不过是我俯首而使,不可有丝毫僭越。

    这是武帝的霸念。

    在武帝的霸念之下,那魔种之上,道道纹路,在魔种的颤动之下,缓缓地凝固了下来。

    这纹路,乃是林恒坐武帝城中百二十年所修成的所有武学,唯有武学臻至化境,才能够化作一道纹路。

    一些相似的武学,在达至化境之后,被林恒组合而成,这才使得魔种之上能够承载下道道纹路。

    可就算如此,那魔种之上的纹路,依旧布下千道。

    要知道,在林恒的重组之下,每一道纹路,都是一门不下于道心种魔的绝世武学。

    以道心种魔

    “既然是剑道之争。”

    林恒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淡然开口道:“除去剑道之外,其余任何手段,都不可施展。”

    他再怎么看不上浪翻云。

    如今的浪翻云由剑入佛,也已然是无缺天人。

    乃至于,林恒能够隐隐约约察觉到。

    若不是这方世界的上限就是十二阶无缺天人,浪翻云又是带着佛道的恶意而来,天道进行压制的话。

    浪翻云应该至少是十三阶,大道之界成型的道君才是。

    倒也是,没有到十三阶道君之境,就算是那不知名的佛界再怎么缺乏杀伐护道的剑佛,也不可能授予浪翻云佛陀果位。

    佛者,无上觉悟者。

    若是真正的灵山之中,能够称佛做祖者,至少是超拔于万界之上,大罗无劫的大罗道果。

    万界合一,诸天之中无所不在,到了这一境地,才有资格称自己为觉悟者。

    只有大罗,自身已然超拔于万界之上,脱离了那条无始无终,浸溺万物的宙光长河,才敢说看透一切色相,无可拘束。

    一个有着道君底子,被强行降阶至十二阶的剑道佛子。

    若是使出自身超凡之力,别说温言这个后天之境,刚刚承载剑意的剑客。

    就算是林恒,也不可能做到以后天之身,胜过十二阶无缺天人。

    这其中的差距,可是足足八个阶位,三个大境界。

    更别说,以剑道入佛的浪翻云,就算是在无缺天人之境中,也是杀力惊人的存在。

    所以,约束浪翻云的出力,是必然的。

    既然是剑道之争,自然不能有其他掺杂,这是题中应有之意。

    剑佛浪翻云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无有其他掺杂,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林恒哂笑一声,单手一指。

    “魔种?吞天食地!”

    一颗漆黑之色,吞纳万般武道于其中的魔种跳出。

    庞斑的魔种,一旦出世,就会自行吞噬天地灵气,那是属于魔种的本能,

    而林恒却能够抑制魔种的本能,让唯我独尊,唯一无二的魔种真元之中,掺杂万般武道而和平共处。

    其中高下立判自然无需赘述。

    可无论如何,魔种的霸道,是不可能被抹去的。

    这是属于道心种魔的特征与根本。

    也是因为有这一特性,道心种魔才是霸绝无双的绝世神功,魔道魁首。

    若是剥离了这一点,所诞生的功法,就是完全迥异的另一门功法了。

    如今林恒散去自身对道心种魔的压制。

    魔种自身的吞噬之力,登时爆出。

    那魔种表面,诸般武学所化作的道道纹理,开始缓缓波动。

    林恒眉头一皱,微微弹指。

    魔种再强,那也必须臣服于他,若不然,他宁愿破灭自身魔种。

    是己御武,而不是武御己,这一点,林恒一直拎得清。

    万般武学,不过是我俯首而使,不可有丝毫僭越。

    这是武帝的霸念。

    在武帝的霸念之下,那魔种之上,道道纹路,在魔种的颤动之下,缓缓地凝固了下来。

    这纹路,乃是林恒坐武帝城中百二十年所修成的所有武学,唯有武学臻至化境,才能够化作一道纹路。

    一些相似的武学,在达至化境之后,被林恒组合而成,这才使得魔种之上能够承载下道道纹路。

    可就算如此,那魔种之上的纹路,依旧布下千道。

    要知道,在林恒的重组之下,每一道纹路,都是一门不下于道心种魔的绝世武学。

    以道心种魔

    “既然是剑道之争。”

    林恒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淡然开口道:“除去剑道之外,其余任何手段,都不可施展。”

