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神医-第9章无上老人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他们点的菜肴很简单,剁椒鱼头,爆炒鸡丁,还有酸酸豆角,在另外一盘青菜。饭菜一上来,两人就开吃了。

    “对了,张凡,实习一旦结束了,你可有什么打算吗?”李碧螺吃了几口饭菜,问道。

    张凡的一些情况,李碧螺这个组长还是比较清楚的。一个贫寒子弟能够读到医学院,即将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这对于他而言,或者真的是不简单。

    “这个……我暂时没有想过。”

    张凡现在一心思都是姐姐张静眼疾的事情,至于他自己的未来,他真的是没有想过,一旦实习结束了,他能否成为一名医生。

    将来的事情多变,谁又是说得准不是?

    “嗯,我可能会听从我爷爷的建议,留在市医院中。你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其实我可以帮你的忙,不如我去跟……”

    “不了!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想因为别人说我闲话。”如今这年头,人言可畏啊!好的可以被说成坏的,白的也会给染成黑的。

    事情都还没有一撇,张凡可不想因为李碧螺的关系,背后被人嚼着舌根,说他是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

    张凡相信,他有手有脚,即使前三甲的医院无法进入,那么他呆在级别小一些的医院,随便找份工作也能够养活自己。

    因此,对于将来,他并没有太大的打算。

    李碧螺微微叹息了一口气。张凡的顾虑,她是知道的。这男人,虽然在怎么贫困,但是他的面子总得需要顾虑的不是?

    “好吧,我们不讨论这事情了,对了,下周是我爷爷的生日,你来吧?就算我邀请你的。”

    李碧螺的话让张凡心中一惊!她是天之娇女,而她的爷爷就是他目前所在实习医院的院长,这样显赫的有钱人家,像张凡这样的贫寒子弟,他真的是不愿意去招惹那些人。

    可是面对着李碧螺的邀请,张凡一时间也找不出一个合理的拒绝理由,他只能苦笑说道:“到时候在看看吧,你知道我姐姐行动不便,花店中很多的事情,都需要我去打理,我真的没有多少时间。”

    “嗯!你的处境,我是知道的!反正到时候我会给你打个招呼的,至于你来不来,那就要看你个人的意思了。好了,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李碧螺扯了一片纸巾,擦拭一下嘴巴。随之端起了茶水,慢悠悠的喝着。

    “嗯!我也饱了!对了,我下午还有事情,就不来医院了,提前跟你说一声。”

    李碧螺是他们的实习组长,张凡有必要跟她说明一下。

    “行吧!我知道了。”

    张凡走到前台结账,说好了这餐饭是李碧螺请客的。但在张凡看来,让一个女孩子请客他一个大男人,张凡心中觉得无比别扭,只好提前结账了。

    告别了李碧螺,张凡直接奔走到城西街的城隍庙。昨天晚上,老乞丐可是跟他约法三章,每天这个时间,他必须得到破庙去,跟随老乞丐学习那叫他激动人心的“鬼门十三针”。

    老乞丐已经跟张凡下了保票,只要他能够贯通此“鬼门十三针”的所有要领,那么他姐姐张静的眼疾,要治愈的话,无非就是个时间的迟早问题而已。

    “小子,你可是迟到了。”

    张凡才是入了这破烂不堪的城隍庙中,老乞丐就像幽灵一样,无声息的在他背后冒了出来。幸好张凡已经算是领教到了此老头子的厉害。不然,他当真会以抛热尿撒出裤裆不可。

    “也不算迟到。”张凡抹了一把汗水。

    他看了一下表,不过才是超越了几秒钟而已。老乞丐这时间观念,未免也太那个了吧?

    “好吧!我今天不跟你计较!对了,我昨天对你摸骨的时候,发现你丹田中有一股很纯的灵气,小子,你老实招来,你以前是不是练过武功?”老乞丐还是一身浓烈的骚味。

    张凡眉目不由得一皱,这老头子,都是这么热的天气了,他难道感觉不到自己身上那一股浓烈的,又是能够熏死人的味道吗?

    “师傅,这个……我也不瞒你,我的确是练过,但是并没有深究,我当时只是胡乱的比划了一下子而已。”

    张凡说的可是实话。那个什么“无上老人”的画卷,他只是依照着画卷行的动作简单的比划了一下而已。

    连张凡本人,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够有这么大的成就。如果让一些地玄武者知道,他这小子就是这么随意的一阵比划,他一下子就跃到了中阙武者的级别,这还不得将那些辛辛苦苦练了几十年的武者,好不容易才达到了地玄,他们非得一口老血喷发出来不可。

    老乞丐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凡看了好一忽儿,最后,他才是慢悠悠的咧嘴问道:“对了,我看你这灵气很纯,你能告诉我,你之前到底是练就了什么武功吗?”

    “当然!其实我也是随意比划!这两套功法叫鬼谷点穴法跟神行百变。”

    “什么?你没有欺骗我?”

    老乞丐竟然是硬生生的扯下了他胡子半根,一双眼睛瞪大的像是铜铃般,“你小子到底从何处得来这套功法的?你速速说来。”

    张凡面色一愣,看样子老乞丐好像非常熟悉他刚才说的那功法秘籍呢。可是张凡忽然想起了在“无上老人”的画卷中,末尾交代了一句话,此事情绝对不能够外露的。

    但现在,面对着师傅的所问,张凡知道他又不能够继续隐瞒下去。一下子,张凡也是有些为难起来了,“师傅,那个……罢了,我还是告诉你吧,我是在偶然间从一幅画卷中得到此秘籍的,是个老头子,跟您师傅差不多的年纪。”

    嗤!老乞丐沉重的呼吸了一口气!如果他没有猜测错误的话,他已经想到那人是谁了。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