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寿修仙-第248章 第一把七十二章 踢到铁板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大哥!”赵四炮一怔,随即动容。

    赵三炮拍拍他的肩膀,“别说了,咱们是兄弟。”

    “嗯!”赵四炮用力点头,转身对好汉堂中百余名强盗喊道,“弟兄们,大当家的有令,抄家伙,牵马,我们去宰了那不知死活的狗东西!”

    好汉堂中立时响起连片的喊杀声。

    “杀,杀,杀……”

    一炷香后,二虎山上响起嘹亮的牛角号,人喊马嘶中,几名把守寨门的强盗推开寨门,百余骑额头绑着绿巾的强盗在赵三炮、赵四炮的带领下杀气腾腾的纵马而去。

    不多时百余骑通过二虎山入口狭窄的虎扑涧,特地放慢速度的赵四炮朝脸色苍白的朱志四人道:“朱志,你们几个给我把招子放亮点,若是让那汉子在眼皮底下跑了,回寨之后我扒了你们的皮!”

    朱志忙颤声道:“二当家放心,那汉子个子高大满脸虬髯,就是化成灰,我等也能认出来!”

    赵四炮点点头。

    出了二虎山,百余骑强盗调转马头沿山脚麓林朝二龙村疾驰,一路蹄声隆隆,惊得林中躲雨的鸟兽四散奔逃。

    纵马驰骋了小半个时辰,赵三炮、赵四炮便望到坐落于两条河流中央的二龙村,赵三炮喝道:“弟兄们,二龙村到了,亮家伙!”

    百余强盗齐声呼喝,哗啦啦的拔出刀剑,村路上一片寒光粼粼。

    赵三炮赵四炮见手下气势如此之盛,都满意的张狂大笑,只不过五年光景,他们兄弟便在二虎山拉起这么一只彪悍的队伍,若是再经营十年,就是那些眼高于顶的总门弟子,又有几人还敢说他们是不入流的山泽野修。

    骏马飞驰,踏的泥水飞溅,好似波涛中激起的朵朵浪花。离二龙村只剩一两里时,赵三炮和四炮望见街道上空无一人的二龙村村口诡异的立着两个汉人。

    一高一矮,一壮一瘦,都撑着伞,似在对他们指指点点。

    马队越来越近,片刻功夫便将双方距离拉近到一里,赵三炮见那两人依旧站在村口,不禁冷哼道,“哼,才两个人就敢如此有时候,果然狗胆包天。”

    面对两名山上武夫和百余骑挥舞刀剑的强盗还能如此镇定,赵三炮觉得那两人不是绝顶高手,就是傻子白痴。

    鉴于二龙村地处偏远,往日从未听闻有哪位高手武夫在此停留,赵三炮直接将两人归类为会点武艺的傻子白痴。

    淅沥沥的雨点落在伞上,发出杂乱无章的噼啪声,莫毅将伞朝后微微扬起,眼前的细长雨线戛然而断,就像女子将不听话的发丝撩到耳后,眼前豁然清晰完整。

    “马大哥,那领头的两个莫非就是赵三炮和赵四炮?”

    马豪摸索着胡子,不确定的道:“应该不是,这两个家伙最多也就是顽石境巅峰修为,离三境差太远了。”

    莫毅眯了眯眼睛,仔细看着人头的马队,“难道是混在那些强盗里了?”

    马豪纳闷道:“说不好,要真是那样,就说明赵三炮和赵四炮十分小心谨慎,咱们得多几分小心了。”

    “你说会不会是朱志他们临时反水,把咱们给出卖了?”

    “应该不会吧,空海和尚喂得可是真毒药,他们能感觉到的。”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不起就是多对付两个顽石境而已。”

    村路旁的草丛中,穿戴插满蒿草的斗笠蓑衣的杨柳、卫青难掩兴奋,这是他们第一次打埋伏,实在太刺激了!

