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第二十八章 武道境界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等柳书竹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下铺了一条毯子,仍处在大漠戈壁中。

    不远的地方,二十几匹骆驼围成一圈,浑身绒毛胜雪,背上三峰耸立,将一大推包裹严实的货物围在了中央。几个奇装异服的男人,正将骆驼的缰绳拴连到一起。旁边的高岗上,还有好几人负责巡逻看守。

    夜空宁静,已是晚间十分。

    一块扇形岩石的背风处,燃起了篝火。

    地上横倒着几颗枯树的枝干,一席人围火而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彩衣少女。她面貌清纯靓丽,肌肤细嫩,发髻和颈项间的配饰反衬着火光,不时闪亮,好似会眨眼的星星。

    更远处,火堆散布,一群壮汉正在那里闲聊。粗一估量,人数还不少,大概有四十多人!

    “小爷吉人自有天相,看来是在昏迷中遇到了这只途经的队伍,终于获救了!”

    柳书竹心中喜悦,却没有贸然起身,而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装作仍未醒来的样子,侧起耳朵偷听众人谈话。他并非没有感恩之心,完全是出于陌生环境中的自保本能。

    用手偷偷摸了摸裤腰上别着的黑水令牌和手绢包裹的那一颗佛珠,都还在身上,暗自安心。

    “雪儿,七号矿坑已挖了一千多米深了,坑道里面的晶沙杂质太多,矿床好像快要见了底。照这样挖下去,人力物力耗费过大,得不偿失,你看此行回去之后,是不是从储备的矿口中再开一个矿洞,将这边的人都调到新矿坑去?”

    一位头缠布巾的中年鹰钩鼻对身边那位少女说道。他正是少女口中的费大叔,费山。

    “七号坑就暂且先封住,等闲暇时,再看看有没有向两边拓宽的可能性。这样一来,既节省了成本,也能让下面的弟兄少遭些罪,你觉得怎么样?”

    雪儿点头道:“这些事情,费大叔无需与我商量。您经验丰富,爹爹在世的时候,也都依您,放手去做就是了。”

    她目中有些怜悯,“那些矿工也都是苦命的人,依据年限长短,给他们多发些工钱吧。账上的晶币足够了,有愿意直接收晶沙的,按兑换比例,再多给一些也无妨。”

    “嗯,等到了西风城,我再与公子商量一下,他若是没有意见,我随即派人折返,把信儿先送回去。”费山也不推脱,与少女又商讨交流了一番。

    少女心思极细,很多关于晶沙成色和矿洞分布的问题,说的头头是道,有不明白的地方,也是一点便透。

    人不可貌相,从娇俏的脸蛋儿上还真瞧不出,她竟是个好管家婆。

    “晶币,晶沙,挖矿?”

    晶币和晶沙,听上去像是钱财和铸钱的材料,则类似于银子和银矿。

    柳书竹获得的信息量巨大,这些事物,都是他未曾接触过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些事物虽新奇,倒也不难理解。

    少女家中,竟像是开矿的土财主。只是不知这‘晶币’价值几何。

    偷听了一会后,他心中开始打鼓:“这些人不会是把小爷当成了无家可归的苦力,捡回来修理修理,准备硬要拉到矿上去开矿吧?”

    正思忖间,少女装作不经意向他这边望了一眼,柳书竹赶忙闭起眼睛。

    那费山却冷哼道:“我看这小子八成是死了,我这就叫两个人挖坑埋了,省的碍眼。”

    柳书竹听得一悚,再也装不下去,急忙跳起来叫道:“没死没死,不慌着埋!”听对方语气里的戏弄,估计早就发现他醒了。

    柳书竹起身,满脸令人生厌的奸笑,拍拍身上的沙尘,走向篝火堆,见无人阻拦,便径自在几人身边坐下,丝毫不见外。

    “雪儿姑娘是吧?”

    他对少女微微欠身,表示谢意,态度从容自若,但看上去多少有些无耻:“难道以前没有人告诉你,你长的就像那天上的仙女儿一样吗?”

    少女脸色一红,费山则双目锋寒,正要发作,柳书竹却根本不容他开口,直接一通马屁拍了过去。

    口中尽是些‘日行一善得福报,日行两善成正果。万里有缘来相会,相逢何必曾相识。’之类的语句,满脸不伦不类的感激之情,清秀之气和猥琐的表情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雪儿与费山彼此对视一眼,目中惊诧,吃不准柳书竹到底是什么来路。随手于半途救了一个落魄孩子,没想到竟如此油嘴滑舌。

    经他一说,连周围的大汉都觉得,自己无意间造就了天大的功德似的!

