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寿修仙-第249章 上山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锣声响了一会儿,二龙村许多屋舍悄悄裂开一道门缝,一双双惶恐中含着期待眼睛小心翼翼的往村口窥探,这让本就鸦雀无声的村落显得越发寂静。

    “村民们,我们已经把二虎山的强盗全部剿灭,你们别躲着了,赶紧过来看看这里面有没有赵三炮、赵四炮!”杨柳大声道。

    回应她的,是村中的一片沉默。

    “嘿,这帮胆小如鼠的家伙,真是气死本姑奶奶了,好好说话不管用是吧,那我可就骂人了!”杨柳把铜锣和锣锤丢给卫青,双手叉腰深吸口气,就准备破口大骂。

    “还是让我来吧。”莫毅拍拍小丫头的脑袋,“别生气了,勇敢的人本就是群体中的极少数,没什么可生气的。”

    莫毅朝村里洪声道:“乡亲们,我们打死的二龙山强盗中,有一个是光头,头上有三条蜈蚣一样的刀疤,不知乡亲们是否知道他姓甚名谁?”

    短暂的沉默后,村里响起细如蚊蝇的议论声,莫毅的耳朵竖了竖,将那些一轮听得清清楚楚。

    “老头子,他们说死的强盗里有一个是头上有三条刀疤的光头!”

    “相公,有三条蜈蚣形刀疤的光头,那说的不就是赵三炮吗?”

    “弟弟,你给我站住,别出去惹事儿!”

    “哈哈,老天开眼啦,爹,赵三炮死了!”

    “闭嘴,给我老实在屋里待着,谁知道是不是死了赵三炮,又来了王五炮,老实在屋里呆着,别给家里招祸!”

    莫毅无奈苦笑,心说看来自己说话也不管用,必须要点个人出来才行。

    “钱老爷,麻烦你过来一下。”莫毅再次开口。

    钱府中一阵骚乱,随后大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体态痴肥的的钱通独自撑着伞,下了台阶,先留恋的看一眼门内,之后才如去刑场赴死般迈着沉重的步伐朝莫毅等人走来。

    “切,还二龙村呢,各个都胆小如鼠,以后干脆叫二鼠村算了。”杨柳不屑的翻个白眼。

    “行了,别挖苦了,钱老爷招待咱们还是很尽心尽力的。”卫青扯下杨柳的衣袖,将她拉到一边。

    莫毅见钱通害怕的脸都青了,微笑道:“钱老爷莫怕,朱志之前说二虎山有一百多名强盗啸聚,如今这地上躺着的,也差不多就是那个数,相信二虎山没剩下几个人了。”

    “呵……呵……平头百姓没见过什么厮杀,心里实在害怕的紧,让诸位侠士见笑了。”钱通抬手擦擦额头留下的冷汗,小心的往莫毅身后看了看。

    钱通直往那尸体堆里看了一眼,立刻哎哟叫道:“哎哟,那个就是赵三炮,那个就是赵三炮!”

    旋即他转过身,朝村里兴奋的大喊:“乡亲们,赵三炮死啦,赵三炮真的死啦,哈哈!”

    莫毅等人转身看向尸堆里那个脸朝下趴着的光头,都有些纳闷,“不看脸,光看背影就认出是赵三炮了?这也太儿戏了吧?”

    “钱老爷,你要不要在仔细看看,别认错了。”莫毅道。

    钱通已经高兴地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他摆手道:“不用不用,赵三炮那个强盗来过我钱家多次,每次都是又抢又夺,莫说一个背影,他就是被诸位侠士烧成灰,我钱通也能一眼认出来。”

    “别忙着高兴,你看看这个断条胳膊的是不是赵四炮?”马豪踢了踢泥坑里呼吸微弱的断臂汉子。

    “断条胳膊?”钱通急忙往马豪脚边看去,旋即激动的直打摆子,又朝村里喊道,“乡亲们,快出来看啊,赵四炮也死了,赵四炮也死了,哈哈,二虎山完啦,二虎山完啦!”