    “卫青,咱们是不是该拉绊马索啦?”杨柳轻声问。

    “还不到时候呢,大哥说了,打头的两个人一般都是高手,绊马索非但奈何不了他们,还会打草惊蛇,咱们要等那两个人过去以后在动手。”卫青全神贯注的道。

    两人身后,猫着腰的兔美轻声道:“你们还是别说话了,万一被他们听见动静,咱们三个就白忙活了。”

    杨柳不以为然的道:“放心吧,他们不过是肉体凡胎,又不是你和大哥那样的顺风耳,马蹄声这么吵,他们能听到咱们说话就见鬼了。”

    兔美腰间挂着的迷你灵位牌绿光一闪,小倩突兀的出现在杨柳身旁,“见鬼有什么难的,你这不就见到了。”

    “呀!小倩姐姐,你想吓死我啊”杨柳差点吓得高声惊呼,还好卫青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小倩扯扯嘴角,顽皮一笑,“你不是要见鬼吗,我就让你见见。”

    “额……小倩姐姐,这么紧张的关头说冷笑话,不太合适吧?”小丫头觉得自己被小倩姐姐打败了,论起不分场合状况的胡闹,她的功力还在自己之上。

    说来也怪,不是一直没走出被负心汉伤害的阴影吗,怎么才抄了半个月书,就性情大变了?

    “大当家二当家,村口右边那个高大的汉子就是抢走小桃夫人的人!”朱志颤声道。

    “朱志,左边那个儒家书生是谁?”赵三炮虽然将莫毅和马豪归类为会点武功的白痴,但出于谨慎天性,依旧轻勒缰绳放慢速度。

    “回……回大当家的话,小的之前没见过那个书生。”朱志小心的说。

    赵三炮还要再问,却被一旁的赵四炮打断。

    “大哥,问那么清楚作甚,反正也就是多出几拳的事情,在这二龙山的一亩三分地,难道还能凭空冒出山上高手不成,大哥稍等,我这就去拧下那两个杂碎的脑袋。”

    说着,赵四炮双腿一夹马腹,高呼声:“驾!”坐骑吃痛,朝前狂奔而去。

    “四弟小心!”赵三炮忙提醒一句。

    “哈哈,放心吧大哥,最多四拳,咱们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那一头,莫毅道:“马大哥,这个小角色咱们谁对付?”

    马豪道:“一人一个吧,你岁数小,这个弱的给你,那个稍微强一点的光头给我。”

    “行。”莫毅一步跨出,右手继续撑伞,左手攥拳拉到腰间,一拳递出,主动对上从马背上高高跃起扑来的赵四炮右拳。

    嘭地一声!

    两人拳峰碰撞处一圈劲风朝四周荡出,无数雨滴爆裂开来,如在两人间拉上了一道薄纱。

    “啊!”赵四炮一声惨叫,整条右臂被巨大无匹的力量搅碎,口喷鲜血朝后倒飞出十数丈,将胯下骏马一同砸翻在地。

    “四炮!”赵三炮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

    他的身后,原本杀气腾腾的百余骑强盗瞬间石化,所有人都下示意勒住缰绳,难以置信的看着烂泥坑里抱着右肩不住惨嚎的二当家。

    “靠,怎么不往前走了?!”杨柳见马队听了下来,急的险些破口大骂。

    卫青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转了转,立刻道:“他们可能要跑,咱们去第二道绊马索等着,这道用不上了!”

    “这他娘的废物,连大哥的一拳都挡不住!”杨柳在草缝见瞪一眼赵四炮,跟着卫青沿草丛朝马队后方跑去。

    本来在这种跟强盗们脸对脸的情况下,他们是不该乱动的,否则很容易被居高临下的强盗察觉,可现在无所谓了,所有强盗的注意都在赵四炮身上,他们哪怕动静再大点,也没人会察觉。

    马队前列,朱志四个服了毒药的人已吓得跌下马背。

    之前他们以为莫毅这些人中,也就一个马豪能跟大当家与二当家抗衡,其余人都是凑数的,还存了份等二位当家杀了这些后自己偷偷找解药服下的心思,但现在看来,大当家和二当家那点实力,在这些人面前根本不够看啊。

    “诸位侠士,我们把二虎山的人都引来了,诸位侠士饶了我们吧……”

    “靠,你这个脑子里全是屎尿的蠢货,老子还没藏好呢!”身旁金六的一声不带脑子的大喊,让本打算趁机悄悄爬到草丛里躲藏的朱志心如死灰。

    果不出他所料,赵三炮听了金六的话立刻面目狰狞,回身怒喝:“好啊,原来你们四个是故意引我们下山的,该死的叛徒!”

    跟着手起刀落,便将朱志四人的脑袋砍得分了家。

    强盗们在一地血腥中回过神,立时陷入骚乱。

    “完了,咱们中计了,朱志这些家伙是故意引我们来送死的。”

    “连二当家都挡不住那读书人一拳,咱们赶紧跑吧。”

    “后面的赶紧调转马头啊,还他娘的等什么呢,等着被人一拳打死啊!”