    费山表情生冷,完全不为所动,打断他道:“小子,你先别贫嘴,我且问你,你是不是沙盗?”

    “沙盗?”柳书竹一愣,忙矢口否认,“沙盗是个什么东西?”

    费山眼中精光爆闪,死死盯着柳书竹的眼睛,似是想要瞧出些什么。

    柳书竹心中‘咯噔’了一下,对方眼神犀利,与萧拂衣发火时的眼神如出一辙,流露出的气质能够说明,对方是一位辟谷强者!

    雪儿解释道:“沙盗是这大漠里的匪寇之流,专门打劫来往的商队,在大漠中到处流窜,杀人越货不说,且手段残忍至极,犯下的杀孽很重,你若是跟他们一伙的……”

    转念间,柳书竹便明白了少女的意思,没等她说完,就指着自己鼻尖,委屈道:“小爷我都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是沙盗?”

    说的倒全都是实话,他的确不是什么所谓的沙盗,他是山贼!

    两人也没太当真,只是为了保险起见,随口一问。沙盗的手段繁多,在行商队伍中安排内应的事情不是没有干过。只不过,柳书竹的修为实在太低了,他们也觉得不太可能。

    “既不是沙盗,那你怎么会独自出现在流沙绝地附近?你修为不过是后天境界,风起的季节,来这里做什么?老老实实在西风城里呆着不好吗?”

    雪儿一大串问题接连出口,语中虽多是好奇,但却把柳书竹弄懵了。

    柳书竹哑然道:“西风城?”

    经此天大的意外,他的神情仍沉浸在烟雨城的红尘酒醉和糜奢入骨中,一时很难适应身在大漠的事实。

    见到他表情,雪儿美目瞪得更大了:“这片流沙地,绵延数百里,边上就挨着一座西风城,还有其他几处小绿洲,但也都隔着些距离,你不是从西风城中来的,那你是从哪来的?”

    柳书竹没想好怎么回答,看少女等人的着装,也觉得新鲜,忙转移话题,惊奇的回问:“什么又是后天境界?”

    “你连这也不知道?”少女脸上的表情更精彩了,“难怪你修为低微。”

    “怎么了?”柳书竹甚为不服,“小爷我今年才十三岁,能晋入初阶武者,已然不俗,什么叫修为低微……”

    “噗!”

    雪儿忍不住笑出声,有若铜铃轻撞,十分悦耳。身边的几个大汉也都齐声发笑,柳书竹分外着恼,却又不知他们为何会发笑。

    雪儿强忍着笑意,这时候才显现出少女应有的天真,对他道:“你这小孩儿真有意思,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莫非连武道境界都没听说过?”

    柳书竹最不喜的就是别人把他看做孩子,尤其是年龄相差无几的人在他面前装大人,表情古怪的瞥了一眼少女前胸,心忖:你的‘凶器’倒真是不小!

    他不以为意道:“武道境界,世人皆知,我怎么会不知道!”

    众人像是不信,柳书竹愤然:“武者战力有强弱差别,但依据气力,也能大致分出等阶。凡能力举百斤者,是为初阶武者,力举三百斤……要是气力达到了骇人的五百斤,那就有些厉害了,在世间能称得上高阶一流。再往上,便是常人难以问鼎的辟谷期!”

    “但你们若是认为这就是人力的极限,那就大错特错了!”柳书竹口若悬河的讲解,“辟谷之上,更有武道大宗师和艳冠天下的武者大帝!”

    想到大和尚和那老妇人的盖世神通,心中仍久久难以平静。说完这些,他双眉抖扬,得意的看向雪儿。意思是:你连武道境界都不清楚,还好意思笑话我。

    一众人却像是好不容易让他把话说完,彼此对视,再也憋不住,又放声大笑,连面目一向冷峻的费山,都出人意料的笑了几声,其余人更是连后槽牙都险些露出来!

    雪儿娇喘连连,有些缓不过气,妙曼的曲线分外婀娜,柳书竹大饱眼福。

    “你、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怎么连武道境界都不清楚,还硬要将后天境界依照力气划分出三六九等?”

    费山很快恢复了冷峻,对雪儿摆手:“不过这小子说的倒挺有意思,后天境界是有几个小瓶颈,体内的真气需要几次积攒才能突破。用气力来划分,虽不精准,但也差不太多。”

    一位大汉笑到几近抽搐,“你再说说,那武道大宗师,又是个鸟的境界?”