    杨柳最见不得外人在自己面前得意忘形,一盆冷水瞬间让钱通魂飞魄散。

    “谁说赵四炮死了,那不还喘气儿呢嘛。”

    “啊,没死?!”钱通当即腿肚子开始抽筋。

    莫毅轻轻给了杨柳一个板栗,安慰道:“钱老爷放心,赵四炮已经被我废了修为,如今他身受重伤,连一个小孩子也打不过。”

    “那就好,那就好……”钱通闻言拍着胸口长舒了口气,脸色重新恢复红润,二虎山赵三炮、赵四炮积威之深可见一斑。

    二龙村内彻底沸腾了,一些胆大的汉子甩开妻子、老娘、父亲的手脱门而出,抄起扁担、木棒、菜刀、柴刀朝他们跑来,边跑还边喊:“乡亲们,快出来啊,赵三炮赵四炮死啦!”

    之后村里的百姓一窝蜂的从家里冲出,在泥泞的村间小路上汇聚成一股百余人的人潮,海浪般将二虎山活着的强盗吞没。

    人群中央,十多名侥幸不死的强盗发出惊恐的惨嚎和哀求,但面对村民们满腔怒火的扁担,手臂粗的木棒,那一声声求饶与痛呼很快被沉闷的砰砰声所淹没。

    莫毅没有阻拦村民们打死那些束手就擒的强盗,古代不是现代,强盗是没有人权的,何况贼来需打已经写入了大汉律法。

    莫毅等人只是带着陷入昏迷的赵四炮返回钱府。二虎山必须彻底剿灭,否则打蛇不死反而会连累二龙村百姓,山寨内还有多少强盗,多少机关,多少财产,都需要详细了解。

    回了钱府,被雨水打湿的杨柳卫青等人返回各自房间沐浴换衣,一众激动万分的丫鬟仆役们早已将浴桶洗刷干净,水烧的热气腾腾。

    空海将满身血舞的赵四炮放在地上,先封住穴道止血,再在断臂处撒上金疮药抱在,最后一指戳在人中。赵四炮叮咛一声,悠悠转醒。

    钱通看着缓缓睁开眼睛的赵四炮,咕咚咽口口水,颤声道:“马大侠,桃女侠,莫少侠,咱们要不要先把赵四炮捆起来,就这么让他醒过来,手脚没有束缚,会不会不大安全啊?”

    桃妩淡淡的道:“没什么不安全的,他敢乱动,就让莫毅再卸他一条手臂,还不服气的话,就连脚也砍了。”

    钱通立刻点头道:“是是是,桃女侠说的是。”

    桃妩不在说话,伸手轻触茶壶,对身后丫鬟道:“茶凉了。”

    丫鬟急忙告辞离去,去厨房提沸水。

    那一边,马豪将手里的酒泼在赵四炮脸上,“想要个痛快死法就赶紧说话,别在这儿装死狗,信不信爷爷我帮你削成人彘丢进茅坑里。”

    赵四炮身体一颤,艰难的用左手撑着地面坐起,“都是江湖上行走的汉子,何必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只要诸位好汉能放我一条生路,二虎山多年积攒的财货女人,我愿意双手奉上。”

    马豪不屑冷哼,“赵四炮,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么神神鬼鬼,三息之内把二虎山的情况交代了,否则爷爷就动手了。”

    “你……你……”赵四炮没想到马豪油盐不进,有心在死前破口大骂几句,可看马豪那冷冰冰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如果骂出一个脏字,肯定会被削成人彘,只得道,“我说,我说,只求诸位能给我个痛快死法。”

    “这没问题,我们甚至可以把你交给官府处理,这样你最起码能活到秋后。”莫毅开口道。

    要想让对方彻底交代,必须做到恩威并施,马豪已唱过红脸,该自己唱白脸了。

    赵四炮看向这位一拳就把自己右臂搅碎的年轻读书人,心中五味杂陈,“唉,早知道会有这样的高手管二龙村的闲事,我又何必下山找死,哪怕是真跟母猪大被同眠,也好过被人杀了啊!”