    赵三炮眼看队伍要不战而溃,急忙高声安抚道:“弟兄们莫慌,这两个家伙其实武功平平的,二当家的之所以受伤,纯粹是因为过于轻敌,你们随我一起冲杀过去,将他们剁成肉泥!”

    他喊话时用上了武夫特有的真气,声音变得异常浑厚沉稳,给人一股极其安全可靠的感觉。

    原本骚乱的强盗们听了他的话果然逐渐安静下来。

    但马豪不打算给他们拧成一股绳的机会,脚下一点,水花炸开,人已出现在心头稍定的赵三炮背后。

    “他奶奶的,区区顽石境武夫,也敢对手下夸口说自己是泥龙境,害的我们雨天里布置了半天,鞋子都湿透了,给爷爷趴地上去!”

    赵三炮心头骇然,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刚想举刀还击,马豪一拳砸在他的背心,赵三炮顿时口喷鲜血,像颗炮弹撞入马队,砸翻了十几名不急躲闪强盗。

    不知马队中谁忽然大喊道:“快跑啊,大当家死了,再不跑我们都得没命!”

    百余骑强盗彻底慌了神,纷纷调转马头,人挤人,马挤马朝来路逃跑。

    就在此时,杨柳欢呼道:“动手动手,他们开始跑啦!”

    卫青闻言猛地拉起绊马索,飞快的缠在早已定好木桩上。

    泥泞的村路上,一条铁链自泥水中骤然跳起,在距离地面两尺处绷得笔直。

    带头逃跑的三骑立时扑倒在地,连马带人一起摔在烂泥路上,之后后面的二三十匹马跟着扑倒,十余名强盗被沉重的马匹压得古都按紧着,一时间哀鸿遍野。

    “不好,前面有绊马索,弟兄们,我们进田里各自逃命!”

    兔美见三十多匹马朝他们三人本来,生怕杨柳和卫青有危险,急忙双手环住两人要不,朝左侧跃起躲避。

    三十多名强盗见草丛里的埋伏已被吓退,都不禁大呼走运,结果刚跑上田埂,一柄飞剑破空而至,空中飞旋几圈,他们的脑袋便飞上了天。

    雨幕中,撑着桃花伞的桃妩好似仙女下凡般从树顶缓缓落下,剑诀一引,飞剑在空中划出一道洞穿雨滴的弧线,自行飞回剑鞘。

    “空海、同武,我这边完事了。”桃妩淡淡的道。

    那一头,空海和尚高高跃起,手中紫铜伏魔杖滑出数道残影,瞬间便砸的六名强盗翻下马背,而手持两支铁棒的温同武也不含糊,如游鱼穿过乱石涧般滑入马队,手起棒落,四名强盗惨嚎着倒栽如田里。

    看着一众人仰马翻的二虎山强盗,莫毅一脚便将赵四炮踢晕,跟着慢慢走到马豪身边,“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本意要费一番功夫的二虎山,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咱们灭了。”

    马豪搓起脚下一块石头踢出,将两名倒地装死的强盗直接变成真正的死人后,才道:“其实也没那么简单,三名泥龙境武夫坐镇,外加一名练气一境的兔妖,一只不怕阳气罡风的女鬼,两名市井江湖的一流好手,这样的阵容在哪里都不多见,若是换成平时,也就是那些刚刚迈入先天,又恰好在游历天下的顽石境武夫才愿意管这穷乡僻壤的闲事,若是这里只有一名顽石境武夫的话,现在只怕已成了经赵三炮和赵四炮的刀下之鬼。”

    莫毅闻言点点头,“此话有理,若不恰好是碰上我们,寻常的独行武夫确实对付不了二虎山的两位顽石境头领。”

    不过他旋即笑道:“不过这也正好应了一句话。”

    “什么话?”

    “少走夜路,夜路走多了,早晚会遇见鬼的。”

    “早晚会遇见鬼?”马豪一愣,随即便看到化作一团黑烟缠住强盗的小倩,顿时哈哈笑道:“莫毅,你这笑话可真够冷的。”

    战事守卫,二虎山百余骑九死一生,除了昏死过去的赵四炮,侥幸活得性命的十二名强盗跪在泥坑中瑟瑟发抖。

    “敲锣吧。”莫毅对杨柳道。

    “好嘞!”杨柳从腰后摘下铜锣,取出锣锤用力敲打。

    咣咣咣的锣声响彻二龙村。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