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巷街十三号-第18章 忠肝义胆化黑犬 偶影独游入凶宅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再看王俊,脑袋已经完全被蛇吞掉,内脏被野狗们拖出,鲜血淌了一地,身子还在不断抽搐。

    孟牧行转身朝门外走去,临走前还不忘嘱咐,“吃干净点,别留下什么证据。”

    信步来到了一楼,唐虎脸色发白,靠坐在地上,神智已经有些不清。

    他瞪着孟牧行走向了自己,“老……王,老王呢?你……杀了,杀了他?”

    用尽最后的力气,唐虎用手抓向了孟牧行的衣领,剧烈的运动让他咳出了不少血。

    “先担心你自己吧。”

    唐虎气得脸发颤,“你……你杀了我的亲人,咳咳,我咳咳……我变成鬼……鬼咳咳,也不会放过你。”说完吐出一大口血来,手渐渐松落,眼中的光芒开始逐渐消散。

    孟牧行轻笑了一声,随着笑声,地板开始长出草来,野树藤绕上了柱子,木柜子抽出了嫩芽,绿色的青苔开始在角角落落蔓延。

    四周的墙都消失了,一片幽静的树林出现在了眼前。

    而在孟牧行的身后出现了一只大狗来,这狗高如门楼,眼似铜铃,牙如剃刀,口吐白雾,额头一道朱红咒印,身上的五彩毛发无风自动。

    林子一时间来了不少狗,一只只恭敬地低着头,刚刚的那两只黑狗也在其中。

    那大狗微微一张嘴,闷雷般的声音传来,“少东家,找我有何事?”

    孟牧行盘腿而坐,身上不知何时穿上了一件白袍,他用手点了点跟前的唐虎,说:“盘瓠,让他在你身边吧,”

    大狗打量了眼那人,口中吐出一口白气,“谨遵法谕。”说罢,头顶咒印闪过一道金光,叫人睁不开眼来。

    金光散去,孟牧行怀里多出了一只黑背狗来,他伸手摸向了那只黑背狗。

    没想到那只狗张嘴就咬,再看那两只眼睛中,透着深深恨意。

    周围的其他狗都弓起身子低吼,孟牧行摆了摆手,“无妨无妨,算我欠他的。”

    ……

    第二天,天光大亮,高世英抽着烟,看着街对面的小洋楼。

    那栋西式的小楼笼罩在一团黑雾之下,那些黑雾时而聚合时而散开。他扔掉了手中的烟,穿过了街道走向了老巷街十三号。

    将要打开院门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刺耳的电铃声,他忍不住捂住了耳朵,但无济于事。

    仿佛是有人往他脑子里硬塞了一个电铃,他眼神开始模糊,一双小手摸上了他的后背。

    扭头看去,是一个女孩,穿着碎花小裙,而在她身后站着八个差不多年纪的孩子。

    几个孩子脸色苍白,眼神空洞,都咧着嘴向他笑。

    高世英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像是要冲出胸口一般。他始终都没有吭声,往后退了几步。

    突然间,一切又恢复了正常,高世英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走进了院子。

    再看那小楼,黑烟已经消失不见。

    十三号的门开了,走出一个年轻的男子,他像是知道高世英要来,脸上笑着示意他进屋。

    高世英整了整衣服,有些担忧地看了看身后,确认没有人后才进了屋。

    “什么茶?”年轻人手指轻敲着嘴唇,看着满橱柜的茶叶问。

    高世英拉过椅子坐下,“随便,没喜好。”

    他点了一根烟,年轻人手一挥,桌上的烟灰缸自动就到了高世英跟前。高世英微微一愣,但没有多问。

    “喝薰衣草茶吧,有助于睡眠。”年轻人打开橱柜拿出了一堆盆盆罐罐。

    高世英打量着他,出声询问:“你就是孟牧行?”

    那年轻人微微一笑,“高警官,都已经到这了,就没必要问这个了吧。”

    把烟灰磕了磕,高世英揉着眼睛说:“李飞勇的案子,你给个说法吧。”

    孟牧行低头泡着茶,漫不经心地问:“你有孩子吗,高警官?”

    听到这个问题,高世英的扑克脸脸上明显有了些变化,他想了会才点点头说:“有,好几年没有联系了。”

    孟牧行端着两杯泡好的茶走了过来,等把茶放好,“父母的爱有时对孩子来说是个负担呐。”

    这没有联系的对话让高世英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忍着性子,轻声回道:“那也得看孩子。”

    孟牧行抬起头看向了高世英,那双清澈的眸子就像是结冰的湖面。

    高世英感到了一股寒意,他拿烟的手微微抖了抖,强打精神道:“行了,别在装神弄鬼了,你要是再不说,我们上警局说去。”

    可对方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继续神神叨叨着:“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但你也要回答我的,我们一人提一个问题,公平交易。”

    不知道这孟牧行葫芦里卖的是什么,高世英狠狠地抽烟,一根烟抽完才给出答复,“谁先来?”

    孟牧行伸手一展,“你是客,你先来。”

    “李飞勇是怎么死的?”

    “你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了,类,能够迷惑人心。”孟牧行喝了口茶,手指在桌上轻轻敲打,“李飞勇被它迷住了,我劝过,但他执意如此。”

    “所以,那东西化作了赵夏杀了李飞勇一家?”

    孟牧行摇摇头说:“不不不,杀了李飞勇一家的是他们自己,类雌雄同体,雌食素,为善,雄食肉,为恶。我和过李飞勇有过约定,只能喂它吃素。”

    高世英理了理思绪,又掏出一根烟来,“可惜他没有做到,所以就死了,对吧?”

    孟牧行嘴角微微上扬,“一次一个问题,现在轮到我问了。那么,来说说你的幻觉吧。”

    高世英眉头皱了皱,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继续时,一阵笑声传来,眼前似乎飘过一个碎花残影。

    他把手里的烟给放下了,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沉声道:“脑癌,医生说那些幻觉是脑癌影响。”

    “可你不这么认为吧?”

    “有关系吗?我最多也只有三个月能活了,现实和虚幻对我来说都差不多。”

    “你睡不着觉?”

    高世英把烟拿起,冷笑了声:“这已经是第三个问题了,别犯规,李飞勇为什么没有遵守约定。”

    “因为孩子求了,他们就给了。”

    “天底下有多少父母能狠心不理会孩子的哀求?”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