    他与莫毅眼神交汇,发现其眼眸不似马豪那般冰冷,心中稍定,立刻跪倒磕头,“多谢少侠网开一面,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翌日清晨,雨终于停了,可惜天空依旧阴云密布,就像赵四炮此刻绝望的心情。

    虎跃涧入口,莫毅等人依次通过狭窄入口。

    抬头看看好似卧虎的山岗,空海点头道:“此山虽称不巍峨,却隐隐有虎踞之相,倒是个出豪杰的地方。”

    “可惜豪杰没处,却出了一窝强盗。”杨柳抢白道。

    小丫头最见不得空海和尚扮高人指点江山,明明是个混吃混喝的家伙,还天天的品评风水起运,也不知道害臊。

    “你们啸聚二虎山前,山上可有人家居住?”空海问被绑在马背上的赵四炮。

    赵四炮道:“回大师的话,之前是有几户人家,不过都被我大哥杀了。”

    空海叹了口气,“唉,可惜了,本来最多五十年,那几户人家里就会出一位不错的名将。”

    队伍前方,卫青轻拍马臀来到莫毅身旁,“大哥,咱们为什么要先一步上二虎山呀,跟县衙贼曹们一起不是更方便吗?”

    “卫青,你有没有觉得奇怪,为何这两年才跨过先天,跻身山上武夫的赵四炮赵三炮可以盘踞二虎山这么多年?”莫毅问。

    卫青想了想,道:“可能是因为之前比较低调,所以官府不知道吧?”

    莫毅摇了摇头,“从乾通的话来看,二虎山的强盗欺压附近村庄已经很久了,钱通甚至还带着村民告过多次。”

    卫青生来聪慧,本来不需点拨便能想明白其中关键,只是一路行来,他遇到的官员都是些为民造福的好官,所以产生了大汉朝海晏河清,吏治清明的先入为主的印象,没想到这一层,此时经莫毅提醒,立刻恍然大悟。

    “大哥,我懂了,你是想说二虎山的强盗跟县衙有勾结!对喔,要是县官儿没跟二虎山沆瀣一气,大可直接在二虎山还没做大之前派兵将其剿灭不就好了,哪里会给他们成为山上武夫的机会,哪怕杀不了赵三炮赵四炮,赶也赶跑了。”

    莫毅点点头,“像二虎山这种实力,若是在最初就派兵围剿,是可以轻易拔除的。哪怕那时赵三炮和赵四炮已是市井的一流高手,可郡守府都有许多山上的武夫供奉,此地县官儿只需一封求援信送到,他们想跑也跑不了。”

    卫青气愤道:“这里的县官怎么能这样,这不是至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吗!太可恶了!”

    “卫青,这世上贪财的人多了去了,当官的也是人,又怎么可能每个都干净,咱们遇见了便管上一管,没遇上的也就当他不存在,不然气也得气死。”马豪望着山坡建的红花绿树淡淡的道。

    “就没有好办法一次性把这些家伙都除了吗?”卫青很是郁闷。

    莫毅摇头叹息,这种世界性难题,莫说古时候没办法解决,就是两千年后的现代,也没办法彻底解决。

    甚少说话的桃妩淡淡的道:“你们三个别想太多了,我们眼下要做的是拿到二虎山和清丰县县令书信往来的证据,然后交给梁壁和赵栋梁,请她们帮清丰县除了这一害,至于制度和方法,不是我们这些江湖人该考虑的事情。”

    莫毅微笑点头,“说的也是,卫青,如今你还是江湖人,未入仕途,这种问题还是等你入了仕途再烦恼吧,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讲眼前的事情做好。”

    听到这话,马豪有些诧异,“莫毅,你打算让卫青走仕途做官?朝廷可是个大染缸啊,你不怕卫青这样的质朴孩子被那些奸猾之辈污染了?”

    莫毅此时的心境已跟初见为青石不同,长久相处,已经让他将卫青当成亲人,而非那个在史书留下辉煌一笔的名将,“他要走什么样的路,我都不干涉,江湖人也好,武将文官也罢,甚至做个市井百姓,我觉得都可以,只要他保持本心就好。”

    一行人骑马而行,沿途许多暗哨不等发现众人,便被桃妩的飞剑轻易斩杀,一个半时辰后便到了寨门口。

    飞剑到处,四名守门强盗魂归天外,马豪一拳递出,砰地一声,两丈多高的圆木寨门直接炸裂。

    寨子里,十几名手持刀剑的强盗冲了出来,莫毅冷声道:“赵三炮已死,赵四炮已被我们打成废人,你们若想活命,现在便放下兵器投降。”

    队伍一字排开,强盗们一眼便看到了面如金纸的断臂二当家,吓得丢到兵器跪地求饶。

    众人进入山寨,正要在赵四炮指引下去往赵三炮的屋子,好汉堂后忽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人数不在百人之下。

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juhezw.com

小提示:漏章、缺章、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