    他再怎么看不上浪翻云。

    如今的浪翻云由剑入佛,也已然是无缺天人。

    乃至于,林恒能够隐隐约约察觉到。

    若不是这方世界的上限就是十二阶无缺天人,浪翻云又是带着佛道的恶意而来,天道进行压制的话。

    浪翻云应该至少是十三阶,大道之界成型的道君才是。

    倒也是,没有到十三阶道君之境,就算是那不知名的佛界再怎么缺乏杀伐护道的剑佛,也不可能授予浪翻云佛陀果位。

    佛者,无上觉悟者。

    若是真正的灵山之中,能够称佛做祖者,至少是超拔于万界之上,大罗无劫的大罗道果。

    万界合一,诸天之中无所不在,到了这一境地,才有资格称自己为觉悟者。

    只有大罗,自身已然超拔于万界之上,脱离了那条无始无终,浸溺万物的宙光长河,才敢说看透一切色相,无可拘束。

    一个有着道君底子,被强行降阶至十二阶的剑道佛子。

    若是使出自身超凡之力,别说温言这个后天之境,刚刚承载剑意的剑客。

    就算是林恒,也不可能做到以后天之身,胜过十二阶无缺天人。

    这其中的差距,可是足足八个阶位,三个大境界。

    更别说,以剑道入佛的浪翻云,就算是在无缺天人之境中,也是杀力惊人的存在。

    所以,约束浪翻云的出力,是必然的。

    既然是剑道之争,自然不能有其他掺杂,这是题中应有之意。

    剑佛浪翻云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无有其他掺杂,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林恒哂笑一声,单手一指。

    “魔种?吞天食地!”

    一颗漆黑之色,吞纳万般武道于其中的魔种跳出。

    庞斑的魔种,一旦出世,就会自行吞噬天地灵气,那是属于魔种的本能,

    而林恒却能够抑制魔种的本能,让唯我独尊,唯一无二的魔种真元之中,掺杂万般武道而和平共处。

    其中高下立判自然无需赘述。

    可无论如何,魔种的霸道,是不可能被抹去的。

    这是属于道心种魔的特征与根本。

    也是因为有这一特性,道心种魔才是霸绝无双的绝世神功,魔道魁首。

    若是剥离了这一点,所诞生的功法,就是完全迥异的另一门功法了。

    如今林恒散去自身对道心种魔的压制。

    魔种自身的吞噬之力,登时爆出。

    那魔种表面,诸般武学所化作的道道纹理,开始缓缓波动。

    林恒眉头一皱,微微弹指。

    魔种再强,那也必须臣服于他,若不然,他宁愿破灭自身魔种。

    是己御武,而不是武御己,这一点,林恒一直拎得清。

    万般武学,不过是我俯首而使,不可有丝毫僭越。

    这是武帝的霸念。

    在武帝的霸念之下,那魔种之上,道道纹路,在魔种的颤动之下,缓缓地凝固了下来。

    这纹路,乃是林恒坐武帝城中百二十年所修成的所有武学,唯有武学臻至化境,才能够化作一道纹路。

    一些相似的武学,在达至化境之后,被林恒组合而成,这才使得魔种之上能够承载下道道纹路。

    可就算如此,那魔种之上的纹路,依旧布下千道。

    要知道,在林恒的重组之下,每一道纹路,都是一门不下于道心种魔的绝世武学。

    以道心种魔

    “什么意思?”

    林恒哂笑一声,单手一指。

    “魔种?吞天食地!”

    一颗漆黑之色,吞纳万般武道于其中的魔种跳出。

    庞斑的魔种,一旦出世,就会自行吞噬天地灵气,那是属于魔种的本能,

    而林恒却能够抑制魔种的本能,让唯我独尊,唯一无二的魔种真元之中,掺杂万般武道而和平共处。

    其中高下立判自然无需赘述。

    可无论如何,魔种的霸道,是不可能被抹去的。

    这是属于道心种魔的特征与根本。

    也是因为有这一特性,道心种魔才是霸绝无双的绝世神功,魔道魁首。

    若是剥离了这一点,所诞生的功法,就是完全迥异的另一门功法了。

    如今林恒散去自身对道心种魔的压制。

    魔种自身的吞噬之力,登时爆出。

    那魔种表面,诸般武学所化作的道道纹理,开始缓缓波动。

    林恒眉头一皱,微微弹指。

    魔种再强,那也必须臣服于他,若不然,他宁愿破灭自身魔种。

    是己御武,而不是武御己,这一点,林恒一直拎得清。

    万般武学,不过是我俯首而使,不可有丝毫僭越。

    这是武帝的霸念。

    在武帝的霸念之下,那魔种之上,道道纹路,在魔种的颤动之下,缓缓地凝固了下来。

    这纹路,乃是林恒坐武帝城中百二十年所修成的所有武学,唯有武学臻至化境,才能够化作一道纹路。

    一些相似的武学,在达至化境之后,被林恒组合而成,这才使得魔种之上能够承载下道道纹路。

    可就算如此,那魔种之上的纹路,依旧布下千道。

    要知道,在林恒的重组之下,每一道纹路,都是一门不下于道心种魔的绝世武学。

    以道心种魔要知道,在林恒的重组之下,每一道纹路,都是一门不下于道心种魔的绝世武学。

    以道心种魔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