    “笑吧,笑死你早托生!”柳书竹蚊声骂了一句,然后才回答道:“强于辟谷,弱于武者大帝,便能称得上是武道大宗师。那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境界,可逆空而上,百步独行……”

    果然,又是一阵大笑将他打断。

    雪儿如同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心情大好,对柳书竹故作庄重的‘滑稽’生出几分好感。

    “你说的武道大宗师,能够短暂御空,却又不能持久,应该就是先天境界一重天的强者了。你的武道境界,到底是从哪听来的?”

    “先天境界,一重天?”

    听她语气不像玩笑话,柳书竹这才心中一动,彻底回过味儿来。

    想起萧拂衣对他说过的话,外面的世界浩瀚多姿,他只不过是大山中的一个小强盗。或许,并非是别人见识浅薄,而是他自己坐井观天了。

    天地如此浩淼,惊才艳艳的强者也应当遍布中州大地,先前遇到的大和尚不就是鲜活的例子吗!

    想到此节,他反倒平静下来。等众人笑声奚落,才问道:“那你倒是说说,这武道境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先不急。”雪儿向不远处招手,立即走过来一个人,手里捧着一颗形似菠萝的果子,将之递给了她。

    果皮暗哑粗糙,粉拳在果壳上轻轻一敲,果子从中裂成两半,露出了里面红彤彤的果肉。

    “光顾着说话,想来你已经饿了吧。虽渡了些真气过去,但总要吃点东西。先吃吧,武道境界的事情,我慢慢说给你听。”

    见到吃食后,柳书竹的腹中立时响起了闷雷声,他已饿得有些发软。雪儿浅笑着将果子递给他,柳书竹也不推脱,接过来二话不说,一顿猛啃。不知是不是饿极了的原因,觉得果肉香甜无比,入口即化,比他以前吃过的上品灵粹也差不到哪里去。

    雪儿的心肠极为善良,柳书竹嘴上不说,心中却再生出几分感激。看他吃相狼狈,雪儿边笑边对他说:“慢慢吃,吃完还有。”

    那费山则‘哼’了一声,对柳书竹道:“这是天大的恩情,你小子可莫要忘恩负义。”

    恩怨情仇,柳书竹心中自有明辨,不需别人多说,也绝不会忘本。

    他吃的正起劲儿,也没空搭理费山。趁这个间隙,雪儿也对他讲起了武道境界的划分,第一句话才出口,就险些让柳书竹噎住。

    “盛武时代开辟至今,应该快有十万年了。武道境界的划分,应该也沿承了十万年。”

    “这是一个武者雄霸世间的年代,总的来说,武者可分为几个大的境界:后天境界,先天境界,真武境界,以及传说中的不死境界!”

    听到这里,柳书竹已经停下了动作,愣愣的盯着雪儿,完全被对方的话惊住了。

    雪儿却望向深邃夜空,眼中闪烁着浩瀚的星芒,也装满了向往和憧憬。

    “后天境界,是指那些还未伐毛洗髓的武者,一般都是以辟谷期为底线。再弱一些,就不会认真划分,严格说起来,辟谷期以下,连后天境界都算不上。

    先天境界则是伐毛洗髓后,武者脱胎换骨,经历过蜕变之后的称呼。

    先天分九重,对于武者本身而言,每一重天,都是一次浴火重生,每一重天之间的修为差距,也都十分巨大,不可以道计。

    晋入先天境界的武者,已经拥有了相对的武者特性。先天一重天的强者,以脱胎换骨为主,凝练肉身,将体内的后天真气进行彻底的转换,以成就先天。

    哦,对了,先天一重天的武者,也就是你口中的武道大宗师。”

    说到这儿,雪儿掩嘴偷笑。

    “二重天,再次经历真气洗礼,将先天真气中的杂质剔除干净,以期达到一个精纯无比的程度,而后便只吸收天地间最为纯净的能量,炼化后引为己用。

    那时,武者企临天人一体的玄妙层面,能与外界的大天地沟通,彼此间产生共鸣,也就具备了持久御空飞行的能力!

    第三重天的武者更加神异,能够初步开辟身体中的宝藏,随之而来的是能够以身体为器皿,具备一定纳锋藏锐的能力。

    三重天之上,便会出现一个大的分水岭,需要耗费难以想象的能量,才敢奢望继续进阶,一旦突破到第四重天……”

    听着听着,柳书竹缓缓起身,突然像失心疯一样,脸上的果籽都顾不得擦,粗暴的打断她,呆呆的对所有人道:“姥姥个王八皮的,你们、你们骗人!”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